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清朝穿越之德妃 作者:背着壳的蜗牛(28)

时间:2020-10-14 15:40 标签: 自己的 看着 儿子 阿哥 康熙
得看看他是不是被什么纨绔子弟给拐带坏了。 爱情与友情 几天后,博启被召进宫。才刚进殿,一摞诗稿就劈头盖脸砸了下来。 “那个姓林的就是你性情大变的原因?”查了半天,康熙才知道原来这个小子竟然是儿女情长,英
得看看他是不是被什么纨绔子弟给拐带坏了。

爱情与友情

几天后,博启被召进宫。才刚进殿,一摞诗稿就劈头盖脸砸了下来。

“那个姓林的就是你性情大变的原因?”查了半天,康熙才知道原来这个小子竟然是儿女情长,英雄气短了,看上的还是有主儿的,像话吗?

“皇上……”博启跪在地上,脸色大变。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他可是觊觎朋友之未婚妻了。若是没有人发现也就罢了,可现在不但被发现了,还是被皇帝发现了,博启心里开始打鼓了。

“你喜欢她?”

博启低下头,默不作声。

“朕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去战场上立功回来,朕可以把她赐给你。”

博启倏地抬起头,眼睛亮晶晶的。

“可是,可是,皇上,林姑娘她,是个汉人。”博启脸色又暗了下来,并不相信康熙肯因为区区一个自己而把林姑娘抬旗。

“哼,满汉不通婚,你的嫡妻朕自然会挑个好的。”

博启脸色彻底惨白,皇上的意思是,林姑娘做自己的妾?这怎么可以!

想起那日在庙里,无意中闯入的院落,那一个葬花的身影。自那以后,博启心里就植入了那个身影,醒时念着,睡时也要在梦中看一眼。吃饭时想着她,写字时想着她,对月时想着她,赏花时也想着她。明知道身份不同,这段痴情定然不可能花好月圆,然而心里却总是不停地想东想西,总想找机会再见她一面。

想方设法查出了她的身份,才知道她竟然已经定婚了,对方正是礼部尚书张英嫡出第三子张廷璐。

手下去查探的人说,她是都转盐运使司运使林海的女儿,因没了母亲才被接到外祖母身边代母尽孝,据说她的外祖母本是想要把她嫁给贾宝玉的,怎奈那宝玉母亲王夫人更看好自己姐姐的女儿薛姑娘,林海对林贾两家亲上加亲也没多大兴趣。而且,两家毕竟身份不同,贾家是包衣,林家却是汉人,才只得罢了。

虽然这林姑娘已是定了婚的,可心里的不甘还是促使他找上了她的未婚夫。以各种方式的巧遇让他相信他们之间有“缘分”,再处处迎合其爱好,使之引以为知己。如此这般努力了数月,才成为密友。

后来在张家,无意中见到了一叠诗稿,皆是女子笔迹,心中就钦佩不已。张廷璐见他喜爱这些诗词,恐他说出去,才告诉他此乃未婚妻林氏所作,求他不要流出去。

此时,博启心中一面羡慕林氏的才学,一面又难免空落落的。

便几度强笑着打趣张廷璐,见他虽然尴尬,但眼中含情,面上也腾起红云,说起林氏来,连语气都柔软上几分,便知道这张廷璐对这个未婚妻心里也是极喜爱的。

此后,博启便新添了一段心事。对林氏,总是放不下牵挂,可想到好友,心中又惭愧不已。人家以诚心待他,他却觊觎着人家的未婚妻,便愈发瞧不起自己了,觉得自己真是面目可憎,禽兽不如。

看着张廷璐因为婚期一日日的接近而气色越发好了起来,时不时的走神,眼中满满的期盼,脸上不时拂过的红云,都让博启几次难以抑制地在心底生出了恶意,暗暗希望两人之间的婚约突然出了什么岔子。事后又自责不已。

然而此时,在他心已灰了大半,心魂俱碎之时,康熙又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希望。

博启的心已经难以自持了。一时间因为有了希望而欢欣雀跃不已,一时间又不忍那样难得的女子只能为妾,一时间想着只要自己以后好生护她爱她就是,一时间又添了“近乡情怯”之感,一时间又生恐林姑娘因他横刀夺人之妻而看薄了他,真真是左思也不对,右想也不妥,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配不上那人,又觉得自己怎么做都心里难受。

看着殿上的康熙,博启感念他对自己的好,觉得自己自暴自弃很是对不住康熙。然而若是自己做那等小人,难道又对得起他这么些年对自己的栽培吗?

