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清朝穿越之德妃 作者:背着壳的蜗牛(19)

时间:2020-10-14 15:40 标签: 自己的 看着 儿子 阿哥 康熙
格的话,会不会是历史老人觉得敏妃的女儿被扇没了不好意思,又把人送了来? 可怜王氏进宫才没几个月,看到德妃的眼睛频频在自己肚子上打量,更是吓得恨不能把自己缩成一个球。 难道德妃娘娘看自己的肚子不顺眼了?她
格的话,会不会是历史老人觉得敏妃的女儿被扇没了不好意思,又把人送了来?

可怜王氏进宫才没几个月,看到德妃的眼睛频频在自己肚子上打量,更是吓得恨不能把自己缩成一个球。

难道德妃娘娘看自己的肚子不顺眼了?她会不会对自己的孩子起什么坏心眼?想想自己随圣驾进京,无依无靠,孤身一人,就是被害了也没有人会为自己做主。又想起临行前爹娘流着泪对自己说的话,“丫头,别看你爹在咱们县里没人敢惹,可你爹我也只是一个知县,真的进了京,没人会看在眼里。爹只能把你送到这一步,以后是好是歹,只能靠你自己了。记住,出身咱比不过人,你一定要小心谨慎,对娘娘们一定要恭敬恭敬再恭敬,千万不要惹她们不快。别看你现在被皇上看上了,可在宫里,最靠不住的就是皇上的宠爱,她们想踩死你,就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她们吃人可都是不吐骨头的,你这么小的年纪,涉世未深,斗不过她们。所以一定要做出最卑微的姿态来,在宫里,一辈子都要记得卑微恭敬,这样才能活下去。”

想到这里,王氏对着德宛更加战战兢兢,楚楚可怜。看在德宛眼里,就想到了笔下的女主角们,顿时抖了抖,不再理会她。真是的,对自己摆出一副委屈模样,难道本宫没事干跑去欺负你了不成?

而王氏看到德妃这副模样,更是吓得要死。自此以后,就躲在自己院里,死都不肯出来一步,直到自己闺女生出来为止。

喜怒不定

德宛对王氏没了兴趣,王氏也没有胆量在康熙面前说德妃有谋害自己肚子的嫌疑,两人就这样相安无事了。

在王氏每天千方百计防止德妃害自己的同时,德宛正忙着自己的小包子们,早就把这个王氏扔到脑后了。

德宛怕热,在大夏天,她常常是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即使宫里有冰块也仍是不舒服。

这时候,正是捣蛋年纪的小十三和小十四,就常常会被有空闲的哥哥姐姐们抱去一边儿玩,不去打扰母亲。

这日,老四和老六去上书房了,其他孩子们在一群奶妈保母的包围圈里出去玩儿了,德宛就懒洋洋地瘫在美人榻上,一动不动。

可惜,平静的时间太短暂了。

“娘娘,不好了,四阿哥和九阿哥闹起来了!”外面响起了宫女急切的声音。

“什么?”德宛大惊失色。康熙最希望儿子们兄弟和睦,这一下,老四一个当哥哥的欺负了弟弟,怎么可能还讨得了好去。连忙爬起来,更衣,出门。

德宛在辇上一边想着有没有可能缓解康熙的怒气,一面疑惑着,素来懂事的儿子怎么可能犯这样的错误。

听方才小六子的话,似乎是在课间的时候,两个兄弟不知道为什么吵起来,大约是九阿哥哪里冒犯了四阿哥,又死犟着不道歉。结果,脾气实在说不上好的四阿哥一时间怒火难以控制,竟然拽住九阿哥的辫子把那根辫子齐刷刷剪了下来。

天哪,德宛简直不敢想象,这景象落在康熙眼里会怎么样,做哥哥的居然剪了弟弟的辫子,德宛完全想不出来该怎么给四阿哥脱罪。

当她到达的时候,正好看到宜妃先她一步到达。

两人先给康熙请了安,然后,宜妃看也不看德宛一眼,就打量起儿子来。

德宛也跟着看了过去。天哪,如果自己儿子不是肇事者的话,她真想大笑出声。

原本这时候清朝男子的脑袋可是连月亮头都算不上的,那辫子细细的,铜钱眼儿差不多,可以想见脑袋后面是怎么景象了。现在连那点儿小辫子都没了,脑袋后面就剩下一小撮毛,配上九阿哥胖乎乎的模样,实在引人发笑。

