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请夫入瓮 作者:末果

时间:2020-10-15 09:26 标签: 姑娘 一声 的人 看着 不知
请夫入瓮》作者:末果(起点..正文完结)内容介绍:他腹黑自我,将世间万物玩弄指掌,却摸不到她的心。我是你的棋,你是我的剑,前世的孽缘,今生的纠葛,你欠我的,我终是要一件件索回。经过百态的人生,历过无数
请夫入瓮》作者:末果(起点..正文完结)


内容介绍:
他腹黑自我,将世间万物玩弄指掌,却摸不到她的心。
我是你的棋,你是我的剑,前世的孽缘,今生的纠葛,你欠我的,我终是要一件件索回。经过百态的人生,历过无数的情缘,握着你撕成万缕的心,回目往事,到底是你欠我,还是我的欠你,竟无法分辨……
戏看人生,永不谈情,剥心深处,当真无情?
暧昧的游戏,纵情的人生!她该如何选择?
看小仙如何颠倒乾坤,瓮中捉夫,翻手为云,覆手雨!


楔子
盘古开天以来,各族间战乱多年,终于在几经易主后,四下太平,然残余下来的盘古神祇却是屈指可数,也只得龙族神君一家,青丘族白止帝一家,魔族炎皇一家,以及寥寥几个隐居的世外仙人
太平日子过得太久,天上这些大小神仙们个个无聊的挥着阔袖赶蚊子。
阳春刚过,天气就有些燥热,一道惊天的消息将缩躲在阴凉角落乘凉的各路神仙炸了出来。
刹时间,平静的天宫沸沸腾腾,炸开了锅。
凌霄殿外,三五成群议论纷纷,难得的热闹。
大伙已经不记得到底有多少年没见过有人飞升为上仙,说起上仙,又得怪那早已入了土的浮黎元始天尊,说什么让后代保持不可战败的拼搏精神和自身能力,给飞升上仙,定了个九九八十一劫。
这大大小小的劫难,随时能把人炸得灰飞烟灭。
开始还有不少人斗志昂扬的去尝试,结果去的人一大箩筐,运气好回来的也有那么一两个。
虽然上仙是神仙最高的品阶,有着无上的荣誉。
但死的人多了,慢慢就无人问津了,没多少人愿意为了个上仙之名,白白葬送性命。
偏偏龙族神君太子年青气盛,不信这个邪,硬闯了上仙台。
要知神君的这个太子,不光是功夫高强,有谋有略,相貌更是堂堂,除了炎皇的小儿子尚且可以比一比,再无他人能及,爱慕者早排到了九重天外。
他这壮烈之举,不知哭煞了多少爱慕他的小仙小魔,只求上仙台太久没有动作过,关键时候卡上一卡,让神君太子进不了命劫门。
不想上仙台太久不见人,不但不卡,还兴奋过头,运转时比以往哪次都欢,激起的漩涡将溜出家门玩耍的白止帝唯一的宝贝小女儿卷了进去。
这可气坏了,也愁坏了白止帝夫妇,扯了几个交好的盘古老神仙,找龙族神君算账。
龙族神君正为儿子的胆大妄为气恼,现在又来了白止帝这担子事,更是焦头烂额。
吵了三天,也得不出结果,一家人哭儿子,一家人哭女儿,到后来竟惺惺相惜,结成亲家,定下亲事,只要二人过了这九九八十一劫,便让二人结为夫妇。
如果两个都出不来,自是自认倒霉,如果只出来一个,那也得终身守着另一个的灵牌,当然背地里偷偷情,养个私生子什么的,可以睁只眼,闭只眼。
这两家子女,不知是运气好,还是当真功夫高强,竟然连闯八十关,今天是八十一关的最后关头。
这些人哪能错过这万万年难得一见的时刻,巴巴的凑在一块,眼巴巴的望着。
这时东边天边化开一道彩虹,横跨九重天。
众人吁嘘不已,神君太子飞升成功,了不得,了不得。
接着又是一声长叹,可怜了那白止帝之女,绝世的容颜,还没完全长成就……
就在这时,西边天边散开漫天繁星!
众人哗然一片,白止帝的这小女儿居然也飞升成功!
