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耳洞 作者:笙离

时间:2020-09-28 09:55 标签: 一声 的人 都是 师兄 止水
下载的文件来自..糯米社区由会员()为你制作。【糯米社区-论坛】-立志要做最新最全的文本格式电子书下载论坛!耳洞作者:笙离楔子那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南方的春天总是潮湿多雨,即使过完年,天气渐渐变热,可
下载的文件来自..糯米社区由会员()为你制作。
【糯米社区-论坛】-立志要做最新最全的文本格式电子书下载论坛!




耳洞
作者:笙离

楔子

那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南方的春天总是潮湿多雨,即使过完年,天气渐渐变热,可是到了清明却骤然变冷,气温降得离谱,伴着细细密密的雨丝,寒气直侵发肤。
陆宣挽着江止水的胳膊,从嘈杂的小食店里挤出来,她小心跨过那些水洼,一边数落着在一旁不断打喷嚏的好友,“我们这里有一句话,清明止雨,端午收被。”
江止水笑的尴尬,“在这个破地方呆了三年,还是不能搞懂天气,话说,我当年考过来的时候,就指望南方冬天暖和点,没想到今年冻死我了。”
陆宣点点头,“今天南方大雪,家里只有制冷的空调,害得我只能躲在被窝里哪都去不了,没想到刚指望天气转暖点,就开始下雨。”
江止水嫌隙的啧啧嘴,“郁闷的天,郁闷的学校,郁闷的人生!”
小巷很长,卖水果、卖碟片、卖杂物、修鞋的排了一排,堵住大半的路,行人的伞都撑不起来,只好在光天化日之下忍受时不时滴在头上冰凉的雨水。
巷子尽头是通往学校附属医院的后门,有一家简陋的小饰品店,老板是一个化着夸张妆容,洒着劣质香水的小女孩,却有奇佳的口才,几乎每个进门的顾客都会买上一两件东西,即使她们并不真正需要。
路过那里的时候,江止水无意中往店里望了一下,发现老板手里拿着一个东西往顾客脸上去,忙叫了陆宣,“哎,你看,她做什么呢?”
陆宣转头看了一下,说的轻描淡写,“哦,打耳洞呢!”
没想到江止水眼睛立刻一亮,脚下一步怎么也不愿意迈出去,臂弯一带,“我要看,我要看,去看看!”
陆宣脸立刻拉的老长,“喂,这个有什么好看的,你白痴呀,耳洞没见过呀!”喊归喊,还是被江止水硬拖了进去。
打耳洞的女孩子是她们的学妹,见到她们甜甜的喊“师姐好”,江止水笑笑,指指她的耳朵,“痛不痛呀,看上去挺吓人的!”
老板立刻就叫起来了,“怎么会痛呢,我耳朵上打了五个呢!”
江止水倒抽一口凉气,再去看老板,果然一侧就戴了四个耳钉,一个耳坠,在灯光的照耀下,实在是刺目。
小师妹对她们笑笑,“不疼,要是疼也是一瞬间的事,女生嘛,为了漂亮牺牲一点也是应该的!”然后转向老板,“麻烦你把我刚才那个耳坠钩子换成纯银的,我怕我过敏。”
老板应了一声,转身去取小钳子,小师妹指着一排挂着的耳坠问她们,“师姐,帮我看看,哪种耳坠好看,我相信你们的眼光。”
江止水立刻就凑了过去,还拉了陆宣看,口气里无不羡慕,“我这种没有耳洞的人,只能看看这么美丽的东西在别人的耳朵上发光,不过也是一种享受。”
陆宣不做声,看了半天摸摸自己的耳朵,“你不说我想不起来,原来我也是有耳洞的。”
小师妹咯咯的笑,“师姐是不是戴的不习惯,什么时候打的?”
陆宣想了一下回答,“我们那女孩子都是小时候就打的,以前上学时候也带过,都是耳钉,那时候没人敢在老师眼皮低下带那种流苏坠子的。”
江止水没怎么注意她们两个人的谈话,一心都扑去了漂亮的耳坠上,忽然她指着其中一个流苏型的耳坠问她们,“你们觉得这个怎么样?”
泪型的吊坠,粉红色的水晶,切工看上去还不错,相对于其它款,这款做的精致可爱,透过自然光,水晶各个切面闪着温柔的光芒。
