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鬼吹灯之牧野诡事(全本) 作者:天下霸唱

时间:2020-01-05 06:45 标签: 王爷 的人 都是 的是 有个
一章墓中寻龙盗墓(一)武昌起义隆隆的枪炮声,使中国终于挣脱了封建帝制的沉重枷锁,进入了一个各种新锐思潮与遗风陋习激烈冲撞的大时代。民国初年的社会局势尤其混乱,不仅各路军阀之间的战事频繁,而且出现了百年
一章墓中寻龙盗墓(一)
武昌起义隆隆的枪炮声,使中国终于挣脱了封建帝制的沉重枷锁,进入了一个各种新锐思潮与遗风陋习激烈冲撞的大时代。民国初年的社会局势尤其混乱,不仅各路军阀之间的战事频繁,而且出现了百年不遇的“北旱南涝”灾情,使得许多省份颗粒无收,成千上万的人成了灾民,为了能有口饭吃,更有许多人铤而走险当起了土匪响马,或去做倒卖人口、走私烟土、贩运军火一类缺德到底的勾当。这正是“十年干戈天地老,四海苍生痛哭深”。

常言道:“盛世古董,乱世黄金。”在兵荒马乱的年月里,只有黄澄澄的大黄鱼(金条)才是硬通货。但在盗墓者的眼中,如此时局之下,国家的法律已形同虚设,正是盗掘古冢、窃取秘器的大好时机。有经验的盗墓老手,当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等到有朝一日政局稳定下来之后,古董价格必会看涨,届时再把所盗之物出手,便可轻轻松松地发上一笔横财。

盗墓贼“马王爷”和他的两个老伙计——老北风、费无忌,就是瞅准了眼下的机会,打算趁着淤泥河附近军阀交战,附近村县老百姓逃得十室九空之机,动手盗掘河畔的一处无名古冢。

马王爷本名叫马连城,只因盗墓经验丰富,做过不少大手笔的勾当,而且眼功极高,甚至有人传说他生了三只眼,不管地下有什么古墓,不论藏得多深,他只瞧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端倪,所以才得了这么一个绰号。然而对马王爷的本领比较熟悉之人,自然都知道他并非生有什么三只眼睛,只尊称其为“观山马爷”。

马王爷盯上淤泥河边这座古冢不是一两天了,地点就在离河边不远的一片密林之中。时移物换,丘陇渐平,那古冢的地面封土堆和石碑等标记早已消失多年,不是行家根本就发现不了。如果拨开那些枯黄的乱草,在半尺多厚的异色泥下,便可以瞧见一块块奇大无比的墓砖,墓砖的缝隙间铸有铁水加固,要想短时间挖开盗洞,就必须使用土炮炸出缺口。

只是这附近离官道不远,地理位置虽然偏僻,但却是赶场的必经之路,昔日里人来车往难有机会下手,即使在夜里用土炮炸那墓墙,也有可能会惊动民团或保安队。所以马王爷虽然早就踩过几遍点儿了,却迟迟未敢轻举妄动。当前的战乱却使得这里突然变得人迹罕至,这对马王爷等人来讲那真是天赐的机缘,他立刻会合了另外两个盗墓老手——善使火药术的“老北风”,与身大力不亏的开棺好手“费无忌”,为了掩人耳目,三人都装作道人打扮,带上一干应用器械,牵了几头用来驮东西的骡马,昼伏夜行来至淤泥河畔。

“淤泥河”之所以得名,是由于这河中是半水半泥,也不管是涝是旱,这条河始终都有这么多烂泥。近年来河水流量逐渐变少,原本一条数丈宽的河流,又被淤泥分割成若干段,只有在雨水最大的时候,才偶尔连成一片。河床则全是一丛丛几尺高的乱草,有那些不明究竟的外地人,路过的时候想在河边喝口水、洗把脸什么的,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如果一脚踩到草下的泥潭,往往就陷在淤泥中丢了性命,谁也说不清这淤泥河陷死过多少人。只是这条河由于死人太多,除了河道最中间极窄一段的水质还算说得过去,大部分河道中一年四季都流着黑水,散发着一股股强烈的腐臭。

马王爷他们到达淤泥河边之时,已经是夕阳西下,暮色黄昏。由于事先已经多次看过地形,马王爷和老北风等人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古墓那铜浇铁灌的砖墙掘了出来。老北风一马当先,在硕大的墓砖上用手指敲敲打打,勘察下手的位置。马王爷同费无忌二人都蹲在一旁等候,马王爷神色悠闲地吸着旱烟袋,而费无忌则神情专注地盯着老北风脸上的表情变化,有几分担心携带的土炮药量不够。

