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清朝穿越之德妃 作者:背着壳的蜗牛(3)

时间:2020-10-14 15:40 标签: 自己的 看着 儿子 阿哥 康熙
女儿 康熙二十一年六月初一,永和宫再次响起了婴啼声,德宛有了她的第一个女儿哈宜呼。 哈宜呼身体很好,是个结实的小家伙,不过德宛仍不敢掉以轻心,如果孩子能活过一岁仍然健康她才能放心。哈宜呼长得很是可爱,只
女儿

康熙二十一年六月初一,永和宫再次响起了婴啼声,德宛有了她的第一个女儿哈宜呼。

哈宜呼身体很好,是个结实的小家伙,不过德宛仍不敢掉以轻心,如果孩子能活过一岁仍然健康她才能放心。哈宜呼长得很是可爱,只是瞧着她的脸,德宛开始嘀咕了,四阿哥胤禛长得七分像自己三分像康熙,六阿哥胤祚七分像康熙三分像自己,可这丫头怎么既不像自己也不像康熙呢?憋了一年,最后还是跟康熙抱怨了出来。

抓周宴上,康熙抱着小女儿,看了半天,脸色有点儿奇怪。

太皇太后见状问道:“皇帝,可是有什么事情?”

康熙边把孩子递给太皇太后边说:“德妃曾抱怨说哈宜呼长的既不像父也不像母,可孙儿瞧这孩子却似乎有些眼熟,只是想不起来了。”

太皇太后听了,把孩子接过来看。虽然哈宜呼已经一周岁了,可太皇太后硬是还没有细看过她,这一瞧,却是怔住了。

皇太后看她不对,刚想说什么,在看到哈宜呼的脸的时候,也定住了。

太皇太后抱着哈宜呼险些掉下泪来,康熙一惊,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却被太皇太后止住了,缓了缓情绪,安抚道:“没什么,哀家只是想起了你雍穆姑姑。”

康熙再一想,可不就是,哈宜呼长得像极了太皇太后的长女固伦雍穆公主雅图。雅图是她的第一个孩子,在康熙六年不幸中年丧夫,晚年生活忧戚,儿子又为人暴虐,雅图只能与外祖父母相依为命,最后相传于康熙十七年在外祖父母忠亲王及其贤妃墓前痛哭致死。这个抑郁而终的女儿是太皇太后心中解不开的结,雅图去世的消息传来,太皇太后当即泪流不止,悲痛欲绝。

结果哈宜呼的抓周礼就因为太皇太后的心情低落而草草收场。

结果,事儿还不算完,第二天,太皇太后就说昨晚梦见了她可怜的女儿雅图,并且认定了哈宜呼就是雅图的转世,结果哈宜呼刚满周岁就不得不离开母亲被抱进了慈宁宫。

德宛眼睁睁看着女儿被抱走,眼睛酸酸胀胀的,还得装出一副没事人的模样谢恩。不过令她稍微好受一点的是,宜妃的五阿哥也不得不离开了母亲。

原来皇太后看着太皇太后身边有了孩子,看起来很是温馨,心里也痒了起来,也想要一个孩子来养。

于是两位太后看了看,年纪大了的不好,太小的有点儿麻烦,只有五阿哥和六阿哥最合适,只是六阿哥体弱多病,加之太皇太后和皇贵妃已经各抱走了德宛一个孩子,仅剩的一个儿子她还是留在德宛身边好了。于是,宜妃一边伤感一边荣幸的把儿子送给了皇太后。反正她现在又怀上了孩子,也没法好好照顾长子,正好给皇太后看着也能图个放心。

不过让宜妃觉得不舒服的是,这个德妃似乎跟她别上了苗头一样。在她看来,虽然上面还有一个皇贵妃一个贵妃,但都不得宠,也都没有亲生的孩子,并不被她放在眼里,而四妃之中,惠、荣二妃所剩恩宠也已不多,唯一能给她压力就只有这个德妃了。当初四、五、六三个阿哥她们别着劲儿的生,然后这次,一个把女儿给了太皇太后,一个就给了皇太后,现在自己好容易有了身孕,结果德妃也有了,还只比自己晚一个月,宜妃觉得自己的光环都被德妃分去一半,实在可恨。尤其是,就算加上肚子里的这个,自己也只有两个孩子而已,可德妃就是四个了,这对一向好强的宜妃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如果德妃出身高一点,可能她还能接受,可偏偏德妃还是个包衣出身,实在让她难以服气。

