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如果坠落时也有星光 作者:暖风十里

时间:2020-09-28 09:50 标签: 的人 看着 微微 地说 妈妈
如果坠落时也有星光(原名:最长的相拥)作者:暖风十里文案从我们相遇的那一天开始,我们就一直在走向分离。每一次分别的时间如等差数列一样递增,让我以为这一次、再一次说了再见后,我们就真的不会再相见。相见或
如果坠落时也有星光(原名:最长的相拥)
作者:暖风十里

文案

从我们相遇的那一天开始,我们就一直在走向分离。
每一次分别的时间如等差数列一样递增,让我以为这一次、再一次说了再见后,我们就真的不会再相见。
相见或许真的不如怀念。
如若再一次遇见,我也许会问你,是否同我一样怀念那个最漫长的夏日、那场最璀璨的烟火、那次最长的相拥。

一句话文案:杜恒泽曾经确实多管闲事地想改变余微,最终发现改变的只有自己。

文案再次无能了文案是浮云……
这个故事一定是!暖风出品,亲妈保证!
简单地说,这是一个好马吃回头草的故事。
++++++++++++++++++++++++++

内容标签:破镜重圆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余微,杜恒泽┃配角:杜恒月,季离夏,叶小川等┃其它:暖风十里



市一中初中部主教学楼后有一大块绿化带,花花草草浓郁树荫石凳石桌样样不缺,俗称后花园。天气不错的时候,很多人喜欢去那里看看书、打打牌、吃吃零食。

后来因为某些心照不宣的原因,这里成为老师们在课余时最常光顾的地点,如此一段时间后,去那边的人就越来越少了。有向往桃花源的同学不时在那儿声情并茂地朗诵点诗歌或背诵英语课文,吓得一些人更是对那里退避三舍。

三月末的春天,后花园里的花渐次地开放,粉粉紫紫煞是好看,去年冬天灰败下去的树木已生出新绿,嫩嫩的颜色不管谁看见都会眼前一亮,这样的春日美景,余微却没心思欣赏,坐在柳树下的她只顾皱紧眉头“欣赏”手中的一块白布。

啧啧……这可是货真价实的血书啊!
今天下午一个不认识的男生大摇大摆地到他们班教室门外递给她这个,那人拽到天边的表情让余微接过时还在脑袋里回想了下她是不是得罪过这号人物或者欠他钱什么的。

余微凑近嗅一嗅,还能闻到淡淡的腥味,她抬起手,对着暖和的太阳眯起眼再看了一遍那上面几排简单的字。字迹已经干涸,褪成比旁边的桃花粉深了好几层的暗红,有些骇人。

她冷冷地嗤笑一声,吊儿郎当地朗诵道:“余微同学,从第一次看见你,我就对你有好感。我觉得我们是同类,希望你能和我做朋友……”念到此处,她讥讽地说:“连情书都不会写,还玩血书这一套?可惜啊可惜……姐姐我不是琼瑶剧里水灵灵的女主角……”

余微边说边摸出口袋里的打火机,把那不知从家里哪块桌布上扯下来的布条放到了火苗上方。

“同学,这里不能点火。”有声音渐渐靠近,余微不以为然地把布点燃,才回头看向来人。

她第一眼瞄到的是来人衣袖上别着的一个袖标。
这学期学校说要狠抓德育,选了一批狗腿学生在下午放学后巡逻一圈校园,那么这位也是其中之一了?

“同学,请问你几年几班的?”来人走近了几步,看了一眼她手上还在燃的布条,一丝不苟地掏出纸笔准备记录。

余微不悦地站起身来,他比她高好几公分,兴许不是初一的?因为男孩子发育比较晚,班上比她高的男生一双手就能数出来。再细看他的五官,不由惋惜这位同学严肃的表情简直是他整张脸上唯一的败笔。

“几年几班?!”他再度开口,语气里有了些不耐烦。

余微注意到他握笔的手也在毫无节奏地敲点小本子,嘴角一斜,送他一个冷笑,把手中的火布送到他眼前,故意说:“难道在记下我的名字前,你不应该先灭火吗?”

他微微后仰了下身体,一双冷淡的眼睛从快烧到尽头的白布移上来,对上她的眼睛后又问:“名字、年级、班级。”

余微忍不住吹了声口哨,这人根本就不喜欢巡逻这工作吧?对她的行为本来是不想说什么,但想着尽早抓一个犯错的,他今天也可以早点收工回家?

她虽然被好多人说没心没肺,此刻却心情很好地愿意解救这人于水火之中,正准备认真回答问题,手上突来的灼热却让她尖叫起来。

原来那布条已经烧得差不多了,最后的火苗烤得她的手指火辣辣得疼。她着急地甩手,刚才自作孽缠了好几圈的布条一时半会儿还赖着不走,急得她整张脸通红,另一只手想去解布条也被火苗逼退开。

慌乱无措时,旁边的人直接伸过手来握住她乱动的手腕,用小本子使劲扑打一番,火才在她指头熄灭,然后他小心地解开绕在她食指上的残物,和着烧了边角的几页纸丢到了几步外的垃圾桶。

余微边吹着被烤得通红的手指头边含混地说:“谢谢。”
对面的人重新拿起笔,淡淡地说:“说了这里不让玩火的。名字年级班级。”

余微难以置信地抬头看一脸正经的他,心里不禁为这人的敬业竖起了大拇指,她无所谓地耸肩说:“余微,一年六班。”
“哪个?”
“微笑的微。”

他看她一眼,才低头一一记下,余微倾身看了看他的字,即使只是用手垫着写,也依旧有锐气的轮廓,比他们班上那些字迹潦草得让人分不清楚草稿本和作业本的好学生好了许多。

他收了笔,转身就要走。
“喂!”余微不满地叫住他,他回头不解地看她,她叉着腰说:“你这人很没礼貌,我告诉了你我的名字,你也应该自我介绍下吧?”
“没那个必要……”他似笑非笑地说:“没听说警察抓人时还要向罪犯做自我介绍的。”

余微气结,追上他,换了个问题:“你不会真把我报去政教处吧?”
“难道写着玩儿?”他目不斜视,侧脸骄傲如余微昨天在杂志上看见的孔雀,“明天自己到公告栏看处罚通知吧。”

因为“救指之恩”对他产生的那一点点好感瞬间消失,她余微最讨厌这种迂腐顽固不懂变通整天给老师当眼线的所谓好学生,当即拉下了脸说:“我一定去!”

