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清朝穿越之德妃 作者:背着壳的蜗牛(18)

时间:2020-10-14 15:40 标签: 自己的 看着 儿子 阿哥 康熙
跤打滚,但有的玩儿总比没的玩儿好吧。于是,小十三终于痛下决心,昂首挺胸,以大无畏的精神去接受这个小废物了,不管怎么说,就算是废物也可能废物利用嘛,额娘说过,这世上本没有废物,所谓的废物,不过是放错了地
跤打滚,但有的玩儿总比没的玩儿好吧。于是,小十三终于痛下决心,昂首挺胸,以大无畏的精神去接受这个小废物了,不管怎么说,就算是废物也可能废物利用嘛,额娘说过,这世上本没有废物,所谓的废物,不过是放错了地方罢了。十三决定,努力发掘小十四不废物的地方,看看他究竟应该放在什么地方。

其实,小十三真的很知人善任。因为有了小十四的存在,从未上过战场的十三小将军居然能够把敌寇打得落花流水,瘫在地上起不来。

几天不见宝贝小儿子,康熙带着一片还未变质的慈父心肠来到了永和宫。然后,一群人浩浩荡荡来慰问小家伙了。

第一个进入康熙视线的,就是我们十三小将军,握着小木剑,穿着小皮靴,一脸的志得意满,小帽子后面还挂着一块小花布,上面歪歪斜斜写着“大将军”三个大字。下一眼,看到的就是我们小十四了,小东西四肢着地趴在地上,背上贴着一张已经破破烂烂的大白纸,上面也是三个跟鸭子脚一样的大字,康熙仔细辨认了一下,是“大贼寇”,小十四这下子可真成了被打烂龟壳的小乌龟了。忍不住,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似乎知道自己出了大洋相,小十四立时扁起了小嘴,大大眼睛霎时雾蒙蒙的,大颗的泪珠在眼眶里转呀转的,实在可怜极了。

德宛没法,只能上前一把抱起小儿子,正要出言安慰。小十四却用一只小手撑着她,另一只手笔直伸向康熙。

康熙一看自己更受儿子欢迎,立即堆起笑来,把儿子抱进怀里,一面还得意的瞅了德宛一眼。

原本满腔的怜惜呼啦啦飞了个彻底,德宛咬着牙,暗自下定决心,以后老十四的挫折教育一定要加倍。

趴在康熙的怀里,小十四那滚了不知道多少圈的眼泪终于发现了这世界上居然还有地心引力这种东西,小家伙哭得就跟开闸泄洪似的,那叫一个山呼海啸,那叫一个气壮山河,直哭得天地变色,日月无光,风雨雷电,飞沙走石,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悲惨世界来临了,人间惨剧开始了。

小十四在康熙面前从来都是以喜娃娃的形象出现的,他哪里见过这小子如此不顾形象的时候,顿时觉得自己手里抱着的不是自己的宝贝,而是一颗大大的炮弹。当初前明的大炮打死了自己祖宗努尔哈赤,那现在这颗炮弹不知道会有怎么样的杀伤力呢。

看着康熙犹豫的样子,小十四知道,他的护身符可能就要离他而去了。于是,这小东西停下了号啕,大大的眼睛湿漉漉的,满含委屈的直瞅着康熙,嘴里还小声小声的抽噎着,顿时让康熙有了一种不能不保护他的冲动。

这时,小十四又抓紧时机重弹出击了。他的进攻方式非常简单,只是小小的嘴巴,软软的三个字,“皇阿玛”,康熙立即就缴械投降甘当俘虏了。

德宛更加愤怒了。

自己陪这臭小子的时间可比康熙长多了,怎么这小子半点儿看不出谁才是真的疼他的人呢?居然敢把宝贵的第一次说话给了别人而不是自己。

妒火攻心的德宛低头一看,小十三正满眼羡慕的看着被康熙抱在怀里的十四。心里一软,抱起他来,哄道,“来,宝贝儿,他们两个不要咱们,咱们也不要他们了,来,咱们走,不管他们了。”

小十三委委屈屈看了康熙一眼,小手抱住德宛的脖子,“嗯”了一声。

德宛抱着小十三,一边大步往门口走,一边偷瞧康熙。哪晓得正巧被康熙逮了个正着,德宛觉得这下自己的面子里子都彻底挂不住了,一发狠,走就走呗,老娘儿子多的是,不差这一个。

