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穿越之倾本佳人 作者:清枫语

时间:2020-10-14 15:39 标签: 看着 也不 望向 公子 盯着
穿越之倾本佳人》作者:清枫语【完结+番外】初遇(小修)倒霉不是喝口水塞个牙缝便能称之为倒霉,好奇心杀死猫,有时没有好奇心的猫也是有可能死于非命的。她刚侥幸自狼窝中逃出,在这山林中踏着月色寻思着遁逃之术
穿越之倾本佳人》作者:清枫语【完结+番外】

初遇(小修)

倒霉不是喝口水塞个牙缝便能称之为倒霉,好奇心杀死猫,有时没有好奇心的猫也是有可能死于非命的。
她刚侥幸自狼窝中逃出,在这山林中踏着月色寻思着遁逃之术,不料想这夜黑风高天干物燥的正是杀人纵火偷%情的绝佳时机,一没留神走岔了路,回过神时便几乎被忽然掠过的明光闪瞎了眼,来不及细瞧前方月色衫袍下飘若流云般俊雅身姿,心底掠过警觉时,身子已极配合地闪身躲入了身旁的大树后,连带着呼吸也不自觉地屏住。
好奇心杀死猫,好奇心杀死猫……背靠树干闭眸捂耳屏息在心底默念从小便谨记于心的警言,不去想方才不小心落入眼中的一幕,更是谨防自己一个没留神小小地释放了心底的好奇心,转身回头,瞧见了不该瞧,听见了不该听见的。
这世上死于非命者,部分皆因不小心觑到了别人的秘密。她芳华正茂虽然不慎成了异时空的一抹孤影但还是极爱惜生命的。
不知是否因塞耳的缘故,四下突然安静得有些诡异,心底有些发怵,捂着耳朵的手小心翼翼地正要放下,一柄亮晶晶的剑刃已神不知鬼不觉地落在颈间,冰凉的触感如毒蛇游动,背脊处寒毛直竖,阵阵发寒。
“姑娘,得罪了……”
无波无澜的男声在身侧响起,那声音,清寒如玉石相击,温润悦耳,如清泉划过,倒也极配方才惊鸿一瞥烙入心底朗月清风般出尘的清冷男子。
若非颈间搁着的暗含杀气的剑刃,此刻倒像是风雅人士在谈风赏月。可惜了……

不过这功夫倒是高深,出现得如此无声无息。
半捂着耳朵的手僵成了投降状,心思刹那千回百转后半垂下的眼眸敛去神采,不敢有任何动作,生怕颈间的剑刃一个偏差,那便是真正的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真真切切地疼到骨子里去。

“公子,今夜之事不能落入外人眼中,传出去怕是要起风波。不如我们干脆……”
略带稚嫩的嗓音在旁边焦急催促道,边说着边绕到她身前,比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她嘴角抽了抽,在心底叹气,这哪来的心狠手辣的正太,这孩子要放在她生活的年代是要根正苗红茁壮成长的啊……
强抑着额间因恐惧虚冒的冷汗,头微侧不着痕迹地避开颈间的利刃,她克制着发颤的嗓音,试图让声音平稳:“小女子不知何事冒犯两位公子?”
“姑娘并无冒犯我二人之处。”依然是波澜不惊的清冷嗓音。
“既是如此,那……”云倾倾满是期盼地抬起无神的双眸望向身侧的男子,“这又是为的哪般?”
“要怪只怪你运气不佳,今晚不该出现在此。”
快言快语的正太恶狠狠答道,但因为稚气未散的声音,听着多少少了股狠厉。

略显苍白的小脸有些空茫:“莫非公子以为小女子瞧了什么不该瞧的?不瞒二位,我自幼便患有眼疾,视物不清,方才经过此地时听闻前面有声响,以为是什么猛兽出没便没敢继续前行,什么也没瞧见。”
边说着身子似是不经意地晃了晃,别在腰间的玉佩极有技巧地露出一小角,据说,关键时刻,这玉佩会成为救命的良药。
这“据说”也不知是否可信,但此刻似乎也只能试着去相信,毕竟这会儿架在脖子上的
是真刀真剑,一不小心就落得个见血封喉的下场,硬碰硬往往是拿自个脖子喂了剑刃,她天生胆小,保住脑袋才是王道。
随着玉佩的露出,她明显感觉到身侧男子的视线在她身上逗留了几秒,而后落向她腰间的玉佩,俊冷的黑眸眯了眯后,她颈间的剑如来时般瞬间消失。
她暗地松口气,看来当日离开时顺手牵走的玉佩是个好东西!
她稍稍侧转身,垂敛着眸看着个头与她相差无几年约十六长得圆润的小正太伸手接过自家主子扔过来的剑刃,而后看着他挣扎着望向男人:
“公子,这姑娘想来也怪可怜,她既然有眼疾怕也没瞧见什么,要不我们就放了她?”

