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清朝穿越之德妃 作者:背着壳的蜗牛(20)

时间:2020-10-14 15:40 标签: 自己的 看着 儿子 阿哥 康熙
的女孩子,霎时罪恶感涌了上来。这姑娘原本可以在家里做主子的,却因为她的好奇心而被困在了深宫里做奴才。罢了,以后待她好些就是了。当然,前提是她能够安分一些,最好能够跟贾元春也保持一点儿距离。 “起吧。”
的女孩子,霎时罪恶感涌了上来。这姑娘原本可以在家里做主子的,却因为她的好奇心而被困在了深宫里做奴才。罢了,以后待她好些就是了。当然,前提是她能够安分一些,最好能够跟贾元春也保持一点儿距离。

“起吧。”德宛仔细看了她的模样,确实还是长的不错的,也确实一副精明相,怪道会被称作是“玫瑰花”呢。

“小格格年纪虽小,但万事不可轻忽。香橼是小格格身边的大宫女,以后就由她带着你吧,她是个性子好的,你也要安分守己,好生学着些。”香橼是噶卢岱身边最得力的一个,处处稳妥细心,不过年纪大了,过两年就会被放出宫去,现在正好给她一个徒弟。探春看起来是个聪明伶俐的,以后说不得还能取代了香橼的地位呢。

“好了,去见小格格之前,香橼,你先带着探春去见贾贵人一面吧。她们姊妹也有些日子不见了。还是,小格格离不得你,你们在贾贵人那儿也不要呆太久了。”反正有香橼盯着,也不怕贾家这姐妹两个耍什么心眼儿。

而康熙则对大选的关注程度显然比德宛还要更高一些。

“这次选秀,倒是有几个不错的,老四也已经十二岁了,去年也已经给他指了房里人了。你是做额娘的,也要好好注意一下了。”

德宛眉头一跳,十二岁,还根本是个孩子好不好。去年虽然给他一个格格宋氏,但已经耳提面命过了,十五岁之前绝对不许胡来。要说,德宛更希望的是,这孩子在二十岁之前都不要尝试这些最好。自己可是亲娘,不带这样残害亲骨肉的。

可惜,这该死的封建制度,不只摧残妇女,连这些发育都没完全的小孩子都不放过。

“四阿哥也才十二呢,臣妾看着还是孩子呢。不若再等些年,下一次再给他好好看看就是了。”

“小?都十二了还小什么?朕十二的时候都大婚了!你呀,也不怕慈母多败儿。你总把他当小孩子看他自然总也长不大的了。小六也不小了,下一次选秀,你还要操心小六呢。”康熙觉得奇怪,人家别的额娘对这事儿都热衷得不得了,怎么德妃倒是一副死活不情愿的模样,难道是担心儿子被媳妇儿抢走了?

小六也快了?德宛还觉得小六还只是在自己怀里撒娇耍赖发脾气的小霸王呢,康熙都准备下一次就给他选媳妇了?

看着德宛一下子就委靡了,康熙想着该是一时接受不了儿子突然间变成大人了吧。便笑道:“德妃如此伤感倒是全无必要。觉得孩子年纪小的话,也可以先不给他们圆房,过些日子年纪大些了,再圆房就是了。”

德宛点点头,如此正合己意,再说就是不乐意也没奈何的,便强笑道:“臣妾也是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了。老四自幼不在臣妾身边,也就是被太皇太后抚养了以后臣妾才能常见着,现在到臣妾身边儿按规矩也是住在乾西五所,可就这样也仿佛还没几日呢,突然间就大了,该娶媳妇了,就觉得心里空荡荡的,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

“好啦,难道老四娶了媳妇儿就不是你儿子了吗?他是个孝顺的,再娶个媳妇儿,不就又多了一个孝顺你的?”康熙见她这样,开解道。

“罢了,孩子总要长大的,万没有为了做额娘一时的情绪而不娶媳妇儿的。那岂非害了孩子一生?今次就好好给他相看一个好的。”德宛叹了一声。才三十,就要娶儿媳妇了。虽然这容貌依旧,却突然间觉得自己是不是老了。

待康熙走后,德宛便差人去乾西五所叫了四阿哥来。

许是已经猜到了德宛的目的,四阿哥来的时候倒是比往日多了丝羞涩之感。

“老四呀,今日你皇阿玛来同额娘说了你的事情,只是额娘想着,这种事总也要看看你的想法的。你先告诉额娘,你想要个什么样的?是活泼些的,还是稳重些的,或是别的,总要你说出来,额娘才好帮你找不是?”

