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军事 >

异海!异海! 作者:蛇从革

时间:2020-02-27 12:20 标签: 说道 父亲 马甲 约翰逊 实验
书由萨福整理转载,仅供学习交流使用,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小时内删除。如果觉得本书不错,请购买正版书籍,感谢对作者的支持。..《异海!异海!》作者:蛇从革八十年代一个在越战中立下战功的军人吴**改
书由萨福整理转载,仅供学习交流使用,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小时内删除。如果觉得本书不错,请购买正版书籍,感谢对作者的支持。..

《异海!异海!》作者:蛇从革



八十年代一个在越战中立下战功的军人吴**改变身份为曹沧,被国家指派参与一个中美合作的物理实验。这个实验是大国联合进入另外一个空间——异海的尝试。

当曹沧随着中美联合实验,到了异海,渐渐发现,国家派遣自己到异海的目的是为了国家在异海建立新的世界秩序,而进行的前期准备。苏联也根据情报,用自己的方式,介入到这个实验,派遣一个潜艇,随着中美联合的科考队,进入异海。科考船上的中美人员暂时抛弃之间的隔阂,联合应对苏联方面的威胁。在国家地缘政治的博弈之外,异海的各种凶恶环境,对每一个参与实验的人员,也是生死考验。

随着实验的继续,苏联方面和中美两国也有了沟通。三国的科考人员,一方面要共同应对异海的各种诡异的现象,一方面要各怀心事,谋取祖国的最大利益。在异海进行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战争。意见分歧,导致冲突,冲突升级为异海里的战争。朋友会变成敌人,理想会颠覆。为了自己坚持的信念,最后曹沧会面临一个选择,是忠于人类的文明延续,还是自己的国家民族。


异海
楔子一

国家的任何一个公民,任何机构组织、任何部门。。。。。。。都没有证据确定,这些文字是否属于秘密、机密抑或绝密的内容;
我不是从事档案、情报、国安、国防、军工、印刷。。。。。。任何一种与保密工作有关工作的职业人员;
我从未在任何保密协议上签过字。。。。。。

我不知道,我将要说给大家的某人的一段经历,究竟是真实发生过的往事,还是某人因为生活枯燥而产生的幻想。
出于我喜欢讲述故事的喜好,我决定把这一段某人所谓的经历给写出来。

楔子二
去年,也就是一零年,我在工作之余的休息时间,根据从小听到的家乡的奇闻轶事,整理后,润色成小说。发在论坛上,点击率还不错,不少网友表示很喜欢。然后很多网友在上加我,和我聊天,跟我讨论有关于很多世界上很多人类无法解释的诡异事件。也有不少网友询问我算命和道家占卜有关的问题。开始我尚能一一应对,绞尽脑汁地用我的方式表达我的观点。可是后来人越来越多,我只好坦白的告诉他们:其实我就是个讲故事的,并不会算命,也不是什么道教分支传人。
还有一些网友,把他们经历过,和听说过的诡异事件,讲给我听。希望能得到我的认同和解释。我很想给他们一个精准的答案,可是我做不到。
网友告诉我的那些故事,都很精彩,从叙述的细节来看,我相信事件的表象,以及他们的真诚,我宁愿相信是真实的事件。但是这样的故事我听多了,神经越来越麻木,我很抱歉,我不能解答他们的疑惑,我只是个写帖子的,不是神棍。
但是有一个叫“马甲的马甲”的网友跟我联系后,我的态度有所改观。
“马甲的马甲”先是在网上给我留言,都是一些莫名的数字,我没有在意。
随后,当网名“马甲的马甲”加我的,问我能不能帮他寻找他父亲的下落的时候。我不禁苦笑,心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又是个把我当作无所不能的神棍的网友,对我报以太多的期望。并且这个网友实在是太执着。在那一段时间内,多次和我联系。
我婉言拒绝了他,一再表示,我真的对这方面一窍不通。然后随便敷衍了他几句。“马甲的马甲”很失望,但每次都例行告诉我,他的事情也许和别人的事情不太一样。
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事情和旁人不同,这很正常,因为人的意识都是主观的,我很明白这点。这个“马甲马甲”的父亲失踪,他的心情我很理解。但在我内心里,也只是把他当作众多好奇的网友之一,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然后我就把这个网友,和他的问题,给忘掉。
直到又过了很多天,我那天写字结束的时间很早,无聊的我,在网上闲逛,和上的网友聊天。万般无聊的我,留意到了这个网友在我的帖子上的留言。
“马甲马甲”在网上给我帖子的留言,是一长串的数字:
作者:马甲的马甲回复日期:-*-*

、、、、、、、、、、、、、、、、、、;,&#、、、、、、、;,&#、、、、、、、、、、、、、、、、、、、、、、、、、、、、、、、、、、、、、、;

