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不良主母 作者:人太懒

时间:2020-10-15 09:19 标签: 的人 上官 却是 慕容 妖孽
不良主母》作者:人太懒她没有被虐情节,所以,敢虐她的,她都送他们飞上了天,做了鸟人;比起票子,她更喜欢银子,因为,那东西用来砸人最适合不过,而且,最重要的是,被砸的人还不带吭一声的;这年头,小三太多,
不良主母》作者:人太懒

她没有被虐情节,所以,敢虐她的,她都送他们飞上了天,做了鸟人;

比起票子,她更喜欢银子,因为,那东西用来砸人最适合不过,而且,最重要的是,被砸的人还不带吭一声的;

这年头,小三太多,竞争太强,没有名不正,只有言不顺,爬的越高,当是一览众山小,想怎么踩死你,就怎么踩,当然,只要保护措施得当,摔不死自己,怕鸟啊!

干掉小三一个是一个,如果可以,干掉自家的相公也不错,哎,谁叫,干掉他们之后,本小姐就是老大了呢!!!阿弥陀佛~~【片段】

女主可爱腹黑财迷的便宜小儿子:“娘,大哥欺负我!”

女人侧躺地上,一手支着脑袋,看着蚂蚁搬家,眼睛未抬,却是慵懒而道:“给我一千两,我帮你欺负他。”

“一百两。”

“一千两。”

“上次不是还打折的吗?”

“这次手头有点紧。”女人轻叹,悠的很。

“……”


