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武侠 >

风流书生 作者:lyrelion

时间:2020-09-01 14:54 标签: 皇上 哥儿 便是 太师 这就
流书生作者:第一回总说千里江山万里情,道是无情却有情。人生一世辛劳半生,求的也不过高床软枕荼靡香梦,贪的也不过是平平安安子孙绵长。说到此处,诸位路过的打尖儿的或是专门来听小老儿说书的看官请了,今日江山
流书生作者:


第一回
总说千里江山万里情,道是无情却有情。人生一世辛劳半生,求的也不过高床软枕荼靡香梦,贪的也不过是平平安安子孙绵长。说到此处,诸位路过的打尖儿的或是专门来听小老儿说书的看官请了,今日江山又小雪,咱们也就说些暖心润肺的前朝旧事儿吧。
且说这万里江山绵绵兴亡,总有个起承转合。人人都道尧舜禹汤上古繁华,唐宗宋祖千秋帝王。谁也没少了那后宫佳丽绝代红颜,或是千娇百媚楚楚动人,或是机巧灵秀蕙质兰心。俗语云英雄难过美人关,可惜美人自古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啊。千秋丽人也不过是后世讹传,可谁真见过霸王乌江别虞姬,又有谁亲见褒姒一笑烽火斜?总说是红颜祸水祸水红颜,不过某日小老儿偶闻一诗云:近来世道尚男风,奇丑村男赛老翁。油腻嘴头三寸厚,赌钱场里打蓬蓬。看官们勿怪,此乃城市风尚,多好男风,后生娈童,出尽风头。咱们今儿不说旁的,不过录些个中情态,端为诸君添乐耳。
且说前朝有一李秀才,苏州人士,年方十八。单名一个栾字,只因家中排行老三,上有两位哥哥,族中之人又唤为栾哥儿,或称栾三儿。
这栾哥儿自幼生的伶俐,那年与母亲李氏一同前往庙会,恰逢水陆大会,栾哥儿指着一众僧众道:“来也秃秃,去也秃秃。前来后往,何处不秃?”
吓得母亲要捂他的嘴,却听身后有人笑答:“阿弥驼佛!来时空空,去时空空。前世今生,总是空空。”
李氏回头见是住持大师,忙不迭躬身合掌:“大师莫怪,小孩子家不懂事。”
“岂只是‘懂事’,简直天资聪颖。”住持身后一位先生捻须颔首,“学生观这位小哥儿面目清俊,双目有神,不知在哪家书院念书,是哪位先生高徒?”
李氏含笑回礼:“先生过誉了,犬子还不曾入学。”
“既如此,鄙院也算薄有声名,夫人目下如何?”那位先生呵呵一笑。
住持道:“这位是白鹿书院院士白先生。”
李氏自是大喜过望,忙不迭应承下来。你道这白院士甚麽来头?他入过翰林,修过编丛,早些年还给皇帝做过几日老师。如今因着年纪大了,辞了官职回故里开了个书院。借了这些由头,倒是有不少士绅子弟送与这里入学。
可怜栾哥儿不过十一,正是活泼好动之年,此番听得要去上学,顿时哭闹不休。免不得母亲又哄又骗,生拉活拽的才拖了他去。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转眼竟就过了七载。白先生对他疼爱有加,栾三儿也是天资聪颖,被先生目为魁首,常赞他下次春闱当中头名。只世事无常,端看眼下,怎又会有奇事怪情。