这是个新奇的玩意,在众多网友的文字跟帖中,显得格外明显。终于引起了我的好奇。
现在我很庆幸我是还具备好奇心的人,不然就错过了了解这个匪夷所思事件的机会。
我把和“马甲的马甲”的聊天记录先发上来,作为这个故事的开始。


日期:--
一失踪的父亲前几次“马甲的马甲”都给我发的是一些古怪的数字,我没有理会。不过有天晚上我还是接受了他的好友请求,和他开始聊天。
这是第一次聊天记录:
马甲的马甲::
你好
徐美丽你好
马甲的马甲老蛇吗?徐美丽是啊马甲的马甲哦,我还以为搞错了,你怎么是女人的名字?徐美丽媳妇起的,不让改马甲的马甲谢谢你加我。徐美丽没事马甲的马甲我看了你的帖子,我很喜欢。徐美丽谢谢
马甲的马甲能问你一个事情吗?
徐美丽我不会算命哦马甲的马甲我不找你算命,我想问你一个事情,能有什么特殊的办法,找到我父亲吗?徐美丽对不起,我不会
马甲的马甲哦。。。。。。
徐美丽对不起
马甲的马甲我父亲走的很奇怪,真的,徐美丽呵呵
马甲的马甲他来的也很奇怪。徐美丽什么意思马甲的马甲我十三岁,父亲才来。徐美丽呵呵,他是继父吗
马甲的马甲是我亲生父亲。徐美丽呵呵,我去洗澡了,下次再聊。马甲的马甲好吧,下次再聊。
这是我第一次和“马甲的马甲”对话。我认为他和其他的网友一样,认为我这个写灵异帖子的作者,理所应当的具备某些常人不具备的能力。刚好他有个失踪的父亲。所以就抱着侥幸心理来问问,估计他自己也没抱什么指望。
在随后的很多天里,我经常在上碰到“马甲的马甲”,但都是礼貌性的打个招呼。他照例给我发个消息过来,一般就是:“蛇哥,你好,在码字吗?”
我就随手发个微笑的表情过去。
临回国的时候,工作上接近尾声,我因为写帖子精疲力竭,也停止写字。每天就放松起来,在网上聊天的时间很多。
当我再次在上遇到“马甲的马甲”,我主动问起了他事情。因为,他第一次说起他父亲的时候,一个疑问,我还记得。
他说他的父亲,是他十三岁的时候才来的。这个逻辑上的错误,让我很好奇。
这是我第二次和他的聊天记录:徐美丽你好
马甲的马甲蛇哥好!
徐美丽:在干么啊马甲的马甲看数字。徐美丽你在帖子上回复的那些吗马甲的马甲是的。马甲的马甲
你没更新了?
徐美丽休息几天,呵呵,回来再写
徐美丽你十三岁才见到你父亲啊
马甲的马甲是的,我有些事情想请教你。徐美丽只要不是帮你找人就行,呵呵
马甲的马甲呵呵,先说说我的父亲吧,
徐美丽等等,我有点事情,我要出去下马甲的马甲没事,我发给你,你回来看。马甲的马甲我父亲是越战英雄,得过二等功,勋章还在我家里,有机会给你看看。他在受伤痊愈后,回到家乡,给我们这个县的所有中学都讲过报告的。还受到县政府的热情接待。后来和我妈妈结婚,就生了我。我从小到大,老师都很喜欢我的,身边的人也对我很好,因为我是英雄的后代嘛,呵呵。。。。。。我爷爷也是老革命,当过营长,参加过长征。不过,我父亲在我出生前,就因为工作的关系,离开我妈妈,一直到我十三岁才回来。不过那时候,我妈妈已经病逝。呵呵。。。。。。讲这么多,是不是很烦。
马甲的马甲还没回来,好吧,明天我再跟你说吧。
马甲的马甲在吗,我也下了,。。。。。。

日期:--
等我和同事喝完酒后,回来上网,看到了“马甲的马甲”给我留言。又知道了他的另一个信息,他母亲也死掉了。而且在他很小的时候去世。他是一个人长大的,怪不得他要寻找他的父亲。
“马甲的马甲”的父亲到底是从事什么工作?我也很奇怪,一出门就是十四年。丢开家人,这么长时间,到底是那个单位,这么不近人情。期间小孩出生,妻子病逝,都不能回家探亲。想到我也是因为工作的关系,一年到头,难得回家,不禁有了点同病相怜的感觉。我的好奇心更强了。
于是第二天,我早早的守在电脑前,等着“马甲的马甲”上线,我想听听他多说一些家庭的背景。
可是一直等到很晚,我才看到“马甲的马甲”头像变成彩色,系统提示“你的好友马甲的马甲正在上线”。
我连忙给他打招呼。
这是我们第三次聊天记录:
徐美丽很忙吧,这么晚才上来
马甲的马甲对不起啊,蛇哥,我看忘记了。
徐美丽还是那些数字吗马甲的马甲是的。徐美丽你留的言,我看了马甲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