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清穿)清风过晓 作者:轻风过晓

时间:2020-10-14 15:36 标签: 自己的 福晋 格格 弘历 乌拉
《(清穿)清风过晓》作者:轻风过晓【完结】☆、请抛弃执着佛经里说,世界原本就不是属于你,因此你用不着抛弃,要抛弃的是一切的执着。顾清晓不知道自己对那个人的爱究竟算不算执着,从岁到岁,时间将她从一个妙龄
《(清穿)清风过晓》作者:轻风过晓【完结】

☆、请抛弃执着

佛经里说,世界原本就不是属于你,因此你用不着抛弃,要抛弃的是一切的执着。

顾清晓不知道自己对那个人的爱究竟算不算执着,从岁到岁,时间将她从一个妙龄少女变成了大龄剩女,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梦想终究过于虚幻,当他告诉自己他要结婚,可新娘却不是自己的时候,顾清晓并没有哭,她只是觉得自己人生真的很讽刺。在他远赴部队的那些年,她始终坚守着他们的爱情,拒绝了一个又一个的追求者,里面比他优秀的也不是没有,只是,她是个死心眼的姑娘,每当她有些对别人心动的时候,她总是告诉自己:顾清晓,别被花花世界欺骗了,这世上不可能还有人比他对你更好了,你要明白只有他才是最适合你的,只有嫁给他你才会幸福。

“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她听见自己平静的对那个人说道。我真傻!顾清晓想,越想就越觉得自己傻。她又来到了那条小河边。以前她经常来。这里是他说喜欢她的地方。她坐在河边,无恨无怨,无嗔无泣,只有宛如一潭死水般的宁静无波。别误会,她并不是想死。她只是在想,我到底该怎么对爸妈说明这件事呢,也许我应该尽快去相亲,看来婚纱买早了。。。。。。

当顾清晓跌下河的时候,她以为她不会死。毕竟,那条河并不深,而且河边还有那么十来个人。只是,上岸后她一定要好好说说把她撞下河的那个小男孩,太调皮了。可是,直到她晕过去也没等到别人把她救上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却成为了富察.马齐的孙女儿,富察.富良的小女儿。她的名字再也不是顾清晓。

作者有话要说:新文!希望大家喜欢。

☆、降生富察府

康熙五十二年三月十二,广东省惠州府知府富察.富良的府苑里,下人们都是一脸紧张严肃的表情,虽然都在做着手里的工作,可是仍时不时的往落霞阁的方向瞅去。

“你说夫人都进去两个时辰了,怎么还没消息传来?”家丁甲给一株绯爪芙蓉浇了些水,同修剪花枝的家丁乙说道。

“这女人生孩子没个一天两天的完不了事儿。我家那口子生我家大娃的时候头天中午进去第二天晚上才出来咧。夫人巳时进的产房,估计还早着喃。”家丁乙看上去三十来岁,说起妻儿的时候满脸幸福。

“但愿夫人平安生下小少爷,我们这些子下人也好跟着沾沾福气。”家丁甲想起夫人那箩筐一样大小的肚子,心有余悸。

“呸呸,什么小少爷,老爷说了,是位小格格。没听说老爷连说梦话都是叫的乖女儿吗?家里那几位少爷也盼着夫人这胎是位千金喃。”家丁乙知道家丁甲才来府里不久,有许多情况都不大清楚,遂耐着性子跟家丁甲娓娓道来。“咱家的老爷可是镶黄旗佐领,署内务府总管马齐大人的第十一子,是继夫人所出的正正经经的嫡子,富察家在整个满洲国那都是贵族中的贵族,老太爷的女儿老爷的亲姐是十二阿哥的嫡福晋,那可是正儿八经的皇亲国戚,虽然老爷才来惠州一年不到,可你看在惠州,那个不给咱老爷面子?咱们富察府的下人走出去都比别个儿硬气几分,就是在京城,咱老爷也是有身份的主儿。”家的乙见家丁甲停下手里的工作,乌黑的一双眼睛直盯着自己,那渴望期盼的眼神儿直让人心里舒坦,顿时咧嘴一笑,“你可不知道,别家的夫人怀孕,那是到庙里把各路神仙菩萨都求遍了也只求能一举得子,咱府里可不这样。说来也怪,富察家好像一直都是哥儿多姐儿少,祖老爷育有六子,膝下一位格格都没有,老太爷十二个儿子,只有两个女儿,老太爷的弟弟李荣保老爷生了七个儿子,去年才刚得了一位姐儿,喜得跟什么似的,天天在老太爷面前炫耀,老爷的九个兄弟,到现在加起来才得了五位格格,不过除了九老爷名下庶出的一位格格还未选秀之外,余下的都已经出嫁了。咱们老爷得了四位少爷,现在就想要一位格格咧。”

