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清朝穿越之德妃 作者:背着壳的蜗牛(49)

时间:2020-10-14 15:40 标签: 自己的 看着 儿子 阿哥 康熙
>想来最近的推恩还是有些效果的,至少在几个月后,雍正提起允禑的次数也开始慢慢增加了,想来密妃和庄亲王做了不少工作。 而令德宛没有想到的是,宫里那阵子的关于十一的流言,竟是出自宜妃和允禟的心腹何玉柱和秦道
>想来最近的推恩还是有些效果的,至少在几个月后,雍正提起允禑的次数也开始慢慢增加了,想来密妃和庄亲王做了不少工作。

而令德宛没有想到的是,宫里那阵子的关于十一的流言,竟是出自宜妃和允禟的心腹何玉柱和秦道然。

“怎么可能?”宜妃瞪大了眼睛,满脸惊骇,“何玉柱,这是怎么回事儿?你这狗奴才是想陷本宫于不义吗?”

何玉柱看着宜妃的眼神满满的都是忠诚,然后转向了雍正,“皇上,这些不关主子的事儿,都是奴才自己的主意。先前奴才听说先皇看重十一爷,大家都说先皇是要传位给十一爷的。如今皇上登基,奴才才知道那些人的话是做不得准的,先皇的心思哪里是别人猜得到的。后来就跟几个老伙计感慨了一番,怕是这样以讹传讹传出来的。后来奴才见传得越发不像了,也知道事情的厉害,可奴才怕死,不敢作声。现在奴才也不敢再狡辩什么了,只求皇上和太后相信,这事儿真的跟宜妃娘娘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奴才愿意以死为证。”

话音刚落,何玉柱身旁的一根柱子就染上了血红。

雍正怒极了,指着倒在地上的何玉柱气得手指都在发抖。当着皇帝做出这种不敬的事情,何玉柱就是死了也得不了好去,被证实已经没气儿了的时候,还被拉了出去鞭尸。

秦道然显然被何玉柱的死吓呆了,看着何玉柱被人拉出去,顿了好一会儿,突然大叫起来:“我不要死,我不要死!皇上,奴才招了,奴才什么都招,皇上……”

他能说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瞪着眼睛,看着胸口多出来的那一抹寒光,他抬头看向允禟,“主子……主子……奴才不……”话未说完,已倒地身亡。

允禟却已经彻底瘫了。倒不是因为没见过死人,他见的死人多了去了,直接或间接死在他手上的也不少。可他惊呆的原因是,杀死秦道然的人正是自己身后的亲信太监。

那太监杀死秦道然之后,趁着大家还未反应过来,也自尽了。

查到这里,线索就全都断了。可宜妃母子还是没能逃脱雍正的怒火。宜妃被幽禁于寿安宫后殿之中,虽然并未克扣份例,却不得随意出入,服侍的宫人也有了严格的限制。而允禟和允禌也被禁锢于府邸。但恒亲王允祺并未受到波及。

德宛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以他们母子的本事,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被查出来?而宜妃和允禟那诧异的神色也不像是装出来的,似乎他们是真的不知道。欲要跟雍正说说,又觉得以他的精明未必就真的不知道。皇帝已经很累了,德宛也不愿意再打扰了他,也就放到了一边儿,反正就算真的不是他们做的,他们的心里也确实是不服雍正的,德宛可不想给儿子找麻烦。

对于宜妃的遭遇,同情的少,幸灾乐祸的倒更多一些。

“老八,你这样做不会有事儿吧?”惠太妃很有些焦急。她已经圈了一个儿子了,可不希望再失去另一个。

“额娘放心,儿子这也算是向皇上投诚吧。”廉亲王眼神一暗,脸孔狰狞起来,“儿子只是把他们当日对我们母子所做的,再还给他们而已。”他想起自己的身体,若不是他们竟然收买了自己最信任的贴身太监,自己也不会中了毒,变得体弱多病。一个皇子,一个拥有雄心壮志的皇子,变得连骑马打猎都困难了,便是不小心吹了风都要当心会不会受寒,还能有什么前途,自己除了灰心还能有什么选择?这次就让他们也尝尝信任之人叛变的感觉。不过这样也好,至少雍正还是知道自己的情况的,只要自己安分一些,对他表明了态度,他也未必会为难自己这个跟废人没什么两样的弟弟了。

