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清朝穿越之德妃 作者:背着壳的蜗牛(16)

时间:2020-10-14 15:40 标签: 自己的 看着 儿子 阿哥 康熙
,帮她封存起来,到时也是我这老祖宗的一点心意。” “是 笨滴鹾岬阃贰 “还有德妃,她是哀家这么多媳妇里第一得意人,性子稳重,孝顺,对孩子也好。皇帝,哀家知道你很喜欢她,可是,这宫里需要平衡。瞧,哀家
,帮她封存起来,到时也是我这老祖宗的一点心意。”

“是!”康熙含泪点头。

“还有德妃,她是哀家这么多媳妇里第一得意人,性子稳重,孝顺,对孩子也好。皇帝,哀家知道你很喜欢她,可是,这宫里需要平衡。瞧,哀家真是罗嗦,你做了这么多年皇帝,怎么可能不明白。德妃这胎若是个阿哥,就给她赐了药吧。三个阿哥,足够了,再多,只怕反而会害了她。”人的心,真不好说呀。虽然她现在看着还好,可要是阿哥多了,谁知道会不会生出什么不该有的心思。

“是。”康熙知道这些年德妃也不是一个真的多纯净的人。不过后宫里谁能是干净的?若真是个心地纯净的他还不敢要了呢。不过德妃也不过都是小手段,在宫里和那些手上沾满鲜血的来比根本算不得什么。康熙也没敢想过真的能让自己后宫干净起来,只要她们不做太过了,他就可以当看不见,心情好的时候还能当戏看一看。太皇太后的意思他当然明白,德妃可以有手段,这是必须的,但别让她以后生出太大的野心,去想不该要的东西。只有这样,才能真正保全了她,也才是真的全了彼此的情意。“皇祖母放心,孙儿知道怎么做。”

“还有这个”太皇太后取下手上的镯子,“哀家答应过四阿哥,要看着他长大,要受她媳妇的茶,要给他看小小四,可惜,哀家看不见了。这对镯子,就当哀家给他媳妇的见面礼吧。哀家的鸿福,陪了哀家那么多年,哀家放心不下,就把它交给四阿哥养着吧,反正这几年也都是四阿哥照料它的。””

“皇祖母……”

想想那时的太皇太后,最后惦记的人,还是永和宫这头。这么些年,每天大部分时间,德宛都带着孩子们呆在慈宁宫,只是陪着老人打发寂寞,却从未有所求,也难怪老太太临终之时仍满心念着她。

康熙二十七年正月初九,永和宫再次传来了婴儿啼哭声。

德妃此生的最后一个孩子,康熙的第二十三个儿子,十四阿哥胤祯,来到了人世间。

宫里总算有了件喜事,还是太皇太后生前就惦记着的,康熙自然也就上了心,一本正经的到太皇太后灵前汇报喜讯去了。

宫里有人欢喜了,宫外同样也有人家欢喜了。虽然不敢大摆宴席笙歌燕舞,但是暗地里偷着乐还是可以的。

太皇太后生前身边有个宠爱的宫女,长得漂亮端庄,为人也体贴细心,是慈宁宫里除了苏麻以外最得太皇太后青眼之人。此次太皇太后去后,这个宫女太过伤心,竟然想不开欲要殉了去。幸亏被人发现才救了下来,苏麻感叹她一片忠心,又恐她再想不开,才开解她道:“我朝已是废了生人殉葬的,主子生前也最是注重法度,你如此而为,虽是忠心,却违了法理。虽然没有人敢当面说些什么,但对主子的一世英明终归有碍呀。”

那宫女闻言也就没再说些什么要死要活的话,只是每日里神思恹恹,时常还要背着人掉几滴眼泪。

康熙听说了居然还有这样一个忠心的下人,很是欣慰。苏麻要为太皇太后守灵三年,已是出宫去了。德宛现在的状况,康熙也不敢再提太皇太后来招惹她伤心。正好有了这个宫女,康熙可算是有了一个可以陪着她怀念祖母的人了。