接下来自然是等着喝上一杯喜酒,这门当户对的大好喜事,自然是天地间一首绝唱。
他们却不知在他们高兴之时,神君,白止帝二家却是愁眉苦脸,一筹莫展。
白止帝夫妇望着终日枯坐在窗边不吃,不哭,也不笑的小女儿白筱,不住叹息。
“这可怎么是好,什么劫不好遇,最后一劫遇上个情劫,也不知什么样的男人能把她伤成这样……这个样子,还怎么成亲?”白止后绞着衣角,就象绞着她的心。
“不知神君太子遇上的是什么劫,听说也让神君夫妇十分伤神,婚期一事倒可以缓缓。”白止帝长叹了口气。
白止后心尖一动,“要不我们去找药君讨粒忘情丹,哄着筱筱吃了,送到凡间去,散散心,没准就看开了。”
白止帝眸子一闪,“我怎么就没想到这招,不过据说神君太子也去了人间,万一遇上,这……还有你那表哥炎皇的小儿子天天在洞口守着,怎么瞒得过去……”
白止后不以为然,白了夫君一眼,“凡间天大地大,人多过蚂蚁,我家筱筱哪能这么差的运气,就撞上他。至于洞口那小子,叫我表哥来把他提回去!”
夫妻两一拍即合,当即扯了祥云,寻着药君去了。
第一卷第章给阎王擦屁股
白筱和往日一样到处游荡,自从那次意外,灵魂脱壳后,轮回台的通道上永远拥挤,花着钱财,雇佣帮她排队的人,三年了只往前挪了一小段,至于何时才能轮到她轮回,还是遥遥无期,每天要做的事便是如何在这地下打发时间。
三年又三年再三年,转眼过了九年
做为一个上仙到人间体验生活,来到阎罗殿,却因为轮回台过于拥挤而安排不下去,只怕天上人间也只得她一个,让阎罗王十分不安,好在这位上仙姑娘性子随和,并没怎么刁难。
冲着对她的歉意,阎罗王给了她足够的自由,可以在各朝代,胡乱游玩。
最怕看到鲜血死亡的她,却误进一个正充满杀伐的战场。
数万骑乘卷着漫天的尘在她身边踏过,鼓角雷鸣,厮吼声,马蹄声震耳欲聋,鲜血飞溅,遍野的残肢碎骨。
惊慌失措正要逃走时,一个身穿黑亮铠甲的将军策马奔来,刀锋璀璨,在万千刀戟寒光中从容淡定瞬间吸引住了她的视线,脚再也迈不出去。
他冲到近前,看了她一眼。
她看不清那盔甲面罩下的容颜,却被那眼光一直烙进了心里,那双眼深邃沉黑,又亮得摄人心魂,却望不见底。
回头他已陷入刀光血影,很快失了踪影,心底升起一股从来没曾有过的落漠,如果自己不是一个鬼魂,该多好。
没有了游玩的心思,漫无目的的瞎走,也不知过了多久,见前方有饮烟升起,才感到肚子饿,匆匆赶过去,正看见一个士兵将一个装着食物的托盘送进一座营房。
托盘上散发着诱人的香味,一路小跑着跟了上去,跟在士兵屁股后面饱吸了那道香味,填饱五腑庙。
正要抽身离去,感到一个灼灼的目光正停留在自己身上,回身望去。
烛光闪闪,她的目光直接落进了一双深邃的眸子里,就是这双眼让她在刚才的战场上不舍得离开,久久徘徊。
仍然戴着头盔,看不见面容,但没有了鲜血横飞,这双眼越加的幽黑,深不见底,象是笼罩着一层雾气。
四目相对,各自失神。
过了许久,她才想起,他不应该能看到她,冲着他伸了伸舌头,做了一个怪相,他却笑了。
“将军,有急情!”一个参将模样的人进来,递上一封密函。
他接过密函,看完后匆匆和参将离开了。
白筱寻了个软垫靠坐下去,想就此打个小盹,等他回来。
一个地仙钻了出来,“我的姑奶奶,你怎么会在这儿,阎罗王到处寻你呢。”一边说一边拖了她就走。
她虽然还想再看看那个将军,但这轮回台边上的事,也不能耽搁,万一误了时辰,不知又要排到何年马月。
只得一步一回头的随着地仙走了。
...
