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清朝穿越之德妃 作者:背着壳的蜗牛(32)

时间:2020-10-14 15:40 标签: 自己的 看着 儿子 阿哥 康熙
面口笨舌拙,一方面又不大受宠,也就不敢多说什么,只能盼着肚子里的孩子争气,给自己点儿脸面。 “好了好了,真是的,不过是用一用你罢了,瞧你这不情不愿的模样,可别忘了你只是一个答应。”那拉贵人眼球一转,看
面口笨舌拙,一方面又不大受宠,也就不敢多说什么,只能盼着肚子里的孩子争气,给自己点儿脸面。

“好了好了,真是的,不过是用一用你罢了,瞧你这不情不愿的模样,可别忘了你只是一个答应。”那拉贵人眼球一转,看到湖边的一丛花树,“既然你不愿意给我揉揉,那去给我摘一枝花儿吧。”

石答应一看,腿都软了,眼里含着泪珠,请求道:“那拉姐姐,那个地方,实在是……”

那拉贵人也不是真的就一定要她去,万一她的肚子出了什么问题她也怕担责任呢。不过就是看那个肚子实在不顺眼,想欺负欺负她罢了。每每见着她一副可怜样子心里就快活。

石答应就是再委屈也不敢说什么,毕竟人家比自己高了两级呢。俗话说,官高一级压死人,这宫里也是一样的。

这日,要出宫的富察氏和出来散步的石答应在湖边遇到了。

石答应扶着宫女的手缓缓行礼,富察氏忙止住她,道:“石答应身子沉了,可不必再行礼了。”

两人因为都是孕妇,便多了些共同话题,站在湖边谈了起来。石答应性情和顺柔婉,说的也多是跟孩子有关的事情,两人谈得很是投机,富察氏便觉得欢喜起来,觉得这个石答应很合自己的性子。

那拉贵人每日的这个时候都会到这里来散心,正好瞧见了石答应的身影。

于是,闷得无聊的那拉贵人便带着宫女来到了湖边。

石答应和富察氏站在一棵老树之后,枝条垂下,密密札札,石答应的身子恰恰露了一大半在外头。

“石姐姐!”那拉贵人扬声一唤,石答应浑身便是一抖,原先的言笑晏晏立即变成了双目含悲、欲语还休。

她转过身,面朝着那拉贵人,一副身形不稳的模样。

那拉贵人指指身边的秋儿道:“你去扶着她一把,瞧她摇摇晃晃的样子,出了什么事可不要赖咱们头上来,毕竟附近可再没别人了。”

秋儿答了一声是,便快步向石答应而来,一面伸手去扶她,一面说着,“石小主,我们主子让奴婢帮您一把……”

话还没说完,石答应突然一声尖叫,上身后仰,倒进了湖里。

富察氏大惊,还未来得及反应已先伸出了手,一起被拉进了湖水里。她事后也想过,若是自己当时反应过来的话,绝对不会去伸手的。

富察氏的两名奴婢和石答应的一名宫女都不会游泳,秋儿还愣在一旁未曾反应过来,大家只得大声呼救。

幸而巡逻的大内侍卫正在不远处,就这样,富察氏和石贵人被救起来的时候,情形也已经很是危急了。

动了胎气的两人都被送进了最近的宫殿生产,石答应还好,日子已经差不多到了,几个时辰以后生出了一个女儿。虽然身体有些虚弱,但总算是母女平安。

可富察氏却受足了罪。此时她不过才七个月,离产期还早,遇到这样的事情简直就是要命。

德宛赶到的时候,正见到宫女们一盆接一盆的往外端血水,她瞧着,觉得脚都软了。

一直到第二天子时,富察氏才产下一个身体虚弱的小格格。而乌拉那拉氏本人则在生死线上挣扎了半个多月才终于保住了性命。

只是,富察氏以后得修养一段时间才能再有孕了。看着怀里这个瘦小苍白的孩子,德宛不知道他能不能活下。再想着,就觉得这个媳妇儿实在可怜,不过在皇宫里,做婆婆的表达对媳妇的体贴的方式自然不同于民间,德宛能做的就是赐下去一堆珍贵药品并对她多加抚慰。不过在听说了富察氏即使身体虚弱难以起身也仍然坚持行礼的时候,德宛重重叹了口气,觉得自己这简直不是体贴人而是在折腾病人了,便不再往六阿哥府上赐东西了。

