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佛予蝶 作者:佛予蝶

时间:2020-10-14 15:34 标签: 将军 看着 笑道 师父 祈雨
文由派派小说论坛提供下载,更多好书请访问..严禁附件中包含其他网站的广告第一卷:微澜一,蝶变玉关山上玉关寺,又是一个细雨烟柳的清晨。静好照例在佛殿打坐。面前是宝相庄严的佛像,身后是飞檐雨滴垂打玄关。佛
文由派派小说论坛提供下载,更多好书请访问..
严禁附件中包含其他网站的广告

第一卷:微澜一,蝶变

玉关山上玉关寺,又是一个细雨烟柳的清晨。

静好照例在佛殿打坐。面前是宝相庄严的佛像,身后是飞檐雨滴垂打玄关。

佛殿深深,阳光在玄关后的帷幕前无能为力地折返,仅剩佛前的长明灯还散发着微弱的光,照在静好沉静的脸上,好似黄玉雕铸的人儿一般。

三月的空气温润清新,弥漫着淡淡的花草与泥土香,殿外想必是草长莺飞的遍野春色,令人流连。但静好无心流连,心如明镜空悬,微闭双眼,一心念佛。

整个佛殿内是一片与时节不符的清幽空寂。

一只避雨的蝴蝶歪歪斜斜地掠进佛殿,似乎故意想搅乱这片空寂,翩翩停歇在静好肩头。

打坐的人依旧正襟危坐,纹丝不动。

蝴蝶又在他身边飞绕,然后停落在他双手合十的指尖,微微颤动。静好终于察觉它的存在,微微睁开眼看着它。

这是一种从未见过的纯白色小蝶,却微微散发淡紫色的光芒,薄翼透明,还带着晶莹的雨滴,令人不禁心生怜爱。似乎感受到了静好的视线,它又起身飞向佛像,在佛像周围轻绕。

这样的一叶轻蝶,难道也有了佛性?静好不禁轻叹,明镜般的心中泛起一丝涟漪,视线随着它游移,直到它最终停落在佛像的手心,似乎耗尽了最后的力气,扑闪着翅膀挣扎了几下,便了无声息了。

静好忍不住想起身走上前去看个究竟,突然间却见佛像手心祥光四射,不由得闭上眼,只是一瞬,待他睁开眼来时,看见佛像前的供桌上出现一个身影,借着长明灯的微光,只能隐约辨认出是个伏趴着的人,长发散落,看不清面孔。静好有些发呆。

砰咚——“呀呀呀~~~妖怪~~!!”不知何时出现在佛殿门口地小沙弥惊呼出声。手中地果盘跌落在地。鲜果咕噜噜四处散落。

静好这才回过神来。斜给他一个处惊不变地眼神。朗声道:“空柳。不得喧哗。”

“师父~徒儿刚才。刚才明明看见~一、一道光过后~就凭空变出一个人来了~妖怪。一定是妖怪~师父您赶紧离它远点。免得它妖性大发伤了您!我、我去请方丈师祖来、来……”被唤作空柳地小沙弥惊魂未定。继续惊呼。

“空柳。休得无礼!”静好缓声喝道。“若真是妖怪。岂敢在佛祖跟前放肆?你难道忘了。整个玉关寺都有佛光笼罩护法?再厉害地妖怪也不可能踏进大门一步。更何况是寺内最森严地佛殿?”

空柳这才稍稍冷静下来。低声喏嗫着“师、师父说地是……但、但是这到底。到底是谁?”

静好这才注意到供桌上地人已经抬起头来。似乎从黑暗中望着自己。于是起身走上前去。双手合十行礼道:“贫僧乃玉关寺方丈座下大弟子静好。敢问施主是……”

“蝶……”来人轻声道,“……蝶……”由于声音低沉,一时难辨雌雄。

“蝶?”静好诧异,难道此人真是刚才那袭轻蝶?刚才的光,分明是佛光……难道是那蝴蝶有了佛性,碰巧又停落在佛祖手心,佛祖便显灵赐予它人形?这是,这是,佛予蝶?!静好自小跟随方丈师父修佛,近年来还是头一遭亲眼看见佛祖显灵,而且还是大变活人!想到此处他有些控制不住内心的欣喜,于是又双手合十念诵起我佛的功德无量来。

