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武侠 >

鬼夫缠身 作者:本渣渣

时间:2020-09-01 14:52 标签: 看着 望着 双眸 抬手 红萍
更多精彩好书尽在书包网..】书名:鬼夫缠身作者:本渣渣文案为了荣华富贵,姨娘将她卖给了大户人家。新婚当日,新郎官入殓,她被婆家逼着与公鸡拜堂完婚。棺材里共枕一夜,鬼夫趁她昏迷那会便把房给洞了!至此,一
更多精彩好书尽在书包网..】
书名:鬼夫缠身
作者:本渣渣


文案

为了荣华富贵,姨娘将她卖给了大户人家。

新婚当日,新郎官入殓,她被婆家逼着与公鸡拜堂完婚。

棺材里共枕一夜,鬼夫趁她昏迷那会便把房给洞了!

至此,一件件诡异的事情接踵而来。

镜子里爬出的人脸、会动的悬丝木偶、阴间逃脱的双胞胎姐妹、奇丑无比的霍家小姐、阴阳和声的女师巫婆……

到头来才知道引来这些东西的是她那腹中的鬼胎!

前世亦还是今生,恨迷离了谁的双眼?

当女鬼找上门来,口口声声把她这正妻搞成小三时,她是该宰了鬼夫呢?还是流了腹中孩儿?

真亦假时假亦真,假亦真时真亦假,是谁用邪镜偷了她的灵魂,入了她的身子……

面临如此巨大的阴谋,她该如何转危为安。




章节目录与死人同睡

在喜娘的带领下,洛灵站在喜堂中央,耳边充斥着来自四面八方的议论声,不动声色的等待着新郎官的到来。

从姨娘的口中得出,她嫁的将是京城数一数二的邵家,从此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而从她的渠道听闻,邵家二少爷自小体虚,常年靠药滋补,虽说硬是挺过了好些年。

但早在年少时,算命先生就断言过邵家二少爷活不过岁的生辰,而那一天正好就是今天,所以邵家才急着找一个新娘来冲冲喜,即使是她这种小康家世的女儿。

思绪万千时,喜娘附耳过来,说是新郎官已经到了。

红绫的牵领下,洛灵跪在喜堂中央,面向高堂,在嘈杂的议论声中,她似乎听到了‘咯咯咯’的鸡叫声?

然而,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后脑勺就被人按住,重重地往地上磕了个响头,头昏脑胀中,她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

忙地掀开盖头,眼前的画面让她不经有些愣住。

一只红冠头的公鸡正‘虎视眈眈’的直盯着她,那架势就好像随时都会扑向她一样。

忍住心慌,洛灵欲想起身,奈何肩膀被人按住,那股施加的力量迫使着她拜完堂。

随着最后一声的礼成,洛灵就被几人押着去了新房。

不!准确来说是灵房。

没有红烛罗帐,没有喜字贴墙,有的只是铺天盖地的白色。

美目凝视着灵堂中央的那口镀金棺材,恐慌蔓延全身,忍着双腿打颤的冲动,洛灵死盯着那口棺材。

人都死了,他们却硬是要她拜堂,跟一个死人配偶,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一家丁上前推开棺材板,候在旁边,冷眼盯着洛灵道:“二少奶奶,请。”

“不,我不进去!”用尽力气想要挣脱双手间的束缚,身子却一个腾空,几个人架着她就往棺材走去。

一个拋手,直接将她丢进了里面,碰撞间,洛灵甚至还来不及看她的新婚丈夫,就昏死了过去。

夜,死一般沉寂。

坐落后山的大院子里,夜风灌墙,灯火通明却没有半丝人气。

随着木板的摩擦声响起,棺材盖被推开了一半,纤细却略显粗糙的手搭上了边缘,棺材里的人从底下爬了起来。

洛灵抬手抚了抚撞得生疼的额头,杏眼迷茫的望着周遭,脑海里一片混乱,零零碎碎的东西一闪而过,想抓也抓不住。

这是哪儿?

白烛燃尽,只余一点火光,环视着这昏暗的房间,眼前一幕重现,洛灵扶额的手不由僵住,脖子机械般转动,美目定定的瞪着底下。

犹如僵尸白般的俊脸映入眼帘,洛灵失声尖叫,几乎是滚着下了棺材。

踉跄着步伐,想去开门,却发觉门已经从外面紧锁住了,甚至连窗台也被紧紧的扣住。

背靠着门墙,虚脱般的坐在地上,环抱着膝盖,洛灵害怕的盯着正中央的那口棺材,似在害怕棺材里的人下一秒会跳出来一样。

就这样,迷迷糊糊中她也睡了过去,醒来时脚边已放了一些饭菜,房门却仍旧紧锁着。

望着那丰盛的饭菜,洛灵也顾不得其他,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也不知是不是被饭菜的热气给熏的,眼睛一热,泪珠滴滴落下。

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要维持多久,唯一可以确信的是她不想呆在这里,即使是一秒钟。

章节目录头七回魂夜

就这样持续了几天,邵家那一家子才肯将她从那屋子放了出来,却没想到,这只是另一个囚禁的开始。

“让开,我要出去!”冷眼瞪着那面无表情的守卫,洛灵沉声道。

“二少奶奶,请回。”两家丁丝毫没有将洛灵放在眼里,只是一昧的重复着这句话。

“你们……”气不打一处来,紧握住拳头,冷哼了声,洛灵负气的将门重重地摔了上去。

坐在床头,支着下巴,秀眉蹙起,想来想去,她就是想不透邵家人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这婚亦是结了,也将她和邵九彦扔在一起关了四天,难道这还不够吗?还要把她关在这西厢房里。

整天呆在这破房间,大门不许出,二门不许迈,她都快要疯了!说不定用不了多久,她就可以随她那无缘的丈夫去了。

说来说去,也是要怪她自己,要是当初她没同意这门婚事,也就不会有今天这局面。

原以为嫁人了就可以摆脱徐凤娇,哪知道反而跳进了一个更大的火坑。

无论如何,她都要从这鬼地方逃出去,而今天或许就是一个好机会!

