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清朝穿越之德妃 作者:背着壳的蜗牛(22)

时间:2020-10-14 15:40 标签: 自己的 看着 儿子 阿哥 康熙
锦衣卫、东西厂之类的东西了。一个秀女平时的表现,脾气性格,为人处事,还有他的亲戚族人,竟然统统记录在案。德宛不知道别人有没有这个册子,当然她也不敢问,不过对自己可是有了大帮助了。 德宛有时候还会想,自
锦衣卫、东西厂之类的东西了。一个秀女平时的表现,脾气性格,为人处事,还有他的亲戚族人,竟然统统记录在案。德宛不知道别人有没有这个册子,当然她也不敢问,不过对自己可是有了大帮助了。

德宛有时候还会想,自己身边是不是也有这样的特务存在?康熙这样是为了敲打自己还是为了别的?

不管康熙是出于什么原因,从此以后,德宛行事、说话都注意了很多。当然就算有什么小手段也再也不敢随便使了。特务呀,太可怕了。

当然,这种能够获得特殊关注的秀女自然只有少少的几个,毕竟特务机构应该是做大事的,这种调查秀女的事情不过是特务们顺便的任务吧。

其中,最得她注意的有两个。

一个是内大臣费扬古之女乌拉那拉氏秀龄,一个是知府李文烨之女李蓝芝。

特务们对秀龄的评价是“为人温和恭敬,勤俭孝顺,朴素端庄,友爱兄弟,曾于某日如何如何……”反正就是好话一堆啦。

再看对李蓝芝的评价“貌美,恭顺,行事端正,为人简朴,具体如何如何”看起来就是一个做小妾的命,还是一个规矩老实的小妾。

而且,她们出身在本类秀女中都是中上等级的,既不显眼,又不跌份儿。

康熙对她的眼光也比较满意,说等到正式选的时候再好好看看。

初选的这一天到了,乌雅家的两个秀女芊芊和云芳就着落日余晖上了门前的小骡车。长辈们焦急的看着,暗自担心。

芊芊和云芳是自德宛以后乌雅家最出色的两个女儿,是她们精心培养出来的,将近十年的栽培,就看这几天了。

芊芊之前进过宫,见过皇帝后妃,她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再害怕了,可是,这时她仍止不住的有些颤抖。

在宫门前下了车,天已经黑了,芊芊和云芳惴惴不安地等在原地,听着太监们的要求按旗排好。

这时,一个小太监问,“有没有宫里娘娘们的亲眷?”

芊芊和云芳走出队列,承受着背后一束束炽热的目光,走进神武门,到了御花园接受阅看。

初选通过是很正常的。芊芊和云芳在经历了难言的困窘之后,心情很是低落。然而看看别人或是泛红的眼眶,或是暗地里咒骂那些傲慢无礼的老太婆,两人再想想那些验身的老嬷嬷对她们那略带谄媚的招呼,顿时发现,原来背后有人真的太方便了。

而且,她们回的也要比别人早。当夜就回到家的两人,直到次日日上三竿才爬起来。不过,当她们在下午听说其他秀女们这时才归家的时候,顿觉浑身疲惫竟都不翼而飞了。

待到复选的时候,上三旗的住在了储秀宫,芊芊和云芳跟着同一旗的进了储秀宫。宫门前站了四位宫女,芊芊认出其中那个自称翠蕊的正是那日到永和宫时恰见过的,那翠蕊姑姑也微不可察地冲芊芊点了点头。芊芊想,这翠蕊想来应该是永和宫的人了,便略略放了一点儿心。

幸亏姐妹两个分在了一间屋子,两人收拾好了东西,这才相对松了口气。

坐了一会儿,翠蕊又专门过来一趟,说是德妃娘娘传的话,别太相信别人,一定要小心谨慎,把自己的东西看好了,千万别被人做了手脚,别人递给你的东西也别吃别用,吃的水也不要用宫女们去打,最好自己提回来,虽然麻烦,但却更安全。平日里要谨言慎行,不可多说一句,多行一步,万不可张扬,凡事务必谨记端庄平和稳重大方,必要时候,宁肯忍一忍也不要和人起争执,所有秀女的一言一行都有人盯着呢。