她有些愕然,忍不住抬头望了小正太一眼,这年头的娃儿都这么单纯好骗?可是,要真这么单纯好骗那方才的心狠手辣又演的是哪一出?
男人清寒的目光自她身上飞掠过,她立时不着痕迹地垂下眼眸,低垂着空茫的眼眸,手习惯性地抚上腰间与玉佩连着的荷包上,关键时刻,要保命还是不能仅靠一块不知何用的玉佩。

“姑娘既然有眼疾,深更半夜的为何一个人在这荒山野岭赶路?”
男人目光落向她,声音温润清寒,叫人听不出情绪。
“小女子本家境富庶,不料突遇家难,临行前家父叮嘱小女子来京寻亲,却不想路遇歹人,侍卫随从死的死逃得逃,竟没一人留下来,小女子也因此被带入青楼,今天好不容易才趁人不备逃了出来,本想挑着没人的地方躲一躲,于是就……”
配合着空茫无助的神情,她小心翼翼地掂量着措辞,小言看多了,这些才子佳人式相遇的狗血桥段信手拈来。
“姑娘眼睛多有不便,这逃命倒也逃得有技巧,不但能顺利避开追逐的一干人等,一身绫罗绸衣却也还能不沾半星尘土。”
男人将目光投向眼前的深黑,平静不起波澜的语调自头顶传来。
清亮的拔剑声响起,小正太大概因男人的话恍觉单纯善良的心灵受了蒙骗,握着剑柄的手蠢蠢欲动。
她欲哭无泪,只能颤着嗓子圆谎:“实不相瞒,小女子虽患眼疾,但五步内的距离倒也勉强看得清,而且今日能侥幸从青楼逃出,也幸亏一武艺高强的朋友相助,他暂且将那些青楼的爪牙引开,与我约好今晚在这山林中相见。”
“哦?”男人轻飘飘地掠过她一眼。
小正太刚被燃起的怀疑再次因这番话浇熄,热心道:“荒山野岭的姑娘孤身一人不安全,不巧我们也要出去,可以顺道带姑娘一程。而且我们也是京城人士,只要叫得出名号的我们定能帮姑娘寻着,就不知姑娘寻的是什么亲戚,姓甚名谁?”
脑门的冷汗又冒了一把,强抑抬手抹汗的冲动,她愈发谦卑:“寻的只是一远房表亲,不用劳烦两位公子了,小女子既已与朋友约好,自不能失信于人。”
“这么晚还没见着姑娘那位朋友的身影,谁知道是否也是心怀歹意之人?姑娘,防人之心不可无,不妨告诉我,我替姑娘寻人,姑娘放心,我们不是什么作恶人士,我钟无非平生最喜欢的便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小正太似乎忘了前一刻架在某人脖子上的剑,拍着胸脯循循善诱道。
嘴角忍不住有些抽搐,心知抵挡不住小正太此刻自我感觉良好的侠义之心,她信口诹道:“京城安王府。”别在腰间的玉佩再极有技巧地晃了晃。
“安……安王府?”小正太结巴。
男人清冷的黑眸淡淡瞥了她一眼。
注意到男人投来的目光,她心底虽是诧异却未敢抬头与之对望,仅是无比同情地觑了小正太一眼,这孩子似乎被吓得不轻,安王府的名号在京中就一活的金字招牌,有了与安王府的这层关系,即便眼前两人心知她将今晚之事看了去,也会心生忌讳,不敢轻易动她。
“你与安王府是什么关系?”小正太正了正神色,问道。
“未过门……额,远房表妹。”本想借那女人头衔一用,但想想不若表妹一称呼来得亲昵。

