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清朝穿越之德妃 作者:背着壳的蜗牛(56)

时间:2020-10-14 15:40 标签: 自己的 看着 儿子 阿哥 康熙
她感觉到脸上冰冰凉凉的,是药膏的感觉,还有温热的泪水。 额娘,对不起,让你伤心了。 我知道,你和皇阿玛都想让我有一个尊贵的丈夫,这是你们对我的爱。 而我对你们的爱,不知道会不会落空呢。 皇阿玛,我不知道我
她感觉到脸上冰冰凉凉的,是药膏的感觉,还有温热的泪水。

额娘,对不起,让你伤心了。

我知道,你和皇阿玛都想让我有一个尊贵的丈夫,这是你们对我的爱。

而我对你们的爱,不知道会不会落空呢。

皇阿玛,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对土尔扈特部的全体回迁做出什么,可我会努力的。

额娘,我不知道皇阿玛会不会对我有愧疚,更不知道即使有愧疚的话会不会延到你和哥哥们的身上。

几十年后。

她已经很老了,现在,她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们都走了,丈夫丹忠、儿子罗卜桑达尔加也都走了,只剩下了她一个。

她已经很老了,几乎不能动弹了。她的孙子正在跟她说着,渥巴锡率领土尔扈特部十万多人回来的事情。她看不到了,可她还能听。

皇阿玛,你在天上看到了吗?

还珠格格

廉亲王府,刚刚得了宝贝孙子的廉亲王允禩乐得合不拢嘴。这个儿子可是比自己强多了,年纪轻轻就有儿子了,自己终于也能过含饴弄孙的日子了。想想当年因为生不出儿子而受到的嘲弄,他真是想大笑三声。

“你说什么?紫薇进京了?”才到书房,就听到了这样扫兴的消息,廉亲王脸色顿时暗了下来,得孙之喜也去了一半儿。

“你这杀才,怎么没想法子拖住她?直到现在人走离开了才来报?”

“奴才该死!奴才那些日子一直在外面庄子上巡视,谁知道回了苏州城才发现那院子给卖了,人也走了。不过爷放心,奴才已经派人跟上了,一直在暗地里护着。”

这都是些什么糟心事儿呀。廉亲王揉着太阳穴,只觉得头痛。

四十六年,皇父最后一次南巡的时候,他也跟了去了。回銮时,经过清口,康熙让随行的儿子们出去走走,他这一走,就遇上了一场大雨,又在避雨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叫做夏雨荷的美丽而单纯的姑娘。本来对着这样的美人,总是难免心里有些想法的,再加上一旁老九的撺掇,说什么无后为大,他这也是为了后代考虑。于是,事情发生了……

当夏雨荷有了身孕被他的门人传回京城的时候,他的妾张氏已经有了身孕。

这就是夏雨荷的悲哀了。如果她有孕的消息能早一步传回来,想孩子想疯了的胤禩也许会顶住福晋的压力把夏雨荷接进来。可这个时候,府里已经有了一个孕妇的时候,胤禩的喜悦就没有那么强烈了,而且现在他的第一要务是安抚福晋。

况且那是什么时候,夺嫡的关键时候,马上就要有子嗣的他哪里敢把这样大的尾巴露出来给敌人们揪着。这虽然不是什么大事儿,可被那些兄弟们揭出来再鼓捣上一番也未必就是小事儿了。

等到了十一月,胤禩知道了夏雨荷生下来的是一个女儿的时候,就彻底绝了把她接回来的心思,只是吩咐了在南边儿的心腹暗中照看着她们母女,毕竟那也是他的女儿呢。

当然到了第二年,胤禩的两个妾张氏和毛氏让他儿女双全了的时候,夏氏母女在心里的空间就越发被压缩了。

本来想着,等孩子长大了,偷偷给她备一份儿嫁妆,看她一眼就是了,没想到这个死心眼儿的孩子居然要找上门儿来了。

这绝对不是一件好事儿。就算自己现在身体弱了,只能做闲散王爷了。可自己的贤王名声也是大大的,若是这事儿捅出来,让人家在外面说原来廉亲王也是个偷吃了不擦嘴的,自己的名声可就要蒙上一层灰了。