这话一说,刚刚才安了些心的两人又把心高高挂了起来。看来只要一日还在宫里就一日不可松懈,万一真的出事了,德妃娘娘这远水也未必解得了近火。

此后,除了宫中分下的饭食,其余物事两人都亲自打来,从不假他人之手。平日也不和别人多言语,有话也只两人时候悄悄说。只隐约听说有人突然病了伤了的,心里怀疑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之后行事更加小心,轻易不肯得罪人,也不肯跟人亲近,只一副温润又疏离模样。便有人传出话来,说乌雅家的两个秀女很有些德妃娘娘的品格。

她们的复选是在体元殿进行的。她们等了不久,荣妃就到了,荣妃前脚到,后脚德妃、宜妃、惠妃和贵妃也顺次到了。

秀女们很是好奇,有的忍不住偷眼向上看去。只见眼前一片光耀,众妃们打扮如神仙一般,让秀女们眼睛都险些晃花了。再一看,个个面上严肃,一股庄严肃穆之气扑面尔来,倒把她们吓得忙垂下头,再不敢动弹。

复试不过是考考才艺,芊芊做了针线,云芳弹了古琴,因都是自小特意训练出的琴棋书画女红中馈皆上等的,自然也让众妃看着满意了,就都留下了。

德宛倒是看得有趣。这些秀女中,有些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紧张,却是出了好些的笑话。德宛纵然是最端得住的,也有几次险些笑出生声来。比如宜妃,素来是想说就说想笑就笑的,倒是笑了不少次。

晚上,康熙来德宛这里,闲谈中问起选秀的情况,德宛笑着说:“臣妾看呀,今日阅看一过,只怕明天宜妃就要让皇上认不出来了。”

“哦?”康熙挑挑眉,“怎么回事,难道有秀女居然敢冲撞宜妃?怕不能吧。”

“臣妾看呀,那些小姑娘们该是怕臣妾们看得累了,特意孝敬给臣妾们几个笑话以博臣妾们一笑呢。俗话说,‘笑一笑,十年少’,宜妃今日笑得最多,明日不知道能少个几岁呢,万一小太多了,皇上可不是要认不出来了吗?不过呀,平日里虽不是没见过宜妹妹笑,却不知道怎么的,今日见宜妹妹笑了才知道什么叫做灿若春花了,今天这些孩子们能博宜妃一笑,也是她们的功劳了。”

“是呀,这些日子,为了十一阿哥,宜妃确实是憔悴了不少。”想起最近常常生病的十一阿哥,康熙的心情也不免有些黯然。

“十一阿哥福大命大,一定会没事的。而且又有皇上这么关心他,他这么孝顺的孩子,定然不会舍得让皇上失望的。只是臣妾想着,宜妃妹妹最近心力交悴,皇上还是多去看看她的好。”

“德妃,你可真不愧朕亲封的德之一字,真是大度贤惠哪。”康熙虽然笑着,看起来很温柔,可德宛却突然觉得有些阴冷。

“哪里关贤惠的事了,臣妾不过是将心比心罢了。当初六阿哥病歪歪的时候,臣妾真是害怕极了,每天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就是确定他还活着。尤其是二十四年五月的时候,本来看着已经好多了的他突然间昏昏沉沉,多少次太医都说他可能会扛不过去了,那整整一个月,臣妾都不敢离开他,生怕一个转身,孩子就真的离我而去了。可能是臣妾的祈求打动了上天,臣妾的六阿哥才真的回到臣妾身边了。想想现在他那一副霸道脾气有时候即使觉得不妥想让他改掉,可一想到他是臣妾失而复得的宝贝,就忍不住继续去宠着他,硬是宠成现在这副让人头疼不已的性子。”想到当初的几近绝望,德宛眼中还是难以抑制地湿润了起来。

“是呀,还有当年四阿哥八岁时候得了痢疾,朕还记得你和太皇太后急成什么样子,做父母的,哪能不时刻挂念着自己孩子的。”看着德宛,想起当初为了六阿哥和四阿哥的病,偏偏两个都病在了同一年,一个在五月,一个就在六月初,直把他们这些做长辈的狠狠折腾了一场。再想起十一阿哥,康熙就觉得心里怜惜起来了。印象中这孩子身体一直都不是很健康,不过六阿哥能好好长大,十一阿哥一定也可以的。