小师妹和陆宣的眼光都集中到这款耳坠上,小老板看到之后连忙推销,“哎呀,美女好眼光,这款可是施华洛世奇的新款,叫粉涩情人泪,紧俏的很呢!”
江止水噗哧笑出来了,她心想,你这里要是卖的是真的施华洛世奇的,我的那些首饰差不多都是卡地亚、蒂凡尼的了,不过她倒也不说,笑嘻嘻的看着陆宣跟老板还价。
最后这款耳坠被陆宣买了下来,她把她遗忘的耳洞重新穿了一次,那款闪闪亮亮的耳坠配着她的中波浪的长发,在耳边晃晃悠悠的,很是惹眼。
周围都是青灰色的,笼罩在蒙蒙雨雾中,那一抹粉红就像是雨天唯一的希望。
江止水却不知道,这是第几次,或是第几十次自己萌生了想去打耳洞的念头。
然后再被自己硬生生的按捺下去。
她谈过一次不咸不淡的初恋,因为异地读书距离问题,两相生厌;她爱过一个不爱她的男生,她最后都没能搞懂自己是喜欢他,还是爱他,只是再很长的两年时间,她总是不停的想起,再遗忘,但是每个想起的夜晚她能安眠。
她想,那种感情应该叫做——很喜欢,而不是爱。
曾经和初恋在一起,她也曾经是一个奋不顾身的小女孩。
有一天,他们坐在麦当劳里,那时候江止水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下来了,南方的一个很好的大学艺术设计专业。他们面对面坐着,然后江止水面前放着一杯麦当劳最新的荔枝饮。
常泽喝了一口咖啡,然后认真的问她,“止水,我们离那么远,干脆分手算了。”
她笑起来,“好呀!”眼泪却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低着头,使劲的吸着融化的冰块,心里翻天覆地的疼痛。
常泽一下慌了,跑过来搂住她,“我不过开个玩笑,随便说说而已,别哭了。”
江止水勉强止住泪水,娇嗔的捶向他的肩膀,“不许胡说!”
常泽取笑她,“你干嘛嘴硬,明明怕的要死还说哭就哭。”
江止水瞪他,继而正色说道,“我要是跟你分手了,就去打耳洞,然后喜欢上一个人就去打一个,失恋了再去打一个。”
常泽不以为意,哈哈大笑,“你不是说你要打耳洞,你妈就把你杀了?”
她撇撇嘴,“被杀了也要打,多有纪念意义。”
那时候她自己就有预感,分手是迟早的事,即使那时候她很坚定,而常泽却不是耐得住寂寞的人,半年后,他们开始争吵,开始恶言相向,开始哭闹,开始厌倦,最后放弃。
谁都没有错,这个年纪的爱情,只是孩子般的吵闹和喜欢,连爱都不知道,也没尝过。
谁也不会料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就像她不知道自己会用一个月时间彻底告别,用一秒钟时间去喜欢上另一个人,然后在去用无边无尽的岁月去忘却。
电光火石之间,那个人叫唐君然,可惜,这不是她的第二段爱情,因为从来没有开始过。
可是,耳洞终究是没有打成功,她连去饰品店的勇气都没有。
不是怕痛,是怕留痕,小小的伤口,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得到的和失去的。
原来,自己还是更爱自己,舍不得自己受一丁点委屈。
三月的南方,飘着雨,天很冷,料峭春寒。
三月的最后一天,一个叫江止水的女孩子无意中经过一间饰品店,再次萌生了打耳洞的想法,然后再自我否决掉。最后,她下了一个决定,如果两年后,她还喜欢着他,那么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去打一个耳洞,为自己,为那段感情。
她在网上订了施华洛世奇的那款,穿孔的圆环耳钉上又坠了一个心型的吊坠,水晶很漂亮,一颗一颗闪耀璀璨的光芒的,只是看照片就让人心动不已。
她祷告,自己永远都不要带上这款耳钉,但是这是场赌注,她选择顺应自己的心意,还有,天意。
她没有忘记,今天是他的生日——唐君然,生日快乐。