恍惚间,那人已经跳下供桌,猫一般的轻捷。然后径直由佛殿深处的黑暗走进春日的阳光里去。从背后约莫能辨出是个身形纤巧的年轻女子,漆黑的长发散落及腰,穿一袭样式古怪的纯白衣裙,无袖,赤脚,露出粉白的双臂和脚踝。一阵风吹来,裙角随着落花飞扬。她在玄关停住脚步,面对着她的空柳忍不住红着脸低下眼,往后退去。

良久,她回过头来满脸迷茫地看着静好。

“请问,这……是哪?”音色清越动人,犹如佛塔上的风铃。

这就是……佛祖的造物?和画上的天人或精魅似乎相去甚远——她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脸似桃心,肤色苍白,稍浓的眉黛,一双茶色的盈盈大眼略微凹陷,眨眼间似有水光潋滟,鼻梁端正尖挺,粉唇微丰,不笑之时唇角也略微上翘,不算玲珑的五官拼在一起却意外地和谐耐看,似乎带有些西域血脉,看上去样貌介于胡姬与中原女子之间。

但是那身衣裙……大概是随手裁剪,低胸赤脚光臂,一串晶莹剔透的紫晶珠链自颈项垂落胸前……这身打扮,倒真有些像画上的飞天……

------------------------------------------------------------

一阵刺眼的光芒过后,我觉得自己好像狠狠地跌落到什么地方了。

怎么是趴着跌下来的?哎哟~膝盖好痛,原本束起的头发也披散下来了,看来跌落时弄丢了我心爱的发圈。

砰咚——“呀呀呀~~~妖怪~~!!”

我还没迷糊够,就有个少年的声音突然响起来,让我耳朵有点短暂轰鸣——妖怪?哪里有妖怪?我还真没亲眼见过妖怪……不过小哥麻烦你小声点,宅女一般都有点神经衰弱,受不了噪音。

“空柳,不得喧哗。”另一个成熟温和的男声响起,我望向声音的来源——好俊俏的和尚,修眉凤眼,直鼻薄唇,脸部线条流丽,浅灰色僧袍不染俗尘,沉静的眼神,在摇曳的灯火映照下,有种静谧空灵的华美。

美人啊美人,我最喜欢的古典型美人,这次竟然能看到真人版!

虽然我有点搞不清状况,虽然是个和尚,但是能看到养眼美人说明我的境况还不至于太糟。于是我定定地望着他,周围的一切都渐渐凝滞,就连那个一惊一乍的少年在旁边喊叫了些什么都无心去听,更无暇理会什么妖怪。

美人好像察觉到我对他的垂涎,径直朝我走过来,很客气地对我说道:“贫僧乃玉关寺方丈座下大弟子静好,敢问施主是……”

静好?这名字蛮好听,虽然有点象女人的名字……咦?玉关寺是什么东西?没听过,我刚才不是在大佛寺吗?啥时候改名玉关寺了?

既然玉关寺的大弟子这么俊美,那以后我一定要经常来拜佛,趁机多看几眼!

这里黑灯瞎火,幸亏我的眼睛早习惯了在黑暗中看东西,以至于眼睛的形态和功能都能媲美“猫眼”。能这么近距离看着美男的脸,让我幸福得有点窒息,而且一大早还没喝水,说话都有些口齿不清——

“跌……跌……”

“蝶?”他非常诧异得抢过话头,其实我是想说“跌下来的”,但是美人并没给我机会把话说完。

也难怪人家诧异了,我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以极不淑女的姿态趴在一张桌子上,再抬头一看——好雄伟的佛像,比大佛寺的更华美更壮观,看来……这里真的不是我昨晚下榻的大佛寺?

呃,先不想这个了,原来我正趴在人家佛祖的供桌上,供品都被弄乱了,对不起啊佛祖,昨天我才向您许愿说想要看美人,没想到您这么快就显灵让我看见,您这么够意思,但是我却将您的供桌搅乱,失礼,失礼!

