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清朝穿越之德妃 作者:背着壳的蜗牛(36)

时间:2020-10-14 15:40 标签: 自己的 看着 儿子 阿哥 康熙
阿哥脸色微红,语气也难得的别扭了起来。原本他是打算为生了两子一女的李氏请封侧福晋的,不过他一个小小的贝勒,侧福晋数量有限,想了半天,还是决定来求伊尔根觉罗氏了。 “呦,我们四阿哥也开始惦记起这个了?当
阿哥脸色微红,语气也难得的别扭了起来。原本他是打算为生了两子一女的李氏请封侧福晋的,不过他一个小小的贝勒,侧福晋数量有限,想了半天,还是决定来求伊尔根觉罗氏了。

“呦,我们四阿哥也开始惦记起这个了?当初是谁连听都不待要听的?”德宛是真的想不到他也有这样一天。

四阿哥最是个脸皮薄的,本来说这个就很不好意思了,结果还被拎出十多年前的事情来糗了一顿,心里就更别扭了。匆匆说了几句话就告退了。

伊尔根觉罗氏?德宛侧着头想了想。,原来是他的老师顾八代的侄孙女儿呀。这小子眼光还是不错的。

伊尔根觉罗氏,闺名宝云,十六岁,性情温和端雅,长相圆润俊秀,据说那就是所谓的有福之相。而最让德宛感兴趣的是宝云的母亲,那可是绝对的牛人呀,在八旗贵妇圈子里很是有名气的一个人,人家可是一连生了九个孩子,除了宝云之外全都是儿子,而且个个身体健康。这让自以为能生的德宛很是汗颜了一把,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嘛,这人要是生在几百年后的建国初期,那绝对是一“英雄母亲”呀。

儿子好容易为了这种事情找上自己,德宛自然不会让儿子失望,满心好奇的使了人去观察观察这个伊尔根觉罗氏。

至于十三阿哥和十四阿哥,德宛除了记得他们的嫡福晋一个姓兆佳一个姓完颜以外,其他的一概不知道。看来只能依靠康熙的秀女全攻略了。

其实主持选秀不过就是个熟练活,经历过了这么多场选秀活动,德宛早已快要麻木了,若不是因为自己的儿子的后院还有需要,德宛早就请病假偷懒去了。其实这么些年,她自己也觉得自己变得都快认不出来了。当年痛恨小三,渴望着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自己,现在不只是自己做了人小老婆,还要不停往儿子后院儿里小老婆,还唯恐塞的不够多不够好,越想就越觉得讽刺,原来自己已经被这个时代同化到如此彻底的地步了呀。

有的时候她也会想一想,为什么自己就可以这样毫无负担、毫无愧疚的,或者说颇有些热衷于为儿子们挑选小三小四甚至小五呢?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呀,难道因为婆婆和媳妇儿本来就是冤家的缘故吗?因为觉得自己十月怀胎十几年养育的儿子被媳妇儿抢走了,所以才见不得做媳妇儿的高兴?想抢走我儿子,你想都别想,我看你有没有本事从这么多女人手里把我儿子抢到手!是这样的心态吗?德宛越来越觉得自己真的是可悲到了一定程度了。

带着这个让她忍不住心情阴翳的念头,德宛面无表情的参加了秀女的阅看。也许是心情不好的原因吧,德宛看什么都能挑出一堆毛病来,原本还能看出几分趣味儿的活动此时也变得无聊极了,那些秀女们要么规矩不过关,要么被规矩束缚成了木偶人,要么才艺乱七八糟,要么太小家子气,总是没一个能让她看得过眼的,到了后来,她的心思几乎就无法全部放在这群秀女身上了。

“咦?德妃姐姐,你瞧这个舒舒觉罗氏,长得和十四阿哥还真有些相似之处呢。”贵妃眼神一瞟,发现了有趣情况。

德宛一听,顺着贵妃的目光看去,呦,还真是!

