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清朝穿越之德妃 作者:背着壳的蜗牛(37)

时间:2020-10-14 15:40 标签: 自己的 看着 儿子 阿哥 康熙
“放屁 钡峦鹫媸潜徽飧龆悠帕耍训玫谋┝舜挚凇!懊挥腥烁宜凳裁础?銮夷阋晕馐潜任涑÷穑裁炊济髯爬矗磕阈⑺郴噬舷肴没噬细咝四鞘悄愕男⑿模钅镏挥懈咝说模赡隳训烂惶倒裁唇小拘阌诹郑
!”

“放屁!”德宛真是被这个儿子气着了,难得的暴了粗口。“没有人跟我说什么。况且你以为这是比武场吗,什么都明着来?你孝顺皇上想让皇上高兴那是你的孝心,额娘只有高兴的,可你难道没听说过什么叫‘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吗?做兄弟的,也要考虑一下兄弟们的感情,能跟兄弟处得好总比一天到晚跟乌眼儿鸡似的强吧。”

六阿哥不是傻子,只是太兴奋罢了,现在倒是冷静下来,反应过来了。“是,儿子知道了,额娘放心。”虽然心里难受,可他不愿意驳了额娘。

这天晚上,绝对是德宛的不眠之夜。她知道这次自己能劝住他不过是因为那个想法才刚刚在他心里播种,若是等到以后那颗种子发了芽,长成参天大树,只怕就无法挽回了。

六阿哥是怎么样的资质,她还是知道的,虽然有点儿小聪明但是性子鲁莽冲动、小心眼儿、好色、耳根软,都决定了他根本不可能是那个位子上的好人选。自己都看得出来的事情,康熙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那么,康熙这样的心思,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太子势力渐大,康熙不放心是肯定的,把别的儿子提出来跟太子打擂台也是可以理解的,可是轮到了自己的儿子,她就是受不了。他明明知道六阿哥是多么崇拜他,明知道六阿哥性子有多傲气,明知道六阿哥多么不适合这条路,为什么还要这样撩拨他呢?难道,在他眼里真的只有太子吗,为了太子可以牺牲别的儿子?怪不得太子会有那样的下场,康熙,都是你造的孽呀。

直郡王、诚郡王和八贝勒,这三个做磨刀石难道还不够吗,为什么要把他的六阿哥拉进这样的泥潭里面?康熙,你偏心也偏得太过了吧,这就是你的宠爱吗?如果这就是帝王的宠爱,那她情愿她们母子从来都没有得到过。像七阿哥、十二阿哥他们母子那样,虽然不受重视,可至少一辈子平平安安、无惊无险。

这次事件一过,只怕太子对六阿哥也难免会存了猜忌之心。

等等,德宛突然想到,因为四阿哥和太子都是由康熙教养过的,所以关系很亲近,似乎也因为这样,自己膝下的四、六、十三、十四、十六和十七几个阿哥都和太子关系亲密,俨然一党。难道康熙是因为这样才……

要不,倒不如看看太子的态度。若是太子果然猜忌了六阿哥,就让六阿哥趁机跟太子远些吧,也省了招惹康熙的忌讳。但绝不能让他起了什么大逆不道的念头,毕竟她不想看着骨肉相残的惨剧。

她特特注意了六阿哥好长一段时间,发现他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才算勉强放下了一点儿心。希望以后康熙不会再做出什么事情来撩拨这个本来定性就不咋的的孩子了。

然而太子终究是对六阿哥起了些隔阂。幸亏他们之间还有一个四阿哥,总算是让他们两个的关系不再那般僵硬。

直到次年五月,索额图被扣上了“第一罪人”的帽子,死在了狱中,太子失去了强援,这才不得不掩去了那点儿疑心,至少不再对六阿哥吹胡子瞪眼了挑刺儿了。

看着六阿哥不再为太子的找茬挑刺生闷气了,德宛才放心了些,又嘱咐四阿哥一定要好好看住这个弟弟,毕竟四阿哥现在比以前隐忍了许多,不再是一副暴炭性子,德宛自然更信得过他了。

再看十四阿哥这头,十四阿哥果然对舒舒觉罗氏很满意。

虽然德宛要求十四阿哥十五岁之前不许越雷池一步,不过舒舒觉罗氏的体贴还是很得十四阿哥的喜欢的,最明显的标志就是十四阿哥在刚刚“解禁”没两个月舒舒觉罗氏就有了身孕,并于四十二年十二月初一诞下了长子弘春。