我慌忙跳下供桌。

诶?鞋也没穿?难怪刚才就一直觉得凉飕飕的。还穿着睡裙?真是丢人现眼!我不会是昨晚梦游跑到这里来的吧?我好想没有梦游的习惯……明明记得刚才还在大佛寺的客室里睡觉来着,刚睡着没多久就梦见自己脚下一滑,跌落了下来,睁开眼就发现自己到了这里来,而且身上还是睡觉时的打扮……

太玄妙了,参不透啊佛祖。算了,反正这睡裙也不是很暴露,权且就当夏装穿,应该不会太引人注目才是。

赤脚踩上冰冷的地面,我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该向美和尚借双鞋和外衣,宅女的抵抗力还是有些禁不起三月的春寒。

不过这美人好像有点秀逗,抢过我的话头之后面部表情非常复杂,然后竟自顾自念起了佛经来,完全无视我的存在。

唉,他不计较就好,砸了人家的佛殿供桌,吓坏了人家的小沙弥,没找我赔偿精神损失已经万幸,那我还是走为上计,改天衣着整齐一点再来正式道歉,顺便……再多看几眼。

我快步走向殿门外,打算先跟刚才被我吓坏的小沙弥道个歉,但是他一见我走近就立刻低下头往后退,一副好像很害怕模样。想来也是,亲眼看见一个大活人突然凭空砸在供桌上,任谁也会受惊过度,估计刚才他叫的“妖怪”就是我了,更何况我长得这么不面善,还披头散发像个疯子,他害怕我也是理所当然。

看他眉清目秀不过十五六岁,将来在美貌方面应该会大有发展。我下意识地摸口袋……没有口袋,差点忘了现在穿着睡裙。我记得我的外套口袋里总是装着巧克力,专门用来哄小孩,本想给他几颗表示歉意,这么不巧,那还是改天吧,改天拿一整袋来,保准把他哄得眉开眼笑。

我一抬头,无边春色扑面而来——

殿外是一个偌大的庭院,满目是盛开的桃花,如云似霞,配上庭院中古朴的山石小径与静谧的凉亭,很有那么点“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的韵致。

这样的繁花,已经有十几年没有看到过了,我仿佛回到了儿时的乡下,细雨纷飞时节我爬上山顶朝下望去,这样的繁花开满了整个山坡,整个世界。一阵风拂过,裙角随着落花飘扬。这样温润芬芳的气息,带有童年时代的天真烂漫无忧无虑,令人怀念……

呃,现在不是怀念语陶醉的时候,外面的建筑怎么看着不对劲?虽然也是琉璃瓦朱红墙,但是样式却和现代的庙宇区别和大,可我又觉得很眼熟……

难道……这里,是日本?没错,就是类似日本的庙宇,什么清水寺浅草寺,难怪那么眼熟,连庭院里的布局都有点像,只是把樱花换成了桃花与梨花。

汗,怎么一夜之间跑日本来了?但是刚才俩人怎么说的都是中文?

与其自己瞎琢磨,不如直接问这里的人算了。这小和尚看样子受惊过度,估计不可能清醒地回答我的问题,那个美貌的大和尚虽然看上去也有点秀逗,但是好歹像个明白事理的人,那就问他好了。

于是回过头去,却发现他正看着我,虽然眼神空灵而又明净,但被一个如此俊美的异性这样直视还是令我有些不自在,只好硬着头皮字斟句酌地问道:

“请问,这……是哪?”

第一卷:微澜二,蝴蝶精魅的

“此处是玉关山,玉关寺。”美貌的和尚答道。

“玉关山?玉关寺?呃,这是在哪个国家?中国?日本?”

“此处位于溪南国南方的知州境内。”

“溪南国?”我重复着,没听说过,有这样的一个国家吗?突然间一个不详的念头闪过——难道……我穿越到异世了?

“呃,再请问一下,现在……是什么时候?”再小心翼翼地确认。

“用本国的年历来说是天元三十二年春,刚过惊蛰。用大唐天朝的年历来说就是永贞年间。”

叮——!我真的穿越了!?

惊诧,继而是欣喜,我真的穿越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