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清朝穿越之德妃 作者:背着壳的蜗牛(41)

时间:2020-10-14 15:40 标签: 自己的 看着 儿子 阿哥 康熙
“还有,”六阿哥又想了想,“那几日十三弟和十八弟好像也不太对付,似乎是因为十三弟母家的什么人在江南被李煦给刁难了,额娘也知道,那李煦是王庶妃的表哥,十三弟素来心气高,自然不高兴,后来好巧不巧的,十八弟
“还有,”六阿哥又想了想,“那几日十三弟和十八弟好像也不太对付,似乎是因为十三弟母家的什么人在江南被李煦给刁难了,额娘也知道,那李煦是王庶妃的表哥,十三弟素来心气高,自然不高兴,后来好巧不巧的,十八弟就冲撞了十三弟,被十三弟训斥了一顿,却恰巧被皇阿玛撞了个正着,结果十三弟就被皇阿玛训斥了。这事儿也太巧了吧,尤其是,儿臣后来打听到,之前十八弟一直是和十一弟在一起的,谁知道是不是十一对着十八说了些什么。”

德宛听得心底泛起了冷气,这个十一阿哥,真是不简单。

“以后可千万小心一些,别和他走太近了,省的被他卖了还要给他数钱。”

“是,儿子知道的。而且,只怕他下一个目标还轮不到儿子呢,大概应该是直郡王吧。”

“直郡王?你如何知道?”德宛记得历史上确实下一个倒霉的就是大阿哥直郡王,不过这小子怎么知道的?

“这还不简单吗?他自太子被废之后,就和直郡王走得很近。儿子曾亲耳听到他对直郡王说了好些不像样的话,什么立储不以嫡便以长,如今嫡已是没希望了,自然当以长了。还有夸直郡王军工赫赫之类的,儿子看来,直郡王已经被他捧得快要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然而,这几天,在德宛看来,似乎六阿哥和大阿哥接触并没有那样多,反而是和三阿哥更亲近一些。说的也都是大阿哥的好处,乍一听倒像是替大阿哥拉拢人一般,不过要是细听起来这些好处中说的最多的就是大阿哥的排行问题了,无嫡立长,大阿哥占了个长,自然当立。

德宛冷冷一笑,六阿哥果然不简单,这也不知道是在帮大阿哥还是在害大阿哥呢。

长子,若是大阿哥也完了,那长子不就是三阿哥了吗?何况他还是除了大阿哥以外唯一的封了王的皇子呢。

不过,十一阿哥也太活跃了些吧,也不怕被人怀疑吗?这宫里可没有傻子呀。

德宛没想到的是贾常在。自从太子被废以来,她就越来越畏缩起来。康熙回来以后,谁都没想到第一夜就翻了她的牌子。德宛还奇怪了一下,然而次日回来以后,贾常在就卧病在床,没几日竟然就没了。

争斗

果然,没几天,大阿哥就受到了重大打击。

虽然身处深宫,对前朝之事不大清楚,不过德宛还是知道了康熙怒骂直郡王勾结八贝勒欲害太子,还发表声明说他绝无立直郡王为皇太子之意,接着,就有个当初红透了半边天的相士倒了大霉。当然一起倒霉的还有八阿哥、六阿哥、九阿哥和十一阿哥。八阿哥被大阿哥连累,康熙斥之为“柔奸成性,妄蓄大志”,并要将其锁拿审问,而六、九两个阿哥是在劝阻的时候被康熙甩了俩大锅贴,而十一阿哥则是直接挨了二十板子。德宛不得不怀疑,这挨打恐怕不只是因为劝阻康熙吧,否则怎么六、九两个就没挨板子呢?是不是康熙知道十一阿哥最近太积极了,才给他这样一个教训?

看着儿子脸上那鲜红的巴掌印,德宛心疼得脸直抽抽。这康熙也太过了吧,不过一巴掌就抽成这样,这该是用了多大的力气呀。难道这些天要六阿哥都顶着这么一张脸见人吗,该多伤这孩子自尊心呀。

“额娘,没事儿,就看着重,其实一点儿都不疼。”六阿哥连说话都不大利索了。

德宛看着六阿哥一边说不疼,一边猛吸气,哪里还忍得住,抱着他就掉上了金豆子。

“额娘,别,别哭呀。”六阿哥傻眼儿了,他可从来都没见过自己额娘掉眼泪的样子,顿时手足无措起来,“儿子真的没事儿,真的。”

