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清朝穿越之德妃 作者:背着壳的蜗牛(48)

时间:2020-10-14 15:40 标签: 自己的 看着 儿子 阿哥 康熙
剩下的事情就是大家一起哭灵罢了。一开始,德宛哭得倒是绝对的真心实意,毕竟一起四十多年了,虽然不但不爱他,还要防着他怕着他日日小心翼翼对他,可要说一点儿感情也没有倒是假的了,因此也是发自内心哭了好一会子
剩下的事情就是大家一起哭灵罢了。一开始,德宛哭得倒是绝对的真心实意,毕竟一起四十多年了,虽然不但不爱他,还要防着他怕着他日日小心翼翼对他,可要说一点儿感情也没有倒是假的了,因此也是发自内心哭了好一会子。可惜眼泪虽多也有个尽头,第二天德宛就得带着特制的手帕来哭灵了。

等到三天后,四阿哥灵前继位成了雍正皇帝的时候,德宛因为这几天的哭灵都头昏脑胀了。

不过德宛还是心里不快的,倒不是因为老四的继位,而是因为宜妃。都这个时候了,宜妃还摆着康熙朝第一宠妃的谱,甚至还给了自己下不来台,德宛就不痛快。不说自己是嗣皇帝生母,就只看康熙临终封她做了皇后,宜妃这样也实在太过不敬。就是心里不满也该想想自己的儿子吧,她可还有三个儿子呢。

做了太后了

这一次,雍正的等级大典可以说相当顺利。一来他的母亲可没有煞他的风景,二来,康熙临终亲笔写下遗诏封德妃为后,很明显的表明了态度,也给雍正的继位正了名,雍正占了个嫡子的名号,也没有什么人再说怪话了。

不过德宛还是很不客气的提前就拒绝了仁寿皇太后的徽号,因为一听这两个字她就直接想到了譬如“人寿”或是“人兽”这样的词来。雍正没办法,又提议改成“慈寿”,德宛一听,这算什么呀,自己好歹是个女人,还是个漂亮的女人,咋一转眼就变“雌兽”了?

雍正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母亲原来这么无理取闹。最后只得让礼部拟了一串儿徽号,让德宛自己去选,德宛看得花了眼,直接叫啥都不懂的小曾孙子替她选了一个“敬穆”,虽然也不怎么好听,但是想了想,似乎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同音词,也就不再挑挑拣拣了。

宣读官读过了奏书之后,鼓乐齐奏,雍正恭恭敬敬对着德宛行了三跪九拜之礼。到了正式上徽号的日子,德宛再次在身上压了厚厚重重的一堆华而不实的身份象征,等着皇帝带着二品以上的大臣来献册献宝,然后接受了皇帝和臣子们的三跪九拜之礼。待他们退出去之后,皇后又领着一串儿妃嫔、公主、福晋之类的来恭贺。

虽然这种事儿吧,挺荣耀的,尤其是看到平日里瞧着自己不大顺眼时常冷嘲热讽的人如宜妃之类现在都得乖乖给自己下跪行礼,心中也难免有了些小人得志之感。可是这样一身行头,自己又是六十来岁的人了,还真是觉得受罪,便没留她们多少时候就打发了出去。

人一走,德宛马上软了下来,让宫女们把自己身上的累赘都卸下来,又端了水来擦了一把才总算清爽了许多。

没多久,雍正就准了诚亲王请将诸皇子中胤字改为允字的上疏,同时又把十四阿哥名字改成了允禵,一偿多年夙愿。又于十二月封了允禩为廉亲王、允祥为怡亲王、允禵为恂亲王、允祹为履郡王、已废太子允礽之子弘皙为理郡王,以隆科多为吏部尚书。

十一阿哥还是赶了回来,对着康熙的梓宫哭得那叫一个肝肠寸断,德宛在这时才第一次见识了十一阿哥对康熙居然还是有这么一点儿孝心的。

而宜妃也因为称病乘软轿见皇帝而受到了训斥。德宛听说以后只是冷笑一声,她以为现在还是以前吗?她是太妃了,宫里已经变了,她再这样下去,倒霉的恐怕不只是她,连她的儿子都落不着好处。