却说那日正是黄昏时分,白云苍山远,日暮倦鸟归。
“一路徒步,两手空空。三餐不顾,四下无人。五脏六腑、七窍内伤,八面玲珑也无用。久不逢美人,十分无趣,十分无趣!”李栾无趣的摇头叹气。
“公子就不要抱怨了,我们再不快些赶路,太阳下山就找不到住的地方了。”身后童子无奈的拉拉肩上的包袱。
“你以为我想麽?”李栾三挑挑眉头做幽怨状,“要不是娘亲逼我,犯得着千里迢迢上京赶考?”
“赶考…”小童回身嘴角抽抽,腹诽不已。也不知自己这位公子打哪儿习得龙阳之好,将书院上上下下数十名同窗尽数勾搭了不说,兴起之余还拉了数名先生下水。这一来二去有私情的人多了,免不了有了冷落这厢、怠慢那厢之时,竟招了争风吃醋、拌架斗嘴的孽事来。又有好事者如数说与院士知晓,那白院士是刚直之士,一怒之下将他撵回家去闭门静思己过。夫人还当他是学满归家,不明就里的领了回去。第二年入春,果然中了乡试头名,本该顺当再考会试,谁知贺酒宴上他又看中了族长家一个小子,算来还是他侄儿的辈分。三来二去神不知鬼不觉逗弄得手,整日里颠倒鸾凤风流快活,竟就错过了大比之期。李栾自觉不妥,欲与小侄儿暂且分开,奈何小侄儿深得其味,寻死觅活的不肯。这一番秘事一状告到族长处,族长自是怒极,想要上报官府除了他的功名。栾三儿是个胡天胡地的主儿,只一件,就怕母亲伤心。这事儿若是闹将出去,免不得母亲好一顿痛哭。百般为难之际,正巧赶上皇帝大婚开了恩科,栾三儿借了这因由,一径儿上京来了。
李栾摇摇晃晃走在前面,手搭个凉棚眯眼望望:“翻过山去别有洞天。”
小童无奈,只得跟着他再走。
眼见天黑将下来,漫天星斗却无店家。正彷徨间,转过山坳见有几家住户。喜而上前叩门,却无人应答。李栾挨家叫了一遍,只有一家点了灯来,主人家微启门户,露出半张脸来:“二位小哥儿找人?”
李栾上前打个躬:“不才李栾,姑苏人士。正为上京赴恩科,行至贵地,天晚无依,还请主人家给个方便。”
里面妇人还了半礼:“公子客气。原该守望相助不应辞的,奈何奴家夫君外出,今夜奴家独居于此。天又晚了,实在不便。”
“夫人放心,不才深知礼义廉耻断不会作出无礼之事。请夫人看在天晚夜凉的份儿上,给我主仆二人一个栖身之所。”李栾就又拜了一拜。
“不可不可,奴家处无人。若是留了公子,天明怎生说与他人?”主妇摇头坚拒。
李栾愈加恳求,主妇愈是摇首。久之不下,李栾一急,伸手扶住门板用力一推,夺门而入,扑上前,哭道:“夫人,荒村野店,让我文弱书生赶夜路,怎生使得?想我李家祖上数代竟无一人入仕,连个秀才也不得中过。好不易得我这心肝儿宝贝似的独子,养到十八,又有了秀才的功名,这被山贼掠去钱财倒好,倘若要是入了虎口,家中老母岂不是哭死?再说不就是睡一晚上麽?横竖我也不会对你……”
他若只是这般哭诉倒还好了,只是那双爪子正好扑上妇人白花花软绵绵的胸脯子上,妇人受惊尖叫,只管捂了脸夺路而出。
小童眨眨眼睛:“公子,这…”
这李栾倒是自得,只管寻了里屋小榻躺下:“关门,睡觉!”
小童无奈,只得闭门烧水,伺候他家公子睡下后也就在外间将息了。远远似是听到方才那妇人叫骂之声。小童起身欲应,李栾只管翻个身:“由她骂去,看明儿能不能骂出个金山来!”小童只得躺下。
那妇人骂了一阵不见人应,只得恨恨去了。再隔一阵亦不闻有声,李栾主仆二人遂睡去。