这个舒舒觉罗氏的脸型眉眼和十四阿哥还真的有那么两分相像,这就是有夫妻相了吧。只这一眼就让德宛对她的印象分不低了。

叫到跟前来问了几句话,小姑娘吐字清晰,声音轻柔,笑容温软,看起来很是镇定,举止规矩却又不刻板,印象就又好了一点儿。

接下来就是表演才艺,舒舒觉罗氏表演的是弹琴。虽然不能说弹得多么出色,但是却也可以看出来她是下过功夫练习的。

“真是不错,之前看她做的针线活儿也很是鲜亮,真真是个难得的。”贵妃笑着继续说。

这是一个让人觉得舒服的女孩子,至少德宛是这样觉得的。

只可惜了她的出身,父亲只是个员外郎,看来是做不得嫡福晋了。

至于十三阿哥,她是很乐意给她配上传说中的嫡福晋兆佳氏的,可惜捧着单子上上下下搜索了好几遍,都没有看到马尔汉闺女的影子,看来只能留待下次了。于是,德宛只能草草给他找了一个侧福晋先用着。没办法,万一找个太好的,以后人家十三阿哥和兆佳氏你侬我侬、鹣鲽情深了,这不就害了人家孩子吗?虽然这个不出色的也挺无辜的,可德宛也没办法,康熙的指标可是压在自己头上的,她自然不愿意因为这一点儿同情心招惹康熙的不满,只能在心里想想自己可真像那个以羊易牛的家伙呀。

和嫔抱着肚子小心翼翼熬到了十月份,终于到瓜熟蒂落的时候了。

因为印象中,和嫔似乎是没有儿子的,所以德宛对此也不甚在意。后宫里生孩子的妃嫔太多了,两个月前,王氏才刚生下了十八阿哥,这一个应该是十八格格了。

十八格格出生的时候正是傍晚,和嫔那里动静很大,吸引了不少饭后无事的妃嫔们。和嫔这次的生产并不顺利,孩子就是生不下来,一直生了一天多才终于生下一个气息奄奄的小格格。

小格格有多么虚弱德宛并未亲见,只知道她出生时没有哭出来,然后,就一辈子都哭不出来了。

和嫔这两年太过招眼,大家看她也没多顺眼,巴不得她失意一次。这次生了个没福气的格格,大家虽然都应景的滴了两滴眼泪,叹了一回气,可心里还不知道怎么乐意呢,年长些的还好,年轻的有些上面眼角还擦着呢,下面嘴角就翘上来了。

泰山

有的时候,德宛真的希望时间能够走慢一点。

自从三十九年以后,十六阿哥也开始随着康熙到处跑了,才那么点儿的小豆丁,虽然有做哥哥的照看,德宛还是担心得紧。

四十一年九月,康熙又带了儿子们南巡去了,然而让德宛摸不着头脑的是,这一次,康熙居然只带了太子、四阿哥和六阿哥一起去。不知怎么回事,德宛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

然而因为四阿哥家的弘昐和六阿哥家的弘恂最近都有些不适,德宛也就更多的把目光投向了孙子们。

弘昐因为出生时受的磨难而多年来一直多灾多病,而弘恂也差不多,德宛也想过是不是因为他出生时父母年纪都太小了,尚未发育好,不过一时没叮嘱到,老六就胡来了。然而和弘恂只相差两个月的弘旸身体却还是不错的。

在弘昐好容易痊愈了的时候,乌拉那拉氏就带着他来给德宛看了。

弘昐一直都比同龄人要瘦小一些,尤其是大病初愈的现在,看着更惹人怜爱一些。

看着弘昐规规矩矩的行礼问安,德宛的心里也软软的,这么乖巧的孩子,偏生得了这样一副身体。

拉过弘昐,看他确实精神还不错,才放下心来,又问起乌拉那拉氏有关弘晖饮食起居各方各面的事情来。

“弘昐病这一场,你也受累了。弘昐呀,以后可要记得孝顺你额涅。”德宛抱着弘晖,心情很是喜悦。看着乌拉那拉氏仍有些憔悴的面容,觉得这个儿媳妇真是不容易,对庶出儿子也能如此上心。

“嗯,弘昐知道,弘昐让太太和额涅担心了。太太放心,弘昐以后一定会好好的,再也不让太太和额涅为弘昐担心了。”小家伙回答的很是认真。

“老四媳妇儿,你呀,也别担心了。想当初老六也是体弱多病,比这弘昐也强不了多少,可现在不也整日里活蹦乱跳的跟个活猴儿似的。我们弘昐呀,一定会好起来的,你享福的日子还在后头呢。”虽然知道弘昐很可能会夭折,可未必不会出现奇迹,毕竟好些人的命运都已经变了,弘昐也许还能活下来也说不准呢。而且弘昐毕竟是由乌拉那拉氏抚养的,乌拉那拉氏对这个孩子也确实是很关爱的。