“枕风阁那位不是格格?我听人说老爷宝贝着呢。”家丁甲小声的对着家丁乙说道。

家丁乙瘪瘪嘴,四处瞅了瞅后才小声说道,“那位是金贵,可若是夫人这胎也是位千金,那位的地位可就不如现在啰。这庶出的和嫡出的能一样吗?老爷已是嫡出,若夫人生下个格格,这可就是富察家孙字辈儿里唯一的一位嫡出格格了,那地位,已经不是一般的金枝玉叶能形容的了。”

家丁甲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照这样看,以后我们得离慕云居的那位主子远点儿才好啊。”

家丁乙摇摇头,“还不一定呢。要是这胎还是位哥儿,慕云居那位我们还得十二分小心的敬着。”

从府门口传来一阵喧哗声,两个家丁伸长了脖子直往外瞧去。

“看样子是老爷回来了。”家丁甲说道。

“是老爷,朝服还穿着呢。估计是在衙门坐不住了。”家丁乙也点点头。

富察.富良一接到小厮的报信便立马驱车赶回府里,三月,正是春暖花开的时节,可富察.富良却觉着燥热万分,他将青金石顶的凉帽夹在胳膊下,步步生风的快速向落霞阁走去。

“大夫请了吗?”富良刚毅的脸上冒着密汗,眉头微蹙。

“回老爷,早就请了,是荣德堂的周大夫。”贴身长随巴彦恭敬的回道。

富良点点头,“喜钱都准备好了吗?”

“老爷放心,都备好了,就等着小格格出来了。”巴彦一脸憨傻的笑容,显得无比忠厚老实。

富良听巴彦这么一说也顿时露出一张笑脸,“嗯。肯定是个小乖。”心里却在不断地祷告,祖宗保佑,千万要是个女儿啊!

到落霞阁的时候,富良只见十来号人不断地忙进忙出,一盆盆的热水、毛巾端进产房,虽然忙碌却一点也不显凌乱。

“夫人怎么样了?”富良见妻子索绰罗.布鲁堪的贴身丫鬟静雨出来后赶紧问道。

静雨掩嘴笑道,“请老爷放心,夫人一切都安好。稳婆说离生产还有段时间,要奴才去厨房给夫人端些吃食先垫垫肚子。”

富良挥挥手,“那就赶紧去。”

静雨行了个礼后便往厨房赶去了。

产房里,索绰罗氏鬓发微乱的躺在床上,腹中传来的阵阵疼痛使得她姣好的眉目微微蹙起。戴嬷嬷双手放在索绰罗氏高高隆起的肚子上轻轻的揉按着,“产道还没有打开,夫人放松身体,别紧张。”

“嬷嬷,我不紧张。生宜里布的时候才紧张喃。”索绰罗氏想到七岁的儿子,脸上的笑容止不住的宠溺慈爱。

“三少爷自幼便聪明伶俐,对夫人也是孝顺周到,虽然才七岁,可在学堂里一点也不比那些十一二岁的少爷差。夫人是个有福气的。”戴嬷嬷将索绰罗氏落在脸上的头发别到耳后。

“要是这胎生个小格格那才是真有福气呢。”索绰罗氏嫁给富良也将近十年了,她并非富良的元夫人,乃是元夫人鄂济氏过世后续娶的。富良在娶索绰罗氏之前已经有了一个元夫人所出的嫡长子费馨和庶子博敦,索绰罗氏在婚后一年半后生下了三少爷宜里布此后六年内皆无所出,直到去年夏天才又怀上了。不过索绰罗氏却万分希望这是个女孩儿。满族格格本就金贵,一点不比少爷差,这一点在富察家更甚。富良今年三十岁,膝下已有四子一女。长子费馨,年十二,乃元夫人鄂济氏所出。次子博敦,年九岁,姨娘柳氏所出。三子宜里布,年七岁,继夫人索绰罗氏所出。四子勒尔甘,年四岁,姨娘陈氏所出。一女名为萨伊堪,年五岁,乃姨娘乌雅氏所出。富良平日里对几个小子都是采取放养式教育,从不拘着束着,犯了错便是轻则动脚,重则棍棒相加,四兄弟里,恐怕只有长子费馨和三子宜里布挨打最少。但只要一面对唯一的女儿萨伊堪,富良从来是笑脸相向,少有发脾气的时候,有什么好东西也从来不忘女儿的一份,萨伊堪除了月钱是庶女的分例之外,吃穿方面比之嫡女也差不了多少。索绰罗氏没少为此闹心,每每总是安慰自己萨伊堪迟早是要嫁出去的,只有这样,她才会好受一些。索绰罗氏已经有了嫡子,所以,她比任何人都希望这胎能是个贴心的女儿。她的女儿,自然是比庶女要来的尊贵。

