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总裁兽爱》作者:胡狸(已完结) 作者:胡狸

时间:2020-10-15 09:22 标签: 望着 妈妈 的人 看着 小舅
书名:总裁兽爱作者:胡狸☆、热情这是市某区的一个住宅小区,很偏僻的一个地方,以前是村子,近两年才被开发商开发成了一栋栋漂亮的小楼。一辆加长版劳斯莱斯停放在马路边上,这样的车子出现在这偏僻的地方本该是很
书名:总裁兽爱
作者:胡狸

☆、热情

这是市某区的一个住宅小区,很偏僻的一个地方,以前是村子,近两年才被开发商开发成了一栋栋漂亮的小楼。一辆加长版劳斯莱斯停放在马路边上,这样的车子出现在这偏僻的地方本该是很引人注目的,不过车子的主人似乎有意掩藏,把车子停在了一棵垂柳下,旁边的绿化丛遮去了车子的一小部分。
一个高大的男人,一身合体的高档西装,静静的站在车旁,刀刻般的五官,有棱有角,刚毅的脸,俊美的有些不真实。他站在车旁,手指微微动了一下,身后的人便麻利的递过一支烟,他含住,那人帮他点燃。
吸了一口,吐出烟圈,凌厉的黑眸望向小区前面那片广场,很热闹,蒙蒙的夜色中,有很多人在玩,也有不少小商贩在广场上摆地摊。
他的视线扫了一圈后落在了一个女人的身上,身材高挑,玲珑有致,脸很漂亮,美中透着一股子让人不由自主被吸引的味道,淡淡的像百合,又像罂粟。
她的面前用衣架摆着一溜衣服,小脸上带着微笑,和那些闲逛的女人们说着什么,也许在介绍衣服的款式,说服人家去买。
男人好看的薄唇微微扬起,笑了,莫筱佑就算你是孙悟空,也翻不出如来佛的手掌,这不是又被他找到了吗。修长的手指一弹,烟,画了一个弧度掉在了地上,双手插在裤兜里,就那样站着,看着,欣赏她,好似也是一件惬意的事。
终于,天完全黑了。这女人,还没有离开的意思,男人终是动了,迈开长腿向那女人走了过去。
莫筱佑刚成功卖出一件衣服,正给人家找钱,感觉有客人走过来,忙转身去招呼,“随便看……有……。”莫筱佑后面的话死死的卡在了嗓子里,那双灵动的好似会勾人心魂的眸子慌乱的望着眼前的男人,漂亮的脸在小灯下,苍白的好像白纸一样。
一秒的呆愣,下一秒,二话不说,转身想溜,后颈却被那双熟悉的大手紧紧掐住,他的手用力一拐,她的身子被转过来,面对向他。
路过的人看着他们两个。女人漂亮的不像话,男人帅的不像话,两人的动作,在别人眼里看起来也亲昵的不像话。
男人望着她,笑了,另一手攫住她的腰,“玩够了,该回家了吧,嗯?”
他不需要她的回答,因为,她已经被他禁锢着向广场东边的马路走去,她不要回去,莫筱佑,慌了,使劲掰他的手,刚想喊救命,想喊有流氓,唇,被人狠狠吻住。
她的伎俩,他也知道。
他旁若无人的吻她,他不要脸,她还要,泄恨地咬了他一下,他这才松开她。她红了脸,死死的咬着唇,低着头,不敢看任何人,他则满意的笑,一手拽着她,一手揉了揉她的发,最后拉着她便走。
莫筱佑亦步亦趋的走着,转头,恋恋不舍的望着被丢下的衣服,心痛的要哭出来,那是她上班挣的血汗钱进的货。想开口,让他把衣服拿走,可是,他会用她的要求做筹码,他一向不吃亏。算了,她忍了,就当送人了,莫筱佑死死的闭着嘴巴。
被塞进了车,看着车子载着她离开,她一脸的萎靡,好似霜打了一样,赌气的别过头,不看他。
他的手伸过来,捏住了她的下巴,迫使她转过头去望着他,看着他那张恶魔脸孔……真想……吐他口水,可是,她不敢……也没有随口吐痰的习惯,也实在不敢想自己吐人家口水是什么模样。
“打算一辈子不开口和我说话?嗯?”他低低沉沉的问,手指摩挲着她的脸颊,“出来几天瘦了,回家了,得好好补补。”
她别开视线,望向别处。他的手却却顺着她的下巴来到她颈子上,她以为他要掐她脖子,不掐死她,也得吓吓她,却不料,他的手顺着她纤细的颈子……握住。