“罢了,你以后可别再冲动了。你皇阿玛本来最近就难受,你可别再给他添堵了,啊。”德宛一边儿擦眼泪一边儿交代着,万一这小子再犯浑,这会儿康熙可未必会当笑话看了,只怕直接就一龙爪把他摁没了。

“额娘,你放心吧,儿子又不是傻子。”

虽然六阿哥答应了德宛自己以后一定安分守己做个乖小孩儿,不过在德宛眼里,他的信用早就破产了,便交代了四阿哥和瓜尔佳氏一起看着他。

不久,诚郡王告发了直郡王用魇术诅咒废太子,然后,直郡王就被康熙斥为可“乱臣贼子”。后来在大阿哥府中搜出了镇魇之物,大阿哥的悲剧从此降临了。十一月,大阿哥被革爵幽禁。

惠妃一夜之间头发白了大半,在这以后,德宛就几乎没有再见到过惠妃,据说,她把自己关在佛堂中潜心向佛去了。良妃本来就不太好的身体也迅速垮了下去,德宛见到她的时候,还真差点儿认不出来了,这哪还里是那个艳冠后宫的良妃呀!

德宛叹了一口气,惠妃好强了一辈子,谁会料到她最终却落了这样一个惨淡结局。而良妃更是可怜,没事儿招谁惹谁了,被康熙这个色鬼正法了还要被嫌弃,现在连自己儿子都被嫌弃了,这一下,只怕良妃都不太想活了。不过因为八阿哥的势力还是在的,所以后宫里还没有人敢明着踩她俩。

十一月中旬,康熙召集诸位皇子大臣在畅春园召开了大清朝第一届政治协商会议,并向与会代表充分传达了自己完全民主公开的精神。而这第一届大会的议题就是——太子选举。多民主呀,大家投票表决,选出国家未来统治者。

而德宛突然间觉得自己眼花了,她居然在康熙的身上看到了**的影子,这不就是文革开始之前**使的所谓“阳谋”吗?果然,统治者的思维真的是相近的。

被**蒙蔽的人们,变成了右派,未来的命运,只能看他们的命够不够硬了;而被康熙蒙蔽的人们,好歹暂时还保住了一条小命,没被整死,当然以后可就不一定了。

这一次的结果也确实和历史上一样,八阿哥以高票当选,然后在目瞪口呆中从云端跌落,被盖上了谋求储位的大帽子,还削了贝勒爵位。

而德宛也终于解开了自从自己一直以来的疑惑:这八阿哥应该不会不知道康熙对皇子和臣子结交的忌讳吧,那怎么还这么兴奋的对着康熙展示自己对臣子的影响里呢,难道他不怕康熙认为他是在“逼宫”吗?

答案呢,就德宛这些天所看,八阿哥这只出头鸟显然是属于被出头的性质。

仅仅她知道的,就有六阿哥跟十二阿哥说起的“八阿哥人缘极好,众臣皆欲立八阿哥”,而十二阿哥的嫡福晋就是马齐的嫡女。

而之后马奇、阿灵阿、佟国维都推举了八阿哥。阿灵阿是谁,十阿哥的亲舅舅。佟国维是谁,十一阿哥的岳父。

于是,这结果就很是耐人寻味了,而德宛对八阿哥也真切的生出了几分同情来。虽然他很优秀,但出身确实是一大硬伤呀。瞧瞧他身边围绕着的都是什么人,不是贵妃的儿子就是宜妃的儿子,顺便再加自己的一个儿子,哪个不是心高气傲之辈,对八阿哥未必就是真心的顺服呀。

而四阿哥和十四阿哥现在心里很是舒坦。因为他们选的是废太子,使得康熙现在对他们非常的满意。

接下来,德宛真是不得不佩服康熙编瞎话的本领,或者感慨一下太子在康熙心里的地位。

梦见了太皇太后和赫舍里皇后?谁信呀。与其说她们不满意你废了太子,倒不如直接说你后悔废太子了嘛。德宛在心里撇撇嘴,是不是下次二废太子的时候再做个梦,太皇太后又要你废了这小子了,或者赫舍里大义灭子,给你提供个好借口呢?

不过谁敢对着康熙说个“不”字呢?

废太子就这样被放了出来,重见天日了。

然而令大家都措手不及的是,没几日,康熙又复了八阿哥的贝勒爵位。这就让大家都摸不着头脑了。

德宛也想着康熙的用意,是用一个贝勒爵来补偿八阿哥吗,看着不像呀。或者是对太子还是有些疑虑,所以又把这个能牵制太子的八阿哥又重新提溜出来,互相牵制?

