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清朝穿越之德妃 作者:背着壳的蜗牛(53)

时间:2020-10-14 15:40 标签: 自己的 看着 儿子 阿哥 康熙
多摸几下,多亲几口呢 “那可不,要不然怎么十七八岁还嫁不出去呢?这种女人,男人玩一玩自然是一万个愿意的,可娶回家的话,谁乐意当只现成的绿头乌龟呀?万一养个儿子还不知道是谁的可怎么办,啊,你们说?”
多摸几下,多亲几口呢!”

“那可不,要不然怎么十七八岁还嫁不出去呢?这种女人,男人玩一玩自然是一万个愿意的,可娶回家的话,谁乐意当只现成的绿头乌龟呀?万一养个儿子还不知道是谁的可怎么办,啊,你们说?”

“爷还听说呀,这新月格格跟别的女人不一样。人家都是姐儿爱俏,她可倒好,就爱那种年龄大些的,能够当她爹的最好。你说呀,我还真没见过这种女人呢!”

“嘿,你还真别说。这新月格格喜欢年龄能当她爹的。她亲爹可是喜欢她喜欢得紧,喜欢到什么荒唐事儿都做得出,这格格又老大年纪不出嫁,你说,这父女两个,是不是……啊?”

“嘿!没错!有道理,太有道理了!你小子,真有你的!”

“你说这新月格格,怎么不是咱们京城的格格呀,咱们也能尝尝格格是啥滋味,你说是不?”

“哈!滚一边儿去!你个下流玩意儿!也不撒泡尿照照!”

“咋啦,她能卖骚,咱还沾不得?那窑姐还得出银子呢,这个,谁知道要不要钱呢!”

“管她要不要钱,她要卖,老子准第一个上去!”

“就你那德行?你行吗你,可不要到时候连个妞儿都弄不了,还得老子帮你去!”

“哈哈哈哈……”

“要说咋也轮不到你吧,那去荆州打仗的将军和当兵的可不得比你早呀?”

“就是,人家一到了地头儿上,可不就有香喷喷的王府格格抱了嘛。妈的,早知道老子也参军去,能玩一玩格格,这批兵哥儿可真他妈好运气!”

李尔佳府

“老爷,这几天外头传的乱糟糟的。虽然不知道真假,可您也千万躲这个什么新月格格远一点儿吧。你也知道流言这玩意儿,没的事儿都能说的有鼻子有眼睛的呢,何况这种事,还是大家都最爱捏造的。”纳喇氏紧张的嘱咐着丈夫。

“你放心,”纳穆点点头,“不管怎么说,那都是皇室的格格,我自然是能远着点儿就远着点儿的,哪有硬往上凑的,你把爷看成什么人了?”

“我这不是担心吗?毕竟流言猛于虎呀。”

流言还在慢慢扩散,最后,不知怎么的,居然连宫里也传开了。

“这是怎么回事?”听到了这种污言秽语的皇太后愤怒了,第一次发了脾气,摔了杯子。

下面的妃嫔们顿时跪了一地,战战兢兢,惟恐被怒火扫到。

太后目光扫了一圈。低分位的妃嫔管不了,再看贵妃和四妃。贵妃最近病歪歪的管不了事了,连太医都说得好好静养着。德妃正忙着照顾二十一阿哥,陈氏几个月前产下的二十一阿哥正在生病,她哪有精力管后宫的事呀。宜妃自己的养子二十阿哥最近身体也不大好,大约也着急上火担心孩子呢。就剩下惠妃和荣妃了,这两个没用的,白做了后宫的老人了,连这点儿小事儿都做不好。

“惠妃、荣妃,这事就交给你们了,回去以后马上给哀家查个清楚,谁再敢混说,决不轻饶!听见了没?”

