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连枝共冢 作者:篱云暮

时间:2020-10-17 11:09 标签: 的人 自己的 看着 奶奶 铮亮
☆、第一章“小柏,待会儿别下楼来,记住没?”想着妈妈的警告,冉柏还是没将好奇心抑制住,偷跑出来。听说今天有人来做客,冉妈妈说冉柏小孩子一个不需要出来见客,其实冉柏清楚,大人们这是要商量婚事。这婚事非同



☆、第一章



“小柏,待会儿别下楼来,记住没?”

想着妈妈的警告,冉柏还是没将好奇心抑制住,偷跑出来。听说今天有人来做客,冉妈妈说冉柏小孩子一个不需要出来见客,其实冉柏清楚,大人们这是要商量婚事。

这婚事非同寻常,冉柏想到昨天无意中听到奶奶跟那远房亲戚谈话提到的一个词“冥婚”。

那远方亲戚是冉奶奶的亲戚,有两子一女,小女儿十几岁就夭折了,这冥婚就是给这小女儿办的,希望她在底下有个依靠。

男方冉柏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奶奶提起姓兰。

现下,男女双方的家人都在楼下商量着婚姻大事,冉柏是怎么都要下去看看,即使会被冉妈妈揪着耳朵骂。

冉柏没有走到楼梯下,而是站在楼梯拐角处,从这里他可以看到客厅里的每一个人,而没人能看得到他,真可谓是绝佳的偷窥之地。

兰家人拿出男方的照片与冉家的女方照片交换,看看是否满意。

“这是男方的生前的样子,去的时候才二十三,长得是一表人才。女方年龄十八,花容月貌,两位的生辰八字挺合适,郎才女貌,若双方家属没意见就选个日子把事定下来吧!”灵媒在一旁说道。

两边都没人反对,看来对这桩婚事非常满意,开始跟灵媒探讨冥婚细节。

冉家的人对照片里的人看了又看,不错!是个俊朗的男人,双眼有神,鼻子高挺,薄唇。冉家的远亲对这准女婿是越看越满意。

躲起来的冉柏听得很是费劲,抓着楼梯扶手,把耳朵竖的直直的,愣是没听到什么却也不肯罢休。

“到底再说什么啊?就不能提高音量,让我也听听。”冉柏小声嘀咕道。

冉柏周围的温度渐渐下降,像是要将冉柏包围住把他圈在里面,就像有双无形的手环抱着他。

冉柏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不明白这三伏天气温怎么就突然低的犹如寒冬降临,心里的好奇也随着气温冷却了大半。

最后看一眼客厅里仿佛没感觉到冷的人,冉柏决定还是躲回房里去,太冷了,他可受不了。

悄悄跑下来又悄悄跑回房的冉柏没惊动任何人,却改变了一切,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好奇心给自己带来了怎样的变化。

再说这边兰冉两家对这亲事都挺看好,正商议着事宜,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发生了……

“哎呀!这是怎么了?”冉家远亲的妻子叫道,手里拿着换回来的照片,只见女儿的照片不知何时变得模糊一片,明明之前不是这样的啊!

这样还不算完,照片背后还写了个红色的字——柏。

这事可够惊悚的,将照片交给灵媒,两方人等着答案。这是怎么回事啊?难道说是孩子们不愿意?特地用这种方式拒绝?

好一会儿,灵媒才开口说:“兰少爷这是不肯接受,他心目中的新娘名字中带有‘柏’这个字,在这照片上出现,应该也是冉家的人。”

此话一出,兰家是恍然大悟,而冉家的人脸色则不大好。

冉奶奶那边的亲戚可没人名字中有“柏”字,就是冉家,名字里有“柏”字的也只有冉柏一个。

灵媒这意思是让冉柏一个十六岁的孩子来结冥婚?

兰家长辈见冉家没人回应,以为有什么难言之隐,说:“有什么问题吗?有的话可以说出来。”

“这……我们家,名字有柏字的只有一个……可他是个男娃,那是我孙子!”关乎到自个孙子,冉奶奶可不乐意了,这咋就扯上小柏了呢!

兰家人也是一惊,男娃?!

晚饭的时候,冉柏没在饭桌上见到冉奶奶那家亲戚,想是事情谈妥了,回家准备东西去了。

冉柏没将今天下午的奇怪经历放在心上,专心致志地啃着烤鸭腿,啃得满嘴油光,吃东西时脸上鼓起一小团跟小仓鼠似的煞是可爱。没注意到饭桌上另外三个人时不时的偷看他,眼神中带着无奈。

饱餐一顿,冉柏摸摸微鼓的小肚子站起来,“我吃饱了,先回房去了。”

“小柏,”冉妈妈喊住冉柏说:“我给你放了洗澡水,待会儿去洗澡哈。”

“好。”

冉柏在房里休息片刻才拿起睡衣进入浴室。浴缸里的水还热气萦绕,不烫,温度刚好。冉柏躺进去舒服的叹口气,将头靠在浴缸边沿。

头顶上的灯今晚显得格外刺眼,晃得冉柏有些头晕,不,是十分的晕。他居然看到了头顶上的灯变成了两盏灯,四盏灯,好多盏灯……

这是哪?冉柏茫然地环视四周,一片漆黑,分不清方向,他不是在洗澡吗?

