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似此星辰非昨夜》(完) 作者:月下箫声

时间:2020-09-28 09:49 标签: 的人 都是 自己的 也不 夫人
此星辰非昨夜(完结+番外)作者:月下箫声【简介】茫茫人海,自己,也许常常只是故事的配角,忍了那么久,却发现经历的居然只是别人的故事,于是,刹那芳华,片甲不留,却不敢有所怨恨,只是,不再习惯想念那段年少
此星辰非昨夜(完结+番外)
作者:月下箫声
【简介】
茫茫人海,自己,也许常常只是故事的配角,忍了那么久,却发现经历的居然只是别人的故事,于是,刹那芳华,片甲不留,却不敢有所怨恨,只是,不再习惯想念那段年少飞扬,也,不再回头……内容标签:都市情缘青梅竹马豪门世家虐恋情深搜索关键字:主角:叶离┃配角:秦朗、刘天青、莫邵东┃其它:

【正文】
序章

茫茫人海

自己

也许常常只是故事的配角

忍了那么久

却发现经历的居然只是别人的故事

于是

刹那芳华

片甲不留

却不敢有所怨恨,

只是

不再习惯想念那段年少飞扬



不再回头

序章

在一片绿油油的草地上,有一道道玫瑰花扎成的鲜花拱门,所有的亲朋好友都穿着华美的礼服,守候在拱门的尽头,微笑着,认真的看向前方,那里是玫瑰与百合的天堂,有乐队在奏响婚礼进行曲,不远处还整齐的支起一排太阳伞,伞下有铺着雪白桌布的自助餐台。

这是叶离在很小很小的时候,为自己勾画的一个梦境,梦境中,她穿着如雪的婚纱,裙裾拖得好长好长,就那样一步一步的和着音乐穿过一道道鲜花拱门。在拱门的尽头,有个高大的男子在等候她,看着她走近,就微笑着向她伸出一只手来……

梦境中,她永远是看不清那个向她伸出手的男子的容貌的,只是理所当然的觉得,他该是世上最英俊的男子,有着暖阳一样的微笑,会对她和声细语的说话,会挽着她跳电视里那种华美的起源于异国的舞蹈,还会和她一起许下誓言,一生不离不弃。

叶离很害怕分离,只是她的名字里却偏偏有个离字,长大后她常常想,也许命运是早就注定的,所以她没有叫叶聚,却偏偏叫了叶离。

叶离十四岁之前,都生活在北方的一个小城市里,和那些年的许多北方小城一样,这里生活节奏不快,市民朴实热诚。

叶离就生活在这个城市中一个很普通的四口之家,爸爸、妈妈还有一个小她一点的弟弟。

熟悉叶离的人都说,叶家有一个善良懂事又早熟的女儿,叶离六岁上小学就不用爸爸妈妈接送,七岁就可以每天带着弟弟上学、放学,胸口永远挂着一条钥匙链,跑起来哗哗直响,不到八岁就懂得和妈妈说,不用每天中午从单位跑回来给她和弟弟做饭,她可以学着把早晨的饭菜热给弟弟吃……

听着别人这样夸奖自己的时候,叶离总是低下头,别人只当她是害羞,却没有知道她骨子里几乎溶于血脉深处的惶恐以及不安。

只有叶离自己知道,这些年里,她没有几天不做那样的噩梦,她被爸爸妈妈赶走,无论她怎么哭,怎么跪着求他们,他们还是在她面前,重重的关上了家门。

叶离是从很小的时候起,就知道她并不是爸爸妈妈的亲生孩子,不是弟弟的亲姐姐。其实没有人和她说这些,那还是她偶然看电视剧,电视剧里的人总说十月怀胎,十月怀胎,叶离翻了字典,发现人的妊娠期是十个月,偶尔也有早产的婴孩,但是她的生日是八月底,弟弟却生在第二年的早春二月,无论怎么算,日子也总是不对。

