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清朝穿越之德妃 作者:背着壳的蜗牛(5)

时间:2020-10-14 15:40 标签: 自己的 看着 儿子 阿哥 康熙
姑往这儿一站,可不就是一出戏嘛,还是出有名的呢 “还有我们苏麻的份儿?德妃给哀家说说,是哪出戏?”太皇太后还真来了兴致。 “回老祖宗,这答案可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就叫做《窦娥冤》。”德宛做出
姑往这儿一站,可不就是一出戏嘛,还是出有名的呢!”

“还有我们苏麻的份儿?德妃给哀家说说,是哪出戏?”太皇太后还真来了兴致。

“回老祖宗,这答案可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就叫做《窦娥冤》。”德宛做出一副含冤受屈的窦娥样来逗太皇太后开心。

“呵,”太皇太后笑了出来,“这么说德妃变窦娥了?”德妃的模样,做这样的表情,还真是引人发笑,完全不搭调,太皇太后乐了。

“岂止呀”德宛耷拉着脸,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臣妾这是比窦娥还冤呢!人都说‘心宽体胖’,看看臣妾这身形就知道臣妾是个心宽的了,哪能像苏麻姑姑说的那样小气?再说了,臣妾虽然不能像苏麻姑姑那样自小就伴在老祖宗身边沾您的福气,可臣妾跟着老祖宗这么些年,就是个没福的也变得有福了,不看别的,就看臣妾这张脸,可是老祖宗亲口说的‘有福气的好面相’呢。”说着还指了指自己那张银盆一般的丰润面庞。

“得了,哀家可总算是知道你这猴儿成日在哀家这而杵着不走是怎么回事儿了,原来是为了这个,以后哀家不给你沾了。”太皇太后做出一副要远离德宛的样子来。

“老祖宗真是小气,您这福气全天下都沾得,怎么臣妾就不能近水楼台一下了?不过呀,老祖宗您就是不要臣妾,臣妾也有的是法子。您身边儿不还有苏麻姑姑吗,她跟了您多少年了,这福气呀也绝对少不了,臣妾就在她身边蹭一蹭就够使了。要是老祖宗把苏麻姑姑看紧了,臣妾大不了就在您这慈宁宫赖着了,臣妾赖一辈子,就不信老祖宗挡得了一年两年,还能挡得住臣妾十年二十年不成?”说着,拉住苏麻就不放了,还真是一副无赖模样,直让人哭笑不得。

“得啦,别在这儿叫屈了,哀家现在就挡不住你这猴儿了。看你平时那一副锯了嘴的葫芦的样子,这会子倒是油嘴滑舌了。”太皇太后看着德宛,笑得牙不见眼。

“臣妾这嘴呀,最会扬长避短了。和姐妹们在一起,她们都是能说会道的,臣妾可不就是笨嘴拙舌了吗,还不如真就什么都不说,也显不出臣妾嘴笨来。现在姐妹们不在,老祖宗和苏麻姑姑哪里会跟臣妾这样的小辈抢风头,就是臣妾前言搭不上后语的时候,您二位都还会给臣妾搭座桥让臣妾顺顺当当过了呢。不在这个时候显,臣妾可就再没机会显摆了。”

看太皇太后现在心情大好,德宛和苏麻对视一笑。四阿哥拉着哈宜呼在太皇太后两边说笑逗趣,插科打诨,以期老祖宗忘了刚才的低落。

当四阿哥带着满脸的笑意回到承乾宫,看到的就是佟佳皇贵妃那张冷肃严厉的面孔。

“胤禛,你今天下午上哪去了,这么晚回来?”

“回皇额娘的话,儿子今天下午去慈宁宫孝敬老祖宗去了,陪老祖宗吃了饭,说了会儿话,没注意到时间,累皇额娘担心,是儿子不孝。”四阿哥跪下,强自镇定的伏在地上。

“是吗?孝顺太皇太后是好事儿。在那儿的还有谁?”

“回皇额娘的话,还有哈宜呼妹妹和德妃娘娘。”他分明看到在自己提到“德妃娘娘”四个字的时候,皇贵妃的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

“你这段日子经常去慈宁宫尽孝?常能碰到德妃吗?”

“是,儿子常去慈宁宫,有的时候会碰到德妃娘娘去看望老祖宗和妹妹。”四阿哥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皇额娘是不是不高兴了?

