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茶树花开的春天 作者:于珊

时间:2020-10-15 09:18 标签: 都是 自己的 看着 两人 广益
更多更新好书请访问炫|浪小说社区,欢迎光临..【书名】茶树花开的春天【作者】于珊【简介】世上的爱情没有一样不是千疮百孔的,就如同母亲的分娩,每一次阵痛都是成长。生活就是一张无边际的网,我们每个人都站在
更多更新好书请访问炫|浪小说社区,欢迎光临..

【书名】茶树花开的春天
【作者】于珊
【简介】

世上的爱情没有一样不是千疮百孔的,就如同母亲的分娩,每一次阵痛都是成长。
生活就是一张无边际的网,我们每个人都站在网的中央,无力挣脱。
命运就是一场有结局的剧本,世人都拿着各自的剧本站在网的中央,倾情演出。
在爱情出没的地方,请务必小心……
晨夕是个花一般的女子,她矛盾、多情、自私而又那么的神秘~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怅然若失天之骄子强取豪夺
搜索关键字:主角:晨夕,黄广益,唐腾,贺崟,倪亦栋┃配角:┃其它:高干文,青春,成长,阵痛


【正文】



爱情从来都是千疮百孔的,就如同母亲的分娩,每一次阵痛都是成长。
生活就是一张无边际的网,我们每个人都站在网的中央,无力挣脱。
命运就是一场有结局的剧本,世人都拿着各自的剧本站在网的中央,倾情演出。
在爱情出没的地方,请务必小心……
刚毕业于人民大学历史系尚且还算漂亮女孩的岁晨夕目前最大的心愿就是找一个有钱、有能力的男友改变自己平凡的命运。并以此满足自己对物质的欲望与追求,因为这大抵是生活在城市里所有年轻女孩的心愿,晨夕自认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俗人,因而也不能免俗。
还有三天就到农历新年,是请灶神的大日子。低矮的天空灰蒙蒙的,笼罩着一种破败的年味。晨夕不禁想起鲁迅先生笔下的《祝福》,先生描写的大抵也是这样一个场景。偶尔从灰雾天空中飘下的几颗雨滴打在晨夕脚步匆忙的脸上,让她觉得越发的湿冷。
冷冽的寒风依然抵挡不住中宁市浓浓的年味,街道两旁的紫荆树上挂满了大红的灯笼,远观效果还不错,近看就像给螃蟹安上蹩脚的义肢,突兀而毫无用处。晨夕明白,这就是□裸的某项政绩工程,所谓的光亮工程。虽然已经禁放鞭炮,可远远的,依稀还能听到鞭炮声。晨夕跺跺脚,踩着点踏进办公室,没有意外的她似乎又看到年近岁的科长薛贵那双气愤难耐的小眼睛。
薛贵不经意地撇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晨夕作为刚参加工作的新人,似乎没有作为新人的自觉,每天总是踩着点来办公室。虽说这几年机关的作风开放了许多,但机关依然是最讲究论资排辈的地方,可是晨夕从来没有提前到办公室做些准备工作的自觉。薛贵不怎么喜欢晨夕,几次三番想要拿晨夕的错,却又无处下嘴,这让薛贵很是郁闷。晨夕对于自己分内的工作还算尽心,在生活上却从不斤斤计较。这次分年货,晨夕总是自觉地把自己放在最后一个,并不在意东西的好坏。就因为晨夕从无机关那种斤斤计较的性格,最重要的是晨夕从无进取心,很明显,这样一个女孩子不可能想要在仕途上有什么发展。在中宁市政府办,她的人缘还不错,没有人把她看做对手,尽管她是名牌大学毕业的。
晨夕每天都是尽最大的可能把自己打扮得光鲜亮丽,政府办的待遇还不错,是四套班子里最好的。她精打细算的小脑瓜总是知道如何合理的运用她不太多的可支配的金钱来拥有一些衣服与化妆品的名牌。存钱?她觉得这应该是下辈子的事!她是真正的月光族。这让她在机关的那些人中间总是格格不入,十分的特殊。她从不在意那些老古董们探究、鄙视、或许还有嫉妒的眼光。她只做她自己,我行我素。
晨夕摊开《中宁日报》,头版是任命一个叫贺崟的岁英俊男人为中宁市政府的副市长。晨夕很诧异,怎么这几天都没听到一丝的议论与风声,看来‘民间组织部’也不是无所不能的,居然漏掉如此有八卦潜能的题材。晨夕觉得这个英俊男人有些面熟,还没等她细想,门口传来副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蒋乐安那爽朗的笑声。
薛贵等人看到来人,都站了起来,薛贵第一个迎了上去。
蒋乐安介绍到:“贺副市长,这是第四秘书科,跟的是商业这条线。这是科长薛贵,副科长沈春红是韩副市长的秘书,这是科里的同志杨弘,这是晨夕。”
