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清朝穿越之德妃 作者:背着壳的蜗牛(38)

时间:2020-10-14 15:40 标签: 自己的 看着 儿子 阿哥 康熙
温柔,但为了四阿哥未来的大业,还是满旗女子所出的儿子多一些为好。 而六阿哥,德宛实在是不想再把什么名门闺秀送去给他糟蹋了,没错,就是糟蹋。 自从小心埋藏了那颗还没来得及发芽的名叫野心种子,六阿哥行事就愈
温柔,但为了四阿哥未来的大业,还是满旗女子所出的儿子多一些为好。

而六阿哥,德宛实在是不想再把什么名门闺秀送去给他糟蹋了,没错,就是糟蹋。

自从小心埋藏了那颗还没来得及发芽的名叫野心种子,六阿哥行事就愈加荒唐了,甚至连康熙都因为看不过眼而训斥过他几次,不过他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了。

于是,六阿哥好色的名头愈发响亮,甚至可以为了一个身份卑微的婢妾而冷落福晋,虽然还没有到宠妾灭妻的地步,可已经被人瞧不惯了。

德宛也觉得对不住这个儿媳妇。瓜尔佳氏行事有礼,对她这个婆婆也很是贴心,德宛也只能代替儿子来补偿她了。幸而瓜尔佳氏还有个儿子傍身,只要这个孩子平平安安的长大了,她也就算是后半生有靠了。

瓜尔佳氏也知道丈夫靠不住了,倒是把大部分心思放在了孩子和婆婆身上,毕竟她很清楚,抓住了这两样才真的抓住了立身的根本。至于六阿哥,她只希望他不要继续更荒唐就好了。

拉拢

四阿哥对自己的宝贝弟弟的表现也很是无奈。

有心想劝劝他,又觉得至少他这样是安全了,可看他这个样子又免不了心疼。只能希望皇上和太子看在他如此自污的份儿上能少去撩拨他了。

一开始四阿哥还能抽空去陪陪六阿哥,但没几个月,四阿哥就忙成了陀螺。最近为了应付土尔扈特部的求助,他被康熙和太子支使的团团转,没空教育弟弟,只能先放着,打算等自己忙完这一段儿再处理六阿哥的问题。

土尔扈特部首领阿玉奇汗的堂侄阿拉布珠尔带着母亲和妹妹率人到西藏朝圣,结果四十二年的时候在归途中受阻,阿拉布珠尔便只好求助于清政府了。康熙自然没有不乐意的,在次年做出了回应,许了他们在嘉峪关外的党河、色尔腾、马海一带游牧。

对于土尔扈特部,德宛是听说过的,不过在她印象里,似乎土尔扈特部东归是在乾隆年间的事情吧,而且领导者好像应该是叫做渥巴锡,难道是自己记错了?还是又有什么穿越者扇动了翅膀?

和德宛抱持同样疑问的还有艾欣。现在的艾欣,可是已经把自己当成四阿哥的姻亲了。当年落选以后,她就只能把目光转向了有潜力的贵族大臣之家了。不过,其实她能记得的未来一片光明的人家其实也没几个,只有富察氏、纽钴禄氏和章佳氏罢了。富察氏现在就已经很显赫了,章佳氏那个潜力股阿桂,她又不知道人家老爹是谁,就只有纽钴禄氏了。其实就算艾欣愿意,富察氏和章佳氏也不愿意娶回这样一个名声在外的媳妇。因为看过不少资料,所以艾欣记得乾隆的外公叫凌柱,两个舅舅一个叫伊通阿,一个叫伊松阿,不过伊松阿年纪尚幼,艾欣瞄准的就是伊通阿。