在这样阴森沉重的气氛中,王氏所出的十四格格济兰草草被封为和硕温恪公主,于十二月被嫁去给蒙古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台吉多尔济。大家现在哪里顾得上温恪公主,她的婚礼只能冷冷清清的了。只有惠妃抹了一整天的眼泪,把自己的私房搬了一大堆给她带上。温恪一走,惠妃马上病倒了太医说是抑郁之故,大家也都不能说什么了,毕竟亲子被圈,养子遭厌,养女又远嫁,惠妃的病来得可真是不突然。

虽然这个时候,一切似乎都和以前一样,皇帝也还是那个皇帝,太子也还是那个太子,可大家都知道一切都不一样了。

次年三月,康熙兴冲冲的再次立了太子,不过德宛还真看不出来他的兴冲冲之下还有没有别的东西。

不过,康熙的奖励也足够让担心紧张的后妃和皇子们重展笑颜了。

皇三子胤祉诚亲王,皇四子胤禛雍亲王,皇五子胤祺恒亲王,皇六子胤祚哲郡王,皇七子胤佑淳郡王,皇十子胤(示我)敦郡王,皇九子胤禟、皇十一子胤禌、皇十二子胤祹、皇十四子胤禵俱为贝子;和硕荣宪公主晋固伦荣宪公主。

而最得意的可能就是荣妃了,不仅是因为她的儿子成了亲王,也因为她唯一的女儿成为了康熙皇女中唯一的固伦公主。固伦公主是什么,那可是中宫所出之女才得的封号呀,荣妃的心立时活动了起来。康熙对此给出的理由是今年他生病的时候,“公主视膳问安,晨昏不辍,四十余辰未尝少懈,迨即安之后,乃优旨褒奖”,让不少后妃都暗自撇嘴。要说侍疾的皇子女可不只荣宪一个,三、四两个皇子就不说了,单公主就还有昭惠、温宪、懿静和悫靖呢,她们花费的心力也未必就比荣宪少,可这几个公主却只得了赏赐并没能晋位。那些看德妃不大顺眼的就又开始猜测纷纷了。

可惜,十三阿哥虽然也被放了出来,却没有封爵,这对一向受宠的他来说,真是一个大打击。

德宛拉着他,止不住落泪,嘱咐了不知多少遍。虽然十三阿哥一直保证自己很好,可毕竟是自己养大的孩子,哪里看不出来他的心情。

最后他们要出宫的时候,德宛才想起来最重要的事情,“这是额娘在宫里这么多年积攒的银子,额娘也一般用不着什么花销,这些钱也没什么用处,你们现在日子紧,就先拿去救救急吧。虽然不多,可还能顶些日子的。”说着拿出一个盒子来,里面有六千两银票。又叫人找了些药材、绸缎之类的给他们两口子带回去。

“额娘,这怎么可以。儿子不能孝敬额娘已经很是汗颜了,怎么还能用额娘的银子?在宫里花钱的地方多了,额娘攒些银子不容易,儿子还有些积蓄呢,额娘不必担心儿子的。”十三阿哥两口子已经是眼圈泛红了,声音也有些不稳。

“好了,本宫可不是给你们两个的,这是给本宫的孙儿们的,若不是那些小家伙,你们想都别想本宫的东西。好了,快拿回去吧,要是你们敢让本宫的孙儿们受了委屈,本宫可是饶不了你们!”德宛无法,只得板起脸孔来用身份压人了,不然平日里对着他们她可是很很少自称“本宫”的。

对前朝的事情,德宛可以说什么都不明白,所以她也并不大干涉儿子们的举动,只是每日花更多的时间或是去礼佛或是去陪伴皇太后。

不过,从几个儿子的表情上,德宛也看得出来,现在的斗争很残酷,他们的压力很重。连德宛都隐约听到些杀呀打呀的消息,不过她并不敢特特去打听,只能继续表面超然,内心油煎了。

而六阿哥又在夭孩子了。现在六阿哥的新宠是钱氏,十一阿哥赠的极品美女,不过就是身子弱了点儿,从四十六年到五十年这四年,连生四胎却无一长大,让德宛有些皱眉了。德宛很清楚,六阿哥是在防着十一阿哥,可是死的毕竟是他的亲骨肉吧,与其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