“本宫听说,前段时间,你曾经去过永和宫?可有此事?”皇贵妃的脸冷,声音更冷,硬邦邦的刺得人生疼。

筹谋

“本宫听说,前段时间,你曾经去过永和宫?可有此事?”皇贵妃的脸冷,声音更冷,硬邦邦的刺得人生疼。

四阿哥顿时僵住了。那一次是他小心翼翼把身边的人都甩开了才去的,难道还是被皇额娘的人……而且,这是皇额娘第一次对着自己用了“本宫”这两个字,他惶然了。“回皇额娘的话,儿子只是无意中走过永和宫附近,儿子是不是做错了什么,要是儿子真的有什么地方错了,还请皇额娘责罚。”

皇贵妃彻底怒了。错了,责罚,她难道要说他错在去见亲额娘吗?被自己养大的儿子堵的回不了嘴,这还是第一次。硬生生压下这股气去,皇贵妃看也不看四阿哥一眼,“没什么,本宫只是关心一下四阿哥。好了,时间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四阿哥走出正殿,才发现自己后背满满的湿湿的全是汗。

“果然不是亲生的就不行,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瞧他这副模样,哪里靠得住?这些年在他身上花的心思,本宫还不如喂了狗呢!养只狗还会冲本宫摇尾巴,养了这么个玩意儿,只怕哪天扭头就能咬死本宫!”皇贵妃气得脸都青了。想起小时侯的四阿哥,什么都不懂得,把自己当亲额娘,那时候自己也以为将来有了保障,也曾真心关爱过他。谁知道,孩子长大了,翅膀还没变硬就留不住了。想起这些年来付出的心血,皇贵妃越发认定了四阿哥是只中山狼了。

“好娘娘,您快别伤心了,为了他,不值得。您这副模样,奴才心疼呀。这宫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孩子。这次就算咱们长个记性,下次,就让那生母再也没可能冒出来跟娘娘争也就是了。”皇贵妃的心腹李嬷嬷忙贴上来给她出主意。

若说皇贵妃刚才只是伤心失望,自己养大的孩子居然跟自己离了心,还光明正大的撒谎骗自己,一时受不住说了气话而已,过段时间说不准还要使劲把孩子拉回自己这边来。可李嬷嬷这话一说,倒把她的心思又搅活了。这个养子靠不住,自己宫里可以再出一个,她能抬举了乌雅氏德宛,也能抬举了别人。到时候,留子去母的法子多的是,只要没了生母,那孩子也只能乖乖跟着自己一条心了。想到这儿,皇贵妃简直恨死了自己,这么简单的事情,当初怎么没想到。如果当初结果了乌雅氏,就没有今天的麻烦了,反正生孩子不就是在黄泉路上走一遭吗,谁能找出错来。

“咱们宫里,有没有长相不错的,性子伶俐些的?”皇贵妃已经重新理清了思绪,开始了新的谋算。

“回娘娘的话,虽然像之前的乌雅氏那样出挑的不好找,不过奴才看,倒是有两个不错,一个是娘娘身边的大宫女彩霞,一个是在后殿的小佩。彩霞各处都不错,只是心眼儿太活,只怕也是个想往上爬的,咱们呀,可以利用这一点。那个小佩,原先是安排在乌雅氏身边的,这几年样子长开了,也有了几分姿色,举止似乎也越来越像当年的乌雅氏,乌雅氏的经历她都是见过的,奴才可不信她就真的不动心,不然何必处处模仿呢?”

“恩,那你明天就把叫小佩的调到本宫身边儿来,本宫还要再看看她们两个。还有四阿哥,先别亏待了他,毕竟那两个还不知道能不能生出儿子来,这一个咱们也不能贸然就放弃了。等那两个有了消息再说吧。”不过想到那张和德妃越长越像的脸,她开始不舒服了。

突然,“咯哧”一声传来,两人一惊。李嬷嬷忙出去查看。

过了一会儿,李嬷嬷抱着一只白猫回来道,“娘娘别担心,就是团圆在外面呢。怕是团圆见不到娘娘,出来找娘娘呢。”

可惜,李嬷嬷没看到,当她抱起团圆回转殿里的时候,不远处的矮树丛中,那个失魂落魄的小小身影。

小佩最近很快活。因为几年前服侍过乌雅氏,所以不得人待见,她是知道的。偶尔她也会不平,同样都是宫女,为什么有的人能高高在上,她却要伏低做小。尤其是,这几年自己越来越好看的情况下,自冤自怜的心情就更家一发不可收拾了。

