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京城最后一个顽主 作者:刘争争

时间:2020-10-17 11:11 标签: 看着 事儿 夏天 刺猬 大龙
京爷们儿的青春绝唱:京城最后一个顽主作者:刘争争京城最后一个顽主第一章()我有两个铁瓷:男的叫高扬,女的叫夏天。我们仨是从小一起在北京城里长大的孩子,是青梅竹马的发小儿,从小就一起捉迷藏丢沙包儿,一起
京爷们儿的青春绝唱:京城最后一个顽主作者:刘争争


京城最后一个顽主第一章()

我有两个铁瓷:男的叫高扬,女的叫夏天。
我们仨是从小一起在北京城里长大的孩子,是青梅竹马的发小儿,从小就一起捉迷藏丢沙包儿,一起和泥巴崩弹球儿,一起偷拔人家气门芯儿,堵人家家门儿锁眼儿,一起蹲在马路牙子上吃冰糖葫芦,喝北冰洋汽水儿,一起爬上屋顶看夕阳西下……这从小积累下来的深厚感情,让我们仨后来一直互相搀扶荣辱与共,谁也没有丢下谁。
我们在北京城里来来回回地搬过三四次家也没有被拆散,因为家里都是干航天的,一直就都跟着单位分房走。我们三家搬家从来都是同步,而且搬的地儿不是同一栋楼就是同一个小区。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我们刚念小学那会儿,航天事业还不像今天这般蓬勃,所以那时候我们仨住在一个大院儿里——那可并非是当年不值一提如今却身价倍增的四合院儿,而是那种非常普通甚至有那么点儿破旧的大院子,住着十来户人家,厕所都是合用。到后来随着国家对航天业重视程度的逐渐提高,我们也开始了不断的搬迁……等到“神五”“神六”都发射成功的时候,我们已经住进百十来平米的三居室了。
那时候住的大院子被夏天起了一个至今听上去都浪漫得不行的名字——夕下小院儿,来历是有一次我们仨爬上屋顶儿坐着——小时候的我们总喜欢往屋顶儿上爬,仿佛只有在那上面儿我们才能找到一种“高人一等”的成就感。那会儿正是太阳落下来的时候,阳光洒在我们身边儿的瓦片儿上,泛起一层层的金黄。夏天突然倍儿诗意地来了一句“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当时阳光映着夏天那红扑扑的小脸蛋儿,美丽极了。可这么美的画面到底还是被高扬这厮非常没有情调儿地给毁了:我们仨里就夏天打小儿被逼着背唐诗宋词,所以夏天说的那句诗我和高扬谁也没听说过,我正琢磨呢,高扬突然就来了一句“说他妈的什么呢”——高扬是我们仨里最早学会说“他妈的”的人。那时候我妈告诉我说脏话的孩子嘴角都会长大包,所以我一直就不敢说,并且每当高扬一副牛哄哄的样子说“他妈的”时,我都会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嘴角儿看,我就等待着一个红肿的大包从他嘴角儿旁边的皮肤破土而出,可等了一年多,高扬的小脸儿依旧光滑得什么也不长。
当时夏天狠狠地白了高扬一眼,然后对我说:“苏麦,这个小院子以后就叫‘夕下小院儿’了。”
“哪儿他妈的小啊?多他妈的大啊!”高扬在一旁插嘴,那时候的他刚刚学会说“他妈的”,所以每说一句话总要想方设法地多塞进去几个“他妈的”——我还记着有一回特逗,高扬跟院儿里的一孩子打架,他上来一句“我他妈的告诉你他妈的别他妈的跟我这么他妈的臭牛”一下子就把站他对面儿那孩子给吓哭了。
夏天从小就生得特别标致。当时是有这么个说法儿的:女孩子小时候若是长得好看,将来长大了就会越变越难看。可夏天完全把这个理论给推翻了。从小到大,她一直在不断地变漂亮。当她胸前已经能隐隐约约地看到两个凸起时,她已经好看得有点儿不像寻常人家儿的孩子了——我不知道那帮传说中的星探都死哪儿去了,反正夏天这样儿的,不用怎么包装都比那帮偶像明星漂亮多了。可人无完人,夏天最大的缺点就是:她跟高扬一样,有一副臭脾气。电子书分享平台书包网