不觉间又想起张廷璐那张温和的面孔,爽朗的笑容,信赖的话语,他曾说过“我和你是好兄弟,便是一辈子的好兄弟。”

他茫然了,不知该如何自处。

“罢了,朕给你三日的时间,你好好想想,三日后告诉朕你的决定。”许是知道他的矛盾,康熙还是没有再逼着他,而是给了他一个缓冲的时间。

“奴才谢皇上。”博启起身,失魂落魄地走了出去。

“你怎么了?这么神魂不定的?”第二日,张廷璐来找他时,见他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真是大吃一惊。

“没什么,只是碰到了难以决断之事。”博启甚至不敢看他,他觉得现在的自己根本不配和他成为朋友。

“什么事,若是可以说的话,不如说出来兄弟帮你出出主意?三个臭皮匠还能顶一个诸葛亮呢!”

博启苦笑,只怕我真的说出来,这兄弟就做不成了呢。“没什么,只是不知道该不该去军营里面,我真的下不了决心。”

“什么?”张廷璐大吃一惊,“你才十五吧,怎么也要再等几年,成了家立了业再说吧。”

看着博启一副苦瓜脸,心道可能他有什么难言之隐吧。张廷璐最终还是一巴掌拍到他背上,“兄弟,你放心,你做啥决定我都支持你!”

“你的婚事,我……”博启还是不大说得出口。

“得了,我知道。要是当了兵,哪能那么方便,就算你不能来喝兄弟的喜酒我也不会怪你的,谁让咱们是好兄弟呢,你说是吧?”张廷璐笑着安慰他,更让博启不知如何是好了。

“是呀,咱们是好兄弟。”博启顿了顿,“不论发生什么,咱们都是好兄弟,对不对?”

“那是当然,咱们是一辈子的好兄弟!”

“对!一辈子的好兄弟,不论发生什么,咱们都是一辈子的好兄弟!”

而德宛这时候才知道博启居然喜欢上了林黛玉,顿时觉得真是天雷滚滚呀。

“无妨,朕看他是跟着京里这些纨绔们学坏了,也不看看自己才多大,就整日里学着风花雪月的,不求上进!等把他往军营里扔个几年,你看他回来以后还这么儿女情长不?只怕那什么林姑娘花姑娘的都忘到脑后了。”康熙到现在还是觉得不满。

德宛无语。康老大呀,你不要以己度人好不?你自己无情就罢了,不要把别人都想得跟你一样。我们家博启这可是初恋呀,虽然初恋多以失败告终,可最最难以忘怀的不就是初恋吗?再说,我们博启眼光不错呢,看上的那可是大名鼎鼎的林黛玉呢!只可惜林黛玉是汉人,不然配给我们博启也挺好的。想当年德宛可是最喜欢林了,但凡是能在网上搜到的陈晓旭版的林黛玉剧照都收集起来了,没事就看看偷着乐。这会子倒是起了心思想要瞧瞧林黛玉是不是真的那么美。

“臣妾倒是想瞧瞧那个林氏是怎生模样。”

“哼!有什么好看的?”康熙倒是对林黛玉一点儿好奇心都没有。也难怪,康熙毕竟对林黛玉在后世的知名度一点儿都不知道嘛。

德宛只能哀怨了。林妹妹见不到,自己的宝贝弟弟又要被扔军营里去当大头兵去了。不过想想博启若不是因为林妹妹,也不会小小年纪就远离父母到那样艰苦的地方去,顿时心里又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了。