到了京城以后,紫薇没有像没头苍蝇一样乱撞,而是在贴身婢女金锁的提议下先买了个小院子住下。

“小姐,咱们虽然到了京城,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王爷。倒不如先找个地方住下,再做打算,免得到时候爹没找到,钱也花光了,连个落脚之地都没有。”金锁说的很是恳切。

紫薇一听,确实有道理。就把事情全权叫给金锁去办了。

第二天,她们就有了自己的院子居住。这个四合院并不算大,不过两进,但以紫薇她们现在剩下的盘缠来说,还是远远不够的。不过紫薇是不懂得这些的,她也没有想过在寸土寸金的京城,怎么金锁的办事能力这么强。当然,紫薇也不会知道,金锁每天出门的时候都会和一些人说说话,而那些人总是会在廉亲王府里出现。

而廉亲王府的这一系列举动也并没能逃过雍正的耳目。当然,也不排除廉亲王跟本没想对雍正皇帝遮着掩着,他很清楚这个哥哥的耳目之灵敏的。

雍正看着廉亲王府的趣事儿,一甩头,往慈宁宫去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找自己皇额娘一起分享乐子去吧。

“什么?紫薇?老八的私生女?”德宛很是惊讶了一番。

虽然之前就知道了这是个奇怪的时空,但因为经历了《梅花烙》和《新月格格》以后,就再也没见什么异常了,她就没再多想。可谁知,自己临老还又要看一场叫做《还珠格格》的大戏了。

只是,紫薇身边有了老八的人,那个小燕子还能出头吗?

不过,德宛心里一动。现在毓秀在她身边生活了这么长时间,她对这个温柔体贴的女孩子也很是喜欢,也就有些不忍她嫁去蒙古了。

佳琦已经定下了额驸,是孝惠章皇后母家的从孙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观音保。虽然是蒙古人,可却是在京里任职的,这孩子也免了远嫁之苦。现在轮到毓秀,她就有些不忍心了。

“皇帝,毕竟是咱们皇家血脉,就这样流落在外只怕不大好,不若皇帝也派人看看,要是不好也就罢了,若是个好的,也找个名目认下了。毓秀那孩子要是知道了,还不定要怎么难受呢。”

好歹是亲母子,雍正一看她的模样也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忙道:“额娘心疼毓秀自是应当的。这孩子聪明伶俐又孝顺,连朕看着她都心疼得很呢,想想将来她要远嫁,朕也实在舍不得。”雍正也有自己的思量,虽然现在老八看着好了,可也得防着。毓秀和老八父女情深,而紫薇呢,长到十多岁还不曾见过生父呢,只要自己笼络了她,把她嫁到了蒙古去,她和老八勾结的可能性也要低很多的。再加上老八、弘旺他们对毓秀的感情自然要比对紫薇深得多,把毓秀留在京里,找个不高不低的贴心些的额驸,既不会让他们有了助理,又算是给了他们一个恩典,希望这些恩典能让他们继续消停下去,最好消停一辈子。

这话一出,德宛安稳了点儿。至少毓秀不远嫁是有可能的了。

离紫薇的院落不太远的地方就是一座大杂院,里面住了老老小小一大群人。

大杂院里还有个惯好偷东西的女孩子,名叫小燕子。

这一天夜里,小燕子又按习惯出来踩点儿了。

紫薇正和金锁商量事情,却猛然听到外面有声响。紫薇一个年轻女孩子,自然害怕极了,“金锁,你听到什么了吗?会不会有什么坏人?”