而最近,突然之间,自己就走了好运。先是被调到了前殿,再来又被皇贵妃娘娘看中做了贴身宫女,有的时候,她甚至觉得娘娘看自己和看大宫女彩霞的眼神是一样的。甚至,和当初她看乌雅氏的眼神也很是相象。想到这儿,她突然有些激动了起来。她还记得,当年乌雅氏也不过是一个端茶倒水的供人使唤的人,不过是运气好,一夕承欢就有了小阿哥,娘娘也看得起她,那样抬举她,那个曾经和自己没什么两样的人如今已经是四妃之一了。也许,如果自己能够被娘娘看中的话……

当然,她也不是没有烦恼。近来四阿哥似乎有点怪怪的,看她的表情很不对劲。有的时候让她有种被冰锥子钉到心里面的感觉,像是在看死人一样。可是再细看,还是那个安安静静的孩子。于是,她只能在心里嘀咕,真不愧是那个女人肚子里爬出来的,一样的怪里怪气。

虽然皇贵妃嘴上说暂时不放弃四阿哥,但是终究有了芥蒂,再难像从前那样揣着真心待他。而四阿哥面上虽和从前一样恭敬,心里却开始觉得原来自己皇额娘是这样一个可怕的女人。两人看起来还和以前一样,母慈子孝,然而真正的情形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四阿哥仍然常去慈宁宫陪伴太皇太后和哈宜呼。康熙看太皇太后被这两个小鬼哄得心情很好,而且四阿哥的功课也没有落下,于是便也纵容他日日赖在慈宁宫里。太皇太后年纪毕竟大了,朝廷也没有什么难以解决的大事,宫内皇贵妃也是兢兢业业丝毫不敢松懈,太皇太后也就把大半心思都收了回来。这时候,小孩子是最能打动她老人家的了,于是,在四阿哥有心的讨好和德宛的推波助澜下,四阿哥终于成为太皇太后心里除了太子和哈宜呼以外分量最重的孩子。

“四阿哥,主子吩咐奴婢跟您说一声,呆会儿主子会想法子劝皇上去慈宁宫。”照例是轻轻的一声,四阿哥微微点头,向慈宁宫行去。这些日子,他和皇额娘关系有些冷淡,于是他见到皇阿玛的机会也少了很多,这个月,除了在上书房他甚至一面都没有见到皇阿玛。宫里的孩子,最清楚的就是皇宠的分量,虽然现在皇阿玛还看得见自己,可这样下去,皇阿玛很有可能把自己忘在脑后,毕竟,他的儿子可不只自己一个。而皇额娘,当初可以让自己得到皇阿玛的注意,那么现在,让自己在皇阿玛的视线里消失想必也不是什么难事。他除了求助于额娘以外,再想不出其他的法子了。他真的很想见皇阿玛。

永和宫

德宛和康熙正哄着胤祚吃德宛新做出来的小点心,小萨伊堪在一旁喝着奶糊糊。

“娘娘,奴才刚刚看见四阿哥了呢!”人还没进来,声音倒先飘了进来。晴雯笑着闪进殿来,才发现康熙坐在上首,顿时一个哆嗦,跪在了地上。

“行了,你们主子性子软,倒把你们一个个惯的越发没了样子。”康熙知道晴雯是德宛身边最得力之人,因着爱屋及乌,也素来由着她,最多就是说上几句罢了。

“请皇上不要怪罪晴雯了。臣妾看晴雯也是一片忠心,因着臣妾不能常与四阿哥见面,晴雯每次在外面听说或是见着了四阿哥如何如何,总要回来和臣妾说上一声,可见她对臣妾是用心的,臣妾心里也是感念的。”

“恩,不错,肯为主子着想,是个好丫头。好了,你说说你看见四阿哥怎么了?”康熙心情很好,看晴雯就更顺眼了,连那张平凡无奇的脸孔上似乎都写上了“忠仆”二字。

“回皇上的话,奴婢看到四阿哥似乎是往慈宁宫的方向去的。”

“皇上……”德宛一双大眼直直盯着康熙,眼中写满了恳求。

康熙想想德宛也怪可怜的,虽是母子却不敢多见,便软了心肠。说实在话,他自己都觉得皇贵妃做事有点儿过分了,宫里养别人儿子的也不是没有,却没见哪个硬拦着不许见生母,更不许知道生母的。况且,现在天色已经不早,康熙基本上很少会在这个时间去慈宁宫,这个时候,慈宁宫通常是最寂寞的,这样一想,就觉得四阿哥是真的孝顺,想去陪老祖宗打发无聊。

至于德妃,康熙在这种感性的时候可绝不会怀疑自己喜欢的妃子会算计自己。如果德妃可以引着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