当康熙走到慈宁宫的时候,看到的正是那名宫女在修剪枝叶,一边修剪一边说着话。康熙好奇心一起,略走近了去听。

“你们也觉得寂寞了对不对?当初主子最是喜欢你们,可现在主子没了,谁还能像主子那样喜欢你们?主子喜欢看你们把花开满一树时的样子,今年主子没了,也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回来看你们开花了。你们呀,都跟我一样,主子走了,却不带着咱们,你们咱们离了主子还能做什么?如今我就是想跟了主子去也是不能了。”

康熙听着听着,便觉得眼中湿润了起来。

于是,过了几个月,这名宫女就被封了贵人,人都称作贾贵人。因她相貌美丽、为人温柔,行事更是小心谨慎,便很得了康熙的看重,有事儿没事儿到她那里去跟她谈一谈太皇太后的往事。

那宫女虽然家有爵位,却是汉人,又是包衣,在宫里待至二十出头,也没引得皇帝垂青,得了什么造化。只能把心思都放在太皇太后身上,希望能靠着这个主子以后出宫的时候能配个侍卫,毕竟这宫里的侍卫也多是世族功勋之家的子弟。却不料自己没两年就要出宫的时候,太皇太后又没了,一腔希望生生化为乌有,不心痛才怪。不过她也是在宫里待了差不多十年的人了,什么弯弯绕绕没见识过,竟是做了最后一次努力,想看能不能换来一场泼天的富贵。

她获封之后,家中不免满是得色。想想当日德妃不也是包衣出身,做了多少年宫女的,今日自家姑娘能走出第一步,日后未必不能成一宫主位的。

此家中,唯一对此不甚在意的,只有这位贵人的同胞亲弟,他一面担忧着身体怯弱的友人,一面又盼着理了父丧的表妹快些回来,对亲姐的喜事竟一概视若无睹了。

元春

虽然这个慈宁宫忠婢的事情已经传得满宫皆知,但德宛却没那个兴趣去探看探看。

不过德宛没有想到康熙会把这位新封的贾贵人分到她的永和宫来。

风姿绰约,眉目宛然。已经二十多岁的贾贵人身上的变化让德宛很是诧异。

这个贾贵人,德宛从前也是时常见到的。不过那时的她,虽然长得不错,但因为宫女不能打扮自己,唯一能涂脂抹粉的几天她也不甚打扮,是以大家对她的印象也就停留在不过有两分颜色的地步了。

现在,穿上鲜艳的衣服,脸上也画了淡妆,她整个人倒是立即鲜活明媚了起来,原先的两分颜色顿时变作了七八分。

“好了,贾妹妹,咱们素日里也是常见的。只是现在成了皇上的妃嫔,便也该改回你先前的名字了。姐姐还不知道你原本叫作什么呢。”

“回娘娘的话,奴婢在家时因为生在正月初一,故唤作元春。太皇太后因此唤奴婢作春儿,并未给奴婢另取了名字。”贾贵人敛目垂首,倒很是恭敬。

“还说什么奴婢不奴婢的,咱们现在都是皇上的妃子,你只叫我姐姐就是了。”德宛的笑容很完美,堪比空姐,不过内心却已是如同滚了的开水一般了。姓贾,名元春,总不会还有个弟弟叫宝玉吧?

“是,姐姐。”贾贵人柔柔笑了起来。

“你如今的身份,只怕不能和以前一样,还能见到家中父母兄弟姐妹了。”德宛想着,“不如姐姐试着帮你求个恩典,看能不能让你和家人再见一面。也不知你家总还有什么人?父母可都健在?姊妹兄弟可好?”

“妹妹家中父母健在,还有一位年迈的祖母。长兄已去,只留一个年幼的侄儿,幸而家母膝下还有一幼子名唤宝玉的可慰母心。至于姐妹倒还有三个,分别唤作迎春、探春、惜春,俱都年幼,多年未见,也不知道他们如今究竟怎样了。”

德宛虽然面上不露声色,心里真的开始惊诧了。《红楼梦》呀,竟然在自己眼前上映了。

“你们两个说什么呢?朕不会打扰你们了吧?”康熙从外面进来。

德宛知道康熙在这里不爱有人通报的,便起身迎上前去,“皇上说什么呢?贾妹妹才来,我们不过说些闲话罢了。”一边说着,一边帮康熙解下披风来。

“臣妾给皇上请安,皇上吉祥。”贾贵人忙跪下接驾。

“起吧。”康熙和德宛走上主位坐了。

看了一眼有些心思不宁的贾贵人,德宛笑道:“前些日子身子也不大爽快,没去看望贾妹妹。今日一见,倒真真不敢认了。臣妾可算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