然而,心情低落的人可不只博启一个。

德宛发现最近十三阿哥对自己的态度变了很多。不再像以前那样喜欢粘在自己身边,每当其他孩子们围在自己身边嬉闹的时候,他都安安静静的,让德宛觉得很是奇怪。

原本德宛还担心十三阿哥是不是被人欺负了,可十三阿哥说没有,整天和他混在一处的十四阿哥却告诉德宛说最近十三阿哥跟自己不向从前那样亲密了,所以他的事情十四阿哥现在也不大清楚了。

德宛愣了,这孩子是怎么了?难道叛逆期到了?可,他才多点儿大呀,难道叛逆期提前了?

德宛还没找到原因的时候,十三阿哥又经历了一次打击,精神便更萎靡了。

“你说什么?十三阿哥被皇上训斥了?”听到这话,连德宛都不敢相信了。十三阿哥聪明乖巧,康熙素来疼得紧,怎么突然间就训斥上了?

“回娘娘的话,今日皇上去检查皇子们的窗课,十三爷没背下书来,皇上提问十三爷的问题也没答好,皇上就训斥了十三爷。”

十三阿哥功课没通过康熙的检查?这可不像他的一贯作风。可联想到最近他的精神状态,德宛只能叹了一口气。看来若是不能搞清楚他究竟是怎么回事的话,以后这样的事情还是会时常发生的。

叫来十三阿哥身边的奴才们,问了一通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德宛都快要泄气的时候,一个小太监突然想起了什么。

“回娘娘,奴才记起来了,似乎几天前,九爷跟十三爷见了一面以后,十三爷就变得很是奇怪了,不爱说话,也少见笑脸了。”

难道是九阿哥欺负十三阿哥了?“还不快把那天的事儿细细说一遍!”

“那天十三爷嫌身后跟了一群人实在累赘得很,就把奴才们甩开了。等奴才好容易找着十三爷的时候,爷一个人站在花园子里,表情很奇怪,可奴才瞧着不远处走过去的人像是九爷,还以为是九爷欺负了十三爷,可十三爷却啥都没说。后来,十三爷就不对劲儿了。”

九阿哥跟他说了什么吗?能让十三阿哥变成这样,甚至对自己也……

德宛突然顿住了,难道是这样?

决定

三日后。

“皇上,奴才愿意去边疆为大清守边,”博启在殿下磕头,“可是,林姑娘,奴才不能要。”

“?你不满意朕的决定?”

“不,奴才很感激皇上您对奴才的厚爱。可是,林姑娘已经是奴才好朋友的未婚妻了,奴才不能做这等夺友所爱之事。只要……只要她活的好好的,奴才就,心满意足了。”博启跪在那里,只觉得浑身冰凉,难以自抑的颤抖起来。“奴才会为皇上戍守边疆,做大清的巴图鲁,等奴才回来,会给皇上看到一个全新的博启,一个让您骄傲的博启,一个不枉费您教导的博启!”

看着下面的博启,康熙笑了,这才是那个他喜欢的孩子。

“你这孩子,”德宛看着眼前犹带着稚气的博启,“怎么这么死心眼儿,你才十五岁呀!”眼泪止不住倏倏落下。

因为博启马上就要离开了,康熙允许已经不再是孩子的他来跟德宛道别。

“姐姐,我会回来的,一定会的,你放心。等我回来以后,就会忘记这段感情的。我只求姐姐别怪林姑娘,我只是无意中见了她一面。她并不知道我,我的感情她也完全不知道。求求你,别迁怒她好不好。等我回来以后,就会变成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

“那个林姑娘,可就是那个贾家外甥女,贾贵人的表妹,林海的女儿?”

“是,正在那个林姑娘。”

德宛看着弟弟,想起那个前世曾极度喜爱的林妹妹来。她从没想过,现在会面临这样的情形,自己的弟弟被她连累到这样地步,她已经不知道自己真的能不能继续去喜爱她了,虽然她确实很美很好,可,她不忍责怪自己已经如此悲伤难过的弟弟,只能忍住不去怪她了。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