惠太妃叹了口气,又想起了她的大阿哥。那样聪明优秀的儿子,却被允禌那个笑里藏刀的小贱种给毁了,她真是恨不能亲手撕了宜妃母子为儿子出了这口恶气才好。

以前的老姐妹都离了宫,剩下的都是无子的或是儿子还小的。一开始这种尊贵的感觉还能让德宛爽一把,再加上雍正虽然事务繁忙,可仍坚持没日来问安,这都让德宛心情很是愉悦。可架不住时间长了,日日都是一样的过,早早起来接收请安,然后和媳妇儿或是太妃之类的闲聊,然后就是逗弄孩子,又不像从前总是把身体那根弦绷得紧紧的,时日久了,德宛也就觉得日子变得没趣儿了。

不过,这一天,德宛却是见到了一个第一次出现在她这慈宁宫的身影。

“年贵妃不是身子不好吗?怎么不好生休养着?”看着年贵妃形容憔悴的样子来,德宛却根本生不出什么怜惜来。想想她兄长的所作所为,再想想她素日的做为,总觉得这个年氏根本配不上贵妃这个头衔,可惜雍正还要继续捧着年羹尧有用处,她还不能太不给皇帝面子,万一坏了儿子的事儿可不好。但心里堵着一股子气,看年贵妃就更不顺眼了。

“给太后请安是臣妾的本分。之前臣妾身子不好,怕病气冲撞了太后,现在既然已经好了,臣妾自是要来尽孝的。”年贵妃声音娇娇柔柔,让德宛想起了年轻时候的密妃来。

“是吗?倒是让贵妃多心了。不过哀家听说年贵妃身子不好,平日里就是三日一小病,五日一大病的,这身子太弱可不好,还是多休养才是。平日里也不必到哀家这儿来了,你的孝心哀家知道了,不过若是因为到哀家这里来让你这身子又出了什么问题,哀家也担不起这责任呢。”德宛在“又”字上加重了语气。前些日子年贵妃生下个死孩子,结果也把自己虐待成一副死人样。出了月子跑到齐妃那里一趟,回去就说自己又病倒了,倒还得齐妃被训斥了一顿。

看年贵妃还想说什么的样子,德宛直接越过她,看向了齐妃,“齐妃,你的身子没事儿吧?前两天哀家听说你像是被人过了病气,是怎么回事儿?哀家听得糊里糊涂的,这宫里都是懂事的,谁会病着还往别人宫里跑,你没被过了什么病气吧?”

“蒙太后关心,臣妾无事。”齐妃小心回道。

“也是,哀家看你素来身子就好,不像那些病西施风一吹就倒的。这人哪,最大的福气就是身子好,看你们一个个身子好,哀家就高兴了。不过以后也要小心一些,免得被那些没眼色的给冲撞了,可记住了?”

齐妃虽然力图保持端庄,但一直往上飞的眼角眉梢却泄漏了她飞扬的心情。

“皇后,”德宛看向皇后那里,“你是一宫之主,又素来是稳重能干的。这宫务交给你哀家也是放心的,不过宫里不比府里,你也不能再和以前一样心慈手软了。只有后宫平静了,皇帝才能更好的处理朝政,皇后你的担子可不轻啊。”

“是,臣妾明白。何况还有皇额娘坐镇呢,臣妾便是有什么不懂的不还可以请教皇额娘吗?”

“你倒是净想着偷懒了。可哀家年纪大了,谁知道还有几年呢?你也要尽快上手才是。”记得历史上德妃的命就不是很长,德宛对自己能活多久可一点儿都不确定。

“皇额娘!”皇后一惊,马上带着一众嫔妃跪了下来,后面的嫔妃们也满脸慌张叫着“皇太后”跪到了地上。

“你们这是做些什么?”雍正来得倒是时候,一进来就看见自己的后妃都跪下请罪的样子,便以为她们做了什么冒犯了太后,心里不高兴了。

“罢了,不过哀家白白发句感慨,倒把她们吓得这可怜见的。起来吧。”德宛知道自己虽然是随便说的,却足够把她们吓到了。

“皇后留下,其他的都下去吧。”雍正看来是有正事要说,其他妃子虽然想多见见皇帝,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皇帝有什么事?”德宛想了想,雍正能跟自己商量的只能是后宫这一亩三分地的事情,却想不出来会是什么事情。