德宛也不管其他,只管在慈宁宫里抱着孙子曾孙子享福,儿媳妇每天来给自己请安时说上几句话,每天看着原先的“姐妹”们对着自己低眉顺目,心情很是舒畅。

一晃眼就到了雍正元年,后宫的册封正是在二月十四日。德宛虽然也知道前朝有些风起云涌之态,不过她相信雍正在当年那样艰难的情况下都能做到那等地步,如今就更不成问题了。也就一心只关心后宫了。

原雍亲王福晋乌拉那拉氏封了皇后,侧福晋伊尔根觉罗氏和年氏都封了贵妃,李氏封了齐妃,格格乌雅氏封了顺嫔,耿氏封了裕嫔,钮祜禄氏封了熹嫔,武氏封宁嫔,宋氏懋嫔,剩下的那些侍妾里瑚图氏、喜塔喇氏、郭氏、张氏等俱封贵人。

又封了大阿哥弘晖为荣郡王,四阿哥弘昶、五阿哥弘时、六阿哥弘煦为贝勒,又追封齐妃所出皇二女为和硕怀恪公主。

过了段时间又传出了些流言出来。

一则是先皇本不欲立雍正为帝,其属意之人本为十一阿哥。两封继位和封后的遗诏都是被雍正改了的。这话虽然可信性不强,大家也不敢多说,可居然还是传了开来。

另一则是关于年家的,什么年氏受宠,年羹尧又为皇帝所倚重,若是年氏这胎生下皇子,只怕未来的嗣皇帝就说不准是谁了。

这两则流言都挺无稽的,甚至有些好笑,可德宛却一点儿也笑不出来。直接叫了皇帝过来。

“皇帝,最近宫里的流言你听说了没有?”

“什么流言?朕并未听说。”雍正脸上似乎就写了“我没说谎”四个大字。

“许是皇帝这些日子太过勤政,未必注意得到这些,还是回去好好查一查才是,毕竟咱们皇家事务被人这样胡来传来传去,实在不像话得很。”“不过,哀家看着,先帝所剩的妃嫔中,履郡王之母定嫔侍候先帝多年,很是个谨慎的,在嫔位这么多年,也该晋封了。十六和十七阿哥的额娘密嫔和勤嫔,也都是宫里的老人了,况且还生了那样好的两个孩子,也升一升吧。还有你那几个年幼的小弟弟,也要好好教导了,以后也许还能有些本事,能帮衬帮衬你们,他们的额娘你看着办吧。”对这些安分的弟弟们施施恩,也能再得几个助力。

“是,儿子也有事儿要跟皇额娘商量呢。先帝之前就说过,要太妃们随了各自的儿子住,儿子这不就来请皇额娘的示下了吗?”

“既是先帝的意思,你照办就是了。其他的还好说,就是惠妃,直郡王已经被圈了,总不能叫惠妃跟了儿子去受苦。正好廉亲王也是惠妃养大了,良妃又早早去了,不若让惠妃去廉亲王府上好了。”

“是,儿子也正有此意。”

两人不过说了些话,忙得团团转的雍正就马上又处理朝政去了。德宛并不相信这个习惯于把一切握在掌心里的人能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不过看他的样子,大约是有他的自己的考量的吧。

不过,十一阿哥,年氏,只怕会没有什么好果子吃了吧。也不知道这是那些八爷党一起做的还是只十一阿哥那一派做下的好事儿。待会儿得叫老六来问问。

雍正做事果然有效率,尤其是这种施恩于下的事情。册封后宫没几日,雍正就晋密嫔为皇考密妃、勤嫔为皇考勤妃、定嫔为皇考定妃、通贵人因其女婿策凌有功晋通嫔,还有几个生了二十至二十四皇子的几个庶妃都被尊为了皇考贵人。儿子已经分了府的可以跟着儿子出宫一起居住。

当然,雍正要施恩的话自然不会只有这么一点儿,公主皇子们也都是为大清做了贡献的,也要晋封。于是几个还尚在的姐妹们,无论是否同母所出,都晋了固伦公主,连已经薨了的和硕纯悫公主也因为额驸策凌有功而被追封固伦纯悫公主。而允禄过继于庄亲王、允礼封果郡王、允禑封贝子。