德宛也记得,康熙二十四年,康熙出巡塞外。初八日,他接到奏报,得知八岁的胤禛染患痢疾,决定立即回銮。他昼夜兼程,初九日上午赶回京师,亲自安排对四阿哥的治疗事宜,并且一直在身边安慰太皇太后和她,直到十六日,胤禛的病已经痊愈,他才再次出巡。这也让德宛知道了康熙对自己的孩子是多么疼爱。那次因为之前担忧照料六阿哥,身体一直虚弱,六阿哥身体痊愈了没两天,四阿哥又病了好些天。这两个月,为了这两个孩子,德宛几乎没有哪一个晚上能安心休息,恨不能时时刻刻贴在孩子床边儿上,结果,四阿哥痊愈之后,她自己倒是结结实实大病一场,让那两个不省心的孩子很是愧疚了一场。

秀女

最后,这天晚上,康熙还是去了宜妃的钟粹宫里安慰宜妃去了。毕竟生病的是自己的儿子,忧心忡忡的是自己喜欢的小老婆,不过去看看确实有点儿悬心。

德宛不知道康熙是怎么安抚这么些日子都难见笑颜的宜妃的,反正她是好好的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神采奕奕去看儿媳妇了。而且,第二天看到宜妃的精神也好了许多,面色红润,笑声也多了不少。

昨天阅看正黄旗的秀女的时候,是有看到乌拉那拉氏的,相貌虽然不甚出众,但看起来也是端雅大气的好姑娘,声音清亮,字体庄重,举止也沉稳规矩得很,怎么看都觉得很适合给老四压压性子。老四的性子实在是有些急躁,况且这一世康熙又没有压着他,只靠那四字条幅不知道能不能让他稳重一些。

今日又看到了李氏。李氏是汉军镶白旗的,容貌确实娇俏,一出场就把周边的秀女都比了下去,就连有些妃子都皱起了眉毛,眼带防备。李氏声音柔和,面上带着恭敬和谦卑的笑容,做的针线也很是出色,针脚细密、颜色鲜亮、图案喜庆又不出格,很得了德宛的好感。不过,德宛记得康熙给她的资料里写着,李氏最擅长的是弹琴唱歌,据说歌声婉转,琴声悦耳,每当她在家里弹琴的时候,下人们都会停下手中的活,在一旁听呆了(不知道这些下人们是不是在拍马屁)。但是,今天她舍弃了自己最拿手的才艺转而显示自己的女红,看来她倒也是个聪明的姑娘。

说实在话,虽然德宛觉得乌拉那拉氏沉稳的性情更适合做嫡福晋,但她却更喜欢李氏一些,看着这个娇娇嫩嫩的漂亮小姑娘,让她的心情很好。

选秀到最后,留了牌子的不过几十人,其中还有几个年纪尚幼,今年刚满十三的,便被先行送回家,待下一次再行阅看。

德宛明里暗里也派了些人监督着自己看中的几名秀女,决意从中选出最好的给自己儿子。四阿哥见自己额娘对自己亲事这么兴致勃勃,虽然一开始还有些羞涩,但也禁不住每次自己请安时都要被拉着念叨一顿,直把他说得浑身发冷,脑袋发晕,耳朵发疼,眼睛发直,舌根发颤,手脚发软,以致最后到了见了永和宫的人都想绕道走的地步。结果这段时间他只得每天五更(三点到五点,那时德宛一般还没起身)的时候去永和宫给自己额娘请早安,以求个互不碰面,免得再被抓住念叨到头昏脑胀想夺路而逃。

德宛被四阿哥瞬间变身“报晓金鸡”的行径气个倒仰,这死孩子,这招可真够绝的,自己就是想抓着他念叨都不能够了。不就是嫌自个儿妈罗嗦了吗,老人不还有句话叫“儿不嫌母丑”吗,你倒有胆子先嫌我了!你以为躲得了初一还能躲得掉十五,我让你跟我捉迷藏,我不呕死你我就不是你亲妈!(你本来就不是人亲妈,人亲妈早死了多少年了,连身子都让给你了。)

于是,四阿哥这天按例起得早早来到永和宫请安,还等着像往常那样等着守门的说一声“娘娘还没起呢”就转身去上书房读书去。

这次,守门太监郭英却笑着说:“四爷,娘娘就在里面等着您哪。”说实在话,郭英这次是真的很兴奋了,连声音都不自觉的高了八度。

四阿哥还照往日那般,装模作样的带着一副不胜遗憾的表情说道“既然这样,爷就不打扰额娘休息了,你跟额娘说一声……”话没说完,四阿哥先愣上了,“郭英,你刚刚说啥?”他耳朵是不是出了毛病?刚才肯定是他听错了,额娘肯定还没起身呢,肯定是听错了!

郭英憋着笑,硬摆出严肃模样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