四阿哥低下头,顿了一会儿才小声说:“一切但凭额娘做主。”

德宛掩口一笑,道:“一切但凭额娘做主?那你告诉额娘,究竟是你娶媳妇儿还是额娘娶媳妇儿?这是要跟你过一辈子的人,当然得你喜欢才好。”

“额娘,什么喜不喜欢的,只要她守着规矩,为儿子管好后院,不惹是生非便是了,儿子自会好生敬着她,给她应有的体面。可若是她实在是不好了,也不过是养一个人罢了,难道儿子堂堂一个皇子还出不起这份饭钱不成?”四阿哥脸上虽然还有些红晕,但却也没有太多的重视。这封建社会的男人呀,尤其还是个皇子,也难怪会有这样的想法了。毕竟他自幼所看所听所学的皆是如此。可是作为母亲,德宛还是希望孩子能够找到一个合心意的人的。

皇族的女人呀,可真是苦命人。

虽然选秀还有几个月,但来宫里请托的人已经不少了。

“娘娘,这事儿奴才本不想烦扰娘娘的,只是,你也知道你那个二哥,自从娶了那个汪佳氏以后,家里就被闹的鸡飞狗跳。那个汪佳氏现在死了,你二哥又被逼到军营里面,轻易也回不得家。这芊芊丫头也长大了,你二哥暂时回不来,倒是全托给奴才了。虽然你二哥不是我亲生,可这芊芊却是奴才看大的,这孩子从来都是好性子的,奴才看着都心疼。今年芊芊也要参选了,奴才想着跟娘娘求个恩典。娘娘您放心,芊芊可没沾上她额娘一丁点儿的毛病,很是个端庄娴淑的孩子。”萨克达氏带着孙女儿来了。

见提到了自己,芊芊站起来,对着德宛盈盈一礼。

德宛将她拉到身边。这个芊芊确实是个美人胚子,看起来也是端雅贞静的。德宛想起她的父亲玉启也曾经带着儿时的自己一起爬树掏鸟窝,一起下水捉鱼,那样好的一个人却不得不配了那样一个妻子,便越发怜惜起她来。

“确实和她额娘很不一样。”德宛还记得,汪佳氏进门的时候她已经在宫里做宫女了。汪佳氏虽出身不错,却因为品行不好,不得不嫁给她从来都看不起的包衣人家,心里就带了气,自然不肯安分。乌雅家因为惹不起他们家,只能忍着,倒助长了她的性子。直到德宛封了妃,家里抬了旗,她才算安静了,不过也安分了没多久就病死了。玉启不愿意在家里承受众人意味不明的目光,便把一双儿女托与萨克达氏,自己跑进军营里面去了。在平定三藩之乱中立了功,得了升迁的机会,现在已经做到了五品守备。

不管怎么说,芊芊总是她的侄女儿,又是自己额涅亲自来求的,德宛便不得不打起精神为这个孩子着想一下了。

自己儿子?绝对不行!他们是表兄妹,天知道他们的孩子究竟能不能成活呢。

宗室子弟?这可不是什么好的出路。皇家的女人都不好过。

额涅真不知道在想什么,竟然这么巴望着她能得到指婚。其实落了选,然后嫁一个小户人家也能过得不错的呀。

罢了,不管怎么样,自己尽到了做姑母的心意也就是了。想想玉启对年幼时候的德宛的好,她也不忍心让芊芊过得不如意。

番外林黛玉

黛玉坐在母亲曾经的屋子里,满脸的茫然。难道自己还是不能有所改变吗?娘亲还是没了,和当年一样。

去年,她醒来发现自己回到了小时侯,那会子是怎样的欣喜若狂呀。虽然父亲的脑袋突然光了一大半,还留了一条难看的辫子,虽然这里的风俗似乎变了许多,可她认得,父亲还是她的父亲,母亲也还是她的母亲。那么,就算有了这样那样的变化又如何呢?