“皇额娘,儿子想着,二哥从前也是深受皇考宠爱的,如今看他这样,心里实在难过。二哥儿女众多,挤在咸安宫里只怕日子也不好过,儿子想着从那些格格里挑出一个乖巧懂事的,儿子养在宫里,也能稍稍安心些。还有八弟,皇额娘也是知道的,被人害到如此地步,身子越发差劲儿了,儿子看了也心酸。他只有一儿一女,弘旺还好,那小格格生母又没有名分,皇额娘您也知道老八那个福晋的,儿子想把八弟的小格格也接到宫里来养着。既全了兄弟之情,又有女孩子们陪着皇额娘解闷儿。皇额娘您看怎么样?”

怎么是廉亲王的女儿?德宛愣了一瞬,便想通了,只怕这兄弟俩在私底下恐怕也达成共识了。也是,廉亲王现在的身体状况,对他也没有什么威胁了,雍正倒不如卖一个好,他自己也能有个和亲的工具,倒是一举两得了。

这种事情,雍正怕已经是决定了的,恐怕现在也就是跟自己打声招呼,显示出自己也是尊重太后的意思的,德宛自然不会白目到驳了皇帝的面子,笑容满面的答应了。

之后便又是一番母慈子孝了。

结局

也许是德宛给足了雍正面子,雍正自然也愿意让德宛有面子。

没几日,廉亲王的小格格毓秀就送了来,一起来的还有废太子的六、八、九三个格格,这就是让德宛自己挑选喜欢的孙女儿的意思了。

德宛看着廉亲王家的毓秀,想着真不愧是良妃的孙女儿,和良妃长得像极了,那样精致的五官,斜飞的凤眼,真是把妩媚娇俏演绎到了极致,现在又正是十六岁这样花儿一般的年纪,实在是让人看着就赏心悦目。

而废太子的三个女儿,为首的是年纪最大的六格格,容貌虽不及老八的女儿,却也称得上是个美人儿了,只是身子有些单薄了,皮肤也过于苍白了,再看她笔管条直的站在那里,一举一动都很有风范的样子,想像她出生后正是风云变色的时候,她的额娘唐氏居然还能把她教得这样好,便觉得很是难得。尤其是看到那两个小些的格格的时候,德宛对唐氏教导孩子的能力就更加肯定了。八格格和九格格都是八九岁的年纪,本来也该是懂事了的,可也许是这些年过的真的太苦了些,生得比六格格瘦弱了许多,脸色也不大好,站在那里头垂得低低的,隐约看着似乎有些发抖的样子,让人很难不生出些许怜悯来。

“这孩子,真真可怜见的。”德宛叹了一声。

“可不是,好歹也是咱们皇家子孙,可惜……”一旁坐着的惠太妃也很是感慨。她本是不放心孙女儿才跟了来的,现在看看这几个,多年吃斋念佛吃出的慈悲心肠开始发作了。孙女儿进宫也算有了个不错的身份,只是弘旺也大了,不能总是承欢膝下了,自己就有些寂寥了。又想想,反正老八已经和皇帝和解了,若是自己想带个年幼的女孩子回去养只怕皇帝也不会想东想西的,自己不孤单了,也省了这好好的女孩子受罪,真是一举两得。

德宛叫了六格格上前来,问了起来,“你叫什么名字?”

“回皇太后,奴婢叫做佳琦。”想着额娘对自己的嘱咐,要自己一定得到太后的喜欢才能有活路,她就下定决心一定不要再回到那个地方。如果自己能够得到太后和皇帝的喜欢,也许能惠及额娘和弟弟,让他们的日子也好过一些。

“佳琦,倒是个好名字。”不只是长得好,规矩好,更重要的是她的年纪也足够大了。雍正的女儿本就不多,现在唯一的一个年纪太小,若是用于指婚,自然选个年纪大些的好。

等只剩下德宛和惠妃两个的时候,惠妃笑道:“太后,娘娘,臣妾和您几十年的姐妹了,今儿有一个请求,臣妾也就不拐弯儿抹角了。”惠妃清楚德宛最喜欢爽利的性子,也就直说了。

“你我姐妹,有什么直说就是,可是放不下毓秀?”德宛道。

“毓秀能被皇上看中收为养女那是她的福分,臣妾只有欢喜的。只是弘旺如今也大了,臣妾倒觉得孤寂起来了。方才又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