再看四阿哥,虽然低着头跪在那儿,可毕竟是自己儿子,他的不服气自己还不至于看不出来。

德宛犹豫一下,跟着儿子一起跪下请罪,“皇上,臣妾教子不严,请皇上责罚。”

宜妃是个炮仗性子,刚才是被自己儿子的新造型给吓傻了,这会儿看四阿哥母子都在,哪里忍得住脾气,顿时给儿子伸张起正义来。

“德妃姐姐,看在您比本宫大那么几岁的份儿上,本宫叫您一声姐姐。原本看着您是个安静淡和的性子,本宫还敬你三分,结果呢?这就是本宫处处敬着你的结果吗?德妃,四阿哥是哥哥,如果我们家九阿哥真的做错了什么,做哥哥的要说要骂,甚至是要打,本宫都没有话说,可是四阿哥这做的是什么事?本宫已经打听清楚了,就因为四阿哥的一只宠物,九阿哥就被亲哥哥剪了辫子。难道对四阿哥来说,自己的亲弟弟还不如一个玩意儿重要吗?皇上,你可得给臣妾,给九阿哥做主呀!”

德宛却愣住了,宠物?难道是鸿福?想着,她看向了四阿哥。

四阿哥看懂了德宛的眼神,点了点头。德宛见状,心里顿时松了下来,有了点儿底气。

那鸿福是谁呀?那可是太皇太后临终前还不忘交代的宝贝,自太皇太后去了以后,四阿哥简直就是把鸿福供了起来。

对四阿哥来说,鸿福是他怀念的太皇太后的纽带。对康熙来说,也是一样,康熙也常常和四阿哥一起照顾鸿福。

鸿福不只是一只狗,也不只是陪了太皇太后多年的“老伴儿”,还是“一门忠狗”呢。它的父母就曾经救过太皇太后的命,它自己在还年轻的时候也在除螯拜那会儿出过力,还从螯拜手下救出了险遭毒手的康熙,在康熙看来,鸿福还是他的救命恩狗呢。

康熙对鸿福的感情和深,据说当年为了给它找一只配得上它的母狗,康熙据说还亲自为它选秀,由康熙和两位太后把关,从品种、模样、性情等各方面入手,才从整个后宫所有的母狗之中选了三只做它的后妃,由此可见康熙对鸿福的重视程度。

“宜妃妹妹,这事儿是姐姐对不住你。你方才说事情起因是一宠物,姐姐也没想到,四阿哥竟然会为了一个宠物伤了弟弟,你看先把那个宠物找出来,看看究竟是什么玩意儿,姐姐任你泄愤,怎么样?当然,也不是一个宠物就能顶了四阿哥的错,不过咱们先看看是个什么玩意伤了他们的兄弟感情,可好?”

见德妃先摆低了姿态,宜妃也不好太咄咄逼人,就看向了康熙。

康熙这才想起自己只顾着生气了,还没有看看是哪只祸害胆敢挑拨自己儿子的兄弟情谊。康熙知道四阿哥爱狗,也给他搜罗了不少好狗,可现在,这小子也犯不着为了狗收拾自己亲弟弟呀,康熙实在是气极了,压根儿没往鸿福身上去想。

见康熙点了点头,四阿哥鼓起勇气说道:“回皇阿玛,它现在只怕不愿意见人,旁人也未必能拉得动它,还是儿臣叫它出来吧。”

康熙点了头,四阿哥这才出声唤道:“鸿福,出来!”

当四阿哥嘴里吐出“鸿福”两个字的时候,康熙已经呆了,等到他看到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的鸿福的时候,也不禁火冒三丈。

那只浑身光溜溜,被人剃光了毛的萎靡不振老狗,哪里是自己记忆中那条威风凛凛又忠心耿耿,即使年纪大了也依旧老当益壮的鸿福,这分明就是一快要死掉的可怜兮兮的乞丐狗。

康熙似乎又看见了太皇太后临终时的样子,想起了她说起“哀家的鸿福,陪了哀家那么多年,哀家放心不下”时满怀留恋的样子,想起了当年自己还小的,年幼的鸿福为了保护自己冲向螯拜,即使被打了个半死仍死死咬住螯拜,给自己换取了救命的时间的场景。