夜幕临下,洛灵端坐在床头,再过一会,那些个家丁丫头就会撤出这座院子,美名其曰是邵九彦的头七回魂夜,无干人等需要回避。

传闻,邵九彦生前喜静,不好与人交际,所以邵家家主就吩咐在这一天,无论是谁,都不能来惊到邵九彦的鬼魂。

这世上哪有鬼魂这东西,洛灵不屑的想,听着外面匆匆的走动声,她就知道她的机会要来了。

戌时时分,洛灵从床上下来,小心翼翼的拉开半边门,一阵狂风扫过,吹得她赶紧的将房门给合上。

背靠着门,看来待会是要下雨了,在这个时辰,她是走不出邵家大门的。

就这么想着,一阵狂风扫过,‘呯’的一声,窗户大敞,左右摇摆不定。

“谁!”洛灵紧揪着裙子,面色沉静的望着那摇摆不定的两边窗扇,那狂野的力道让她明白只是狂风在作乱而已。

待风向平和时,洛灵踱步走到窗前,瞥了一眼飞沙走石的外头,费劲的关上窗户,以防狂风再次将窗扫开,从上到下都架起了木拴。

在架木栓时,不知怎的,她竟然感觉屋子里有其他人,甩了甩头,洛灵暗笑自己的疑心过大。

然而在瞥到那一抹白衣时,她就不这么想了……

长袍修身,邵九彦手捧着一本书册,聚精会神的看着,红烛辉映下,那轮廓分明的侧脸显得格外俊逸。

双眼瞪得不能再大,洛灵咽了咽口水,这不是…邵家二少爷么?怎么会……

还来不及理清一切,胸口就突的疼了起来,冥冥中,她似乎听到了至心底深处传来的呼唤。

不知不觉中,泪水悄然而下,指尖拂过双颊,那冰凉的触感让她陡然莫名,她在哭什么?

捂住嘴,洛灵制止自己发出任何一丝声音,泪眼婆娑的凝视着那修长伟岸的身姿,不知怎的,她竟觉得恍如前世今生,遥不可及。

章节目录跟鬼呆了一夜

“九郎。”娇俏的声音出自她口,诧异之时,一身穿翠绿色衣裙的女子从她身体走了出来,下一秒的,她的身子就好像被掏空了。

捂着胸口,洛灵望着那抹翠绿色依偎在邵九彦的身上,无需言语,她也能感受到那爱入骨里的情意。

只是,不知为何,看着这一幕,她就是觉得心好痛,就好像曾经她也体验过一样。

泪水一发不可收拾,洛灵虚软的坐在地上,颤栗着身子,口中喃喃的重复着同一个字眼。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当她平静下来时,眼前不再有那对深情厚意的璧人,有的只是再熟悉不过的摆设。

从地上摇摇晃晃的爬了起来,拭去眼角的泪水,洛灵拖着酥麻的左脚往床榻走去。

她不知道眼前出现的一幕是否只是她的幻觉,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里面的‘九郎’便是她那无缘的丈夫。

头抵着床架,洛灵试图想要理清这一切,却也只是徒劳无功。

掌心贴着胸口,那一抹空虚,现在她还是清楚的感受到了。

假若这一切不只是幻觉,那么唯一说得通的就是邵九彦回来了。

抬头侧目看向身旁,那温润如玉的俊脸再次映入眼帘。

瞥着窗外投射进来的亮光,洛灵打了个哈欠,斜睨了眼身旁坐着看书的‘人’。

彻夜未眠,她都快坚持不住了,现在可好了,天亮了他也该消失了,她就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伴随着第一抹曙光的到来,床边的‘人’也随之消散,洛灵伸了伸懒腰,头一扎,就扑在床上。

回想着昨晚的一切,不经有些佩服自己,跟鬼呆了一整晚,她也真是定力有够好的。

美梦还没做多久,就被丫鬟叫醒,说是叫她赶紧起来洗漱,家主要见她。

左脚刚一步入大门,洛灵就感受到那严肃氛围,收了收脸上懒散的表情,小碎步的步入厅堂。

瞄了一眼那声势浩大的一家子,洛灵直端端的站着,等候发落。

“新过门的二媳妇架子倒是大得很嘛,见了我们这些长辈也没一声问好。”轻掩着嘴,沈佳玉皮笑肉不笑道。

“二妹,话可不能这么说,洛灵刚过门不久,不认识自家人并非她过。”当家主母睁开双眼,手持佛珠,一席话语反驳着沈佳玉。

“姐姐教训得是。”微挑眼皮子,风华正茂的沈佳玉很显然只是口不对心,敷衍着刘韶华。

“坐下吧。”家主邵临丰淡声道,那张与邵九彦有九分酷似的俊脸让她不由怔了怔。

“是。”微点了点头,洛灵端坐在沈佳玉的对面,双手相叠置于腿上,不发一言。

“来,二嫂子,我给你介绍一下。”邵家最小的少爷邵千莫站起身,友善的对着洛灵言道。

“有劳小叔子了。”洛灵礼貌性的回以一笑,接受邵千莫的好意。
<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