“臣妾尊旨。”惠、荣二妃振作精神。这回太后专门指明由她们管理,看来太后还是信任资历深的老人呀,两人在心里暗自嘀咕,发誓一定要做出个样子来向太后邀功。

新月格格

纳穆现在万分后悔。既然发现端王府已经死差不多了,就少了两姐弟,又找什么,就当已经死了也就罢了,何苦还要做出一副出去寻找的样子来。既然找不着,回去就罢了,他又和人赛什么马呀?要是不赛马就不用跑那么快了,不跑那么快就不用正巧碰上求救的端王府格格,碰上就碰上了,可偏偏身后跟着的还有几个正义感十足的小伙子。没奈何,顶着他们热辣辣的目光,纳穆只能冲上去救了这对棘手的姐弟。

莽古泰战死了,云娃为了救新月也死了。新月就只剩下克善了。

新月除了克善,什么都没有了。

接下来的三个月,新月跟着纳穆,开始了她从未经历过的生活。纳穆奉命护送端亲王的灵柩和遗孤进京。虽然路上条件很艰苦,所幸的是,纳穆的队伍中,有最好的军医随行,克善很快就恢复了健康。这三个月中,新月的眼前,始终浮现着纳穆救她的那一幕,在她眼里,他不是个人,他是一个神!他浑身上下,都会发光!新月对纳穆的感觉是十分强烈的,在阿玛去后,她以为自己的世界崩溃了,可是在他出现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了,在他的身边,她就会拥有一个崭新的世界了。

他们回到了京城,王公大臣都奉旨在郊外迎接,端亲王的葬礼备极哀荣。虽然皇家并不十分情愿,但面子工程总是要做一做的。葬礼之后,皇上和皇太后立刻召见了新月、克善和纳穆。新月被封为和硕格格,纳穆晋升为副都统。克善年幼,皇上决定待他长成后再加封号。

皇太后见姐弟二人,相依为命的样子,脸上显出十二万分动容的样子来,沉吟着说:“这皇宫之中规矩重重,你们刚刚失去了家人,为了抚慰你们,还是找一个亲王贵族之家,让你们过一过家庭生活才好。”还是不要留在宫里让我们烦心了,毕竟已经有了那样的名声,若是留在宫里,岂不连诸位公主们的名声也要带累了吗?宫里的公主可是比她一个和硕格格金贵多了。

“回皇太后的话,新月一路上和纳穆大人都熟了,能去纳穆大人家,是我们最高兴的事了!”如果能住进纳穆家,如果能常常见到纳穆,自己就不至于举目无亲了!在现在这种状况下,这种安排,简直是一种“恩赐”!

纳穆一愣,谁跟你熟了呀?老子可是路上躲了你一路的。果然,外面传言没错,这新月格格就是传说中喜欢老男人的类型。可是老男人多的是,你干吗就看中了我呀。难道在路上我躲得还不够明显吗?那些兵坯子哪个不知道老子被那个没皮没脸的格格追到没地方躲藏了。每次被那双含怨带愁眼睛一看,他都觉得好象自己杀了她全家似的罪大恶极了都。

可惜,康熙一看纳穆想要张口拒绝了,这哪能成,这么好的冤大头哪里找?马上拍板,事情就这样决定了。新月姐弟,将在将军府中暂住,等到新月服满,指婚后再研究以后的事。

克善却不乐意了。

一路上,新月对他确实是关心体贴,简直让他受宠若惊了都。可是他在那种环境中生活了八年,已经是个早熟的孩子了,新月在想些什么他也能大致猜出来。可惜,他一点儿都不乐意做她的护身符。然而,这种事情真的很难办。

罢了,大不了先到李尔佳府上去,然后见机行事,看有没有机会摆脱这个讨厌的姐姐。

到了伯爵府门口,纳喇氏带着儿子、媳妇们以及总管、家丁、仆佣等,全都匍匐于地。“格格吉祥!小世子吉祥!”

新月慌忙去扶起大家。“快起来,快起来吧!千万别行此大礼!我的命是纳穆救的,现在又到府里来打扰,我充满了感恩之心,把你们都当成家人看待,希望你们也别对我太见外了!”她一定要让这家人对她有最大的好感,新月暗暗发誓。

纳喇氏一听,牙都快咬碎了。哪个姑娘家会这般毫无避忌的叫着男人的名字?要叫就叫声李尔佳将军或是纳将军就是了,偏偏还酸不溜丢的叫什么“纳穆”,真是不要脸,果然传言是真的。

新月在看向纳喇氏的时候,很是仔细。那拉氏长着一张圆圆的脸,总是带着笑容,却感觉有些高深莫测。不过,新月觉得,没什么,自己比她好看多了。纳穆大人怎么可能拒绝得了自己呢?阿玛说过,新月是最好的。