这世代忠良的狗,这救了自己的狗,这陪了皇祖母多年的狗,变成了这样。

太皇太后才走了几年呀,她心爱的狗就被人这样欺侮了。

康熙觉得自己好象看见了太皇太后失望的模样。

而这个时候,宜妃也呆了。

九阿哥还小,对太皇太后也不是特别熟悉,可宜妃不同,对鸿福她还是了解的。

完了,自己儿子可能不但要白白被欺负,指不定还要反过来被罚了。

康熙果然怒了,他指着九阿哥怒骂道:“你这个不孝的东西,你难道不知道,就是长辈房里的猫猫狗狗都是金贵的,做小辈的都要尊重吗?鸿福是太皇太后生前最心爱的伴儿,也是当年从螯拜手底下救过朕性命的,你竟然也能下这样的狠手?”

九阿哥被吓懵了,忙请罪道:“皇阿玛息怒,儿臣之前实在是不知道它是老祖宗的狗,请皇阿玛恕罪。”

他不知道?康熙更怒了。这意味着什么?要么就是他在说谎,要么就是他对太皇太后实在不孝顺,这两者不管哪一个都是足够火上浇油的了。果然,康熙的火被这一桶油浇下去,烧得更旺了。

宜妃已经软倒了。自己怎么就生了这么个笨儿子,刚才就应该什么都不解释,直接认罪的。再说,你解释了半天,说的都是什么呀。本来就做了蠢事,现在又说了傻话,这孩子怎么就没随了自己的机灵劲儿呢?

康熙看也不看九阿哥和宜妃一眼,“九阿哥胤禟,对太皇太后不敬,着禁闭十日,罚抄《孝经》和《礼记》百遍。朕希望这是最后一次看到你顽劣的模样。宜妃,以后别只忙着揽权,好好教教孩子,要不,朕就该考虑你到底适不适合为朕养育孩子了。”

这话就很重了,宜妃母子只能磕头谢恩。

至于四阿哥,自然也不能轻易过关的,毕竟九阿哥的辫子确实是他剪的。

德宛见康熙对着四阿哥时表情已经缓了下来,才开口道:“皇上,虽然四阿哥确实事出有因,但是终究是伤害了弟弟。四阿哥脾气急噪,喜怒不定,求皇上御赐‘戒急用忍’四字,让他悬挂于墙壁,不忘于心。”

康熙道:“四阿哥,虽然你事出有因,但终究失之急噪,朕之后会赐你‘戒急用忍’四字,罚你抄写一百遍,以静心凝神。你可有话说?”

“儿臣谢皇阿玛恩典。”

“德妃,四阿哥虽然脾气急了点儿,但喜怒不定还不至于,以后你要多稳稳四阿哥的性子。不然以后难免吃亏,可记得了?”

“是,臣妾记住了,皇上放心。”

终于,“喜怒不定”这四个字不会落到老四头上了,以退为进这招果然好用。

到了晚上,皇帝御笔亲书的“戒急用忍”四字条幅已经赐到了乾西五所四阿哥居住的地方。

四阿哥跪接了条幅,恭恭敬敬挂于墙壁。此后几十年,四阿哥和这个条幅一直相伴着,这条幅已经成了他书房的固定装饰品。

不久之后,可怜的鸿福就离开了人世。四阿哥和九阿哥的梁子就这样结下了,一结就是一辈子。

孩子大了

二十八年有两场选秀都得了德宛的注意。先是年初的小选,因这年有薛宝钗和贾家的迎、探两个姑娘参选,德宛自然有了些兴致。

太后见这个从来都对小选不甚在意的德妃突然一反常态,便在请安的时候问了起来。

德宛一窘,总不能说自己好奇红楼十二钗里的姑娘吧,“回太后的话,臣妾是看着小格格身边还少一个妥帖人,因这次有贾贵人的姊妹,臣妾想着贾贵人那样细心的,她的妹妹自然也差不了。”

太后点了点头,结果让德宛没料到的是,太后亲自选了贾探春,说她是个敏慧的姑娘,分到永和宫照顾噶卢岱去了。

“奴婢贾探春叩见娘娘。”

德宛看着这个刚满十三岁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