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清朝穿越之德妃 作者:背着壳的蜗牛(29)

时间:2020-10-14 15:40 标签: 自己的 看着 儿子 阿哥 康熙
“你真的确定,不会后悔吗?”德宛定定望着他。 “是,我不会后悔。喜欢不代表就要占有,我只要看着她过得好就好了。那人对她很是深情,人品也正直无私,又才华横溢,我相信他一定会对她好的,这点我可以放心。而我
“你真的确定,不会后悔吗?”德宛定定望着他。

“是,我不会后悔。喜欢不代表就要占有,我只要看着她过得好就好了。那人对她很是深情,人品也正直无私,又才华横溢,我相信他一定会对她好的,这点我可以放心。而我,只是去磨练自己一番,等我回来的时候,姐姐就会发现,原来您的弟弟是这么出色的男子汉,您不必担心我,我一定会平安的。”

两个月后,博启准备离开家的时候,张家兄弟们来了。

“博启,我爹叫我给你带句话,有志不在年高,虽然你才十五岁,可是他相信你会成为第二个冠军侯的。”

“张大哥,我才不做冠军侯呢,我会做独一无二的博启!”博启努力做出一副骄傲的模样来。

“就是,我们博启哥哥文武双全,哪需要跟别人比?”张廷瑑满脸的羡慕,他也好想去战场建功立业呀。

“好啦,等我回来,一定给你好好讲讲战场上的事情。”博启拍拍张廷瑑的肩膀。

“廷璐哥,几个月以后,你就要成亲了吧。做了别人的夫君,就一定要担负起责任来,一定要好好待嫂夫人。”强压下心头的苦涩,博启直直望进张廷璐的眼中,神色严肃。

“你怎么了?怎么突然间……”对博启突然的变化,张廷璐有些诧异。

“没什么,”博启低下头,“我已经十五了,等几年以后,只怕连廷瑑都已经儿女双全了,我还是孤身一人呢。”说到最后,语气已经有些萧索了,“廷璐哥,嫂夫人才华横溢,怕是再难找到这样的女子来配你了,所以,你们一定会幸福的对吧?小弟不能喝哥哥的喜酒了,就只有在这里预祝哥哥和嫂子鹣鲽情深,白头偕老。”

“好了,你放心,我和你嫂子一定会幸福的。”顿了顿,张廷璐又笑了开来,“好啦,不说这些了,再说下去,我们博启只怕要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了。现在喝不着哥哥的喜酒没关系,等回来以后,哥哥和廷瑑的孩子都得给你敬酒了,到时候,你这个做叔父的可不能小气了!”

“那是,你放心,只要你们的孩子肯给我敬酒,我绝对小气不了!”

大笑过后,博启踏上了征途,心中豪情万丈!

德宛没有太多的时间为博启担忧,因为她还要操心选秀之事和十三阿哥的心事。

德宛很郁闷。明明记得才选了没多久,怎么又开始选秀了?

这次选秀任务不轻,太子已经二十一岁了,侧室不少,可嫡妻还没有着落呢,另外五阿哥、七阿哥和八阿哥也应该栓婚了。尤其是五阿哥和七阿哥,六阿哥还比五阿哥小一岁呢,跟七阿哥也是同一年出生的,可人家六阿哥嫡子都有了,这两个身边儿连个人都还没有呢。七阿哥腿脚因为那次的意外有了问题,因而脾气有些怪异暴躁,心思也较旁的兄弟更为敏感,万一这次又不能得了好的福晋,心里多想了,怕也是个难办的事情。

至于京城里宗室子弟,等着皇帝指婚的大小伙子也有二十来个,各府福晋最近为了儿子的婚姻大事,进宫跑得腿都细了。

德宛却懒得管旁人怎么想怎么做。反正今年她没有哪个需要娶老婆的儿子,娘家也没有传话求她帮忙指婚,也就清闲了下来。正好解决十三阿哥的问题。

“胤祥,额娘今儿想跟你谈一谈。你最近似乎很不对劲儿,神思不属的,功课眼看着也落下了,这样下去可怎么办?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咱们母子两个,你有什么事情也不必藏着掖着,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额娘,儿子真的没事儿,累额娘为儿子忧心,儿子心里甚是不安。”十三阿哥规规矩矩回道。

德宛愣了,以前他虽然也守规矩,却不曾对自己这般疏远过。难道九阿哥真的对他说了他生母的事情?