她身体忍不住一怔,脸又不争气的红了起来,涩情狂,变态,筱佑暗暗咒骂着,身体也向一边挪动身体,他却紧紧地贴过来,头也靠过来,抵住她的额头,低低沉沉的道,“筱佑,告诉我,想我了吗,嗯?这几天,我多想你,知道吗?”
他说着手也伸进了她的裙子里,落在她的肌肤上,筱佑忍不住瑟缩了一下,终是忍不住开口,“简占南,你是人吧,不是动物吧,随时随地发情,你不要脸,我还要……。”
她的嘴被封上,他的吻有着淡淡的烟草味儿,车上所有人都知道他想干嘛,驾驶位后面很适时的升起一道黑色屏障,将前面的人和他们阻隔开,后面宽阔的空间只有她和他,更方便他折腾她,奶奶个腿的,这车谁给改装的……筱佑的心又在哭。
他和她纠缠在一起……车内的温度升高,车速加快,旖旎一片,乱了人的心弦……。
禁欲的男人是可怕的。围着简占南转的女人不够上千,保守估计也能上百,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似乎不太可能。莫筱佑不知道简占南这样的男人会不会禁欲,只知道她要被他弄死了。
车子什么时候到达的市区酒店的,她不知道,只知道自己累的昏昏欲睡,迷迷糊糊感觉有人用衣服将她包裹住,衣服的味道是熟悉的,怀抱也是熟悉的,所以她没什么好担心的。再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简占南那涩情狂,正半躺在她身边,黑眸直直的望着她。
闭上眼,继续睡,可是,简占南却不让她如愿,吻住她的唇,夺走她的氧气,让她不得不睁开眼面对他。
他也不再近一步动作,撑着头躺在她一侧,手把玩着她的黑发,黑眸凌厉的望着她,冷声问:“这一次为什么,又闹什么脾气一声不吭的跑掉。有话不能好好说吗?!一个人跑出来,多让人担心,不知道吗?!”
“和禽兽能好好说话吗?”莫筱佑剜了他一眼,她的话在他听来不过是个屁而已,什么事不是他说了算,她的一切,不都是他决定的吗,她的话,说了浪费口水。
莫筱佑的话,和那态度让简占南脸色一冷,气的掐住了莫筱佑脖子,“莫筱佑,我真他妈恨不得掐死你,有你这么和我说话的吗,嗯?!”
莫筱佑看着简占南的脸,一个让黑道人闻风丧胆的男人,一个白道都不敢得罪的人,确实,如果是别人和他这样说话,估计不死也残了,不过,这样机会不会有,因为真的没人敢和他这么说话,她不是不知死活,而是知道,他不会弄死她……而且,如果可以……死在他手里也不错……。
她笑了,虽然他掐的很用力,苍白的笑了,眼角有泪,却无法滴落,她不会在他面前掉一滴眼泪。简占南气急败坏的松手,一脸铁青,他讨厌莫筱佑这样的笑,讨厌她这副一切都无所谓的样子,可是,又不能真掐死她,只能深呼吸,却又无法消气,最后,狠狠地贯穿她的身体,莫筱佑,有的是办法治你……。
莫筱佑望着天花板,眼神空洞,连下面的痛都感觉不到了。这一瞬间,她竟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简占南,她的简哥哥……。




☆、相识

莫筱佑对爱情有着很多幻想,幻想和一个自己爱的也爱自己的男人谈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细水长流的也可以,浪漫的一可以,从最初心动,到牵手,到初吻,到……以后很多很多的故事,十七岁的爱情,她能想到的也这有这些。

记得当初她最喜欢的一部喜剧电影是周星驰的大话西游。

有一句话她印象深刻。

‘上天既然安排他能拔出我的紫青宝剑,他一定是个不平凡的人,错不了!我知道有一天他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现,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色的云彩来娶我!’