“公子,咱……”
小正太疑惑望向男人,还没来得及将话说完便被平声打断,“姑娘何方人士?”
“北边西城人士。”她低眉顺目信口答道,心底诧异于男人突然的提问。

“哦?那姑娘闺名……”
“如花!”她应道,嘴角不自觉地又有抽搐的冲动,看来这放之四海皆可用的名字果然不是每个人都能坦然冠上的。
“噗……”似是一声隐忍的笑意自没入黑暗中的林间传来。
“谁?”小正太警觉地抬头四处望到,手中剑刃瞬间抽出。
树枝轻微抖动,似有人影从树影中飞掠过。
小正太提剑追了过去。
男人身形未动,仅是抬眸淡淡望了眼瞬间消失在黑暗中的人影,继而将视线落向她。
等的就是这一刻!在对方毫无防备之时……
握在掌中的荷包倏然收紧,冰凉的水雾从指缝间流窜而出,头跟着抬起,前一刻还神采全无的美眸此刻似是带着魔力般,晶亮澄澈,柔和却似是透着异彩,紧锁住眼前那汪无波的黑潭,带着蛊惑的糯软绵音,从半抿着的小嘴中平缓逸出。
平寂的黑潭波澜骤起,精光毕现,一粒黑色的药丸已从修长莹白的指尖弹出,以凌厉之势直直飞入她来不及闭上的小嘴,她心一惊,下意识地要吐出,但那药丸却是入口即化,随着唾液吞咽入喉。

来不及细想被喂入的是何药,她手中悄然握住的白色粉末已心随意动,瞬间洒向男人,人跟着急退几步,还没站稳,突觉腰间一紧,“是我!”略微紧绷的戏谑声音在耳边轻响起时,她已被带起,遁入黑暗中,无声无息。
少顷,寂静的山林里响起稚嫩疑惑的男声:
“公子,表小姐呢?可是,咱府里什么时候多了个表小姐?”
“公子,您脸色怎的……”
“公子,您着了表小姐的道儿?”
望着自家公子俊雅脸上不同寻常的一抹潮红,稚嫩嗓音不见担忧,兴奋异常,涌起无限膜拜之意:“下次再遇上表小姐我定要……”
凉飕飕的眼神掠过,他赶紧改口:“定要叫她好看。”
“无非……”无波无澜的声调。
“在。”他赶紧肃了肃神色。
“既然闲着无事,不妨多关照关照云府,尤其那位养在深闺中的三小姐。”
小正太眨了眨眼,清雅疏冷语调万年不变的公子似乎在“养在深闺中的三小姐”几个字时带了点咬牙的味道?不过,难得公子主动提及女子,还是老夫人自幼为他定下的当家主母,男孩眉目顿时喜意尽染。
“公子,您终于也春心荡漾了一回,我这就回去禀告老夫人,让老夫人马上着手准备婚事。”
“无非,你也跟了我多年,却一直没给你展示身手的机会,想是我疏忽了。今天二公子向我提及开垦西边荒芜之地的分队领事请假一事,正愁找不着人顶上,想来你对开荒之事也兴趣挺浓的,我这就和二公子说去,把人借他用两个月。”
那声音冷冷静静、平平淡淡,听不出是喜是怒。
“呵……呵呵……公……公子,您……您真会开玩笑。”
他干笑道,在那鸟不生蛋乌龟不靠岸一箭射出去也砸不着人的地儿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对着那几株幼苗,他一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热血会被太阳烤焦了的。
“无非你什么时候见过公子我开玩笑吗?”
说话间,飘若流云的出尘身姿已转身而去,行姿优雅,脚步平稳,但细看下,隐隐可发现其脚步略显虚浮,似是用内力压制着。
“公子,我不把您春心荡漾的事告诉老夫人了还不行吗?”小正太哭丧着脸朝渐行渐远的俊朗身姿喊道。
前方的峻雅身姿似是打了个趔趄,而后头也不回地继续优雅前行。
“两个月那分队的领事怕也还回不来,你就再多待几个月吧。”





.

半年后
“飞倾云你给本小姐滚出来!”
迷蒙夜色,伴着一道气急败坏的娇俏嗓音,一个眉眼俏丽,身着黑衣骑装鹿皮长靴,手执一根墨色柔软长鞭的少女出现在假山边上,身后跟着一身着藏青色侍卫衣的俊挺男子,神情清寡而略带一丝事不关己的冷淡。
“小姐,这天也晚了,倾云公子怕是早已歇下了。”
抬眸淡淡地扫了眼脸色气得通红的俏丽女子安沐倩,俊挺男子莫云飞不温不火道,语气谦恭而不卑微。
“放屁!”安沐倩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