贺崟撇了一眼晨夕桌上的报纸,他听到晨夕的名字就认出了她,他笑着对晨夕说:“晨晨,想不到你都毕业工作了,那年我去你家的时候你才刚上中学。”贺崟转头对蒋乐安说道:“我刚毕业时分在东风空压机床厂,她爸爸晨钢是我的师傅,那时候我老是到他们家蹭饭直到我一年后调走。晨晨才这么高。老是叫我‘贺叔叔’,很害羞的模样,想不到现在长成大姑娘了。”贺崟居然比划了一下晨夕当年在他心目中的身高。大家都笑了起来,都在想这个副市长够平易近人的。
晨夕看着贺崟,终于想起这个英俊的男人。他是爸爸以前的同事,刚刚参加工作。那时候的他是那么的阳光,晨夕每每总是偷偷地观察他,情窦初开的少女对这个阳光的大男孩有着莫名的好感。那时候的他与现在是多么的不同,那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已经变成了阳刚、英俊、内敛的成熟男人,他的身上是无法掩藏的上位者才有的气度,晨夕的心里似乎有说不出的失望,面上却微笑着:“贺副市长好。”
贺崟笑意吟吟地走到下一间办公室。那拥有这世界上最纯粹眼神的明眸少女终于长大了,并且就这样来到他的身边。贺崟的步伐更加的稳重,他想,今天真是个好日子……
贺崟等人离开后,杨弘立刻到薛贵的身边,悄声问道:“科长,这个贺副市长怎么一点风声也没听到呀?”
晨夕与沈春红也即刻聚到薛贵的身边,薛贵很高兴看到全科室紧密团结在以他为中心的周围,他扬起左边的眉毛,得意地说:“谁叫人家有一个好丈人!”
杨弘:“他老丈人是谁?”
“听说是原来我们南桂省的省长云天凡,现在到广粤省做书记的那位。好像两人是大学同学,有一对双胞胎的儿子。”
沈春红瘪瘪嘴:“岁的地级市常务副市长,整个南桂省可是独一份。”晨夕知道沈春红的意思,她是笑话这个年轻的副市长现在还不知道该怎样当这个副市长,还是一副企业领导的派头。晨夕看了他的简历,之前贺崟是南桂机械厂的厂长,他在这个位置上呆了年。岁成为一个效益很好的有着上万名工人的大厂厂长,还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的获得者,他发明的关于铁路铁轨的某项技术,现在已经普及到了全国。晨夕一点也不相信他是因为裙带关系才能当上这个厂长。
晨夕也很八卦,她变身好奇宝宝看着薛贵,薛贵明白晨夕的意思,她是想问这个贺崟怎么不到广粤省而是留在这里,那里可是改革开放的最前沿,与南桂省不可同日而语。
薛贵继续解密:“当然是你在我这里,我到你那里。这叫组织原则。”晨夕与杨弘恍然大悟,很明显,沈春红大概是早明白了的。原来的常务副市长苏东河现在到市委做了专职的副书记,他与副市长韩娟的关系很好,所以沈春红与苏东河的关系也很密切。想必他们对这个空降的常务副市长很有一股子怨气。
下班的时候,晨夕走出大门回家。彼时私家车与驾驶证都还未普及,是稀罕物。机关的年轻人中间只有一个人拥有一辆排量.的墨绿色长安,是二秘的打字员潘萍,比晨夕大岁的漂亮的女人。晨夕羡慕地看着潘萍的汽车拉风地驶过……
远远的,贺崟就看到婀娜多姿的晨夕孤独地走在路上,他立即把车缓缓地开到晨夕的身边,按了一下喇叭。晨夕看到贺崟摇下窗户,对她说:“晨晨,上来!我送你!”
晨夕涨红着一张精致的小脸,这里人来人往的,她可不想成为他们那些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她赶紧摆摆手:“不用了,贺市长,我家就在前面,很近的。您先走吧。”
“上车!”
看到贺崟的坚持,晨夕只好硬着头皮上了他的汽车。她觉得很诧异,一个副市长,而且还是常务副市长,居然自己开车回家。开的大概还是厂里的汽车,因为汽车是大牌号,而四套班子的汽车号码都是号以内的,一目了然。晨夕偷偷地看着这个贺崟,这个成熟的男人真的很英俊,难怪能成为省委书记的成龙快婿。晨夕留意到贺崟的祖籍是山东的,所以他比一般的南方男人都要高大、挺拔许多。晨夕想,气宇轩昂大抵就是形容他这样的男子。
“晨晨,你住哪?”贺崟转脸看着晨夕。
“啊!什么……您……您说什么?”晨夕满脸通红,被抓包了……真是丢脸……
贺崟暗暗好笑,晨夕还是像从前,总是偷偷地观察他,晨夕,他心里最美的那朵冰山上的雪莲。他的女孩,蜕去了青涩,只是在故人面前才放下她对外界的所有防备……这样的晨夕,让他欢喜,在心里‘啪啦’、‘啪啦’地开出一朵花。晨夕,是他的春天,春天给他送来了一支茶树,茶树上有一朵沾满雨露的盛开中的茶花……
“晨晨,我说,现在你家住哪?”贺崟笑眯眯地看着年轻的晨夕说道。
从未恋爱过的晨夕心‘嘭嘭嘭’地直跳,与这样一个英俊的男人呆在一个密闭的空间,让晨夕觉得窒息,而且这个男人还算是自己的长辈,这样的气氛实在有些怪异。