在这一年出生的还有四阿哥的第四子弘昶和十三阿哥的长女雅静。

“这伊尔根觉罗氏、瓜尔佳氏和舒舒觉罗氏三个还真是有缘,她们一起被指婚,又一起生孩子,想来缘分真是不浅。”德宛还真是觉得巧极了。

康熙也觉得巧,只是这三个儿子今年都有收获,怎么那个最是活跃的六阿哥却不见动静。

“哪里没动静了,老六府里的一个通房姜佳氏也有了身子,不过是因为她身份不高,才没报予皇上。若是每个阿哥的通房侍妾有孕都要回禀皇上的话,只怕皇上也没工夫忙朝政大事了。不过臣妾想着,毕竟她也是为咱们皇家开枝散叶了的,就过了明路,让她做了妾。”

姜佳氏名叫娅珠,原是福晋瓜尔佳氏的陪嫁丫头,这两年长成了大姑娘,容貌也一天天明艳了起来。瓜尔佳氏见六阿哥对自己虽然还是尊重的,但更宠爱富察氏和钱氏,便把姜佳氏送上了六阿哥的床,用以分富察氏和钱氏的宠。姜佳氏性情爽快,相貌艳丽,不但会唱曲儿,还精于骑射,六阿哥和她都是带些淘气的性子,倒很能玩在一处,六阿哥便这样一日一日顽劣了下去。德宛虽心疼他,但想想他这样总比当出头鸟要强,便也只劝他几次就随他去了。自此,六阿哥对富察氏和钱氏也就慢慢淡了下来,整日里往瓜尔佳氏这里找姜佳氏玩。瓜尔佳氏虽然一开始还担心姜佳氏受宠了会轻狂起来,然而后来一看,这丫头只顾着淘气了,倒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便把原本那十分的防备减到了五分。



然而到了十二月的时候,接连得孙的喜悦被打破了。四阿哥的次子弘昐病逝了。

虽然早就知道这孩子体弱多病,但是眼看着他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坎儿,身子一日好过一日,努力长到了八岁,正是聪明可爱最是惹人喜欢的时候,居然就这么突然的没了。因为太医说他是受了风才会病倒的,四阿哥恼恨极了,认为都是服侍的下人不经心才害死了自己的儿子,把满腔丧子之痛全都发泄到了他们的身上。

德宛也有些接受不了了。虽然见面不多,可终归是自己的孙子。

她还记得前些天,乌拉那拉氏带着弘晖和弘昐给自己请安的时候,那个瘦瘦弱弱的小人儿,那样乖巧的模样。

“太太,弘昐想要一匹小马,太太跟阿玛说好不好,阿玛总是说等弘昐长大了再说,可弘昐已经长大了,十七叔比弘昐还小些呢,可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小马了。太太,弘昐也想要。”因为他身体弱,所以一直都没有学过骑马,看着差不多大的兄弟和叔叔们都开始学习骑射,他只能躲在一旁满眼羡慕。

“太太,阿玛夸弘昐聪明了呢,阿玛布置的功课弘昐都完成的很好呢。太太,如果弘昐读书好了,是不是阿玛就不会再对着弘昐叹气了,弘昐想要阿玛高兴。”

“太太,有人说弘昐长得很好看呢,弘昐好高兴,可是也有点不好意思,太太,弘昐是不是真的长的很好看呀?”

“太太,这泥人是弘晖哥哥和弘昀弟弟送我的生日礼物,是他们偷偷到府外买的呢,很像我对不对?以后弘昐也会做一个巴图鲁,不会总是让兄弟们照顾我,我也可以保护他们。”

“太太……”

“太太……”

“娘娘。”弘昐不见了,眼前的是晴雯那写满了担忧的脸。

“好了,我没事了,你也别瞎操心了。”

晴雯犹豫了一下,才劝道:“娘娘,小阿哥已经是去了的,您若还是这样悲伤,小阿哥那般孝顺,又如何走得安心?”

“我知道的,你别担心了。”晴雯的忠心,她是知道的,然而她的心里除了伤心,还有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再对他好一点儿,后悔自己对他关爱不够。

“娘娘。这些天,奴婢看着四爷也不是太好的样子。本来心里就伤心,还不忘娘娘这里,每次来都会问奴婢一声娘娘最近心神可好些了,也托着奴婢们多开解开解娘娘,说若是因为他而带累了娘娘的身子,四爷自己也心下难安的。娘娘,您就是不看走了的,也要看看还在的。奴婢瞧着,四爷倒是真的瘦了一大圈儿了,奴婢看着都不落忍了。”说着,晴雯还抹抹眼角。

孙子虽疼,可终究是隔了一层的,一提到儿子,德宛总算时候振作起来了,“老四身子不好了?可有请太医看过?”