老北风不慌不忙地探明了砖层的薄厚,对马王爷和费无忌说道:“两位老哥,这寿穴造得好个石椁铁壁,恁般结实坚固,咱们虽然带的火药不多,但我估量着若用土炮落力打它最薄弱之处,就算擂不开也差不多了。”

马王爷听罢,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吩咐道:“这淤泥河附近的人早就跑光了,动静闹得再大也不打紧,只是需把药量掐算得恰到好处,别损伤了寿穴中值钱的器物便是。”

马王爷是这伙人中的首领,他发了话之后,老北风才敢动手,三下五除二便安装了土炮的药引,土炮轰然炸响,别看是土制炸药,但配比高明,爆炸的威力着实不小,直炸得土石横飞、浓烟升腾。老北风早年间在北洋火器局做过火药师,这些年来跟随着马王爷盗过不少古墓,土炮破墙正是他的拿手好戏,待烟雾散去之后,只见这座无名古墓被来了个大揭顶,已经给崩出好大一个缺口。

土炮打出的缺口,位置刚好在墓道铜门的顶端,绕过了最为坚固的铜门铁壁,可墓墙露出的缺口后并不是墓道,里面竖着一块青条石墓碑,三人不免有些奇怪,盗了这么多年的墓,还没见过谁家的墓碑放在坟墓内部,这唱的又是哪出戏?于是并肩走到近前定睛观瞧,都忍不住想要看看这无名古墓里藏着的石碑上究竟写了些什么。

那墓碑又扁又长,造得甚是奇特,石头便是普通的大青石,上边顶端雕了一个鬼头,当中歪歪斜斜地刻着一行大字,笔画怪异潦草,透着阵阵邪气。

这三人中只有费无忌是不识字的粗人,老北风虽然识得一些常用字,但加上认错的白字,最多也就认得几百个字,稍微复杂些的文字便不认得,对于石碑篆刻更是一窍不通。他们俩看起这块墓里的石碑来,跟看天书差不多,连半个字也读不出来,只好请教马王爷这碑上究竟写得些什么文字。马王爷博古通今,自然是难不倒他,青石上的一行字迹虽然奇特,却并非古篆之类繁杂艰难的碑文,稍加辨认就已读出,当下便在心中默念了一遍。

不看不要紧,一看之下,马王爷竟然觉得心底里突然生出一阵寒意,这青石上刻的一行字是:“诸敢发吾丘者必遭恶咒坠万劫而不复之地。”原来这是一块古代墓主用于恐吓盗墓者的诅咒石,也就是墓主发下毒咒,谁敢掘这座坟,墓主即使死后千年在冥冥之中,也必诅咒盗墓者坠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见此石碑者——死。

自古以来,从有厚葬之风开始,世间便无不发之冢,但“事死如事生”的观念在古人心中根深蒂固,很少有贵族愿意纸衣瓦棺。既然不能薄葬,便只有想尽办法反盗墓,除了机关疑冢之外,诅咒震慑也是一个常用的办法。马王爷以前也曾见过类似的,但盗墓之人既然敢做这穿梭于阴阳界之间的行当,便早已将鬼神诅咒置之度外了,他对于这种毒咒早已习以为常,根本就不在乎。然而这次不知为什么,竟然感到一阵心慌意乱,说不定这无名古墓中真会有什么古怪。

第一章墓中寻龙盗墓(二)
好在这种感觉很快就过去了,从以往的经验来看,这座墓至少是宋代以前的,虽然整体规模不大,但那些墓砖却大得罕见,墓主人的来头一定不小,里面陪葬的金玉珍宝少不了,别再疑神疑鬼耽误了正事。想到这儿,马王爷已经为自己打消了那些疑虑,他定了定神,故作镇定地指着青石碑告诉另外两个同伙:“试读碑上文,乃是昔时英啊!石上所刻乃是墓主先贤的高名。”马王爷没对老北风和费无忌说实话,心想反正他们二人也不认得碑上写了些什么,与其让他们担惊受怕,还不如就说这青石是块墓碑,免得干活的时候大伙心里发虚。

老北风和费无忌向来对马王爷佩服得五体投地,此时听马王爷这么一说,顿时恍然大悟,看那青条石形状虽然古怪,敢情也就是块刻着墓主人名字的石碑,这还得说是马爷,不但认得碑上的怪字,而且说出话来还出口成章,不得不让人在心里赞叹。马老爷还是百年才出一位的相地大师,跟着马爷观山盗墓,简直比抢银号都过瘾,不仅能财源广进,而且还长学问、长见识,不愧是我等的良师益友。