晨夕忐忑不安地看着贺崟:“我、我家现在住在中医院的宿舍。”此刻她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看着这个英俊非凡的男人。她一点也不讨厌这个硬把她拉上车的男人,相反她还觉得那淡淡的虚荣心特别的满足……对于她的职场生涯,她也第一次有了前途一片光明的感觉……这个男人对她是特别的……
贺崟笑了:“晨晨,你不用紧张。像从前一样,你还是把我看做你爸爸的徒弟就行了。”
晨夕苦笑,这怎么可能?现在这个英俊的男人可是高高在上的地级市的副市长,而父亲只是一个分厂的厂长,其实所谓的分厂厂长在过去的年代叫做‘车间主任’。改革开放年,所有的职务称呼都被无限放大到极致,所有的一切都变得如此浮躁。晨夕明白,出身在这样一个十分平凡的家庭而能到市政府办工作,完全是因为书记太太曾经是妈妈的病人,妈妈彻底治愈了她的隐疾。当然,晨夕毕业的学校也让她能名正言顺地通过人事局分在这个令人羡慕的单位。
看着晨夕的表情,贺崟仿佛明白晨夕所思所想。他摸摸晨夕的那头直发,微笑着感叹道:“晨晨,你真的长大了,可是样子一点也没变,我一眼就认出你来。师母好吗?”
晨夕终于没有那么的紧张,她同样微笑着望着贺崟:“妈妈现在是中医院的副主任医生,医院分了一套大房子给妈妈。父亲、父亲再婚后,还是住在厂里。”晨夕脸色如常。
贺崟挑起眉毛微微地点头,他看着晨夕,这个女孩心思够沉的……他也是最近才知道晨钢在年前离婚、又迅速再婚的事情。晨钢也因为他的婚姻问题,把他的仕途终结在分厂厂长这个职位上。现在接任他厂里位置的是晨钢的小舅子,贺崟不得不感叹缘分的神奇。他偷偷打量着晨夕,晨夕似乎已经接受父母婚姻的失败,面色平静。时间可以埋葬一切的苦痛,他安慰地拍拍晨夕搁在大腿上的手。
下车的时候,晨夕在车窗的这边低下头,对着贺崟嫣然一笑:“谢谢你,贺叔叔,您请回吧。”
他扬起漂亮的眉毛瞟了一眼晨夕,贺崟从心底笑出声来:“晨晨,我很高兴我们的重逢。”
晨夕抿抿嘴角:“我也很高兴!贺叔叔再见!”晨夕蹦蹦跳跳地上了楼。
凝视着晨夕的愉快背影,贺崟不禁轻笑出声,这个女孩……很机智……很聪明……这个女孩太敏感,可是他不得不说,这个女孩确实……不是……想得太多……贺崟愉快地打开音乐,跟着音乐的拍子用手指打着点,晨夕看着贺崟的汽车潇洒地转了一个头,驶出大门。
晚上躺在床上,晨夕的心情依然没有平静,就像一叶扁舟孤零零地摇晃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晕眩眩、晃悠悠,怎么也到不了岸……
当薛贵等人到达办公室的时候,怎么也没想到晨夕已经把整个办公室都打扫好了,安然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报纸。杨弘笑道:“晨夕,是不是昨晚受刺激了,今天怎么感觉太阳是从西边出的?”
晨夕放下报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