“娘娘,太医看过了,说是郁结于胸,要四爷多休息。可娘娘总是这样,四爷哪里休息得了,就是身子歇下了,心里也是记挂着娘娘的。”

待到德宛见到了四阿哥,才知道晴雯所说虽有夸大,却也相去不远了。这毕竟是一个在他眼前头长了八岁的儿子,小心翼翼呵护了这么多年,也难怪他会如此了。尤其是听说他整日里埋首公务以求暂时忘掉伤痛之后,德宛哪里还顾得上自己那点儿悲伤,全部心神都转移到四阿哥身上去了。便觉得自己这个做额娘的实在是太不称职了,不但没有注意到儿子最近的情绪,还让儿子为自己操心。这样一想,自然就振作了起来,尽想着安慰儿子了。

“你这孩子,本来自己身体就不甚康健,还硬撑着。太医都说了要多休息,你却还这样,身子是那么好糟蹋的吗?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这个做额娘的不许,你就不许这么糟蹋我儿子的身子。”

“是,儿子知道了,额娘也要保重身体才是。”

然而虽然德宛虽然尽力振作了,但是因她身子本就不甚康健,终究还是病倒了。

说实在话,乌拉那拉氏的确是个不错的福晋,对府里的孩子也都一直表现得一视同仁。哪怕现在弘昐没了,她的确是很难过的,毕竟这孩子打从出生就抱在她身边养的,自然感情深厚。然而即使她心底悲痛,形容憔悴,却依然将四阿哥的后院操持的井井有条。现在德宛病倒,她还要日日来宫里侍疾。当德宛病情渐好的时候,六福晋还好,只四福晋倒真有些摇摇欲坠的样子了。

康熙果然是个关心自己后宫的,见德宛这般模样,便有些不忍了。想了想,跟四阿哥打了声招呼就把他的嫡长子弘晖接进宫,养在德宛身边了。

十六和十七阿哥都已经搬去了阿哥所,德宛正是膝下空虚的时候。而弘晖呢,本就长得讨喜,兼之又是个聪明乖觉的孩子,很快就让德宛重新恢复了笑容。

四十三年二月十三日子时,李氏生下了一个儿子。这就是后世那个倒霉孩子弘时了吧,德宛想着,一定要跟四阿哥说说,好好跟孩子相处,别整天装严父把儿子都赶别人家去了。

在哥哥过世不久生下的弘时,本就因为非嫡非长,宴席就不如何隆重,何况他同母的兄长才没了没多久,他出生之后十天,十九阿哥胤禝也薨了,他的满月和百日就更是低调了。

李氏因为身份问题,所生的儿子都由别人抚养了。长子弘昐之前是由嫡福晋乌拉那拉氏养育的,次子弘昀在侧福晋伊尔根觉罗氏进门不久就被她抱走了,现在小儿子弘时又归了嫡福晋,她身边唯一剩下的就只有女儿多西珲一个了,就这样还是嫡福晋特别开恩才能留在身边抚养的。现在看着自己的儿子都和养母在一起亲亲热热的,对自己却不甚亲近,不由得就心生不平,尤其是对伊尔根觉罗氏,本来四阿哥是有升自己位分的打算的,如果不是这个伊尔根觉罗氏,自己就是侧福晋了,也就能够抚养自己的孩子了,哪里还需要像现在这样。

这一年,十三阿哥和十四阿哥都娶了嫡福晋,兆佳氏和完颜氏看着也都是妥当的,德宛也就放了心。

唯一让她举棋不定的就是纽钴禄氏,凌柱之女,那个历史上有名的福气太后。不让她进府吧,心里总觉得怪怪的,让她进府吧,想想她生的那个儿子就浑身不舒坦。然而最后,她还是让纽钴禄氏进了四阿哥府,做了他的格格。毕竟弘晖现在身体很好,又聪明又可爱,很得康熙的喜欢,只要弘晖活着,那弘历就没有上位的机会。退一万步说,就算弘晖出了什么差错,那也还有伊尔根觉罗氏的儿子弘昶呢,就是轮也轮不到她纽钴禄氏的儿子吧。反正德宛是决定了,以后多给四阿哥指些满八旗的女子,虽然满人确实不如汉人漂亮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