马王爷隐隐约约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他历来不是疑神疑鬼之人,何况现在古墓砖墙已经炸塌了,到了嘴边的肥肉岂有不吃之理?但这种不祥的预感还是使他有几分不安,只想尽快收工回府,于是对老北风二人一摆手:“得了吧二位,咱们老三位加起来少说都有一百六七十岁了,你们也甭捧我了,赶紧收拾停当,到这寿穴中勾当一番,把活做得利利索索的可比什么都强。”

老北风和费无忌齐声称是,方今天下正值乱世,趁着老胳膊老腿还能动,抓紧时机狠狠地干上几票,但盼着此墓中金玉满堂,让咱们今天来个开门红。当下三人就在那墓前,用老酒擦了擦手脸,取出朱砂来用水化开,当做颜料用毛笔沾染,各自在脸上画了一张血红狰狞的脸谱,并在头顶上扎了一块蓝色方巾。

马王爷他们的装束打扮看似神秘诡异,其实这一举一动里面很有讲究,盗墓之人虽然不信邪,却不能不避邪。身穿道袍头顶蓝巾,左手戴个银指环,脸上画个红脸谱,这扮相叫做“魁星踢斗”。据说魁星乃是“九九星中第一龙”,古星学中“魁”为北斗第一星,堪称九宫之魁首。此星在天为万灵之主宰;在地为百脉之权衡。魁星也就是贪狼星,传说贪狼星君相貌奇丑,突面而獠牙,民间视之为司管文运之星,而马王爷这些盗墓者认为贪狼星君能挡煞克邪,如果能请得魁星天官上身,别说墓中发生尸变,古尸忽起扑人之类的险恶状况,即便是有具千年尸王,也尽可以一脚将其踏住。

片刻之间,这三人便已准备就绪,进入墓门之前要先燃起一炷“寻龙香”,马王爷用嘴对着香头轻轻吹了一口,橘红色的香火被他吹得越发明亮。“寻龙香”对地下封闭环境中产生的毒气非常敏感,一遇毒雾尸毒等阴晦之气立灭。

可就在他们要迈步进去的那一瞬间,树林里忽然刮起一阵阴风,那股风夹杂着一股刺鼻的膻腥,马王爷感觉有个什么东西从他脚边“嗖”的一下窜进了古墓。老北风和费无忌也感觉到了,但实在是太快了,三人谁也没看清楚刚才钻进墓中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费无忌以前曾在绿林中当过响马,平生杀人如麻,这三人中就属他胆子最壮。他见此情形立刻拽出驳壳枪,对准墓中连开数枪。枪声过后,墓中却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动静,也不知刚刚蹿进墓中的那东西是不是被子弹击中了。

马王爷在心里骂了一句,这次怎么总觉得有点不顺?老子这辈子多少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可别在阴沟里翻了船。他见费无忌还想接着开枪,便拦住说道:“别浪费子弹了,我看那东西八成是被土炮惊动了蹿出来的,不是老鼠就是只老狐狸,这胡灰也是两大仙家,跟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别再跟它纠缠下去了。”虽然事先已经探明了周围数十里内没有人烟,但为了保险起见,马王爷还是让老北风在墓道口望风,他带着费无忌进去干活。

费无忌早就迫不及待地想进古墓搬金取玉,当下就用将一盏马灯挂在撬镐前端,用一只手举了,另一只手拎着张开机头的驳壳枪,与马王爷一前一后钻进了墓室。

这座墓面积不大,可能是照搬了墓主生前住宅的一部分,前后只有两进,都以极大的墓砖垒砌,棺材应该停放在最深处。墓室四壁冷森森的,墙角旮旯都生满了绿苔,泛着股呛人的潮气。一看里面的情状,马王爷不由得先是一阵失望,看样子这墓中曾经有大量积水,几乎所有贵重的陪葬品都被水浸得朽烂了,但一抬眼,却见一口漆都掉光了的大棺材,被几个铜环吊在室中。

古墓的设计者也往往考虑到了地下渗水的威胁,一般都是利用排水沟,或者设置宫床,提高棺椁的位置,或者干脆直接用铜环铁链把棺材吊起来,这座墓便是使用的最后一种方法来防止水浸。马王爷和费无忌见这口棺材还算完整,顿时来了兴致,二人踩着青砖宫床,撬动棺盖。

费无忌两膀一晃有蛮牛般的力气,撬个棺材还不跟玩儿似的,嘎嘣嘣数声,他已撬掉几枚生满锈迹的大棺材钉。为了躲避棺中郁积的尸气,俩人先退开数尺,转到棺材顶端,在远处用锹头将棺盖向下推开一截。在漆黑的墓室中,两个盗墓贼屏住呼吸,提着照明的马灯,贪婪地向棺中望去,但那棺中的情形,却让人目瞪口呆,半晌都摸不着头脑。

费无忌一脸茫然,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光头,问马王爷道:“马老爷,这是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