金锁自是不怕的,毕竟外面还是有王爷派的人暗地里守着的,“小姐别怕,奴婢出去瞧瞧去。”

“不要去,万一出了事儿怎么办?”紫薇忙一把抓住金锁,不敢让她出去。

最终金锁还是说服了紫薇,出了院子里。

“诶呦,可疼死我了。”墙角出黑漆漆的一团,还在出声,正是小燕子。

金锁一个眼色,立马有几条黑影跃出,小燕子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拎走了。

“小姐,没什么,就是一个小乞丐。奴婢看他可怜,给了他一点儿钱,把他打发走了。”

“是吗?那就好。”紫薇听得无事,这才放下了一直吊着的心。

紫薇因为不知道如何认爹而愁得团团转,廉亲王因为不知道如何让紫薇打道回府而愁得团团转,雍正和德宛却因为看戏而乐得团团转。

果然当初留下老八还是有好处的,这不,朕累的时候还有人送免费的戏来给朕看呢。

最终,紫薇还是鼓起勇气找上了廉亲王府,金锁这次实在劝不通了,赶忙使人告诉了廉亲王,于是紫薇和金锁到达廉亲王府门前的时候,廉亲王一家刚刚集体进宫看望太后和皇帝去了。

雍正当然知道廉亲王进宫的原因,可在见到这个弟弟的时候硬生生不知道从哪儿直接冒了一肚子坏水儿出来。

于是,在廉亲王还在进宫的路上的时候,他的宝贝女儿毓秀就出宫回家探望亲生父母了。

还珠格格

毓秀刚下了马车,就看到两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家在自己王府外头行藏鬼祟。

有问题!

想到自己阿玛的相貌,虽然已到中年,可看上去就跟三十出头一样。难道这两个是妄想勾引阿玛的狐媚子?

一面狐疑着,一面命人把她们关了起来。既然知道了家人都进宫去了,毓秀也就立马回了宫。

这种事情,自然不能阿玛说,万一勾起了阿玛的好奇怎么办。就只能偷偷跟她额涅郭络罗氏说了。

郭络罗氏是个怎么样的人?呵呵,大家都是知道的,人家头上还挂着一个“大清第一妒妇”的桂冠呢。

在宫里,再高涨的怒火也是要忍的,脸上虽然保持着完美的微笑,可心里已经把那两个疑似狐狸精千刀万剐了。

晚上,郭络罗氏第一次大度的叫老八到小妾毛氏那里歇息去了。把老八吓了一跳。自从儿子出生之后,他可是再没踏进别人屋里半步,那两个妾完成任务就退居幕后了,怎么太座大人今儿又不对劲儿了?

老八开始绞尽脑汁起来,最近他不但没有和别的女人说过话,旧时候靠稍微近一点儿都没有呀。今儿个唯一亲近了的异性除了福晋就是毓秀,可毓秀是自己闺女,她自然不会吃这个醋,那是怎么回事呢?自己最近好像没有出现什么生活作风问题吧?

当即,老八对着老婆开始赌咒发誓,总之是一定要把她那颗怀疑的种子掐灭在萌芽状态。

郭络罗氏额头青筋直冒,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对男人的教养是不是太过了。这可是她第一次强忍着酸味儿,恨得几乎要吐血才总算开口说出要他去别的女人房里的话,他再这样下去,这个晚上都要浪费掉了,自己还哪儿来的时间考查敌情呢?在她看来,两个年轻漂亮的狐狸精和那两个年老色衰的女人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上,自然要先清理外面的危险敌人。

现在,她终于不再像前些日子一样欣喜于老八终于闲闲没事做可以整日在府里陪自己了。要是他还是权,哪怕只是还可以上朝都好呀,自己也有时间能自由支配,越想越对,郭络罗氏差点儿都要开口叫老八结束着无休无止的长期病假了。

最近老八还是被自己老婆一脚踢了出去。

“王爷确实进了张氏的屋子?”

“是,奴婢亲眼见到的。”

郭络罗氏一扯帕子。这个挨千刀的,这时候怎么就听话了,叫你去你还真就去了?

不过时间紧迫,郭络罗氏带了两个心腹就往毓秀说的关狐狸精的地方去了。

紫薇和金锁正惶惶不安呢,虽然两人不安的原因各不相同,可结果是一样的。

喀嗒一声,门开了,外面的月光露进了一些到了柴房里面。<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