许是康熙担心德宛因为女儿离开自己而多想,便招了德宛的母亲进宫来看望她。

德宛的母亲萨克达氏是个小心的女人,自从女儿成了皇帝的女人之后就开始低调起来,在德宛封妃之后更是严令全家人都夹起尾巴做人。不过萨克图氏确实是德宛上位的既得利益者,萨克达氏虽然貌美,但母家薄弱,性子又耿直,所以没几年就失去了丈夫的宠爱,空有嫡妻身份的她在唯一的女儿生下四阿哥之后才又重新得宠,竟在十九年以四十岁高龄又生下了嫡子博启。据说这个博启天生沉稳又有毅力,小小年纪就被寄予厚望。

这次萨克达氏特地带了小儿子博启来见德宛。

“奴才参见德妃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看着萨克达氏恭敬的给自己亲生女儿磕头,德宛心头发酸,忙叫了人起来“额涅快免礼,都是一家子亲骨肉,很不必如此。咱们娘仨好好说会儿话。这就是博启吧,到姐姐这儿来。”

博启小小圆圆的一个,甚是可爱,德宛正是母爱充沛的时候,抱着博启就不撒手了,还是萨克达氏顾虑到女儿那大大的肚子才没让儿子真的坐德宛腿上。

德宛第一次见弟弟,喜欢极了,吩咐人拿了金项圈和金锞子给博启,又问了博启的生辰。

萨克达氏这时才见了不好意思,小声道:“回娘娘的话,是十九年十月初八生的。”

德宛哑然,对弟弟笑道:“我们博启这个舅舅当的真有趣儿,你瞧这个小侄子都比你大呢。”

然而博启却突然开口问到:“侄子?我只看到一个呀,可是额涅说我有两个亲侄子,那一个呢?”

萨克达氏张了张嘴,却最终只伸手拍了儿子一巴掌,什么都没说出口。

德宛摸着博启的头,苦笑一声,自己好象都快要忘记这个儿子了,却不好这样说,只能道:“四阿哥呀,姐姐也很久没有见到了,虽然是我儿子,可我见不着呀。只怕他早就忘了我这个额娘了。”

博启想了想,抓着德宛说:“那他会不会被别人欺负,不是亲额娘,不会真心喜欢的。这是额涅说的。”

德宛一愣,萨克达氏忙解释道:“那是奴才平日里跟他说的,谁晓得他竟然……”

“好了,我知道的,咱们家那些,确实要防着点儿,博启还小,额涅也要千万小心呢。”

“奴才知道,熬油似的熬了这么多年,哪能不小心这事儿呢,就是放不下娘娘你,这宫里可比咱们家里险恶千万倍,你可要步步小心。虽然咱们家因为娘娘从内务府抬进了满洲正黄旗,虽然额涅因为娘娘可以扬眉吐气,可是只要一想到亲闺女被关在这见不得人的地方苦熬,奴才心里就……每次听宫里有消息,奴才的心就提到嗓子眼儿了,生怕娘娘或是小阿哥小格格有个什么……咱们不求飞黄腾达,只求娘娘好好保重自己,平平安安的就成,争不争的都在其次,只要人好好的比什么都强。”

德宛看萨克达氏越说越不象话,忙喝止了母亲。萨克达氏也不是傻子,就是一时情绪激动罢了,这时候也反应过来,忙抹了眼泪,道:“瞧奴才这张嘴,真是昏了头了。”

“罢了,这儿也没外人,只是以后小心点儿,别被人抓了把柄就是了。”想了想,德宛才又接道,“今日额涅进宫来,是皇上的恩典,本宫久未归家,很想知道家里人现在可好,另外也希望额涅能够给阿玛带个话,请他务必约束家里人,万不能有什么胡闹之事。本宫现在虽是一宫之主,却是出身卑微,人家也未必真的瞧得起,若是外面再有个胡闹的,本宫恐怕只好一头碰死好了。本宫不求外面有个能长脸的,只求你们安安分分的,不该想的千万不要乱想,不该做的也千万不要乱做,当今是个明君,只要你规矩总不会有事的,可若是你们不规矩,本宫断不会求情,你们也不用来求本宫,大不了本宫以死谢罪,也决不包庇你们的。”当然不会这么严重,不过这种话还是说的越严重越好,不然吓不住人呀。而且印象中,乌雅家的还都是安分守己的人。

