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k小说网
98k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武侠 >

重生之男子军校/机甲神兵之重生1-4+番外 作者:冬瓜无毛

时间:2020-09-01 14:54 标签: 军部 军校 慕容 洛特 瑞尔
重生之男子军校(一)我知道我不会是一个弱者。因为我不甘心於此,也从不曾甘心过。……“南少爷。您该吃药了。”奢华的褐红原木房门被轻轻敲了两下,过不多会儿时间,房门就被无声地打开。一个脸色苍白黯淡,身材矮
重生之男子军校
(一)
我知道我不会是一个弱者。
因为我不甘心於此,也从不曾甘心过。

……
“南少爷。您该吃药了。”

奢华的褐红原木房门被轻轻敲了两下,过不多会儿时间,房门就被无声地打开。
一个脸色苍白黯淡,身材矮小的少年沈默著从佣人手中接过玻璃杯和药片,无声无息地吞了下去,接著又关上了房门。

佣人有些无奈地看了一眼紧闭著的房门,摇了摇头,转身走下了华丽优雅的旋转木梯。

萧家三少爷萧南的房间,已经很久没有人进去过了。
这个本就腼腆的少年,在三年前被诊断出绝症之後,就变得更加沈默寡言。

每天三次的药片、饭食,都是佣人端到门前,他拿进去。
过了一个小时之後,杯子和盘子,自然就会被放到门口等著佣人收走。

但是假如此时有人能走进他的房间,就一定会被那近乎骇人的场景震撼到。
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一张床,桌椅,一台光脑。
长宽都有十米的宽敞房间,房顶离地面也足足有五米,如此庞大的空间内,足足有三个五米高的书架。书架上,密密麻麻地摆满了书籍资料。

房间里,还有一把梯子,此时,萧南正爬著梯子从靠西边的书架上抽出一本厚厚的书,凝神地翻阅著。
书上,端端正正地写了数个大字──古地球体搏术。

是的,没错。

从这三个书架上成千上万的书籍,到地面上堆得横七竖八,让人无处下脚的资料笔记。
这些──全部都有著相同的关键词。

体术、特种兵、机甲战士。

但是事实上,在大爆破後的新地球,机甲成为军部主要武力,科技成为至高无上的存在,古武术的地位直线下降,这些生僻的体搏术,已经很少有人会去留意了。
……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萧南终於从厚厚的书籍中抬起头,无意识地望了一眼窗外。
窗外,是一片广阔的绿原,青草茂盛,散发著沁人的芬芳,偶尔能见到放养的骏马扬蹄奔过。
这片诺大的草原,包括著在原野中央矗立的奢华别墅,都属於萧家。

萧南的视线越过这一切,眼神却很漠然。随即他低下头,又在一旁的本子上记下了几句话。

“成为最强大的机甲战士,绝不能单单只靠军部的几套攻击术。时下的潮流是一位追求技术,以为技术就是强大……这根本就是本末倒置。於我来说──强悍的身体,才是根本。”

写到这里,萧南的笔停了下来,他转过头,有些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这麽一咳,就咳了两分锺。
萧南似乎对这种情况已经习以为常,很快就继续写了下去。

“身体的强悍,并没有极限。问题是,超越任何一处细微的极限,都会给身体带来难以磨灭的伤害,这种损伤,该如何有效地克服?”

萧南再次停了下来,喃喃自语了起来:“我绝不相信军部不明白身体乃根本的道理,只是技术流见效快,在基数如此之大的联邦军队中,大部分的军人都是用速成法来训练的。但是军部的军神似乎也是太少了,恐怕军部研究所在现阶段,也并没有最妥善的练体方式。”

“假如……假如我的设想全部完善的话,可以无顾虑地铁血训练超越极限……那麽……”
他说到这里,细长的眼睛里已经闪过狂热得近乎恐怖的光芒。
只是那本来就苍白的脸色,显得越发的没有血色,白得,就像是一张薄薄的纸。
“噗”的一声,赤红的血迹一下子染上了笔记本,萧南一脸漠然地抽出旁边的纸巾,把笔记本和嘴角的血痕都擦拭干净。

他的手有些颤抖地伸进衬衫的口袋里,费力地掏了半天,终於掏出了一张照片。

照片显然已经有了些年头,边边角角都有些磨损。
上面是一个笑得露出两个浅浅酒窝的美丽女人。
女人很年轻,怀里抱著只雪白的小猫,神情温柔像是春日最和煦的一抹阳光。

“妈妈……”萧南苍白的手指在女人的脸颊上抚摸著。
“我可能撑不到二十岁了吧……妈妈,我很快就要去陪你了。”

少年的声音,在宽敞的、乱糟糟的房间里,意外得显得空旷寥寂。

“妈妈,我不想当个废物。我已经尽力了。我的病……注定没有办法成为一个军人人……所以在死之前,我一定会完善我的理论。”

“妈妈……如果你在听的话,就请保佑我好麽?保佑我死了之後,这个理论能被合适的人利用上。然後击败哥哥,横扫军部!”
“我要让那个害死你的恶毒女人付出代价!我要让萧家所有人都付出代价!”