章四少
“来来来,下注啦,下注啦,买多赢多,买定离手啊!”
“开!四四四,豹子通杀!”
“真他妈的邪门,连开了四个豹子了,老子就不信了,接下来还开豹子!压大!”
“兄弟,还是压豹子吧!今儿个或许真邪了!你看对面那桌,可是到现在连开几把都是有四的数。”
“不是吧!”
“可不是嘛,妈的,四四四,死死死,这不是叫老子死光光吗,这种钱,赢了也要叫老子背后发凉!老子不赌了!”
粗犷的汉子收起前面的碎银,转身就朝着赌场的出口走去,不想,才刚走几步,迎面便是横冲过来一个身影。结结实实的一撞,不过,他没事,那人倒是立马被撞翻在了地上。
“妈的,没瞧见前面有人啊!”
“大,大爷,对不住!”来人小个子,身穿布衣,短小利落,分明就是赌场里的小侍。他打滚着立即站起,撇过大汉顿时就朝着赌场里的人扯开了大嗓门:“不好了!不好了!别赌了,别赌了!”
无人应,大家各顾各的依然赌的激情洋溢,热火朝天。
小侍脚一剁,比十万火急更急了,一个激灵,小侍将手放在嘴边成喇叭状,大喊道:“阴四少来啦——!”
一瞬间,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
某人手里的一颗色子掉了下来,溜溜一转,不想正面躺着的又是一个‘四’字。
乘着大家安静,小侍立即开足了火力,“阴四少正朝着这边来了,很快就到了!大家赶快收拾东西撤啊!”
后半句话根本就不用他说,因为,早在他前半句出了口的时候,赌坊里的所有人就已经炸开了,有的人是连刚下的赌也撒手不管了,直接往着后门夺路而去,那样子,根本就是以逃命的心态跑的。
庄家一把掀起赌桌上垫着的青布,卷铺盖般一下子就将桌上的所有东西给打包了起来。这个动作,几乎各桌前的庄家都在同一时刻完成,如此壮观,可谓叹为观止。可惜,各位赌客跑的跑,倒的倒,摔的摔,实在没这个雅致来欣赏。而不难看出,各位庄家已经不是第一次如此打包‘身家行头’了。这么干净利落,潇洒倜傥的姿势可绝不是一天两天能练成的!
“老板。”众庄家集合。
“快走!后面由我顶着!”脸上一字浓眉,瘦猴似的赌坊当家中年人长的让人无比眼前一亮,他镇定地指挥着众人撤退。
“老板保重!”众人的样子似乎在看一个将要英勇牺牲的战士,就只差按住他的肩膀来一段激昂高亢的临别宣言。
“还废话什么,快走,不然,到时候我们谁也走不了!”
老板的话很像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众庄家听罢,‘悲绝’而又郑重地点了点头,“老板小心!我们走了!”说罢,众庄家顿时朝着后门的方向撒开两蹄子狂奔而去,很难想象,刚才,他们还和自己的老板‘依依不舍’,‘你浓我浓’。
一字眉老板此刻眉毛拧成了一条波浪形,他那个恨啊,那个纠结啊,明明就是自己的地方,现在竟然变的好像一个贼窝一样,而他们不是贼,而是耗子!见到猫就要逃的耗子!
这都已经是这个月的第几次了,还让不让人做生意了,他上至八十岁的老母怎么办,下至刚出生的小娃儿又该怎么办!都喝西北风不成!他可是正经生意人,衙门那儿可是白纸黑字都上户口了的!可是,可是——为什么天杀的那主非要跟他的赌坊过不去呢!
人生漫漫路,兴趣爱好何其多,那主何为非要爱上赌呢!一天不来个一次,她就浑身欠抽来了是不是!
妖孽!果然是妖孽!
挨千刀的妖孽!
他整天烧香拜佛,佛祖怎么就还不收了她!他的烤乳猪,他的香油钱都打水漂了不成!
老板一想到那主立马就是浑身怒意滚滚,就跟开水开了直冒热气,奈何,蒸汽一跑进空气中,然后,啥都没有了。
起初冒的响,后续,只是个空响的。放了就没了。
赌坊出口,遮光的青布被人掀了起来,老板看的喉结当即一个咕噜,咽下了一口水。他迅速往着后门瞥了一眼,看见最后一个庄家的身影正好被好心人给一脚踹了出去。然后,专用逃生通道立马关了上!
紧急关头,当是不拘小节。
众人安全‘逃生’,老板暗松了一口气,虽然,他没来得及走掉,但是,这样的结果已经很让他欣慰了。这样的记录可不多见。
“哟,四少,您来啦。”
老板变脸飞快,端着灿烂的笑容就向着进来的人迎了过去,之前的不满,果然就是一个只会响的臭气弹。
那人一进来,刹那间,那些还来不及跑掉的人顿时就定在原地。不敢动了,也没胆子动了,若是一动,
大家都不动,那时候,他可不是成了移动目标,只剩杯具的份了。
所以,这个时候,是又让人见到了无比壮观的一幕。
趴着的,摔着的,站着的,跑着的……只要人还在这儿,有着一口气的都停在了来人进来那一刻时的动作。
以静制动,想来就是这个样子。
阴素素一笑,嘴角的弧度邪魅八分,一身白衣翩翩,手上则摇着价值千金的玉骨扇,她朝着里头淡淡一扫,随即目光落在了老板的身上。
“怎么又没人了,该不是见着我来,都跑了吧。”
“呵呵——呵呵——”
老板干笑两声,心里当即黑道,知道就好,知道了还不快走!面上,他是赔笑赔的有多灿烂就有多灿烂,态度好的是不得了。“哪能呢,四少能来,大伙儿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跑呢,是不是啊?”