十三阿哥的出身并不是什么秘密,德宛也几次想过要不要跟他说,毕竟她也担心以后若是有人在他耳边说些挑拨的话,倒还不如自己先把话说清楚了。可是每次话到嘴边,却不知该如何开口,便只得一次次想着他还小,就这样拖下来了。看来,现在是一定要说出来了,否则只怕十三阿哥的心结再难解开了。

“胤祥呀,你知道你最近这个样子,额娘有多担心吗?你再这样下去,不只是额娘,就是死了的人也……”果然,德宛发现在自己口中吐出“死了的人”的时候,十三阿哥的神色变了一瞬,却仍是一语不发。

“胤祥,你也大了,额娘也不好逼你。晴雯,带十三阿哥去后殿,让他一个人呆着,好好想想。”后殿就是章佳氏当初住的地方。现在那里还有一个陈嬷嬷,是当初伺候章佳氏的心腹嬷嬷,如今也时常在那里为章佳氏和十三阿哥念经。

陈嬷嬷和十三阿哥说了什么,谁都不知道。不过德宛只要知道十三阿哥自那之后性子又明朗了起来,对自己也重新亲近起来就够了。

康熙这几日也很欢喜。他的养女,和硕纯禧公主兰馨终于生下了一子。兰馨二十九年嫁给了蒙古科尔沁部台吉班第,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好消息。现在得知兰馨生下了一个儿子,康熙自然不免得意了起来,有一个与大清有血缘关系的继任者也是一件好事。由此也不由得想起了荣妃所出的二公主和硕荣宪公主,她在三十年六月嫁给漠南蒙古巴林部博尔济吉特氏乌尔衮,至今也没有子女,虽然荣宪过的很好,和额驸关系也不错,但康熙仍然很有些烦躁。同样没有子女的还有布贵人所出的三公主和硕端静公主,她是三十一年十月嫁给喀喇沁部蒙古杜棱郡王次子乌梁罕氏噶尔臧的。没有大清血统的继承人,只嫁个公主过去能有多少作用?然而虽然他是皇帝,却也不是什么都管得了的,比如这生不生孩子的事情他就管不了。

此时德宛的三个女儿中,哈宜呼已经十四岁了,萨伊堪也十三了,这两人一个有太皇太后的余荫,一个有皇太后的爱护,德宛并不担心她们会嫁得过远。而她最担心的是自小就在她身边长大的小女儿噶卢岱,噶卢岱也有十岁了,年纪虽小,却很聪明,这从她那双眼睛就可以看出来,有时候她也会说一些自己对某件事情的看法,也确实有可取之处,而这也是她最为担心的一点。因为康熙似乎也已经发现了这个素来安静的女儿聪明灵慧的一面,并且有意无意的在培养她的能力,这让德宛的神经很是敏感,生怕这是康熙想要把她嫁往蒙古的征兆。

当然,德宛的神经被深深刺激到的是噶卢岱对蒙语和骑射,甚至是政治等都非常感兴趣,成绩也非常漂亮,康熙时常夸她很多方面胜似男儿,有时也会惋惜她居然生作了女儿身,实在是可惜极了。然而德宛却认为这是康熙父女两个达成的协议,虽然她怎么也不能从小丫头的嘴里套出话来。

德宛也知道,两个年长的女儿依靠着两位太后,留在京中还能说得过去,若是小女儿也留京,那些远嫁的公主和后宫的嫔妃们只怕都要说闲话了,这个女儿其实是不可能留住的。于是,在努力无效后,她只能加倍疼爱她,为她多准备嫁妆,甚至允许小丫头常常跟着哥哥们到宫外看看,以期在她心里能留下尽可能多的关于童年的美好回忆。