石答应,被晋为常在,而那拉贵人,被贬为答应,那拉氏的宫女秋儿被杖毙,其他宫女也因为护主不利多多少少受了罚。

不管是她所说的意外还是别的什么,结果已经是这样了。六阿哥的侧福晋和长女都出了这样大的问题,她一个小小的贵人是逃不了惩罚的。尤其是,几乎所有的人都能说出她欺负石答应的事例来的时候,她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

“真的不是我!我没有!如果我要害她,时机多的是,怎么会选在这样的时候?”那拉贵人,,不,现在已经是那拉答应了,她哭喊着,被拖了下去。

她知道,她失去的,不只是身份……

其实,后来德宛也想过那拉氏未必就是真的凶手,只怕那当日的石答应,现在的石常在也未必就是什么清白的。不过因着自己孙女也遭了罪,倒把这两个都怨怪上了,就是见了面也极是冷淡。那两人也识趣儿,少在德宛面前露面,倒让德宛少生了不少气。

不过这事在宫里引起的波澜也没有持续太久。平妃和十一阿哥在几个月后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五月初,十一阿哥因为伤寒被隔离了。伤寒,简直是最可怕的疾病之一,更何况,这次的伤寒,还是别人给招来的。

宜妃在十一阿哥的枕头下发现了异常,在太医确认过之后,宜妃就一直处于洪涝灾害期,而康熙脸色也一直阴沉沉的。

顿时,后宫骤然安静了下来,每个人都消消停停的,恨不能把自己埋在沙地里装鸵鸟,敢往康熙跟前凑的除了宜妃以外就再无旁人了。当然,安静下来的还有五阿哥。之前为了艾欣,五阿哥很有些不消停。现在自己亲弟弟生命受到了威胁,才终于把他的心思转了过来。女人什么的,先都抛一边儿去,自己弟弟的小命最重要。五阿哥现在最常做的事情就是进宫安慰宜妃,出宫求神拜佛,大有亲自把京城附近的庙宇全都拜一次的架势。

德宛也常常出现在小佛堂里,默默念着佛经。说实在话,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她记得十一阿哥是夭折了的,况且又不是自己的孩子,平常接触也不多,自然没什么感情。然而现在这种情况下,让她眼睁睁看着十一阿哥就此死去,还是免不了心里难受的,更何况还是被人害死。

只是,这事儿到底是谁做的呢?这么长时间,似乎康熙也没得出什么结论。可是,康熙是真的没有线索吗,还是……

德宛已经不只一次的感谢上天,让她的孩子都活了下来。每日里神经绷得紧紧的,对他们的衣食住行都恨不能翻来覆去检查个遍。若非如此,只怕自己的孩子也未必能活到今天。

在大家都精神紧张的时候,一向身体还不错的赫舍里氏病逝了。她虽是孝诚仁皇后的妹妹,却远没有其姐那样的风光,虽然生过一个小阿哥,但刚出生不久就没了,幸好还有个作为太子的亲外甥照应着,不然她的日子还真的要难过了。不知道是因为她本身的原因,还是为了遏制索额图,她进宫多年,也没能得到册封,只是在死后才被追封为平妃。

大家纷纷猜测,此事和赫舍里氏到底有没有关系。若没有关系,怎么向来健康的她突然间就没了,若有关系,也想不出她和宜妃有什么过节呀,而且她死后还被封妃了。

然而十一阿哥这次竟是熬了过来,听着传出来的消息,十一阿哥在生死线上徘徊了数次之后,竟生生挺了过来。

这一下,大家可算是都松了一口气。虽然还是会有人遗憾没看到宜妃继续痛苦,可是皇帝的心情也很重要,要是皇帝真的生气了,她们也得不着好不是。不过,恐怕整个宫里面真正高兴的人只有太后、皇帝和宜妃了吧,,对了,还有宜妃那几个小阿哥。

八月的时候,十一阿哥终于痊愈了,虽然瘦了不少,脸色也不是很好,但是总算是好好的回来了。

只有德宛在一旁奇怪,历史上十一阿哥究竟是什么时候没了的呢?他到底是还没到夭折的时候,还是已经闯过了鬼门关,以后就改变了命运了?