这山村荒野,夜间寒凉。李栾不想去碰那女人睡过的床榻,也不便翻找箱笼盒柜找寻被褥。睡得这一阵,只觉寒气渐起。又思及家中高床软枕,少年唇红齿白,不免心神荡漾,久不成寐。
忽闻窗外一阵弹指声,李栾惊而不敢应。欲唤小童,却又听小童熟睡之声。无奈只得自行起身,那弹指声已而渐急。李栾慢慢走到窗下,微微开了一条缝。只见外头黑糊糊的,此刻无星无月不辨南北。有一人拿着一碗甚麽东西递过来,李栾闻着香味扑鼻,知是肉食。
又听那人道:“别着急,妹儿再等我片刻,拿些酒来才好。”竟就去了。
李栾端着那一碗吃的,一挑眉毛暗笑,八成是方才那妇人的相好,知她丈夫不在,特来相会。也就笑着尝了一口,难怪方才妇人百般不肯让他们进屋。
再隔一阵,方才那男子又来,李栾接了酒一摸还是暖的,心里暗笑。那男子笑而低语:“妹儿莫要着急,且待你我好好吃喝一番,这才…”说时就要翻窗进来。
李栾也不言语,随手就要关窗。奈何这男子一手扣住窗棂。李栾心里一惊,极力想要合上窗户。男子却已翻身而入。李栾一想,横竖骗他些吃喝也好,这就不去理他。
两人摸黑坐了,吃喝一阵。李栾只觉身上渐渐暖了,心里不免高兴。那男子窃窃低语,说的不外是相思之苦云云。李栾也没留心,只当唱小曲儿的就是。
那男子说了一阵不见他应,这就摸索过来抓住他手,口里道:“我可想妹儿想得急,你也不体贴我些?”
李栾眉毛一挑,手被拉着伸进裤内,掌心的阳物早已翘然如植铁,顶端又湿又热。经他手一触,更是亟不可待跳了一下。李栾不觉好笑,也晓得着男子着急了。索性顺手摸将起来,如调琴理弦一般,时轻时重,拨撩拿捏。需知这栾哥儿也算“阅人无数”,这点小手段自不在话下。
倒是那男子呼吸渐重,口中舒服道:“几日不见,妹儿这手…更是厉害了。”呻吟反复,却又来搂了他的腰,嘴跟着过来咬他耳垂颈子。
李栾摸得这一阵,心中也觉这阳物又粗长了几分,倒是个好东西。加之前又想那小侄儿神思颠倒,不免情动。被他这一弄,股间那团软肉忽举,也就抓了这男子的手按向自己跨间。那男子本是口中呢喃,心里念着曲径通幽,不想突然握住这麽个孽根,难免大吃一惊,顿时呆若木鸡,半晌之后,又做了风中凌乱状。只听得一阵乱响,竟是那男子跳下窗户,落荒而逃
李栾愣了一下才笑道:“你有我亦有,有甚麽好怕的?”就又笑了几声,起身关窗点灯。折身前室,把小童叫起来,前两人吃喝之后心满意足,各自睡去,一夜好眠。
至第二天天小明时,李栾便叫小童起身,两人收拾东西便要上路,久留总是麻烦。小童打着呵欠:“公子,那个碗和酒壶怎办?”
李栾穿着鞋子:“等今儿进了城就卖了它去。”
小童细细看了一眼:“公子,只怕卖不得。”
“嗯?”
小童将酒壶递过来:“上头儿有字儿。”
李栾接了一看,只见锡壶底刻了个“夔”字,不免摇头:“那就带上,等走远些再卖就是。”
小童无奈,只得装了。两人出门往北而行,山中人家尚未起身,清晨寒雾层层,倒是凌霜一般了。
两人自向京城而行,不知这李栾入京又有何奇事,且听下回“席间杜彦莘难士子京城栾哥儿逢花郎”。


作者有话要说:某很正经且淡定的开新坑。
第二回
第二回席间杜彦莘难士子京城栾哥儿逢花郎
上回书说到李栾主仆二人天明上路,行了半日方才进城。随意找个店打尖,酒足饭饱后问过小二,得知须再赶数日方能至京城。李栾生怕误了日子,这就拽了小童急急赶路。不日至京,立于京城那楼门之下,只见得祥云笼凤阙,瑞气霭龙楼。数声角吹落残星,三通鼓报传玉漏。和风习习,参差御柳拂旌旗;玉露然然,烂漫宫花迎剑佩。玉簪珠履集丹墀,紫绶金章扶御座。麒麟不动,香烟欲傍衮龙浮;孔雀分开,扇影中间丹凤出。
小童何曾见过这等阵势,竟呆在原处动弹不得只管张大了眼睛嘴巴愣神。栾哥儿心里暗笑,一撇嘴一伸手,拽了他的耳朵只管进城。
这李栾倒也奇怪,进得京城却也不急着下榻,只从东城逛到西城,又从南城逛到北城。小童气喘吁吁紧随其后,累了个半死。路经一地,只见李栾伸手整冠巾,把个折扇扇于胸前,慢吞吞缓悠悠走着。几条胡同儿走遍,李栾却如同霜打茄子一般,蔫了,小童问道:“公子怎麽了?”
李栾扯了扯嘴角,罢了罢手:“累了,找个客栈歇脚。”小童四下打量了一番,只见得这地儿,也不知是甚麽地界儿,西边有两条小胡同,胡同两边门内都坐着些个小官,一个个打扮得粉妆玉琢,如女子一般,总在那里或谈笑、或歌唱,一街皆是。又到另外一条胡同,亦是如此。知他是寻不得入眼的同好,故而心神不宁,只是不便说他,催促着寻店去。

话说这皇帝大婚,开恩科,举子入春闱,云集京城。一时之间,客栈竟不得一处空房。寻了半日,花了数倍银钱才在一处客栈落了脚。于掌柜处预先存了些许银子,李栾随了小二往厢房去,拐了几个弯儿,就见一男子迎面而来,那是生得艳如秋水湛芙蓉,丽若海棠笼晓日。栾哥儿只瞧了这麽一眼,不由得心神荡漾,暗自感叹:好一个美人儿…眼里只管直勾勾盯着那人,三魂失了两魄似的,急得小童连连唤他。
进得房内,因着数日赶路,李栾不免疲倦。胡乱打赏了些银子与那小二,又打发小童出去买些什物。自个儿倒头欲睡,却又想起方才廊上碰见的那人来,那情儿、意儿、身段儿,无一件不妙,若得与他做一处,便是即刻死了也甘心。心中越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