“是,媳妇儿知道。”弘昐这两年的身子越发好了,病痛也比以前少了许多,看着弘昐一天天好转起来,乌拉那拉氏的心里就满满的都是感激。因为自己对弘昐的细心照料,再者有了嫡子,四阿哥对自己的态度也好了许多,再加上这些年婆媳关系改善了很多,自己做为嫡福晋的体面已经是无人敢于冒犯的了。把现在的情形和当年一对比,乌拉那拉氏就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虽然弘昐身体好了,德宛很高兴,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就让她无法继续保持好心情了。

虽然皇帝在宫外,但也会时常传消息回来的,而她的两个儿子也会有话递回来。可这一次的消息却让她手足无措了起来。

康熙命六阿哥单独祭泰山。

这是什么意思?德宛不得不多想一想了。太子病在了德州,不能去也就罢了,可康熙单单派了六阿哥去算什么事儿呀?

虽然康熙现在对太子不如以前了,可那也是他的太子,他费心血最多的儿子,这点上,六阿哥再受宠也比不上的。而以六阿哥的本事,德宛可不相信康熙会真的想让六阿哥代替太子,她还没有鬼迷心窍到这种地步呢!

好吧,虽然自从六阿哥正式领了差事以来,确实表现很不错,也受到了不少大臣的赞扬,可这也一直是德宛的心病,她其实倒是宁愿六阿哥更平庸更荒唐一些也不愿意他这么招眼的,可这话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尤其是每次办好了差事康熙都会那样明显表现出对六阿哥的宠爱的时候。她除了战战兢兢,就是战战兢兢了,只能暗地里叫四阿哥看着他点儿,免得他忘了形。

而且,事实上,比六阿哥能力强的皇子也不是没有。比如太子,康熙亲自教养多年,怎么可能是个棒槌,不过是这身份的束缚让他不敢像六阿哥一样大展拳脚罢了;再比如大阿哥,能力出众,康熙对这个通晓兵事的儿子可是非常骄傲的;再比如四阿哥,差事也做的很好,有些事情康熙和太子都只放心他去做,就是太铁面无私了一点,自然没有哪个大臣乐意夸这个瘟神;再比如八阿哥,温文尔雅、待人和气,处事也极有条理,又擅长拉拢人心,臣子们对他的赞美倒是最多的了。这样一比,六阿哥只能说个“好”字,却当不得出众,可惜这个被宠坏的孩子,太骄傲了。

看来,等他们回来,自己得好好敲打敲打这个老六了,免得他忘了自己是谁。

接下来的日子,德宛简直是坐立不安了。万一六阿哥真的动了不该有的念头,可怎么办?

等她见到神采飞扬的六阿哥时,一看六阿哥的眼神,德宛就明白了,这个孩子,显然是动心了。忙打发了人出去,母子两个相对独处。

“听说这次出巡,太子病了,皇上命你去祭泰山了?”

“是,皇阿玛是命儿子单独去祭拜泰山的。”说的时候,六阿哥眼睛真是亮晶晶的。

“这次不过是因为太子不凑巧病了罢了,不然轮得到你吗?这种出风头的事儿,看着好了,其实可真的未必是好事儿。”

“额娘?”他以为额娘会高兴的,后宫那些嫔妃不都盼望着自己的儿子出息吗?

“额娘之前的教导你都忘记了吗?你只要想着做一个好臣子、好儿子、好弟弟就可以了,不该你想的不要乱想”德宛现在已经是心惊不已了,虽然语气严厉,可心却是虚的,她知道自己只怕是栓不住这个孩子了。

“可是额娘,儿子不就是在做一个好儿子好臣子吗?儿子不就是想让皇阿玛高兴吗?”

“想让皇上高兴法子多的是,可不一定就要这么招眼。再这样下去,你让你兄弟们怎么看你?”

“额娘,招眼的多了去了,再说他们管这管那还管得了皇阿玛喜欢谁吗?皇阿玛不喜欢他们那是他们自己不好,关我什么事儿?额娘,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什么啦?真是的,自己得不到皇阿玛欢心,就这副德行!有本事明着来,何苦在人背后下刀子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