少年眼中的仇恨如同簇簇幽火,握紧的拳头缓缓低出了鲜血,竟然是生生被自己的指甲刺破了。

……

一年後,.,圣马格列医院的级特护病房。

躺在病床上的少年被剃成了秃秃的光头,整个人瘦的就像是根从地上随便捡来的树枝,眼眶深深地凹陷,脸色枯黄。
让人一看,只能想到一个词──油尽灯枯。

而此时,少年的眼神正怨恨地死死盯著站在床边不远处的女人。

“你不要这样看著我。”

女人大概有四十多岁,但是精心保养过的面容身段,都像极了刚过三十。
她脸上的妆容端庄大方,浑身上下从耳环项链,再到脚上的一双露趾高跟鞋,都显示出无与伦比的雍容气息。

她优雅地打开雪貂皮的小手包拿出支细长的女式香烟,但是并没有点燃,只是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

“当年的事,我从来没瞒过你。你的母亲,在我看来就是个婊子,你也不过是个小杂种。我让你活下来这麽多年,一是因为你是个活不到二十岁的废物,绝对不可能和我的儿子萧默竞争,二是因为我的丈夫萧路风,他并不喜欢手段太狠的女人,我们这二十多年的情分,我还不想因为你们母子被破坏。”

“还有,你别觉得有什麽委屈的。”女人走到萧南的床前,涂著暗金色指甲油的手指按掉了烟雾检测器的开关,然後啪地一声点燃了指间的香烟。

“你妈妈是个舞女,她或许可以靠一时的美色勾引萧路风。但是萧路风只要还有脑子,就不会为了一个舞女,跟我这个军火巨擘的女儿全面决裂。”

“二十年前我让她住进萧宅就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但是她竟然还敢怀上孩子,哼。”
女人眼神里闪过一丝阴狠,从嘴边移开香烟,无声地喷出了一口烟雾。

萧南的口鼻上戴著辅助呼吸的氧气罩,根本无法开口,只有那双犀利的黑眸里怨恨的神色越来越浓。

烟雾散尽後,女人低头看了一眼萧南的神情,竟然微微笑了起来:“萧路风在北州谈生意,萧默也在执行军务。你病危的消息我还没告诉他们。不过现在看你这样子……恐怕到死也只能见到我了。”

“也好啊,正好把这件事告诉你。”女人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轻声说:“萧路风,萧默,你还有萧家上下,都以为我和你母亲是争吵起来,我失手把她推下楼梯的。其实当然不是的,萧路风心里恐怕也是清楚的……”

“我蒋静是什麽样的人?我从来没有失手过,也永远不会失手。没错,是我故意把她推下去的,我就是想摔死她肚子里的你。”

“唔……唔!”躺在病床上的萧南忽然剧烈地挣扎起来,却因为氧气罩只能发出愤怒地咕哝声。

“她命不好,被我推了一把早产居然还是把你生下来,自己倒是大出血撑不下去了。”蒋静哈哈一笑,又畅快地吸了口香烟:“好不容易生下来个儿子,还是个得了绝症活不到二十岁的小废物。说真的,这麽一想,我都有点同情她。我们都是女人,她地位抢不过我,结果连儿子都生得不如我。”

“对了,小杂种,你知道萧默前两个月升为少校了吧?也对,萧默对你不错,还让我好好照顾你,这事也会让你知道的。”
蒋静低头吹落了烟头上的散灰,继续说道:“整个联邦里三十岁以下的少校,一共也只有三个。萧默日後最差也能成个少将。小废物,你可能不知道少将意味著什麽……我也不妨告诉你,萧默成了少将,就代表著我蒋静的地位将无可撼动。无论是萧路风,还是我娘家那边,都得由著我的心思来。”

病床因为萧南的挣扎而嘎吱嘎吱响了起来。
萧南漆黑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蒋静,那嗜血的目光,简直仿佛能把蒋静吞噬进去一样。

“你不高兴了?哦对,我听说你在你那房间里,还搞出了不少名堂,什麽练体机甲的……可惜啊,一个稍稍劳累一点就会呕血的废物,看书、研究,有用麽?”

蒋静眯起眼睛,微微俯下身子观察著萧南愤怒痛苦到扭曲的脸,神情竟然带著近乎病态的快慰:“可是我很高兴,你们母子都该死!你母亲死了我心放下一大半,现在你也要死了,我总算是彻底没了包袱。”

“小杂种,你以为我看不出来?”蒋静的眼神越来越狠毒可怖,一字一顿地说:“我讨厌你看我的眼神。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麽?你心里清楚我是故意的,所以你恨我。”
“我早就容不下你了,死得好……比二十岁还早了一年。很好,真的,我会把你跟你那个短命的母亲葬在一起的。”

话音刚落,蒋静指间燃著的香烟,已经狠狠地摁在了萧南露在外面的手臂上。

萧南只是死死地盯著蒋静的眼睛,仿佛根本感受不到手臂的炙烧疼痛。
蒋静在那个刹那间,竟然好像听到了萧南嘴里牙齿咬得咯吱咯吱的声音。

三天後,萧家次子在圣马格列医院死亡。
萧夫人主张丧事一切从简。
於是,虽然萧家生意遍布全联邦,在葬礼当天到场的……也不过寥寥数十人。

……

萧南在弥留之际,竟然梦到了自己的母亲。
梦里那个从照片中走出来的女人,仿佛真的还停留在生命中最美好的年纪,绽放著温柔美好如同春花般的笑容。

萧南从生下来就没有了母亲。
记忆中,只有冷漠的父亲,狠毒的後母,还有被所有人追捧的天才哥哥。

母亲这个词对萧南来说,并不是温暖的拥抱,和蔼的叮咛。

它只是在胸口疼痛欲裂,却还是要颤抖著双手翻开一本本书籍时的执著信念。
它只是两个停留在唇齿间,因为无数次踌躇流连,最终变得温柔幸福的音节。

母亲──它只是一张古老的照片。

可是萧南还是在梦里掉下了眼泪。

妈妈,我没有用……我最终只是完善了我的理论,找到了解决损伤身体的办法。
可是我来不及托付给一个合适的人帮我复仇……那个理论,或许最终、最终只能被遗忘在浩瀚的联邦全球网络里的一角了吧。

(98k小说网:www.98k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98k小说网哦!)
------分隔线----------------------------