为母者

“娘娘,庶妃王氏前来给娘娘请安了。”晴雯进来通报的时候,德宛正在和陈贵人说话。

“好吧,让她进来。喜雨,去叫保母把十六阿哥抱来。”德宛笑着吩咐。

“臣妾给德妃娘娘请安,德妃娘娘吉祥。”王氏此时已经不复当年的小家子气。

“王妹妹不必多礼。”德宛对着她也很和气。虽然王氏在宫中多年仍无身份,但毕竟是生了三个孩子了,自然与其他的庶妃是不同的,至少现在她的一应用度都是按照贵人的例来安排的。

“十六阿哥抱来了吗?给王氏抱抱吧。”德宛抬头,正看到王氏眼中止不住的欢喜。王氏因为身份低微,三个孩子并无一个可以养在身边。她在二十九年初生下的十四格格现在在惠妃处养着,三十二年生下的十五阿哥在荣妃那里,三十四年出生的十六阿哥则在德宛这里养着。王氏想念儿子的时候就得去这些妃子处来陪笑脸,还得看人家心情好不好。德宛想想生生被逼死的前身,便不愿意太为难她了,每次她来,只要十六阿哥醒着,必定会抱来给她看看。

“回娘娘,十六阿哥已经抱来了。”保母抱着孩子很是恭敬地送到王氏怀里。

十六阿哥已经一岁多了,会认人了。看到德宛正想往过扑,却被保母拦住,送到王氏那里。十六阿哥看她几眼,也算是熟人了,便也不闹腾,只安静坐在她腿上,由她抱着。

陈贵人看着王氏抱着儿子的样子,又摸了摸自己已经很大的肚子,脸上也泛起了一层光辉,只怕就在这一两个月了。

在三十五年八月,她被号出了喜脉,那时已经有两个多月了。自那以后,她可以说是步步小心,好容易才终于捱到了快要瓜熟蒂落的时候了。

后宫之人,谁不想要个儿子,一来做老时的依靠,二来也可排遣深宫寂寞。尤其是像陈贵人这样并不大受宠的,对孩子的渴望更是迫切。

德宛想着这十六和十七两个阿哥似乎都是自己儿子未来的帮手,哪里能薄待了他们。陈贵人那里每日都监督着太医给她调理身子,十六阿哥这里也□周到。

想想前几天,德宛抱着十六阿哥给他讲故事的时候,十三和十四两个阿哥还嘟着小嘴巴说十六抢了他们的宠爱。

那时侯,德宛的心情真是好极了。她敲着那两个小脑袋瓜笑了起来,“瞧瞧你们,一个九岁、一个十一岁,过不了几年就要娶媳妇儿的人了,还这么粘缠人。”

毕竟年纪还小,听到说要娶媳妇儿的话都扭捏起来,低下头也不说话了,尤其是十三,甚至还微红了脸。

小十六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就在这时候“嘎嘎”笑了起来。

这一笑可把两个小子笑火了,脚一跺、脸一扭自己倒是躲出去了,把德宛乐得抱着小十六两人对着笑了半晌。

虽然有时候看着住在自己宫里的其他低位分的嫔妃不大顺眼,可是想想这些孩子又觉得也不是不能接受的。她的孩子们,即使是最小的十四都已经搬到乾西五所去了,能在身边的也只有哈宜呼和噶卢岱两个。其他的也只有请安的时候才能见到,有时候也难免孤寂,女儿年纪渐渐长大,学的东西也越来越多,其实能在她身边腻着的时间也不多。这时候,有了这些年幼的孩子,如现在的小十六,将来的小十七,或许还会有更多的孩子,才能让她的心时刻都被装的满满的。

虽然是她在照料这孩子,其实也是孩子在陪着她。

有的时候照照镜子,也会发现一些细小的变化。虽然依旧美貌,但,终究不一样了。即使看起来是二十来岁的年纪,可毕竟已经是要奔四的人了。

有时也会奇怪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