有了这个重大的发现,叶离开始小心的观察着周围的人和事,她发现,爷爷奶奶非常的溺爱弟弟小向,几乎是要星星不敢给月亮,全无道理的溺爱,姥姥姥爷也爱小向,舅舅阿姨们总是抱着小向玩,给小向买各种小零食和小玩具,当然也给她,只是给她的,常常都是小向吃过、玩过剩下的。所以人都对她说,小向是弟弟,你是姐姐,你要让着弟弟,叶离很小的时候也不满过,哭过也闹过,只是仿佛没有人注意过,她只比叶向南大六个月而已。每天总是这样的,她做对了,没有人肯表扬她,小向做对了,大人就争相奖励他;小向哭闹,能得到很贴心的抚慰,而对她,大人们永远只是烦,然后吓唬她,“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再哭就把你扔出去,让坏人把你抓走。”

坏人会抓住不听话的小孩,然后把她养胖了吃肉,这是大人给他们最常讲的故事,小小的叶离只觉得害怕,所以再委屈,也会强忍住眼泪。

六岁上小学那年,叶离一次独自跑去附近的奶奶家玩,结果却正好听到奶奶和姑姑说,“小离一天一天长大了,我和你哥哥嫂子说过好多次了,孩子上学,花钱的地方越来越多,总这样也不是办法。”

“谁说不是呢,现在他们生活也不富裕,还白替别人养个不相干的孩子,小向也太可怜了。”姑姑说,“不知道她亲生父母能不能来认回她。”

“还认什么认,要肯认,当时又何必扔掉,”奶奶叹口气,“也是作孽,当时那孩子哭得那么惨,当妈的连头都没回,也是我多事,要知道你嫂子当时已经有了,就不捡她回来了,现在后悔也不知道怎么办,都这么大了,难道扔回去?”

这样没头没尾的一段话,在叶离心头划下了很深很深的伤口,究竟有多深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她和小向不同,小向可以撒娇、小向可以要吃要穿、小向可以胡搅蛮缠……所有小向可以的,她都不可以,因为她捡来的孩子,随时可能被再次丢掉。

为了自己不再被丢掉,叶离努力的想成为家里有用的人,她抢着学做所有她可以做的事情,所以,在外人眼里,她是叶家一个懂事又早熟的女儿,没有人知道这懂事和早熟背后的每一个夜里,小叶离无声的哭泣。

她是那样渴望被人关注,她渴望有个人可以用心的看看她,问问她需要什么,不,哪怕什么都不和她说,就看看她也好,但是没有,她就好像是一出戏里的小配角,连台词也没有的被人遗忘在角落里。

正文第一章那年那月

生活在叶离十四岁的那一年,发生了一场翻天覆地的变化,那变化之快,让十四岁的少女只觉得措手不及,惊惶失措。

那个时候,叶离已经渐渐摆脱了儿时圆滚滚的轮廓,个子高出只小她半岁的弟弟小向一个头。身材纤细,柔软的长发扎成马尾,不笑的时候,墨黑的眼眸星光内敛,隐隐的透出和她年纪不相符合的忧郁。但是这忧郁也是吸引人的,于是二中里的男学生大都知道,初二一班有一个林黛玉一样的美人,希望和她交朋友的纸条,不断的通过各种方式被偷偷塞进她的书桌膛。


叶离本身并不喜欢被人比成林黛玉,她偷偷看过同学借给她的厚厚的四本一套的红楼梦,林黛玉的身世确实触动了她,一样的寄人篱下,纵使周遭繁花似锦,可那繁华都是别人的,和她没有什么关系。但她不想成为那样悲春伤秋的人,她更想自己成为探春那样的女子,足够玲珑,足够坚强,足够与宿命抗争。所以她总是认真的观察周遭,对所有的人微笑,尽力的帮助有需要的人,想让自己被所有人接受。只是她也发现,周遭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孩子,反而有着更敏捷于成人的感觉,总能抓住她不自觉流露出的忧郁,然后微笑着站在几步之外的距离看她。

叶离只有一个朋友,小的时候她叫他梁梁哥哥,长大了她叫他的名字梁任航。

梁梁是她童年到少年时期,心里唯一的寄托和安慰,因为两家人同住在一个筒子楼里,叶离两三岁的时候,就喜欢跟着大她一岁的梁梁在楼道里砰砰的跑来跑去。那个时候她还不知道自己是领养的孩子,还有恣意的笑容,还敢大声的喊叫,还有无穷无尽搞怪的鬼主意,而梁梁总是拉着她的手,提醒她注意脚下,不要绊倒。