不等冉柏理清头绪,远处出现的一点红吸引了冉柏,那点红慢慢变大并朝着冉柏的方向飞速而去。

天啊,它不会要撞过来吧?!冉柏捂住小心脏,随着那抹红越近,冉柏就听到自己的心跳速度频率越快。好在,那红没如冉柏所想的那般撞上来,而是在离冉柏一米远的地方停下。

“轿子?”

居然是顶轿子,跟电视上的很像,不过这个比那只容一人的轿子大的多,轿身、轿帘都秀满了龙凤呈祥的图案。

冉柏一步一步地挪过去,他可是第一次见到真的轿子啊!好奇小心翼翼的伸手摸摸,没事。冉柏胆子渐渐大起来,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里面就没什么看头了,就一个座位,旁边放着张小桌,上面摆着盘水果。除此之外,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打量完毕,冉柏掀开轿帘走了出去,抬起头却发现……

“这又是哪啊?”

冉柏活了十六个年头,从没像今天这般经历过如此玄幻的事情。

他明明记得刚才漆黑一片,进入轿里不过两分钟,出来就变了一副光景。

“我竟然跑到别人房间来了?!这是怎么回事?”,冉柏惊奇地看着这间设备极尽奢华低调的房间,最引人注目的要数房内正中央的大床,用冉柏的话说“这张床就是躺上去,无论怎么滚都不会掉下去”。

听起来很夸张,但这床的确非常大,整齐的床单上隆起一块来明显有人躺在床上。

身后的轿子消失不见了,冉柏找不到出去的出口。就像是没有门这种东西的存在一般,双脚更是不听使唤地朝着大床位置而去。

完了,完了!冉柏可以预见自己把屋子主人吵醒,然后被赶出去的情景了。

待站定在床前前一秒,冉柏还在考虑要怎么跟人家解释凭空出现在这的离奇现象,在抬眼看到床上人的模样时,大脑一时间从运行状态切换成当机。

惊为天人吗?冉柏搜刮了一肚子词汇也无法形容,他的肤色很苍白,不像正常人的白皙,在他身上却不显违和。普通的五官构成俊逸的面容,冉柏在想那双紧闭的双眼要是睁开又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

男子像是听到冉柏的心声似的,慢镜头般缓缓睁开眼睛,璀璨的如同黑曜石般的眼睛直视冉柏。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



这是什么样的感觉?像是激动、羞怯、兴奋,冉柏无法分辨,只知道这一刻他的心情十分愉悦。

“额……嗨!”冉柏挠挠头,“那个,我好像不小心跑错地方了。”

对方眼里含笑,盯着冉柏。那复杂的目光看的冉柏浑身汗毛竖起,像是在打量货物,而且越看越满意?

“我叫冉柏,你叫什么?”冉柏见对方貌似没有责怪他擅闯民宅的样子,也放下心,乐呵呵的和对方聊起天来。

“兰天露。”对方回应道。

“哈?”冉柏第一次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如此的动听,透着一股空灵,像是隔着空气直接进入脑海里。

兰天露笑道:“我的名字,记住了。”

一般人会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让对方记住他的吗?冉柏不清楚,但对方这么要求了,冉柏也毫无疑问的应下了。“我想问一下,这里是哪里啊?我……想回家。”冉柏可没忘记自己之前可是在浴室里洗澡呢,虽然不知怎么的就跑到了这里。

兰天露微歪着头,一脸迷茫,“这里不好吗?小柏。”

“也不是不好……”

“那小柏留下来陪我好不好?”不等冉柏说完话,兰天露伸手抚着冉柏稚嫩的脸庞问,眼里透着寂寞,让冉柏一下子就心软了,说不出拒绝的话。

兰天露继续说:“我总是独自一个,这里,好冷,好孤独。小柏愿意陪着我不离不弃,直到永远的,对吧?”

“对。”,冉柏直视着兰天露的双眼,好像有什么不对劲,可他说不上来,迷迷糊糊地好像是要他答应什么,但他已经分不清了,好困。

突然,一声阴阳怪气的笑声在寂静的室内响起,随即半空中出现一个娇媚的身影。一袭红袍松散的穿在身上,露出白皙的锁骨,飘逸的长发为他增添了几分妩媚,即便他是个男性。

“兰老弟,听说你今日娶了新嫁娘,哥哥我过来瞧瞧!怎么,这是迫不及待要入洞房了?”来者看着倒在兰天露怀里的冉柏调侃道。

“你来做什么?”兰天露面色不善的看着楚佳佑,这楚佳佑论资历可是个老鬼,但兰天露从不把他放在眼里,这个没事就爱逗弄鬼的老鬼,找上门就从没好事。

这不,楚佳佑半飘在空中,懒懒散散地说:“兰老弟,虽说现在打扰你的好事不太好,可你怀里这人该放他回人界啦~他在外边的肉身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再不放人,这冉家还以为他们孙子得了什么怪病呢!”
<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