努力也得不到的东西

江止水。
睁眼一看已经是下午四点,从床上探头看窗外的天,明媚阳光照的世界花团锦簇,窗帘在风中摇曳成细微的褶皱,如同花朵盛开般的热烈娴静。
我从早上七点睡到下午五点,因为完成了老板的任务,所以放纵自己睡到自然醒。
翻身下床,顺手打开电脑,上面有李楠师兄的留言,“恭喜过了,不过咱老板说,以后我们都要换成制图,有空赶快学一下。”
我苦笑一声,想给他回话,手按在键盘上不知道说些什么,点开界面,让迅雷去下载软件,自己手忙脚乱的穿衣服,准备去吃饭。
研究生,尤其是工科生的日子,总是没一点规律。
吃完饭,去陆宣的宿舍找她,刚推门进去一阵烟味扑鼻而来,我嫌隙的挥挥手,这群女人,学艺术的女人没有几个是正常的。
赵霜雪正在换内衣,看见我来了也不避嫌,还傲然的挺立起她的胸部,“止水,你说我穿哪件衣服出去呢?”
我指指那件白的又指指黑的,“两个选择,会大叔穿白的,会正太穿黑的!”
她好奇,“我原来是想会正太穿白的,显得自己清纯一点。”
我干笑两声,“你不知道现在大叔都有萝莉情结,正太都有御姐情结,上次某个小孩子还跟我说,我就喜欢比我大的姐姐,上床有经验,结婚有钞票,离婚不会哭。”
宿舍里三个人全部笑起来了,我顺手拉张凳子坐下来,“跟这些小孩子聊天才觉得自己老了,不是落后,是已经被时代遗弃了。”
陈烨托着头打量我,一本正经,“止水,不是我说你,看你一脸激素分泌失调的样子,你多少年没有男人了,怪不得会被遗弃的!”
陆宣接话,“这话是重点,实话告诉你吧,她不是没有男人,是从未有过!”
赵霜雪凑近我,细细打量我的眉间,掐了掐我的脸,“靠!岁还是处女,我倒是第一次见,你写个申请,我批准把你列为国家珍稀保护物种。”
我挡回她的手,“摸你男人去,别污染世界上最后一块净土。”
陈烨挑起我耳边的头发,好奇的问,“止水,你打耳洞了呀?”
三个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到我身上,我“嘿嘿”笑,“是不是很像,其实这个是吸铁石耳钉,我压根就没穿耳洞。”
赵霜雪识货,细细看看然后笃定的下结论,“真钻的。”
听到这句话,其他两个人眼睛一亮,我笑笑解释,“江风设计给我的,我觉得挺好玩的,偶尔带带,不过时间长了夹耳朵痛。”
陈烨狠狠的吸了一口烟,袅袅的吐出来,“妈的,啥时候有男人送我一钻石戒指,我一定毫不犹豫的嫁了!”
陆宣撇嘴,“你那个男朋友呢?”
“呸,指望他?我每个月还得供着他吃喝玩乐,等他送钻石,天上下母猪!”
赵霜雪接口,“那种男人你还要他做什么,趁早蹬了算了。”
陈烨甩了烟,一丝自嘲的笑容挂在嘴边,“男女之间不就那档事,各取所需呗了,他看上我,为了钱,我看上他,为他的色相,换句话说,是我在嫖他,听上去也很上算。”
我眨眨眼,不置可否。
若我有钱,一定不会花钱在男人身上,伺候好自己才是真理。
赵霜雪化完妆,穿上她那双九厘米的小高跟鞋款款的关上门,半晌,陈烨吐出一句,“赵霜雪跟我们系主任也有一腿,你们知道不?”
陆宣一脸不可置信,“没可能吧,没可能。”
陈烨燃起另一根烟,手上的鼠标还在设计界面上不停的点,“你以为她那样每次考试都能过,论文写成那样,后面不知道有多少水分,上次她论文开题的时候,她自己跟我说系主任要找她亲自商量,我就奇怪她导师是王媛媛,怎么不去管她论文。”
陆宣啧啧嘴,“我只知道她过得挺混乱的,没想到简直就是乱七八糟的。”
我笑笑,“哎呀,话题太沉重了,换一个、换一个!”
陈烨叼着烟,哧哧的笑,“止水,有时候我就觉得你跟一没长大小孩一样,这点话题你都接受不了,你怎么去面对现实。”
“我现在过的就挺好的,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