“皇上和娘娘的恩典,臣妾感激不尽。可庄亲王……”密妃眼泪汪汪的看着德宛,一副娇弱可怜的模样。

德宛皱了皱眉,美人蹙眉是美景,可密妃四十大几的人了,还作出这样一番模样来给人看,这根本就是想着法子恶心人呢是吧。难道康熙以前就喜欢她这样的吗?真不愧是千古一帝,连喜好都与众不同。说实在话,虽然她跟宜妃不怎么对付,可平心而论,她还是觉得宜妃的性子比密妃要好许多的,至少爽快、利落,没那么多腻腻歪歪劲儿让人恶心。然后再一个个数过去,突然发现,似乎康熙早期嫔妃的性子不是爽利就是安稳的,而后期嫔妃的性格多是柔弱或是娇媚的,德宛这才觉得,康熙的眼光是越来越退步了。不过幸好在挑选继承人的方面,他还是很有眼光的,不然德宛真能哭死。

“好了,”德宛忙打住她未说完的话,实在不想听她说出什么不想听的,“密妃,你在宫里也待了三十多年了,这君无戏言是什么意思你不会不知道吧?圣旨已经下了,自然不可能再有更改,再说,这是皇帝的恩典,你该谢恩才是。”

密妃嘴唇哆嗦半天,哪里能说出什么谢恩的话来。她生了一女三子,长女已是没了,幼子也夭折了,两个儿子里长子眼看是靠不住了,本来还庆幸还有一个次子能依靠,哪想到皇帝一张口,这次子就不是自己的了,变庄亲王的过继子了。那自己以后怎么办?自己以前一直瞧不起的勤妃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跟着果郡王做她的老祖宗去抱孙子玩了,可自己难道要跟着那个一个劲儿跟老九他们搅和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惹祸上身的长子去住吗?

“好了,王妹妹,你也该准备准备出去含饴弄孙了。虽然允禑爵位不高,可他还小呢,等以后长大了,为皇帝为朝廷出了力立了功还怕没有爵位封吗?况且允禄虽然过继出去了,可毕竟是你肚子里出来的,还能不认你不成?在外面,母子之间时常见面,也让允禑和允禄多走动走动,原本好好的亲兄弟硬是被人拆开不得亲近,想来妹妹心里也是担忧的。现在可好了,有你在外面看着,想来也没有什么魑魅魍魉的能再间了他们哥儿俩了,毕竟疏不间亲,你说是不是?”

“没错,太后说的是,臣妾自当好好看着他们,娘娘放心。允禑他必是一时糊涂,现在想来已经是清醒了的。”王氏这时候已经重新燃起了斗志,一定要把自己的长子从泥潭里拔出来,万不能再让那些人带累了他。

作者有话要说:番外:改名记

这日,小四正式准备教小十四写字。

先写什么?

当然先学写名字了。

来,小十四,哥哥告诉你,这就是你的名字,来跟着哥哥写,胤祯。

咦?怎么觉得有点儿别扭呢?再看一遍,没写错字呀。

到底哪儿不对劲儿了?

啊!我知道了。

祯,这个字有问题,我的弟弟怎么能叫这样的名字呢?

皓祯呀,那个无耻的家伙也叫祯呀。

再一想,好像十三的名字也被他们家用了。

不行,我弟弟这么可爱怎么可以用这样的名字。小四毅然起身往乾清宫为弟请命去了。

去做什么?

这还用问呀,当然是要跟皇阿玛说明一下情况,给弟弟改名儿。

可惜,乘兴而去,败兴而归。小四摸着后脑勺上的亮晶晶的凸起,心下郁郁。

皇帝拒绝了?当然没有,改名这种事情还是发生了。

第二天,皓翔就改名叫皓强了,而皓祯呢,墓碑上抹去了祯字,改上了一个渍,皓渍。

这种事情,哪有皇家为了避他们的名字的,应该是别人改名才对嘛。康熙如是想。

可小四还是非常郁闷,他是个有洁癖的人,物质加精神的洁癖。在他看来,这名字虽好,却已经被那样的混账弄脏了,怎么可以给自己弟弟用?

以后,小四再没叫过小十四的名字。

以后一定要给他改名儿,太子爷答应了的,以后一定会帮自己这个忙的。为此小四私下翻烂了字典。

禄字不错。可没几年,十六用了。

礼字也不错。可没多久,十七用了。

祎字很美好。可很快的,也有主了。

小四悲愤了。

我只是想给我弟弟起个好名字,怎么就这么难!

手段
<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