她不想再做那个任人欺辱的林黛玉了。

可是,她还是要到贾府去了吗?想到那个嘴上对她百般疼爱可最后却弃她不顾的外祖母,那个待她亲热却最终推她入深渊的二嫂子,那个口口声声念着她可最终另娶他人的宝玉,以及那么多的白眼儿和为难,她真的不愿意去。上辈子已经受过一次的苦,为何还要再经历一次?

“汝父年将半百,再无续室之意,且汝多病,年又极小,上无亲母教养,下无姊妹兄弟扶持,今依傍外祖母及舅氏姊妹去,正好减我顾盼之忧,何反云不往?”

黛玉看着满脸不舍的父亲,泪水漫了出来,“爹爹,女儿知道爹爹是为了女儿好,可爹爹如今身体也不好,女儿如何舍得抛下爹爹离开?再者,贾家诸人,女儿并未见过,便是亲戚,也未敢全信。倘或贾府之人欺女儿年幼孤苦,女儿又当如何?女儿虽小,也知道大家之人各各勾心斗角,爹爹如何忍心让女儿去那虎狼之地?”

林海若是有法,自然也不会舍得将女儿远送。可他毕竟年纪大了,若早早去了,女儿岂不更是可怜?又想起贾家老太太露出的结亲之意,便觉得贾家很是去得。“为父年老,将你托付与贾家,你也终身有靠,为父也能放心了。”

若是原先的黛玉,未必真能懂得父亲的话,可现在的黛玉,是那个在贾家历过一世的黛玉,其实也是十多岁的女孩儿了,如何不知道那句“终身有靠”是何意。

父亲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语来?难道是贾家的意思?可若真是这样,为何他们却偏偏弄出一个“金玉良缘”来?难道就是为了谋自己家的家财吗?黛玉不是傻子,自己家里这么多的财物最终到了哪里,她也不是没想过,可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去处,那就是贾家。想到这里,就更是心灰意冷了。

“父亲既云年老,女儿若不在父亲身边侍奉着,若有不忍言之事,却又叫女儿一个孤苦无依的孤女如何活下去?贾家究竟是怎样的人家女儿就是不知道也想得出来。只怕到时候女儿,女儿……”黛玉再也忍不住痛哭起来。

黛玉没有从父亲那里得到什么确切的答复,只能满腹心事离开。而林海却在女儿走了之后寻思开来,原本是因为黛玉年幼,不得不如此,可现在看来,黛玉却是个聪明的孩子,竟能想到这么长远的地步。贾家,他也不是不知道这样人家不好,当初若不是因为贾敏为人好,而父亲又早先和贾家有了约定,他也必不愿意去娶一个包衣做妻子的。他是一个汉人,自有汉人的傲骨,若是身体再好一点他哪里能够愿意让女儿嫁入包衣之家?

罢了,先在朝中几个清流汉臣中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家吧。

至于贾家,实在无可奈何的时候再看吧。

没多久,黛玉终究是跟了荣府下人踏上了进京之路。不过,此时她的心情已经和上一世截然不同。昨晚她曾偷听奶娘的话,似乎父亲有意在朝中择家世清白的人家……黛玉微微红了脸。

到了贾家,一切似乎都和上一世相同,却又似乎是不同的。人还是那些人,可穿着上却是和她不一样的旗装,宝玉的脑袋也一样,光光的。

现在再看宝玉,似乎就是一个长得可爱的孩子。是的,就是这样,竟没有了其他的感觉。看着他做出的事情,竟有了一丝想笑的感觉,是呀,真好笑,就是自己那个早早就夭折了的弟弟,他三岁的时候也已经有了规矩了哪里会像宝玉这般?

上辈子究竟看重他哪里呢?才学?其实并不是特别出众的。样貌?现在看起来也不过是清俊了一点罢了。温柔?他的温柔害了多少女儿家呀。那自己上辈子究竟在想什么呢?她自己也迷惑了。

算了,不想这些了,待会儿给爹爹写封信,告诉他这里的不好,尤其是这个贾宝玉,要着重说一说他的“特异”之处。爹爹呀,您的眼睛千万不要只盯着一个贾宝玉呀。

还有,以后要多写信跟爹爹说说自己的委屈,让爹爹知道贾家的不好。这次再也不能和上次一样总是报喜不报忧了,也许爹爹一担心自己,反而存了心事能努力活下来呢。

一切似乎都跟之前的事情一样,直到那一天。

“各位都有了,这两枝是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