白筱手指敲着桌面,满面怒容,眼里又带了些幸灾乐祸的看着桌子对面正为她斟茶倒水,陪着笑脸的俊俏男子。
男子一头白色长发,淡淡的泛着蓝光,饱满的额头渗着细汗。
桌子旁边立着一个鬼差,也是满头大汗,正将一本厚厚的蓝皮薄翻得哗哗作响。
白发男子不时的催问鬼差,“找到没有。”
鬼差每摇一次头,他额头上的汗就多一些。
白筱‘哼’了一声,白发男子马上转过头陪笑,斟茶。
那碗茶早就满了,他也只是象征性的做个动作,“别急,别急,马上好,马上好。”目光又焦急的转向鬼差。
白发男子正是当任阎罗王,刚上任不久,是有吏以来最年轻的一位阎罗王,当真是风光得紧。
偏偏白筱来的头一天,炎君的小皇子来了,你来我往的多喝了些。他酒量本来就浅,这一醉就醉到了第二天。
等酒醒来才发现本该给白筱投胎婴胎不见了。
做了这么些年的阎罗王,婴胎被偷还是头一回,偏偏又寻不到另一个合适的婴胎补上,再加上轮回台边那些人全是早早便安排好的,无奈之下,也只能哄着白筱加入了排队的队伍,指望着能尽快寻到个与她相合的婴胎补上。
偏偏这九年硬是没能寻到。
直到将将鬼差拘了个魂来领身份牌居然对不上号,慌得去翻查当年的轮回薄才发现,原来这个人本是该打入畜生道的,结果投胎那日被鬼差推错了道,竟上白筱的婴胎。
所以才有了白筱的婴胎失踪一案,让她平白在这儿排了这许久的队。
那日他醉一醉酒,鬼差捅了这么大个漏子,追究起责任,还是他这个阎罗王的错。
何况白筱是什么来头?白止帝的独生女,还是个飞仙成功的上仙,他这罪果就更大了,让他怎么不惊,如何不怕。
而这个本该去畜生道的,终是短命,才活到九岁,就被拘了来。
没办法,只得贿赂白筱,设法哄着她回到她那个已经长到九岁的身体里。
被别人上过的身体,白筱又哪里肯上,经不得他百般游说,勉为其难的等着他给她查清楚,那个长到了九岁的身体是什么样的身份,不好不收货。
结果鬼差一找,就找了这半天,正在他汗如雨下之时,终于鬼差眼睛一亮,“有了。”
阎罗王顿时来了精神,见鬼差面色有异不自然的看向白筱,感到不妙,抢过蓝皮薄子,看了看,也是一脸的黑线。
白筱嘴角一抽,手指敲着桌面,“说好了的,不好不要。”谁知道那个畜生道的将她原本的身体活成了什么状况。
阎罗王勉强笑了笑,“绝对好,过几年长到二八之时,绝代风华,和姑奶奶您现在长相是一般无二,只是现在比您要年轻得多了。”
白筱一瞪眼,“我老吗?”
“不老,不老。”神仙的两万岁相当于人间的十六岁,比起这身体的九岁,的确是老了不少,“皇亲贵族,家缠万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白筱有些心动,当真有他说的这么好,他怎么能这么个表情,有猫腻,“家庭背景是什么?”
“北朝皇帝的二女儿,长姐贪恋风花,下面只有一个将将出世的幼弟,等北皇过世,您便独揽大权。”阎罗王陪着笑,唯恐她再来个不要,他可不知再去哪儿给她弄个身体补上,再让她排上个几年,打死他,也是万万不敢的。
有权有势,不必受气,还不错,白筱微点了点头,勉强满意,“这位二公主有什么爱好?”
阎罗王不自然的干咳了一声,“好女色……当然有好的男色,也不会推之门外……”
白筱愣了,不是鬼扯吗?“双性?”
“现在是单性,只好女色,不过这才九岁,还有改正的机会……”阎罗王越说声音越小,越怕激恼了她,招来一个雷电将他轰成黑炭。
居然是百合,而且还是九岁的百合,太煞早熟了些,白筱满头星星……
阎罗王又干咳了一声,“以前也好男色,但见过一个男子后,便视那些男子如粪土,再也不好男色了。”
白筱松了口气,还好,还有得救,“那男子现在何处?”
“那男子不从,投井死了……”
白筱满头的汗,小屁丫好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