现在,艾欣已经是伊通阿的妻子,她心目中未来皇太后的大嫂了。既然做不了皇后太后之类的,那就做太后的娘家人吧,好歹以后还有个一等承恩公夫人的头衔等着自己呢。

可惜,自从知道自己府上纽钴禄格格的嫂子居然就是那个李尔佳氏艾欣的时候,四阿哥对这个新格格的兴趣就几乎没有了,当然,这也跟纽钴禄氏平凡的长相和家世有很大的关系。

艾欣对这个疑似蝴蝶了的土尔扈特部回归事件极为好奇。尤其在听说阿拉布珠尔会带着母亲、妹妹和儿子一同来觐见皇帝以谢天恩的时候,她就更好奇了。

当然,她的好奇大部分是集中在阿拉布珠尔的妹妹身上的。带着个女子来,艾欣直接想到了《还珠》里的赛娅和含香,只怕这个女子的作用也是这样了吧。

前朝的事情后宫干涉不了,不过整个后宫的目光也都是集中在阿拉布珠尔的妹妹娜仁托娅身上的,前朝的事情她们也没兴趣。

所以,康熙带着朝臣抚慰阿拉布珠尔的时候,以皇太后为首的后宫诸人则在慈宁宫见到了娜仁托娅。

在众妃嫔看来,这是一个虽然不够美丽但却非常健康、非常耀眼的女子,有着阳光印记的肤色、大大的眼睛、凹凸有致的身姿,不卑不亢的气度,实在让人无法讨厌,当然这是要以她不要被献给皇帝为前提的。

以贵妃为首的众妃嫔在看到娜仁托娅胸前那两根大辫子的时候,笑的就更加温和,也更加真诚了。

“好孩子,你们背井离乡这么久,真是难为你了,一路上一定辛苦极了。”皇太后对她很是温和慈祥。

“回皇太后,娜仁托娅不觉得辛苦。看着自己的族人可以安定生活,娜仁托娅只觉得心里欢喜。若不是皇上仁慈,我们的族人只怕……”娜仁托娅对大清是真的充满了感恩之情。

“好了,都过去了,以后会好起来的。”看着这个女孩子,皇太后和贵妃都想起了自己的家乡,那再也回不去的美丽大草原。皇宫虽然是世上第一温柔富贵乡,却没有草原上那样辽阔的天空和自由自在的人们。

第二天,德宛才知道,娜仁托娅是个新上任的寡妇,丈夫在这次冲突中丧生,只留下了一儿一女,儿子叫宝门巴雅尔,女儿叫乌仁图雅。为了感谢大清对他们土尔扈特部的帮助,阿拉布珠尔自愿将唯一的儿子丹忠和外甥宝门巴雅尔留在京城,充当侍卫。

这兄妹两个都把自己唯一的儿子留了下来,足见其诚意。康熙不过稍微推辞了几句,就做出推却不过的样子,接受了土尔扈特部的诚意。

丹忠已经二十岁了,就在宫里做了一个侍卫,而宝门巴雅尔才十岁,就被派到十六阿哥身边,做了习武的陪练。

而就在四阿哥正盘算着等忙完了这一段儿,就找个时间好好跟六阿哥谈谈的时候,八阿哥一伙儿也出手了。

“六哥,怎么脸色不大好?”都住在京城里,碰到几个兄弟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这不,六阿哥就和八、九、十、十一这三个阿哥在茶楼里碰面了,哥儿几个就移步包厢了。

“没什么。”今天又被太子挑了刺儿发作了一顿,还是当着那么多大臣奴才的面儿,素来好面子又是块儿暴碳的六阿哥哪里忍得住,和太子大闹了一场直接撂挑子走人了。不久仗着自己是太子吗?如果你不是太子哪里能这样发作爷?

“可是六哥又被太子殿下训斥了?这几天似乎太子爷心情不大好,昨儿个又被皇阿玛训斥了,六哥素来和太子殿下走得近,被迁怒也是难免的,还是想开些的好,毕竟虽然同是皇阿玛的儿子,同是兄弟,可太子殿下是君,咱们是臣呀。”八阿哥一脸的关心。

“那四哥呢?你们素来是一块儿的,怎么也不帮着劝劝太子爷,他说话似乎太子爷还是能听进去的。”九阿哥在一旁问道。

六阿哥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叹口气。一开始四哥也会劝太子,可是四哥越护着自己太子就越看自己不顺眼,这样下来,四哥哪里还敢替自己分说。现在只怕还在被太子奴役着呢吧,想着太子总是把最苦最难最得罪人的差事给四哥,他就觉得不痛快,这分明就是在欺负压榨他们兄弟嘛,亏四哥还对他那么忠心。四哥什么都好,就是为人太迂了些,就是太子负了他只怕他也不肯负太子的,真是太傻了!