而噶卢岱这一次也很充分的利用了德宛对她的疼爱。

“额娘,我想去看看选秀好玩不?”听说这次参选的就有李尔佳家的艾欣,她哪里能按捺得住。

“那有什么好玩的?”德宛可不认为那是什么有趣儿的事儿。真是个臭丫头,给自己皇阿玛选小老婆的事情都这么积极。

“可我想去看看嘛,试试做秀女是什么滋味。”之前只是听探春说过,可她那是小选,跟这一点儿都不一样。

“胡闹!这种事情是顽的吗?而且你才多大,人家一眼就知道你年龄不够。”选秀可是大事,哪里容得她这样任性。

“可人家在宫里很闷啊,能陪我玩的人又不多,好容易外面来了好多年纪差不多的,人家……”故意留下话尾不说,只是垂头委屈起来。

“不行。”德宛语气很坚决。

“要不,让姐姐去总行吧?姐姐今年岁数可是够了的。”大眼睛水水的,似乎马上就要泛滥了。

不过关系到这种事情,德宛最终还是顶住了她的泪眼攻势,只退了一小步,让她见见那些经历过选秀的表姐妹们。

选秀

石答应有孕了。一个没多少宠爱的答应有了身孕并不能给高位的妃嫔太多的感想,但是跟她品级差不多的却不是这么平静了,比如说秀答应。

石答应就是原先佟佳氏提拔上来的小佩,而秀答应则是彩霞。在佟佳氏去后,康熙就封了她们做了答应。

秀答应比石答应长得好,原先在主子那里也比她身份高,现在圣宠也要隆那么一点,可是偏偏就是石答应先她有了身孕,她怎么可能服气。石答应却很是惊喜,毕竟她已经是三十出头的人了,只怕这已经是她最后的一次机会了。

不过,这点小小的涟漪对德宛并没有太多的触动,作为协理宫务的妃子,她必须对选秀投注一定的关注。

当然,现在最忙的还是家中有应选秀女的人家。比如李尔佳府。

初选已经结束。回到府里,纳喇氏问起女儿感觉如何,艾欣倒是很自信:“我是一定通过了。”

果然,次日,复选名单出来,艾欣果然通过了初选。

艾欣还在犹豫自己在复选中究竟该如何表现,对五阿哥的心意她很清楚,也很感激,可对于五阿哥她实在没有什么爱情。而且想到宫里的情形,艾欣抖了抖,她进宫的时候常看到死人的情形,死的有奴才也有主子,每当她胆战心惊、无法置信的时候,身边每一个人都表现的似乎这很正常,没什么大不了的。天杀的,这死的是人,不是只蚂蚁,艾欣觉得她快要窒息了。然而,想到宫里的主子们都已经很自然的把自己和五阿哥看作了一对,要是自己做出什么伤害了五阿哥的感情,那自己会不会也被……喀嚓了?已经见识到皇宫的残酷的艾欣现在对清穿文中永远有人出来营救女主的情节早就绝望了。她曾亲眼见过一个贵族千金突然间病逝世,起因也不过是因为后宫争宠,而那位千金也不过是不小心被利用了而已,那一家人最终也被革职的革职,降爵的降爵,猛然间就从上层权贵变成了普通小官员。那一次是一场绝对直接的震撼,现实毕竟不是小说,她也不想把自己的命运叫给别人来掌控。所以,她想搏一次,她想做未来夺嫡成功者身边的女人,未来的后妃,甚至是更以后的太后。她要掌握自己的命运,而不是做一粒小小的棋子被人玩弄于掌心。可最终胜利者究竟会是哪一个呢?真是个令人头痛的问题。

要不,就搏一次吧,若是自己真的和五阿哥有缘,就接受命运吧,至少那还是一个王爷,也是个最终得了善了的,日子也会好过。若是老天都帮自己,说他们之间无缘,那也怪不得自己了,只能说,这是天意。

而乌雅家,哈宜呼派出来的人也在叮咛着即将参选的荪扎奇,“荪扎奇姑娘,小主子交代您想要落选的心愿已经都跟娘娘说了,你放心,娘娘已经答应了会让你落选的。不过,主子交代你的事情你可千万别忘了。”

一旁坐着的荪扎奇很是轻松,“还请格格放心,奴婢自然不会辜负了格格的信任的。”

到了复选的时候,荪扎奇所在的正黄旗住到了储秀宫,也许是有人打了招呼,她和艾欣住到了同一间屋子里。

哈宜乎她们几个对对这场选秀倒是真的很好奇,特地派了探春去储秀宫去做探子。

德宛有的时候闲下来了,也会陪着女儿听听探春的回报,这家的秀女如何漂亮,那家的秀女怎样娇气,有时倒还是有些趣味的。

“你是说,那个李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