京城最后一个顽主第一章()
高扬小时候又黑又瘦,跟从难民营里跑出来的似的。结果人家男大十八变,这厮后来居然也变得俊朗挺拔了起来,只是还是那么黑——后来他从工读学校回来的时候我去车站接他,他染了火红色的头发,与他黑黑的皮肤配在一起真是好看得不得了,比现在流行的那种亚麻色头发的小白脸儿可强多了!不过这些可都是后话,在高扬还是个小难民的时候,他的脾气就格外的冲——这一点可是一直都没有变过的,若不是因为这副臭脾气,他后来也不会惹出那么多档子事儿来。
我们仨里数高扬最疯,夏天第二,而我是最老实的那个。但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那所谓的“老实”也不过只是相对他们而言。
在我们的夕下小院儿的两边儿还有三四个院子,也住着不少和我们同龄或是比我们稍微大一点儿的孩子。高扬在那时候就是这几个院儿里出了名儿的“小霸王”,整天给他爸妈惹事儿。他妈来我家串门儿的时候老说不能提这臭小子,一提他脑袋仁儿都疼!高扬这小子那时候整天拿着根儿墩布杆儿吆五喝六。他带着我和夏天一起到别的院子里去捣蛋,还和别的院儿的小孩儿掐架——我现在都还记得,那时候瘦得跟麻秆儿似的高扬打起架来出奇的厉害,有一次上来三个念小学三年级的孩子,结果愣是俩被高扬给打哭了,还一个被吓跑了……
在我的印象中,小霸王高扬打架从来就没输过。当然,那时候的打架无非就是俩孩子对着踢——而高扬牛的地方就在于他能一心二用,一边踢还能一边骂。我估摸着好多孩子都是被他给骂哭的。当然,这与后来高扬拍板儿砖耍砍刀拔份儿比起来,那可真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我们的活动范围也并非只是那几个院子,有时候高扬还会带上我和夏天去更远的地方玩儿:新街口、西单、东单、王府井——这些个北京城里最繁华的地儿我们经常坐着公交车过去玩儿,但那时候家里不给太多的零花钱,一般身上就带个一两块,只够来回的车钱,所谓的“玩儿”就是在那些个繁华的地儿满大街地瞎溜达,但即使是那样儿,我们也觉得要比待在院子里有意思多了。

夕下小院儿里曾经住着一位顽主,人称许爷。
当然,你明白我的意思,他年轻的时候是位顽主,现在什么也不是。
我们认识许爷的时候他已经是五张儿多的人了,他的儿子挺争气的,在北航念的大学,毕业以后也就被分到了我爸妈工作的那个单位。于是许爷也就和我们一样住进了夕下小院儿。这位爷平常总爱拎个鸟笼溜鸟儿,上面儿还总罩着一圈儿黑色的布(这是有讲究的,只有这样儿才不会吓着笼子里面儿的鸟儿),无论走到哪儿手里都提着,就好像那鸟笼是他身体上的一部分似的。那时候我年纪小,曾经一度以为他懂得鸟儿的语言,因为总是看到他学着鸟儿的叫声对着那个笼子唧唧喳喳的,然后那个笼子里的鸟儿回应他似的也唧唧喳喳起来——我当时以为他是在跟小鸟儿聊天。
那天高扬刚刚和隔壁院儿的一孩子摔完跤,一身脏兮兮的,却还大摇大摆地走进夕下小院儿。我和夏天跟在他后面儿,看着他左右摇晃横着能晃出恨不得一米去,我都担心他摔着——从前北京人管这叫“走晃”,顽主们都知道,哪个家伙在街上走晃那他离挨打就不远了。
那时候许爷正在院子里和他的小鸟儿聊天。夏天看到后指着那只鸟儿兴奋地对我们说:“你们看,那只小鸟儿真漂亮!”书包网小说上传分享