纳喇氏把府里一座自成格局的小院落,拨给了新月姐弟住。还给这座小院落取了个名字,叫“望月小筑”。又十分殷勤地另外拨了四五个丫头来侍候他们。新月就这样,在将军府中,开始了她崭新的生活。

然而离开了新月姐弟,李尔佳家的氛围顿时冷了下来。

纳穆很是懊恼地讲了事情的经过,大家都为这样的阴差阳错感到很是不乐。为什么不晚几步去呢?为什么不往别的方向去呢?偏偏就是那个方向、那个时间,大家都觉得很不舒坦。

纳喇氏还说:“幸亏咱们家的姑娘们都已经出嫁了,不过得通知三房一声,暂时先别回来了。他们的女儿还小呢,小心被带累了名声。这新月的名声可是够臭的。”

“可不是,流言还真的不假。我可算领教了一番,以后咱们家的上点儿年纪的男子,见了新月格格就要远远的绕道走,免得被缠上了,指不定还要被皇家迁怒呢!”纳穆接着嘱咐道。

“啊?难道格格行为不端竟是真的?”纳喇氏呆了。原来流言变成了事实,她再一次感谢自己的女儿们都已经有了人家了。

“是呀,你一定要给这个新月格格多派些人,看守好了她,别让她乱跑,万一闹出些什么事来,咱们一大家子的名声可都毁了。咱们是老了,可不能不考虑那群小的呀。”纳穆叹口气,怎么就招惹这样一个祸害呢?

在钮祜禄家,艾欣觉得自己已经快要被气疯了。怎么做了这么多工作,阿玛还是把那个新月格格带回家了?

艾欣在那里暴跳如雷,伊通阿忙拦住妻子,劝道:“现在还不知道具体是个什么情况呢,不如你先回家看看,要是情况不好再做打算就是了。只怕是那个新月格格自己贴上去的也说不定。”

“算了,在这里胡乱猜疑也解决不了问题,明天我就回家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艾欣冷冷一哼,“如果那个格格真的这么没皮没脸,我不介意让她的脸再好看一些。”

坐车回了李尔佳府。一进门,艾欣就眼都不眨的先盯着纳穆和那拉氏看。纳喇氏还是那么雍容华贵,纳穆也还是和蔼可亲的模样,便略略放下了心。

坐下来,大家拉开架势一谈,纳穆对新月格格嗤之以鼻,“艾欣呀,你可一定要做个端庄的好妻子。千万别学那个新月格格,明明挺尊贵的身份,却偏偏要自甘下贱,也不知道那端王爷是怎么教的女儿,把女儿养成那么一副小家子气的小妾模样。”还有一句话他一直都没说,这格格不像格格,倒像是扬州瘦马了。再瞧瞧自己女儿,虽然稍嫌活泼好动了一点,骄傲了一点,但是和这位现成的格格一比,倒觉得艾欣实在是更加可爱了,连平日里看不顺眼的地方现在看来也都成了闪光点。

新月是一个怎样的人呢?艾欣曾经猜想过,是个无耻的,像柴禾棍一样的柔弱女子吧。然而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艾欣真的没想到,原来新月还真的挺漂亮的。表情温柔,待她也和气,乍一看真长了一副挺讨人喜欢的模样。

艾欣想,如果她先前没有看过那部叫做《新月格格》的电视剧,如果她先前没有听过荆州之变和新月的关系,也许,她也会像那个傻呼呼的、没心没肺的珞琳一样,轻易被她迷惑了去吧。

可惜,艾欣的眼神恢复了冷漠和苛刻,可惜她已经知道了新月绝对不代表什么荣耀和幸福,她就是一个掠夺者,她掠夺了别人的幸福,还要被害者连怨恨的资格都没有。她就是一个如此残忍的人,一个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中的人。她的世界里,她就是世界的中心,一切都要围绕着她转动,她永远都是对的,如果有人说她错了,那么那个人一定是残忍的,是不懂得人间最纯洁、美好的感情的人。这个人,太自以为是了。

新月格格,你以为这里还是荆州吗?你以为这里还是以你为天的端王府吗?

新月格格,我会让你睁开眼睛,看看清楚这到底是哪里。

艾欣以最慢的速度蹲下身,做出要对新月行礼的姿态来。

“不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