于是,眼睛一扫四阿哥、六阿哥和哈宜呼、噶卢岱,要他们也跟着自己走。

小家伙眼睛在康熙和德宛之间游移不定。

康熙拍了拍小十四,小十四居然非常配合的喊了声“哥哥,姐姐”。这一下,连康熙都惊讶起来了,这默契,真不愧是亲爷俩。

小家伙们心中的天平顿时倾斜了,一个个兴奋的跑去哄着小十四喊自己,只留下德宛抱着小十三两个人在门口石化。

和好

这打击太严重了。

自尊心严重受损的德宛臭脾气上来,连着几天都对小十四爱答不理的,就连小十四天天在她面前用可怜兮兮的眼泪攻击她,用甜甜蜜蜜的“额娘”声收买她,哪怕用他那几乎没什么力量的小拳头给她捶腿捶肩,哪怕在她吃饭的时候殷勤服侍把一筷又一筷的菜不慎掉到桌上,她都一直监守阵地,决不投降。虽然中间有几次差点儿投降变节,不过她绝对不会承认的。

小十四没了办法。用自己热乎乎的小嫩脸硬贴了几天那个冷冰冰的屁屁之后,小十四看自己额娘还是一副晚娘脸孔,只得垂头丧气去向哥哥姐姐们求助了。

可惜,哥哥姐姐们也毫无办法。因为他们的变节,德宛的怒气也牵连到了他们头上。

看着自己额娘抱着小十三笑得温柔可亲,可一面对自己就生人勿近,几个小家伙终于明白了,额娘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最后,几个人只能带着最最谄媚的笑去拜托康熙了。反正,在他们看来,都是康熙惹的祸,你说你要是不那么胡乱显摆,我们也不会被额娘记恨呀。当然,心里活动不能表现出来,他们只能说,“儿臣不孝,惹了额娘生气,不知道该怎么补救。皇阿玛您是天下最大的孝子,是我们的榜样,儿臣们只能来向皇阿玛请罪了,请皇阿玛责罚。”这样,皇帝肯定得去解决一下问题了吧。

康熙也被咽住了。永和宫的事儿他不是不知道。别看在外面,德妃的心情看上去不同一般的好,害得不少人偷偷看她肚子,怀疑她是不是又有了。可是一旦回了永和宫,就变成了冰块儿,只对着小十三有丝热乎气儿。

虽然他很清楚,是自己把她弄得下不了台了。虽然他清楚,儿女们是受了自己的牵连了。可是,他也没有逃脱冷气的照应啊。让他去天天对着那么大一块冰块儿,他自己也受不了呀,又不是受虐狂。

但是,最后康熙还是被孩子们那双眼睛盯得不得不去了。谁让他们的眼中□裸的写着“皇阿玛最聪明最伟大,什么事儿都难不住皇阿玛,我们最相信皇阿玛了,皇阿玛也一定不会让我们失望的。”爱面子的康熙皇帝只能面上带笑,内心流泪,悲愤不已的答应了割地赔款的不平等条约。

永和宫里,帝妃二人相对着,小阿哥小格格们都借口有事都溜的一干二净,只留下一个傻呼呼的小十三看看阿玛又看看额娘,笑得一脸满足。

康熙很憋屈,德妃站在一旁布菜他没意见,可她也不能这么差别待遇吧。给小十三夹菜,就那么耐心,又劝又哄,细心温柔得不得了。再看她对着自己时,虽然也伺候周到,可那脸孔板得又死又硬,一丝不苟,害他差点儿以为佟妃借尸还魂又回来了呢。

康熙为自己哀悼了一会儿,想想儿女们那饱含着信任和期待的崇拜目光,才又勉强找回了一点儿信心,化悲愤为食量,狠狠的吃了好几碗饭。旁边的李德全连劝都不敢劝,主子呦,祖宗的规矩,没有吃这么饱的呀。可惜,看看德妃,再看看康熙,到嘴边儿的话又咽了回去,人家两口子闹脾气自己插什么嘴呢?