一片空白的寂静。
竟然没有人回应。
老板的脸立马就黑了,义无反顾的!这般兔崽子!嘴角颤了颤,他看到的是他口中的妖孽正在挑眉头。
失面子是小,破财也是小,被妖孽盯着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才是大,老板机械地转过脖子,对着众人顿时就扯开了阴森森的一个笑容。然后,众人立马有了反应,“是!是!是!”
迟来的响应虽然失了那么点感情,但是,有总比没有好。老板随即转回了头,大笑脸,“四少,您看,大家都是高兴着的呢。”
“是吗,既然这样高兴,那我们就来赌一场如何?”
“……”
四周,顿时四溢怨气,分明还参杂了杀气,老板全身的毛孔当即都被挑竖了起来,挖了坑,不仅把自己给埋了,还把不该陪葬的都给算了进去。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阴素素眉目一扬,左手一把哥们似地就搭在了老板的肩头上,那一刻,老板只觉得自个儿的腿都软了,幸好,软了一下,又给直了回来。
他分明是将肩上的手给当成了毒蛇,或许,毒蛇都没他毒。
“四少,今儿个就算了吧,刚才不知道是从哪儿冒出来一帮劫匪,进来就抢,这不,现在什么都没了,要赌,也没东西可赌了啊。”
老板温言可亲,撒谎打草稿的那档子事,他已经不需要了。说着,他无比卑躬小心地将肩膀上的爪子给提了回去。
“这样啊——”
“是啊!是啊!……”这一次,不用老板提示,众人已经异口同声。
阴素素好笑,那月儿弯弯的眼睛很好看,但是,看在众人的眼里,真的是好刺眼。这种眼神,一看就知道没有好事情。
她顺了顺胸前黑亮长发,悠悠道:“本公子连走了四家赌坊,四家赌坊好像都是这么说的。”
老板哑巴了,太打击了!
“哪里来的劫匪竟然事事都赶在本公子的前头,本公子走一家,他就劫一家,江宁府的治安何时这么差了啊。”
老板干笑,再干笑,心里则在痛骂那四家赌坊同僚,这些混蛋!就不能想个其他的理由吗!劫匪,劫匪,哪里来的狗屁劫匪,大街上连个偷儿都没有,劫匪你全家啊!他也是逼急了才这么说的,你们倒好,
竟然这也要跟他抢,混蛋啊混蛋!我诅咒你们各个上茅房都没有厕纸用!
“哈哈!不知道呢,突然冒出来,抢了东西就跑了,可能是外地来的吧,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是啊,是啊——”
“四少,您看,要不要去别家再看看,想来那劫匪没这么大胆,一连抢了五家了,他还敢抢!”
阴素素小皱眉头,看起来好像是皱了。老板眼巴巴地看着,心里默念着,快走,快走,快走……
“要是他又抢在了本公子的前头,那怎么办?”
他怎么知道怎么办!老板的心里在叫嚣!
“难不成再走一家,可是,本公子一路走过来已经很累了,还想着在这里落一下脚的说,不过,话说回来,为何劫匪抢东西会抢的卷了你们的铺盖一样,抢的这么干净,竟然连色子,牌九之类的都不见了。”
这个问题,老板选择缄默。
他不能说,这是为了你而专门发明的!
快速逃跑,必需的!
“四少,呵呵——”如果可以,他真想立马拿扫帚将眼前的这个一出门就喜欢女扮男装的阴家大小姐给扫出去!可惜,他不能,因为人家一根手指头都能捏死他!像捏蚂蚁一样捏死他!
“算了,算了,春、夏,我们走。”招摇的贵公子,摇着扇子终于在众人的视线中转过了身,众人的脸上抑制不住的欣喜。可是,才一步,那主忽然一停,她撇过半张脸,只能见到的是那无比可恶而又恶劣的勾唇,只听她悦人而道:“不要去下家通风报信哦,不然,我可是要再回来的。”
就凭您老的后半句,就没人敢,所以,您老就快点去吧,去吧,去大杀四方,杀的他们悔的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
老板坚定地点了点头。
那主勾唇轻笑着而去,终于,在帘子放下来的那一刻,大家——全部软在了地上,不腿软的也得扶着什么东西才行。
“那个,我说,四少不是被阴老爷子关禁闭三个月吗,怎么今天就出来了,我明明算着这才不过过了三天而已啊,难道是我算错了吗?可是,我明明出门的时候就看了日期的啊。”
书生表示很烦恼。
众人表示压力很大。
没有想到一介书生竟然如此用心,将那人的事记得如此条理分明。
“杨秀才,是三天,你没记错。”
“妈的,明明三个月,怎么就三天就给放出来了!”有斯斯文文的秀才,也有粗粗鲁鲁的莽夫。
“得了,四少被关禁闭的日子,哪一次不是缩水的,不要太较真,否则,吓死人的就是你自己。”此人说话慢条斯理,不温不火,可是,话到最后当即过山车般一个急转,他登时就从地上坐了起来,面色那个火啊,“可是,缩水就缩水吧,阴老爷子偏袒自己女儿,人之常情,可是,三个月变成三天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