贾贵人顿时不安起来,又没有她插口的地儿,只能低下头极力减弱自己的存在感。

康熙哈哈一笑,“什么时候德妃也晓得谦虚了?”他可是知道的,德妃素来看中容色,对自己的容貌也是相当自信的,就连对上卫氏都没有说过一句不如的话来。如今对着这样一个贾贵人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康熙还真有些奇怪,大约是看在太皇太后的面上吧,他只能这样理解了。

“皇上,臣妾今儿看着贾妹妹倒想替妹妹跟皇上讨个恩典。”

“哦?说吧。”

“贾妹妹一直以来也是太皇太后身边的得意人儿,以前每年还是能见见家人的,可现在虽然是主子了,但她现在的位分怕以后也不容易见到家人了。臣妾想着,就是看在太皇太后的份儿上,让她能回家看看,也算是谢了她这么些年对太皇太后的忠心耿耿了。”贾妃省亲呀,《红楼梦》里的重要一幕,虽然现在要改成贵人省亲了。

许是提到了太皇太后的缘故,康熙面色柔和了下来,想了一会儿便答应了。

贾贵人顿时激动起来,忙又跪到地上,双目含泪,拼命谢起恩来,“臣妾谢皇上,谢德妃娘娘恩典。”

“罢了,回去也好好准备准备吧,以后相见的机会可就不多了。”看她的样子,德宛也不由得伤感起来了。

“好了,既是恩典,你们两个伤感什么?若是不喜欢,朕收回就是了。”对着自己的大小老婆的时候,康熙还是很温和的。

“皇上!”德宛横他一眼,“你也不怕真的把妹妹给招惹急了。”

看着贾贵人感恩戴德的下去,德宛想着,如今贾家就要走到极盛了吗?盛极而衰,也不知道贾府中那些人这次会不会又仗势欺人了,这次的靠山可只是一个贵人,而不是妃子了。

宫中生存本就不容易,若是真的再有那样一门不但不能有所助益反而只能拉后腿的亲人,倒还真不如孑然一身、无亲无故呢。

同样受到震撼的还有艾欣。她在听说了贾元春的名字之后就愣神了。

后来她又打问到了贾元春的母家。这太容易了,贾家原本就是极为高调的人家,一点儿小事儿都能传得满城风雨,更何况是自己家里终于出了个主子,早已在京里沸沸扬扬了。

暗中嘲笑他家的自是不少,不过区区一个贵人,就得意成这样了,那其他家中有女儿做了嫔甚至做了妃的,也没见人家这样过。实在是眼皮子浅的。

要说贾家,其实也挺不容易的。他们原是明朝的臣子,皇恩浩荡,一门出了两个国公。然而他们家却不思报国,清兵入关后他们率先投降,又掉转头帮着清兵打江山。多尔衮为了收服汉人的心,便封了他们个三等轻车都尉,让他们做了包衣。

多尔衮在的时候,他们阿附于多尔衮,腰杆子自然直得很。可多尔衮一死,贾家日子就不好过了。虽然顺治皇帝没有收拾他们,那也不过是怕汉臣寒心罢了,但对他们也是多有打压的,康熙登基以后,对贾家继续延续了顺治时期的政策,他们也不过顶着一个爵位,官职也都很低微。一直以来被打压惯了的贾家,突然被皇帝抬举了一下,难免就欢喜过头了。

而艾欣在听说了这家人之后,兴奋值就一直居高不下了。

一定要促成宝黛姻缘!

一定要揭露薛宝钗的虚伪面具?

好吧,艾欣现在的状态,就如同刚吸了鸦片,想冷静一下是不大容易。

宝黛情缘呀,多美好的感情。为什么这个世界容不下如此美好的事物呢?艾欣一直都想不明白。

不过,无论如何,我都是不一样的!艾欣在心里狠狠叫嚣着,她一定要让这些封建老古董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爱情,什么才是美好!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