“夫人宽心,定会是个小格格。暮云居那位再怎么说也只是个妾,万没有越过夫人去的理儿。等夫人生下了小格格,看她还怎么在老爷面前卖弄。”戴嬷嬷从小看着索绰罗氏长大,夫人看起来风光,可谁知道继夫人的难处?索绰罗氏这些年来是处处小心,事事谨慎,就怕被别人捉住了错处。还好老爷是个敬爱嫡妻的,即使疼爱萨伊堪也不会毫无原则的宠溺庶女小妾,后宅事务还是掌握在索绰罗氏手里。

索绰罗氏只是笑笑,双手轻抚着肚子,乖女儿啊,你可千万要给额娘争口气。

未时三刻,索绰罗氏的阵痛加剧,低低的呻吟不断从口中传出。

“夫人,再喝口粥吧,待会儿才有力气生小格格。”静雨手里端着一小碗燕窝粥,用勺子舀了一勺递到索绰罗氏嘴边。

索绰罗氏张嘴把粥吃掉,她要趁产道还未打开之前多积攒些力气,再不吃待会儿就会痛得吃不下了。

又过了大约一个多时辰,索绰罗氏才听见稳婆说产道开了两指。索绰罗氏小心的控制着呼吸,努力将力气往下腹集中。

产房外,富良听见妻子低哑的呻吟眉头紧皱,不住的在院子里来回走着。突然产房里传来一声高亢的呻吟。富良立马激动地望向产房,“怎么样,怎么样?生了没?是不是小格格?”可是并没有人出来回话,呻吟声也渐渐弱了下去。富良心里更焦急了。

好一会儿才看见丫鬟静风走了出来,静风对富良福了福身,“回老爷,夫人的产道已经开了四指,稳婆说顺利的话今晚就能把小格格生下来。”

“好,好。都仔细些,好生照看着夫人。等小格格生下来通通有赏。”富良一听原来要到晚上才能见到自己心心念念的小女儿顿觉有些尴尬,暗自搓了搓手。

“老爷放心,奴才一定会尽心尽力的伺候好夫人和小格格的。奴才这就回产房去了。”静风行了礼后见富良点头才又回到了产房。

产房里,浓重的血腥味弥漫。索绰罗氏汗流涔涔,嘴里咬着软布,双手紧抓着床单,指尖泛白。

“夫人,用把力,产道已经完全打开了,小格格马上就要出来了。”稳婆一边在索绰罗氏的肚子上画着圈,一边对着她温颜说道。索绰罗氏这胎个头有些大,又是足月生产,显得异常艰难。

索绰罗氏五官都皱成一团,狠狠地使了一把劲儿。

富良看见一盆盆血水不断地端出来,却产房里却还没传来一点儿消息,饶是他有了五个孩子也从来没如此紧张过。

“阿玛,妹妹还没有出来吗?”宜里布一下学回家就听闻额娘正在生产,连水都没顾上喝上一口便匆匆赶来。

“你怎么过来了?快回碧波阁去,这里不适合你呆。”富良见三儿子一脸焦急的表情想也不想的便把儿子往他自个儿的院子里赶。

“阿玛这是什么话?儿子也想早些见到妹妹。儿子在院子里坐不住。”宜里布断然的拒绝了富良的命令,一张正太脸绷得紧紧的。

宜里布在几个兄弟里最是聪慧,富良对这个三儿子向来要宠爱一些,少有训斥,再加上现在时机不对,富良瞪了宜里布一眼便不再管他。

戌时二刻,在富良和宜里布强烈的期盼之下,产房里终于出来了婴孩儿的哭声。富良和宜里布“噌”的从凳子上站起来,同时问,“是男是女?”眼里的热切都快要把抱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