说完余微越过他大步往园外走,政教处那些过家家一样的处罚算什么!
今天真是霉!余微想着今天来送信的那个高中部男生,心想以后见一次骂你一次衰神!

第二天的早自习,六班班主任赵明就把余微叫去了办公室。余微懒散地站在办公桌前,脚尖跟着脑海里哼着的歌打着拍子,她哼完了一首歌后,赵明终于泡好他的宝贝龙井,瞟一眼余微,“说吧,昨天怎么回事?”

“不知道您说的哪一桩事儿?”余微浅笑着反问,赵明也笑,靠在椅子上说:“听说昨天有高中男生来找你?”
“哦,是有这个事。”余微点点头,看来赵明还不知道后花园的事儿。

“余微啊……你们还小,很多事情不明白,你现在这样耍小性子,以后是会后悔的。”赵明又把以前的话搬出来重复,余微噙着微笑,默念:“你底子不错,现在回头好好学习还来得及,不要浪费了宝贵的学习时间,不要让你爸爸担心、老师痛心……”

几分钟的演讲下来,余微默跟着,一字不差,不禁暗暗地夸奖自己的记忆力。赵明停了会儿,换了个姿势,喝了口茶,又说:“听说送来的还是血书?你怎么不阻止?”

余微扑哧一笑,“老师,我怎么阻止?我又不是先知,要早知道那位同学要割破手指写这个,我一定阻止!我还不想费力去扔呢。”

赵明无言地看她一脸无所谓,心里暗叹,最后说:“你才初一,好好处理和同学的关系,不该想的不要多想。”

余微的耐心已到顶点,嗯了声边转身边说:“我得回教室背书了。”
赵明无奈地笑,余微这个借口可找得不好,谁不知道她从不按老师的规矩背课文?

年级上风风火火在传血书的事情,余微不在乎,她的罪名太多,再加一条也没什么。不过一个上午下来,昨天来送信的那男生的各种信息倒是清晰了。

吴念,高一,长得不错,成绩不好,父母都在政府部门工作,这一年在高中部很高调。
余微无聊地转着笔,听着前桌的杜恒月颇有兴致地报道她听来的八卦,等她终于闭嘴后,余微才故意歪头天真地问:“所以呢?”

杜恒月察言观色,嘿嘿笑道:“没什么没什么,只是……”
“嗯?”
“觉得他还不错,如果你……”
余微停下手中正在忙活的事,瞥杜恒月一眼说:“你要觉得他不错你自己上啊。”
杜恒月当即闭了嘴,心里有一丝委屈又很不争气地觉得余微生气的脸很好看。

刚满了十二岁的杜恒月天□美,美食美物美人都是她的宝贝,她自己是娃娃脸,对此她很不满意,初一刚进校看到余微就喜欢得不得了,觉得那才是自己梦想的五官!后来听说了余微的一些传言后更是佩服,便主动和她做起了朋友。

余微最开始冷冷淡淡的,没给什么好脸色,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杜恒月摸透了余微的真实性格后,一出苦肉计就让余微接纳了她,两人从此出双入对。

有些女生带着羡慕嫉妒和恨的情绪挖苦杜恒月,说她只是余微的一个小跟班,她也不在意。这时其实还是小孩子的余微,在更是小孩子的杜恒月心里,那就是女王!给女王当跟班,有什么不好的?

此刻她又受了余微的奚落,惯常的扁着嘴不说话,余微再瞥她一眼,无可奈何地掐一把她的腮帮子,笑着说:“好了好了,我心情不好,不是针对你,你也知道我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的。”

余微玩伴不少,朋友却不多,最开始觉得杜恒月只是凑热闹往自己身边拱,但慢慢看出她的真心,就放松了些警惕,后来更亲近后,她更是把杜恒月当亲妹妹的,杜恒月一垂眼扁嘴,她就心软。

只怪她今天心情确实不好,余微默叹。
谁知让她心情更不好的还在后面。

下午赵明又把她拧出去,语气不似早晨的和蔼,气急败坏地说:“你昨天下午又干啥了?为什么公告栏有你的处罚通知?还要扣我们整班的操行分?余微,你就不能给我安分一天?!”

余微低头听着训,竟还有心思笑,她忐忑了一天不就是在等这个处罚吗!

下午放学后,杜恒月就拉着余微往办公楼跑。政教处的办公室在一楼,公告栏就在大厅,前面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个子不高的杜恒月站在外围袋鼠一样跳上跳下,嚷嚷着:“微微,快挤进去看看罚你什么了!”

“你着急什么呀……”余微按住她,事不关己地站在一边等,“等他们看完了,咱们自然能看到了。”

这样一闹,前面的人倒是发现了余微的存在,很识趣地停了刚才的议论,还自发地让开了些,杜恒月拉着余微挤上前。

这公告除了余微还有其他学生的处罚通知,杜恒月快速浏览了一遍,终于在角落处找到了余微的名字,哼哼着护短道:“不就是玩了个火吗?又没引起火灾,要不要处罚得这么严啊。”

余微在她的指示下才看到自己的名字。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