萨克达氏忙应道:“娘娘但请放一百二十个心,咱们家虽没有什么惊才绝艳之人,却也绝对没有敢胡闹的。”

德宛虽不敢十分相信,但只要一想到外面比乌雅家贵重的人家多的是,想来这些便宜亲戚们也没这个胆子出什么夭蛾子,才放下心来。

博启似乎有点不乐意话题中心从自己这里偏移开,又拉着姐姐问四阿哥会不会被虐待,看得萨克达氏惊出一身冷汗。

德宛想到四阿哥也有些黯然了起来,摸着博启的小辫子道:“四阿哥的养母是个慈悲的人,素日里也很是和气,况且她只有四阿哥一个儿子,如何会待他不好。好了,姐姐知道你是关心他,姐姐替他谢谢你好不好。”

博启看姐姐不想再说,也闷闷的闭了嘴。萨克达氏忙换了话题,说起家里其他人的情况,“你阿玛这些年一直在参领位上没有动,这些年年纪也不小了,怕也就是这样了。你那几个庶出的兄弟姐妹也都是老实人,既没有出息也没什么坏处,就这样凑和着过呗。就是崔氏的女儿,你七妹妹,正赶上今年选秀,想托奴才给娘娘带句话,只是那丫头,不是奴才说,除了脸能见人以外全没个好处,性子尖刻吝啬,无法无天,不是个省心的。”

德宛点点头,道:“本宫知道了。”

之后又话了几句家常,见德宛乏了,萨克达氏忙起身告辞。

德宛道:“以后额涅每月都是可以递牌子进宫的,本宫能时常见见家人,也算是熬出来了。”

萨克达氏抹抹泪,从袖中取出一个小布包,道:“娘娘在宫里总是有些需要的,咱们家里没本事,只有这点儿孝敬给娘娘,指望着娘娘别受了气才好。”

德宛忙道:“额涅这是做什么,本宫在宫中也不是没有年俸,家里也不容易,还是拿回去吧。”

两人相让再三,见萨克达氏很是坚决,德宛才收下小包。待晚上偷偷打开看,却见里面整整齐齐放了一叠银票,面额都不大,数了数,竟有五千两之多,想想乌雅氏家里也不容易,还凑出这么多银钱,倒让她流了半晚的眼泪。

四四

康熙二十二年九月,德宛的肚子已经很大了,平时走动也不大方便了,康熙看着觉得比前三次都危险,于是六阿哥胤祚被康熙勒令不得靠近德宛,免得小孩子淘气出了什么岔子。

可是胤祚已经习惯了每天睡前听额娘讲故事,没奈何,康熙只好命奶妈抱好孩子,不得滚进德宛怀里去。当然,如果康熙无事的话,都会亲自来监督这个捣蛋的小东西。

现在胤祚已经在康熙的指导下开始了学前班教育。皇子们在六岁就要进上书房学习,而在那之前,并不是就什么都不学的。就像胤祚,康熙总会抽出时间来教他功课,现在才三岁多的他已经能够背下《千字文》了,现在正在学习《三字经》。

看着自己的小包子这样一点一点进步,德宛觉得自己心里暖暖的,每天都不断祈祷上天不要夺走自己孩子的性命。而且,在哈宜呼已经一岁多的现在,她改变孩子命运的信心已经越来越足了。

而令她没想到的是,在她已经行动困难的时候,她见到了已经许久未见的长子四阿哥胤禛。

已经五岁的孩子,白白嫩嫩的小正太,德宛没想到自己竟然一下就猜到了他的身份,“胤禛?你是胤禛,对不对?”

四阿哥看着这个据说是自己生母的女人,犹豫了一下,问道:“你是我亲额娘吗,是吗?”

德宛一个激灵,皇贵妃从不希望四阿哥知道自己的身份,难道是别人想害四阿哥吗?一股子寒气逼上心头,她忙问:“这话是谁告诉你的?”

四阿哥被吓了一跳,但想到这是自己额娘,总不会害自己,便老实回答,“是我偷听来的,皇额娘的小妹妹没了,皇阿玛安慰皇额娘的时候,我偷听到的。”

当时他真的是被吓了一大跳。他一直都是知道德妃的,可他从不知道原来德妃是自己的亲生母亲,自己原来不是皇额娘的亲生儿子。他犹豫了好久,好容易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