九阿哥冲着十一阿哥一瞟,十一阿哥笑道:“四哥就是为人太过认真了,他自己给太子做牛做马也就罢了,还要拉上亲弟弟一起,要是能享福也就罢了,还要累得六哥被训斥,真让人搞不清他到底和太子亲近还是和六哥亲近了。不过,想想他的性子,可不就是这样事事较真吗?我们这些做弟弟的看着他都替他累得慌。”

“就是,每天做牛做马累个半死还落不着个好字,便是我们看了都心疼四哥得紧呢。倒不如和弟弟们一起,每天吃喝玩乐,岂不快哉?”十阿哥也立即出言赞同。十阿哥和六阿哥性子有些相似,在一起感情也比旁的异母兄弟好不少,见他不乐意听别人说四阿哥的不好,便忙开口了。

“可不是,每日看着你们逍遥自在,我这个做哥哥的可真是羡慕得很哪。可惜不得空,实在是……”六阿哥摇摇头,看起来甚是遗憾,哪里看得出来不久前他还很看不起八阿哥呢。

“六哥何必羡慕咱们呢?咱们倒是想多亲近亲近六哥呢,就怕六哥嫌弟弟们不知上进呢。”八阿哥笑得一脸春风。

“自家兄弟,本就该多亲近的,说这些太外道了。以后六哥家的大门可随时为你们敞开着的,可别怕麻烦了哥哥,哥哥我本就是最爱热闹的人。”六阿哥很是豪爽。

此后,六阿哥和八、九、十、十一阿哥走得倒是越来越近。

等四阿哥腾出空来的时候,六阿哥府里已经多出了许多的美人儿来,甚至还有九阿哥送来的扬州瘦马。

四阿哥脸都绿了。原本他就和九阿哥关系不睦,而八阿哥他们对太子的态度他也是知道的,现在老六居然和这些人搅和在了一起,真是胡来,太胡来了!

“老六,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还嫌太子对你的猜忌少了是吧?你还嫌现在形势不够乱吗?”四阿哥真恨不能把这家伙拎出去再狠揍个几顿。

“四哥,我自然知道我要做什么的。你不必担心我,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我知道,你一直把我当没长大的孩子看待,可就算我是个傻子也知道何谓择良木而栖,就算现在没有良木,也不至于靠在枯木上等死。哥,你也别再死脑筋了。”

“老六,君臣之道你忘了吗?”祸从口出呀,四阿哥真想缝住他的嘴巴。

“哥,你怎么就这么转不过弯儿来呢?你就不能听我一句吗?”

“这种事情,我只听皇上的,只要他一日还是太子,我就一日恪守君臣之道。”

“那他万一……”六阿哥说了一半,目光紧紧盯着四阿哥。

“那他还是咱们的二哥,老六,你别忘了皇阿玛自小是怎么教你的,孝事父母,友爱兄弟,皇阿玛的教诲你都听到哪里去了?”四阿哥实在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抑制住自己想一巴掌打醒他的冲动,这个蠢材怎么就是自己的弟弟呢?

儿女

六阿哥和八阿哥一伙儿交好的事情可不是什么秘密,他绝对是光明正大的进行着交往活动。

德宛知道了他和八阿哥关系亲近的时候,惊得险些一口气没上来。

这孩子到底在想什么呢?现在德宛真的有怨恨老天的冲动了,为什么要让她穿成德妃呢?就是穿成太后她也不想再做德妃了,养个儿子都二十多了还得为他操心,还不如皇太后那样能含饴弄孙尽享尊贵呢。

“老六,额娘听说你最近和八阿哥走得很近?”德宛努力摆出慈母的样子来,虽然现在她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好好收拾他一顿。

“是呀。大家都是兄弟,在一起说说话,喝喝酒嘛。”说着,收起笑脸,对德宛说,“额娘,你放心,儿子不是傻子,有些事儿我看不见也听不见,儿子就专心孝敬皇阿玛了。”皇上不是想过拿自己来磨太子吗,反正现在太子已经对他有了疑心了,自己也再也受不了这份憋屈了,那他就完成皇上的心愿,看看在这么多磨刀石的共同努力下,太子这把剑是能更锋利,还是,彻底断掉。

虽然听六阿哥这般说法,可德宛还是无法放心,毕竟她身处深宫,他在外面做些什么自己根本就是鞭长莫及。“老六,额娘真的希望你能够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没走一步都想想,别再莽撞了。咱们平平安安的不好吗,何苦乱掺和那些事儿,让自己也不得平静。”

若是她不知道历史,也许她不会这么担忧,可偏偏她知道四阿哥和十四阿哥早晚也会开始对那把椅子产生想法,本来担忧这两个兄弟阋墙就够她受的了,谁想到这个本来已经压下去的又跳起来了。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