五六岁的时候,窥知身世的秘密,叶离凄惶无助,只会蹲在角落哭的时候,也只有梁梁肯放弃踢球的时间,默默了拉着她的手陪伴她。后来上学了,爸爸妈妈不接送叶离,也总是梁梁默默的跟在叶离身边,陪她走过一条一条漆黑的胡同,叶离常常想,也许她注定是所有人生活中可有可无的配角,但她还有梁梁哥哥,梁梁哥哥永远不会抛弃她,不理睬她。

只是没想到,最先离开的,反而是她。

那一天放学,叶离照旧一路小跑着回到家,从上初中开始,她已经接过了家里煮晚饭的工作,她熟悉爸爸妈妈和小向的口味,知道他们爱吃什么菜,所以每天妈妈买好菜放在厨房,她回家放下书包就开始忙碌。

菜炒到一半的时候,大门被敲得咚咚作响,看看表,叶离以为是小向上完课外班回家了,虽然比平时早些,可小向学会了骑自行车之后,经常把车骑得飞快,早点也有可能。

只是门外站着的一男一女,叶离却并不认识,男人的西装十分笔挺,女人的墨蓝色套裙也是叶离没有想过的合身大气,“你是叶离小姐?”女人见叶离挡在门口,眼神戒备,就含笑开了口。

“你们找谁呢?”叶离不提防被人开口就叫出了名字,只能诺诺的说,“我爸爸妈妈不在家,不能让你们进来。”

男人和女人都盯着叶离,从上到下的看了又看,倒没有要求进屋,只说在门口等等叶离父母就好。

叶离的父母倒是很快就相继下班回家,看着她端到桌上的饭菜,对着他们从门口带进的客人,脸上些微的露出了点尴尬,只叫叶离带着刚回家的小向一起下楼玩会。

“姐,家里来的是什么人?”小向一脸困惑,书包被妈妈接过去,人被爸爸推出来,十几年的人生里,这样的情景绝无仅有,所以走了几步还忍不住回头想看个究竟。

“不知道。”叶离只觉得心里很慌乱,手脚都变得冰冷,有些瑟瑟的发抖。

“那我们上什么地方去,我好饿了。”小向嘟嘴,对着姐姐,他习惯了撒娇。

“应该很快就能回家吃饭了。”叶离依在楼道口,强笑着对小向说。

在叶离的记忆中,那是她对小向说的最后一句话,大约半个钟头后,妈妈开门叫她,此时小向已经跑到楼下玩球去了,妈妈也没叫她去找,只是拉着她的手进屋。两个客人都站在屋中,妈妈皱了皱,叹口气说,“小离呀,你不是我和爸爸亲生的孩子,我估计这几年你多少也明白一些,叔叔阿姨是你亲生妈妈请来接你的,你就和他们走吧。”

叶离瞪大了眼睛,一时只觉得有些听不明白妈妈的话,她让她跟他们走,她不要她了?带着十分的无助,叶离抬头去看妈妈,结果妈妈却只是转过脸,不去看她。

“叶离小姐,夫人等你等得很心急,我们这就走吧。”穿墨蓝色套裙的女人似乎十分了然,走过来亲亲热热的拉住叶离的手,“小姐,我们走吧。”

“可是……”叶离慌张的又转去看爸爸,爸爸也没有看她,只是感觉到了她的注视后才淡淡的说,“你去吧,也不用收拾东西,你用的东西,你亲生的妈妈都准备好了,人去就可以了。”

叶离于是放弃了挣扎,她没有挣扎的权利,在这个家里,无论她怎么努力的讨好每个人,她也始终是个不属于这里的入侵者,现在,她终于被从这里驱逐了,却连一句挽留她的话,哪怕一个挽留她的眼神都得不到。

木然的被人拉着下楼,楼下的空地上停着一台黑色的轿车,车身被擦拭得锃亮,能照出人的影子,车的周围围着不少小孩子,小向居然也在其中。

这种轿车叶离叫不出名字,但是这个城市里,有钱和地位的人家娶媳妇,都用这种轿车拉新娘。

叶离从来没有坐过这种车,所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