京城最后一个顽主第一章()
夏天说得没错儿,许爷今儿带出来的这只鸟儿我们之前从来都没有见过,身体金黄色,翅膀翠绿,漂亮极了。高扬听了夏天的感叹后晃着步子就朝许爷走过去了,他嘴里说了一句“这鸟儿给我看看”,然后伸手就上去夺。
我没有想到的是,小霸王高扬的手居然会被那位会鸟儿语的老大爷给拿住。许爷捏着高扬的手腕儿,轻轻一扭,高扬整个儿人竟然就倒了下去!他半跪在地上,一脸的痛苦。这一下子来得太过突然,夏天甚至都叫出了声儿来。
“小崽儿,大白天的,明抢啊!”许爷嘴咧着,乐呵呵地看着跪倒在地上的高扬。
我赶紧上前一步,彬彬有礼地说:“老大爷,对不起,您放开高扬吧,我们错了。”
“去你的苏麦!咱不能怂!”高扬被扭得动弹不得了竟然还不肯认栽,这小子,倔劲儿一上来就是死也不带服软儿的。
许爷“哈哈”地大笑起来:“小崽儿还挺逗,这样儿呢!”他说着手又微微一使劲儿,高扬的面孔这回变得更加扭曲了,脸上的肌肉都开始抽动个不停。不过高扬也真够牛的,他紧咬了牙关,脸上都流出了汗却愣是一点儿叫声儿也没发出来。
“可以啊,换别的孩子早都哭了。”许爷放开了高扬,然后从上到下地打量了他一番:“刚从泥塘里滚出来?”
“切!刚跟人打完架!”高扬小嘴儿一撅,一脸的骄傲。
许爷笑了起来:“你这小样儿的还跟人打架?瘦得跟个麻秆儿似的。”
高扬也许被这话弄得有点儿恼羞成怒,他大喝了一声:“你谁啊!”
“哈哈哈……”许爷这回彻底被高扬给逗乐了,他的笑声儿愈发洪亮,身子差点儿从他屁股底下的小马扎儿上摔下来,“小崽儿,你刚多大啊?怎么都学会盘道了?哈哈哈!”
高扬的表情有点儿发愣,他扭过头来看着我和夏天,问:“什么叫盘道?”
我们俩同时摇了摇头。
“罢了罢了,不知道就罢了。”许爷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扭过头继续摆弄他那鸟笼子了。
高扬甩了甩刚才被捏的手腕儿,朝许爷近了一步问道:“老大爷,您是不是会武功?”
许爷一边摆弄着他的鸟笼一边说:“会,降龙十八掌,九阴真经都会。”
“骗人!”
“哈哈哈……”
“降龙十八掌属阳,九阴真经属阴,你一个人怎么可能都会?”高扬从小就喜欢看武侠片儿,那时候认字儿还不全呢,但他一说起这门派那门派来都门儿清门儿清的,我估摸着他的暴力情结就是从小这么着给养成的。
许爷这回乐得更厉害了,他胡噜着高扬的小光头告诉他:“咱早把内功给练得阴阳调和了……”
我们的小日子儿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过着,小学还没念几年呢,夕下小院儿的墙上就开始用白漆写上了“拆”。那时候觉得这字儿倍儿有意思,满大街的院子上都写着它,却不知道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儿,让那个我从小长大的地方没过多久就被夷为了平地。北京那一阵儿开始了大规模的搬迁运动,无数个像夕下小院儿那样的院子都被推平了,而我们三家人也就跟着搬进了楼房——而且还是同一栋楼。许爷跟着他儿子也搬过来了,和我们还在一个小区里。可许爷好像并不是很情愿住楼房——那时候我们年岁小,当然不明白他的感受,所以当他对我们说他其实特喜欢住胡同的时候,高扬还笑话他说:“住大楼房有什么不好?胡同里拐来拐去的多麻烦。”书包网电子书分享网站

京城最后一个顽主第一章()
“小崽儿,你懂个六!”许爷一句话就把高扬彻底给噎了回去。

小学的六年里高扬不知道被请过多少次家长。高扬他爸是出了名儿的好脾气,怎么着都不会动手打他,而他妈除了唠叨他以外也不能拿他怎么着,于是高扬从小就开始了近乎无休止地闯祸——当然,那时候闯下的都是小祸,跟后来他干的那些事儿根本就比不了。
那会儿我们仨都在中所属的附小里念书,我和高扬在四班,夏天在隔壁的五班。我是我们仨里面儿成绩最好的,而且在班上也一直数一数二。小学吗,功课简单至极,稍微下点儿工夫成绩就能冒尖儿,只不过那个年龄段的孩子大部分都比较贪玩儿罢了。
我在学校里也并非就不淘气,毕竟我跟着高扬和夏天——一个是全年级出名儿的小玩闹,一个是全年级出名儿的野丫头。我跟着他俩去扎那些我们看不顺眼的老师的自行车车胎,划教室的玻璃或是逃课去楼顶的天台上玩儿……但我很少被抓,我平常比较低调,不如高扬、夏天那般嚣张,再加上成绩一直就不错,老师多少会有些偏袒,即便犯了错儿被抓到也一般不会被通报家长。
可高扬就不一样了,高扬淘气得让所有老师提起他来就摇头加叹息。上课接下茬儿是高扬那会儿的强项(那时候的高扬倍儿能贫,可后来上了初中他的话一下子就少了,估计都是那时候给说干净了),往往一句下茬儿能引得全班哄堂大笑,还能把老师弄得说不出话来。
中在北京的众多中学里根本就不值一提,它所属的附小当然就更没名儿了。但我们这小学有个比较诱人的地方:就是当我们从这里毕业以后可以直升中,虽说中也不是什么重点吧,但起码每年还能有那么十多个争气的孩子考上重点高中。而我们的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