结果呢,鼓了一晚上的勇气,准备了一肚子的草稿,最后在那张严肃的脸前头连嘴都没张一下。晚上,看着躺在身边的德宛,康熙含泪想着,这是自己老婆呀,怎么自己连碰都不敢碰了呢?可是,虽然德妃没说什么拒绝的话,但是狼爪刚伸出去,就看见那张刻板面孔,最后,那一丝丝的绮念就消失无踪了。呜呜,朕的睡前运动……

可是,康大大,为毛你没有再深入的想一想,你咋就对自己一小妾怕成这样呢?

最后,德宛的怒火还是没能过了夜。

当然,原因绝对不是因为康熙发情了。

晚上,德宛正沉睡着,却突然听到身边的细微的呻吟声。德宛一惊,立即弹坐起来。

这时,值夜的宫女也被惊动了。掌了灯一看,康熙额头都是汗水,脸色煞白。

德宛险些吓软掉,忙叫李德全传太医来。

听说皇帝病了,胡太医吓得一蹦三尺高,拎了药箱就一路狂奔。

康熙是吃太多了,常年七八分饱的肚子实在是撑着了,胃开始闹意见了。不过开了点儿促进消化的药,没多久,病情就好转了。

康熙这才让李德全去慈宁宫传话,说是前几天食欲不是特别好,德妃因为担心龙体就做了点儿开胃的菜。结果,好几天没吃饱的自己给吃撑了,现在已经没事了。想来皇太后应该已经知道消息了,还是不要让老太太担心的好。

皇太后果然已经知道了,大半夜的已经睡不着了。招来胡太医一问,果然是吃撑了,也就没有再多想,反正她听说前些日子皇帝因为朝中明、索党争心情不好,认定了皇帝是为了这个生气没食欲,就把错全推到明珠索额图头上了,竟然丝毫没有想过是德宛给皇帝吃撑了的。

第二天,康熙顶着苍白的脸色,还是按时起来上朝去了。

德宛很是内疚,一脸心虚地服侍康熙,还真的做到了无微不至。饱受身体摧残的康熙在精神上终于得到了享受,精神上的愉悦打败了身体的不适,康熙又恢复了龙腾虎跃的精神境界。

知道了自己皇阿玛居然为了他们的请托付出了这样大的代价,小家伙们内疚极了,也感动极了,纷纷对康熙致以最诚挚的歉意和问候。

当着自己孩子的面,康熙哪里拉得下脸来说自己是被憋的没话说才硬塞了那么多东西进嘴里的。只能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说自己是假装生病好换取对方的同情。

几小听了,纷纷表示佩服,居然能想到苦肉计,自己咋就没想到呢?不就装个病嘛,几小在心里捶胸顿足打小人儿了。

不过,康熙同志呀,您难道不觉得不好意思吗?您居然沦落到靠装病博人可怜的地步了吗?我同情你。

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

在德宛这里经历了一番彻彻底底的寒气袭击,康熙怎么可能放过现在终于能够好好抱抱美人的机会?

两个人开始了冷战后的破冰之旅。

康熙对破冰之后化身为一江春水的德宛非常满意,要知道,以前,虽然德宛对康熙也很周到,但是柔情似水这样的词语却绝对跟德宛无缘的,现在见识到了德宛在端庄、温馨之外的第三种面貌,顿时觉得虽然德宛已经不年轻了,都三十岁了,可风韵依旧,那些年轻小姑娘哪有这般的成熟风韵呀。就连今年年初南巡时带回来并一直宠爱有加的美人王氏都抛到脑后了。

不过新得宠的王氏也没安分等着康熙再想起她来。毕竟帝王的宠幸,谁知道能有多可靠。必要时候,还是要自己想办法才能抓住他的心。

“皇上已经两个月没有来看过我了,你说皇上已经忘了我吗?”这两个月,德妃风头最盛,宜妃和刚生了小格格的袁贵人也很受宠,可就是自己,似乎是被忘记了一样。“小翠,去请太医来,就说我身体不适,头晕恶心,吃不下饭。”

“是。”

然后,宫里这潭水再次不复平静。康熙今年带回来的美人王氏有了身孕,已经四个月了。

王氏?是历史上的密妃吗?印象中还有几年他的儿子才会出生呀。惊讶过后,德宛倒是很快就释然了。反正现在改变了的东西已经很多了,何必抓着历史不放呢?

于是,德宛就总是看着王氏的肚子,暗自揣测着,那里面的是不是十五阿哥?若是个格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