紫霞仙子以剑为媒,而她则幻想着,自己将来有一天,一定要嫁给一个愿意背她爬上五楼的男人,因为她家住在五楼最顶层,郊区的小区,一栋栋漂亮的小楼,最高五层。

其实和简占南相遇对莫筱佑来说,是一件浪漫的事,只是,她从来不会告诉简占南,她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见面的情景不会忘记那段岁月。

那一年她十七岁,他二十四岁。

那时的她还在读高中,每天只知道上学,然后乖乖回家,课都不会翘一节的好宝宝。有一天放学后她骑着脚踏车回家,走到半路上,车子突然发出一声巨响,她的人也随之被摔在了马路边上,事情来的太快,太猛,她被摔的气晕八素,完全懵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连痛都感觉不到了。

回神后才看到,她的脚踏车像废品一样倒在地上,车轮不见了。见鬼了?!她眨了眨眼,一脸惊愕。惶然的四处张望,才看到她家脚踏车的后轮胎正自潇洒的在马路上滚动着,竟然和车子分家,私奔了。又痛,又丢人。她看到不少人都打算围观她。

她可不要被围观,心里一慌要站起来,膝盖却钻心的痛,眼看着又要摔倒,却有一只温热有力的大手扶住了她,她感激的转头望去,不期地对上了一双黑眸,深若漩涡,深不见底,却好似要将她的灵魂吸走一样,她的心抑制不住的跳动起来,好像怀里揣了一只小兔子,只是一眼,便不敢再去看他的眼睛,别开视线,低声道谢。

那一刻,她记住了他的眼神,那眼神会让她乱了心律。那一刻,她记住了他手心的温度,温暖,有力。

很自然的,他送她去了医院,洗了伤口,他扶着她一拐拐的出了医院大门。她看到她的车子已经修好了,有个个子高挑斯文的男人正用她的脚踏车玩车技,上了医院门前围着大树砌起来的水泥台子上,当时她猜测着应该是帮她的男人的朋友。

那男人没多说什么,见到他们出来,骑着车子就从上面下来,将脚踏车停放在那里,然后说有事,笑了笑就离开了。

当时的简占南还问她能骑脚踏车吗?她张了张嘴正想说话,他却径直推了车子,有点强势的道:“上来,我送你回去。”

她感激的笑了笑,“不用了,已经很麻烦你了,我自己可以回去。”

他却长腿一跨,人已经稳稳的骑上了车子,他的个子很好,所以脚轻易的撑着地,唇角微微勾起来,露出一抹笑,有点冷,却又有点魅惑,“不在乎多麻烦一次,再磨蹭,天就黑了。”

看着她还在那里犹豫,他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拽到前面,看着他似乎想双手托着她的腰,扶她坐在车子前梁上,她忙自己坐了上去。

他问了她家地址,踩了车子,载着她离开医院大门口。

她坐在前面,他修长好看的手握着车把,将她圈在他怀里,他的气息离她那样近。他的味道,很特别,阳光的味道,带着淡淡的烟草味儿。第一次和一个男性靠的那么近,而且是一个陌生的男人,脸颊忍不住红了。

十七岁,被家人保护的很好的她,那个时候不懂一见钟情,却知道在撞上他眸子的那一刻,心在悸动。她一动不动的坐在车梁上,身体僵了,腿麻了,膝盖上的痛……似乎也感不觉不到了,心,却在怦怦乱跳。

到了自家楼下,她从车子上下来,双腿已经麻木的失去了知觉,差一点又丢脸的摔在地上,幸好双手抓住了车把,“我到家了,今天真的很谢谢你……。”

虽然,她该请他上去坐一坐,喝一杯茶,可是……她老爸管的很严,她还没带男生回过家,这样带着一个陌生人回家,老爸一定会盘问他祖宗是十八代,然后再拷问她,再然后老妈会问她,真的没有,真的没有早恋?!老爸老妈这样的功力已经让她的男同学不敢打电话给她。

简占南是个很聪明的人,也是个城府很沉的人,他不会开口说,不请我上去坐坐吗?他只是从脚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